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语文初中语文

中考语文阅读天天练200篇1-5

发布时间:2014-01-22 17:34:28  

中考语文阅读题天天练200篇1-5

1、迟到的牵手 2、神泉 3、做一棵城里的树4、做一棵城里的树 5、旧餐桌上的美好时光 迟到的牵手

清扬婉兮

风来了。城市的风,从各条巷道各个角落匆匆奔至,厮绕纠缠,拥挤一如街道上的车和

人。

母亲在看。看马路对面那家“大自在佛具店”,那是她想去的地方;看眼前的车水马龙,

那是她必须穿越的一个阵。这条马路,北端斜斜伸向一条河。南头最近的十字路口也得走一

刻钟。所以,母亲别无选择。

母亲来自伏牛山,那里满眼是绿树青山和各色庄稼,没有这么多的车和人。母亲说,车

真多,这人咋都在街上哩?山村的路多是土路,坑坑洼洼,歪歪扭扭,近些年修得像模像样

了,但也没有这么漂亮。母亲说,路真宽,真平,能照出车影儿了吧?

但这美丽的路,母亲显然不敢过。她站了许久,左右张望,没有一辆车为她停一停脚步。

我就在母亲身边,我想牵上她的手,亲亲热热走过马路去,像别的母女那样。可是,母亲不

看我,只看着马路,脸上有淡漠,还有倔强,如我幼时看惯的样子。而我,也一如幼时,只能看着她的手而已。牵手,于我们母女,生疏至旁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故乡那个小盆地里,多的是大山小山沟沟坎坎,多的是黄土地乱石滩,独独缺乏温情。

那里的孩子与田野上的花花草草,与满地跑的小猫小狗没有两样,都是望天收的自然生命。

大人们忙大人的事,孩子们玩自己的,即使有时被指使干点儿大人的活,也没有手把手教这

回事。也有被母亲拉了手扯回家的,但大抵是挨打的前奏,与牵手的柔情毫不相干。

在那些母亲中,我的母亲又是个性最刚的一个。她幼时失父,战乱年代携一弟一妹颠沛

流离,稍稍大些就开始帮我的外婆撑起家门。在长辈之命、媒妁之言下,她嫁的是连看也不

愿多看一眼的人,只能忍受着外人的嘲谑勉强度日。国家提倡婚姻自主后,她顶着依然保守

的乡民们的诋毁,冒着族中长辈们的谩骂,毅然决然与我的父亲重组家庭。父亲常年在外,

她独自应付生产队的活儿,抚养我们姐弟五个,还得照应外婆一家人。白天干强壮男劳力的

工作,晚上在油灯下纺棉、织布、缝衣服、做鞋子??再苦再难也要让家人体体面面地立于

人前。长期的生活磨砺,特殊的人生经历,使母亲有了刚强的性格,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处世

方式。她克己,律己,做事力求完满,绝对不给人挑出错来。对自家孩子要求尤其严格,甚

至于苛刻的地步,只要与人发生争端,千错万错都是自家孩子的错,不问缘由先打骂一番。

所以,我们都很怕她。

我是老小,据说挨打最少。尽管如此,即便是跟了母亲去谁家吃酒席,我也是小心地跟

在她后面,亦步亦趋,诚惶诚恐,生怕一不小心出了差错。对于母亲的手,我只能远远观望,

暗暗揣想;牵手,那是梦里也不敢企及的,不招来一顿责打就已经很是满足了。

那时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一切似乎理该如此。今天我却有些伤感了。母亲已经七十,我

也不再是那个跟在母亲身后的小女孩了,岁月把一切掩埋在一个叫做七里坪的地方。

也许有些事已经改变了,在我所看不见的地方?譬如,父亲去世后,母亲偶尔流露的脆

弱?譬如,这两年母亲渐渐显出的温情?老一辈的感情表达是典型中国式的,花落不闻,水

流不动,深潭一般波澜不惊。

【A】母亲的手就在眼前,青筋暴露,皴皱瘦削,老人斑星星点点,或隐或现地昭示着

苍老。这样的手,今生我还能再牵几次啊?还迟疑什么呢?我伸手过去,两寸,一寸??将要触到时,我的女儿喊了她外婆一声,母亲回过头来看向人行道。我的手偏离了方向。便就势搀住母亲的胳膊,心里同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B】“咋了?咋了?”母亲一边问我的女儿,一边使劲甩开我的手,用惯有的语气说:“哎呀,干啥哩?冇事儿,我冇事儿!”

