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语文初中语文

太平歌词

发布时间:2013-11-26 08:46:51  


  太平歌词
劝人方
  太公卖面
  刘伶醉酒韩信算卦
  秦琼观阵闹天宫
  小上寿十女夸夫
  百家姓百家姓列国古人名
  百戏名饽饽阵
  青菜名虫蚁打仗
  开场小唱
  问答歌比较歌
  仁义礼智信十字锦
  一窝黑酒色财气