母亲还是那个刚强的母亲,我怅然若失。

想起朋友介绍我看的一篇文章来,题目好像就叫“牵手”,大概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写的吧!也是过马路,也是牵手,原本是自幼与母亲牵手走惯了的,这一天却突然不肯再那样,因为孩子认为自己已经长大。母亲的失落溢于言表,孩子尽收眼底,回顾十几年在爱中成长的点点滴滴,经过一番中国孩子常用的思想斗争后,孩子重与母亲牵手过马路,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

溪流永远急着奔向大海,浪潮却总想重回陆地。那个不知珍惜的孩子呵,那个柔情无限的母亲呵,那个可爱得令人神往的故事呵??想着这些,我笑了,笑自己已过而立却突然作小儿女状,矫情了些呵。

再注意母亲时,我看见她终于要过了。她小心地探出一只脚,像春汛时过村前那条翻水桥先试深浅一样,保持重心靠后,以便随时撤回。过了许久,没有发现什么危险,母亲便试着伸出另一只脚??一辆雪铁龙正好疾驶而过,那刺耳的尖叫声明显带着警告,把母亲吓得连连后退。我被母亲的神态吓得赶紧过去,忙乱中不觉伸出了双手,母亲一把抓住,立定身体,大大地喘了口气。女儿在一边笑起来,大约是笑外婆被汽车吓着。母亲也笑了,脸上讪讪的,还强自镇静着,但并没有松开我的手。

现在,母亲的手就在我的手中了,并没有文学作品里描述过无数次的那种柔滑——母亲老了——那手只是一味的干燥粗糙,刺刺的,但是很温暖,是血肉相连的那种暖,一直暖到心底最深处。

现在,我要过马路了,牵着我的母亲的手走我们的路了。真希望这马路再宽些再远些,让我牵着母亲长长久久地走下去,走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走出她艰辛的人生,走出一段细腻温情的晚年。

现在,我的右手牵着年迈的母亲,她的身体半倚着我,脚下亦步亦趋,正如一个需要扶持的孩子一般。我的左手牵着年幼的女儿,那是母亲和我血脉流向的又一个。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牵手的幸福却已满满的了。

现在,现在??我说不下去了!秋日暖阳里,我突然想流泪:可是,母亲呵,我情愿你不牵我的手,情愿依旧随在你身后,只要你依旧是那个倔强有力从容前行决不后顾的年轻的母亲!

(选自《散文百家》,2007年第9期)

1.文中画线句子“牵手,于我们母女,生疏至旁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为什么会这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自选角度,赏析文中的画线句子A。

母亲的手就在眼前,青筋暴露,皴皱瘦削,老人斑星星点点,或隐或现地昭示着苍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文中画线句子B“‘咋了?咋了?’母亲一边问我的女儿,一边使劲甩开我的手,用惯有的语气说:‘哎呀,干啥哩?冇事儿,我冇事儿!’”年老的母亲为什么要甩开“我”

的手?而后文中母亲为什么又不再甩开“我”的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一)

1.因为长期的生活磨砺,特殊的人生经历,使母亲有了刚强的性格,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处世方式。她克己,律己,做事力求完满,绝对不给人挑出错来。对自家孩子要求尤其严格,甚至于苛刻的地步,孩子们都很怕她,所以,牵手于“我们”母女很生疏。

2.此句运用了外貌描写,详细描写了老年母亲的手,突出了她的手的苍老,表现了母亲为家庭和子女操劳一生,才有了这样的一双手。从侧面表现出作者对母亲的感激和怜爱之情。

3.母亲一生刚强,已经形成了习惯,所以,她习惯性地甩开“我”的手。到后文,母亲回到了现实,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衰老,所以,不再甩开“我”的手。

4.

神 泉

周克武

神泉是我们村的一口古井。

我小的时候,常听老辈子人念叨,还是在明朝洪武年间,一周姓男子从江西只身流落至我们村,凭一身精湛的裁缝手艺赚些银两,盖了几间瓦房,又在屋前掘了这口井。后来,他娶妻生子,儿孙满堂,渐渐繁衍成当地人丁最为兴旺的一大家族。族人们都说是甜润清澈的井水养育了周家,便尊称这口井为神泉。家乡一带的老百姓也将周氏家族称为“神泉周家”。

神泉坐落在我家老屋对面。井口呈四方形,麻石砌就的井壁上爬满了青苔。里面水清如镜,在阳光下轻轻划动水面,波纹荡漾,就像搅碎了一桶金子,星光点点,闪闪烁烁,有种炫目的美;捧一口,喝进嘴里,又有一种透心的甜。

村民们每天的生活几乎是从神泉边开始的。晨曦初露,人们便三三两两赶来打水,挑桶提罐,说说笑笑,络绎不绝。晨光里,桶桶罐罐撞击着井沿的麻石,发出声声脆响,仿佛清越的田园小调,悠悠缓缓地飘荡在山野的静空。

待到日上三竿,暖暖的阳光将溪畔垂柳悠长的倩影投射在井边,树上蝉鸣声声,绿荫里,上下屋场的姑娘嫂子、婆婆姥姥便围着古井,一面噼噼啪啪地捶衣,一面口无遮拦地闲聊:栏里的猪、园中的菜、自己的崽,谁家的婆婆与儿媳磕磕绊绊,哪个小寡妇勾引邻村的泥瓦匠??你一言,她一语,笑声、叫声、惊叹声,伴和着取水声、捣衣声,将泥土上的疲惫打发得无影无踪。日复一日,幽深的神泉里储满了家长里短的故事、柴米油盐的忧乐,还有女人们五彩驳杂的梦。

三伏天,地面在炽烈的太阳炙烤下如同烙铁,稻田里也干涸得绽开一条条浅白色的裂缝,古井里却总是一汪碧泉,盈盈满满。好心的人便在井边放一个木瓢。那些挑担的、推车的、南来北往的,汗流如注,喉干舌燥,立即停住脚,抓起木瓢,舀满水,咕噜咕噜一顿豪饮。

片刻之间口舌生津,凉意习习;抹抹汗又匆匆赶路,脚底生风。

清甜的神泉滋养着一方乡亲,古井渐渐成了人们心中的图腾。每年秋收刚过,村里会举行隆重的掏井仪式。通常是先由一位年纪最长的老人在井边摆上供果,点燃香烛,三叩九拜祈求古井赐福降瑞。随之,在一阵鞭炮声中,大家便七手八脚将井水掏干,取出泥沙;末了再用布条把井沿擦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第二天,古井里又是一汪愈加清澈见底的甘泉。

村子里流传一种说法:掏井之后,谁能第一个喝上神泉,这一年会天降吉祥,好梦成真。情窦初开的姑娘便会起个大早,胸搭麻花辫,身着碎花衣,顺手在路边再掐朵野花插到头上,一个人悄悄溜至井边,俯下身子,抢先捧起神泉喝一口;然后双手托腮,临水自照,痴痴地想着自己心仪已久却又羞于启齿的那个男人。幽清幽清的井水里,很快便倒映出姑娘羞涩艳红的脸庞,连同她甜美的春梦,随着水波轻轻飘荡??

盈盈一古井,不知见证了多少乡邻的苦乐年华。

日子流水般过去,古井一直像远在乡下的一位慈祥的长者,让我有种割舍不下的惦记,总想再扑到它的身边,喝一捧甘洌的神泉,听一回家长里短的趣闻。曾经的那份滋味,愈是隔着岁月,愈是浓得化不开。

前些日子,我回到乡下,早早地吃过晚饭便直奔神泉边。手扶垂柳,定睛一看,期冀的心顿时有如失魂似的沉落。孩提时的蝉儿已带着它们的吟唱不知去向,古井像一个被遗弃的老妪,孤零零地蹲在小溪边。许是多年再没有人掏井,四周长满了杂草,水也变得混浊不清,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深褐色的碎屑。唯有溪畔的垂柳在晚风中轻舞飞扬,像是在不知疲倦地诉说着神泉边昨天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日子。

我举目四望,一辆辆晚归的摩托驮着男男女女从我身边宽敞的水泥路上呼啸而过,远远近近是一幢幢精巧别致的“小二层”。眼前一座乳白色瓷片铺满墙壁的小楼房顶上,安装着锅式电视接收器。透过紧闭的铁栅栏大门,我清楚地看见院内种着许多不知名的花草。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一边用黑色胶皮管套在自来水龙头上漫不经心地浇花,一边用警惕的目光定定地盯着我这张陌生的面孔。铁门边,一只大黄狗张嘴吐舌,坐卧在斜阳里。

我不知所措,伫立在古井边。此刻,对面山顶的高音喇叭里正在播送一首流行歌曲,歌声婉约柔靡:“昨晚的月亮昨晚的云,离开你,我的心一片怅然??”

1.从文章看,为什么“我们”村的古井叫做“神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赏析文中画线的句子。

古井像一个被遗弃的老妪,孤零零地蹲在小溪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文中倒数第二段有这样的句子:“透过紧闭的铁栅栏大门,我清楚地看见院内种着许多不知名的花草。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一边用黑色胶皮管套在自来水龙头上漫不经心地浇花,一边用警惕的目光定定地盯着我这张陌生的面孔。铁门边,一只大黄狗张嘴吐舌,坐卧在斜阳里。”此段描写的用意是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文章结尾引用流行歌曲,有什么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

1.①养育了一个家族。②井美泉甘。③见证了乡邻的苦乐年华。④成为人们心中的图腾。

2.采用比喻的手法,形象生动地表达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旧事物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给人带来伤感之情。

3.此段描写,意在与前文作对比,突出表现对过去的神泉时代温暖的人情的怀念,对现在的神泉时代人情冷漠的惆怅。

4.①婉约柔靡的流行歌曲“昨晚的月亮昨晚的云,离开你,我的心一片怅然??”表达的是怅然之情,这与作者面对神泉的现状而产生的情感是一致的。②作者巧妙借助对面山顶的高音喇叭里的流行歌声收束全文,含蓄蕴藉,言有尽而意无穷。③流行歌曲反映出时代特点,表明旧事物退出历史舞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答出2点即可)

做一棵城里的树

廖静仁

做一棵树,是土生土长在乡下的山野间好呢,还是被移植进城里好?就这么一个看似幼稚可笑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萦系,已经有着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直到数月前的一个傍晚,这个心结才算有所解开。

那是在年初,因应了居住的小区里一位做临时工老乡的邀请,出于礼貌,我陪他一并散步。老乡是一位老者,年过七旬有五,身板仍硬朗如壮年。若不是那两撇长长的眉毛染上了岁月风霜和宽阔的额头刻上的几道岁月沧桑,我还不好意思称他为老者呢。“我儿子和媳妇们全到上海那边打工去了,孙儿又进了村上专为外出务工家庭办的能寄宿的留守学校。我闲着也是闲着,老伴就催我进城来,算是来帮城里人做点杂事吧,反正又不指望能挣多少钱的。”老者自我介绍着,几句平实的话,令我心头一热。他来到城里,并不是为了挣多少钱回家,而只是来帮一帮城里人。现在,他一天的杂活忙完了,见我独自在小区的园子里沉思踱步,便主动走过来,热情邀我到外面散一散步。当然了,他原话是说,“老乡,我们到马路上遛遛吧。这园子太小,路也太窄,要说散心,这里放不开呢。”或许,老者凭对风雨人生的阅历和经验,还真看出我心里有什么难解的结。

我们就这么随意地走着,沿着小区前宽广的芙蓉路,信步向北。其时,已是早春的黄昏。落日的余晖,渐渐被森林般繁密的高楼所吞噬,天空照例是灰蒙蒙的,看不见月亮,更看不到星星,电灯的白光从或远或近的楼房里泻出,令人目眩,令人身凉,令人心烦。“就在这里坐坐吧。”老者说。他一定是看透我的心思了,在公路右侧的一开阔地旁,老者“噗——噗——”吹开石凳上的尘埃,示意我一并坐下。这是一个刚修建不久,供行人小憩的去处。十多棵从乡下移植的大树,也不知是为了装卸方便还是另有其科技方面的原因,均被锯掉了树冠和树枝,如十多条伤残的汉子痴痴呆呆地立在公路的旁边。陪伴它们的,是几条冰冷的人造石凳。这些天来,我或上班或下班乘车在这条城市的主干线之一的路上经过,常看到的,便是四五条乡下来城里打工的汉子,七手八脚地摆弄着这些同样是从乡下来的大树,将它们移植到这公路的两旁??我摇着头叹息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又分明是说给老者听:“留在乡下的山野多好啊!自由自在,舒枝展叶,有鸟语蝉鸣伴着,有雾岚流云随着,何苦呢!”老者听着也就听着,不语,只望着我浅浅地笑了一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袋细如丝缕的烟草,慢条斯理地卷上,然后再慢条斯理地点燃,又慢条斯理地抽着。我见他不吭声,猛然想到我刚才的话可能刺伤了他,便起身建议回家。谁知老者一把将我按住,“急什么嘛,赶着回去也未见得有宝贝可捡哩。”见我重又坐稳,老者这才接着我的话说:“树呀,一不恋熟,二不欺生,不管长在哪里,只要脚底下有土,头顶上有阳光雨露,

就能扎根生存,就能舒枝展叶。贱命有贱福哩。”他忽然像一个哲人。兴许,人活着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老者比我年长,肯定比我懂得的道理多。也或许,那根本就不能用所谓的“道理”来概定,而是他健康人生的经验之谈。

那个傍晚,我们俩在石凳上坐了好久好久。遗憾的是,我至今也回忆不起,那个傍晚老者后来还跟我说了些什么。似乎说了很多很多,又似乎什么也不曾说过。

我很想弄一个明白,第二天下班回家,我没有忙着进屋与家人团聚,而是赶着去找老者,我要再同他去散步,跟他聊天,向他讨教。然而,值班的保安告诉我说,“你老乡已经回家了。”保安半生半熟的普通话里,夹杂着几许亲切的乡音,一看就知道亦是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他约莫二十五六岁,一脸的稚气和朴实,一对明亮的眸子充满了对城市的好奇。我怔了怔,就想,我自己当初进城时不也是这个年纪么?不也就是这个模样么?顿时就心生友爱,真想对跟前的保安说一声:“谢谢了,我的小兄弟!”但话到嘴边,我又噬了下去。老人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回去了,而保安年轻,来日方长,这棵浅根细枝的树或许今后会枝繁叶茂,我们交流的时间还多着呢。

时光飞逝,转眼便是盛夏。但我觉得,城里今年的盛夏似乎多了几许清凉;我照样天天看到,城市公路两旁或广场或花坛里那些从乡下山野间移植来的,被锯掉了树冠和树枝的大树挺立着,但我认为,它们到城里来,是因为城里少不得它们。过不了几个春天,它们一定能生长出浓绿的树冠,能舒展着青翠的树叶,并且会照样有着鸟语蝉鸣为之歌唱,有着雾岚流云为之舞蹈??真的,我好想把自己的这些感受全告诉老者,然而,老者是不是还快乐地生活在老家呢?

老家,一个多么令人心动的字眼。

对于城里的树们来说,或许无所谓老家在哪儿。而对于我们,老家在乡下,不也将在这个城市么?

(选自《散文海外版》,2007年)

1.分析文中的老者的人物形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赏析文中画线的句子。

十多棵从乡下移植的大树,也不知是为了装卸方便还是另有其科技方面的原因,均被锯掉了树冠和树枝,如十多条伤残的汉子痴痴呆呆地立在公路的旁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做一棵树,是土生土长在乡下的山野间好呢,还是被移植进城里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

1.睿智、乐观。

2.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描绘了从乡下移植到城里的大树被锯掉树冠和树枝的惨状,表达了作者从乡下来到城里后,对如何生活的迷惑。

3.在乡下当然好,但是,移植到城里,也应该能很好地生存。

4.暗示了作者的思想,表达了作者对改革转型时期农民进城后的心态和命运的思考。他认为,农民应该也能够适应城市生活,他们也将在城市生根、发展。

意 外

[德国]梅洛利

虽说二人世界的生活非常甜美,但将要到期的购房债务困扰着他们。昨晚,他们又为此吵了一架。但在餐桌上,塔玛拉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边吃边和丈夫商量:“威廉,我开车去一趟丹佛,找银行谈一次。如银行能同意我们分期付款,我们那笔债不难偿清,咱们也不必为此吵架了。”

汽车在一条僻静的大道上行驶,突然,塔玛拉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救人要紧!她赶紧停车。

那人在痛苦呻吟,就在塔玛拉伸手的一刹那,那人跃起,用手枪顶着塔玛拉:“别出声!我叫佐林,是个讨人喜欢的人。快,开车!”

塔玛拉心中一惊。清晨,电台里说有个叫佐林的杀人犯从中央监狱逃出来。

车厢里响起轻轻的嗡嗡声。“什么声音?”“是无线电话。”佐林威胁道:“快接!放老实些!”话筒中传来威廉的声音:“塔玛拉,我为昨晚吵架的事向你道歉。你现在到什么地方了?”“快到丛林古堡了。咱们的小宝贝莎丽坦乖不?你替我好好地亲一亲她!”

汽车驶到加油站。“咱们该加油了。”塔玛拉说。歹徒瞅了一眼汽油计量表:“好吧,你待在车里,闭上嘴!”

歹徒冲着加油站的管理员叫道:“把油箱加满!”塔玛拉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警车驶来。 两名警察把车停在路旁,一边测试胎压,一边与管理员聊天儿。塔玛拉把车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汽车继续行驶,在路口遇上红灯,并行的车道上停满了各式轿车。这时,从左边的一辆车上走下一名男子,敲了敲塔玛拉的车窗。

“对不起,先生。”那人有礼貌地对歹徒说,“借个火,可以吗?”

歹徒正好从烟盒里取了支烟在点火,他无可奈何地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按车窗的升降钮。

就在这一刹那,那个人抓住歹徒的手腕,用枪顶住他的太阳穴:“别动,我是警察!”另一侧的车门被打开了,“别害怕,塔玛拉!”另一名警察对她说。

“谢??谢谢两位!”她噙着眼泪说。

“您该谢谢您的先生。”警察说,“与您通完电话,他就意识到出事了。我们的同事在加油站认出坐在您身边的正是越狱杀人犯佐林。塔玛拉太太,顺便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抓住杀人犯佐林的赏金相当高,我想,您正需要这样一笔钱吧?”

1.为什么威廉与妻子通完电话就意识到塔玛拉出事了?他可能会为警方提供哪些信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文中画线的句子“歹徒正好从烟盒里取了支烟在点火,他无可奈何地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按车窗的升降钮”,用词很有表现力,请评析一下“无可奈何”的表达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塔玛拉为什么在加油站把车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小说情节的发展中出现了哪些“意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四)

1.第一问:他们过着“二人世界”的生活,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孩子,所以,当威廉先生听到妻子塔玛拉要他“好好地亲一亲”“咱们的小宝贝”时,他就意识到塔玛拉出事了。第二问:他可能为警方提供的信息有:他与塔玛拉为债务吵架(从小说末句可知);塔玛拉的目的地(或:行车路线);被劫持的地点;汽车款型(或:颜色);汽车牌号等。(答出3点即可)

2.“无可奈何”一词表现了歹徒不愿意冒与陌生人接近的危险,但是又不能做出违背常识的举动引起警察怀疑的矛盾心情。

3.塔玛拉把车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是为了引起警察的注意从而抓捕佐林。

4.①塔玛拉在去丹佛的路上,意外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②当塔玛拉救助“病人”时,却意外地遭到此人的劫持;③塔玛拉意外地发现劫持她的正是电台里说的越狱杀人犯佐林;④在行车途中接到丈夫威廉的电话,意外地获得传达求救信息的机会;⑤他们根本没有孩子,塔玛拉却意外地要丈夫亲一亲“咱们的小宝贝莎丽坦”;⑥警察利用借火点烟的机会,抓住了杀人犯佐林,解救了塔玛拉;⑦塔玛拉意外获得了一笔赏金,这正是他们家所需要的。(答出3点即可)

旧餐桌上的美好时光

[美]凯瑟琳·比恩

一天下午,我正在厨房做饭,16岁的儿子安东尼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我警惕地抬起头。安东尼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最近我们每次见面气氛都很紧张,争吵随时一触即发。这次他又会有什么问题?音乐?朋友?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妈妈,比利·寇根有一条银色的裤子,我也要一条。”

“为什么?”我搞不懂他的这种追星行为。

“妈妈,比利·寇根是‘碎南瓜’乐队的主唱。‘碎南瓜’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似乎在跟一个外星人讲话。这些天来,我俩正为了这个“碎南瓜”乐队闹得不开心。

安东尼跟我说好话,央求我,我全都置若罔闻。看到我不为所动,他一屁股坐下来,把脸扭到了一边。

“你到哪儿去买?”我没好气地说,“可能全城都没有卖的。”

“那我就自己做,但你要借钱给我。”

“忘了它吧,儿子。这辈子你大概就只穿一次。”我断然拒绝。

安东尼13岁时,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我教过他缝纫,那时,我还是他心中的偶像。学会缝纫后,他自己亲手缝制过一条当时流行的裤子。

“你只需要告诉我怎样开始就行了,妈妈。”他的眼睛盯着我。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不情愿地在旧餐桌上铺开了那块闪闪发亮的银色布料,然后,我们一起摊开那几张纸样。 “我想把拉链露在外面,不要盖边。”他说。

“这个我可不会做。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安东尼耸耸肩,自己就做起来了,而且速度还不慢。第二天中午,他就开始缝裤兜了。

看着他低头忙碌的样子,一丝温柔悄悄地潜入我那赌气的心。我不由自主地给他指导,参与缝制。安东尼抬起头,我们相视一笑。我讲起一些往事:有一天你玩得太累了,在饭桌上睡着了,一头把脸扎进了意大利面条里;3岁时,你卖了收集来的木瓦片赚了你的第一个一美元??安东尼听了大笑起来。

一针一线,把布料缝成了裤子,也把“碎南瓜”乐队的崇拜者和他爱管闲事的老妈的心重新连在了一起,把我们处于边缘的关系再次缝紧。四天时间,我们紧张的关系得到了彻底的修复。

安东尼在周末前就穿上了那条银色的裤子,他没有只穿一次,而是经常穿。他的几个朋友也很喜欢这条裤子,纷纷拿钱给我,要我帮他们做。“那是安东尼自己做的。”我自豪地告诉他们。

以后的日子里,虽然安东尼还会惹我生气,但每当我想起和安东尼在旧餐桌上度过的这段美好时光,心里很快就会原谅他。

1.围绕“一条银色的裤子”,母亲对安东尼的态度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请在空格里填上恰当的词语。(3分)

------ -------

2.文章多处为母亲修复母子关系埋下了伏笔,请找出两处,并作简要分析。(4分)

但是,我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有什么,凯瑟琳?就一条裤子嘛。”然而,我最终还是近乎顽固地拒绝了。

令我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下午安东尼提着一个白色的大包走进家门,看着他把那个大包扔到桌子上,我知道我将要输掉这场战争了。“一米布6美元98美分,”他嘻嘻笑着说,“我向朋友借的钱。”原来,安东尼不但买了布料,连做衣服所需要的别针、纸样、衬布、拉链等也全都买齐了。“妈妈,现在,我该怎么做呢?”他迫不及待地问。

3.你是怎样看待安东尼这个形象的?(4分)

4.小说以“旧餐桌上的美好时光”为标题有什么作用?(4分)

答案:

1、拒绝(反对)——理解(支持)——自豪

2、 ①“这有什么,凯瑟琳?就一条裤子嘛。”表明母亲为是否答应儿子的要求而犹豫。②“我知道我将要输掉这场战争了。”“输掉这场战争”,暗示母亲对儿子的固执感到无奈,产生了动摇。③“我暗暗叹了一口气,不情愿地在旧餐桌上铺开了那块闪闪发亮的银色布料。”叹气和铺开布料,表明母亲在行动上已开始让步。④ “一丝温柔悄悄地潜入我那赌气的心。?‘悄悄地潜入”,表明母亲逐渐包容、理解安东尼。(找对一处1分,分析1分)

3、 安东尼是一个处于青春叛逆期的青少年,他自立、热情、冲动。(2分)

他的自立和热情值得肯定。然而,他追星狂热,过于冲动、固执,不可取。(2分)

4、营造了温馨的氛围,暗示母子关系的修复;引起读者的想象,含蓄地表达了加强沟通,互相理解,共享美好时光这一主题。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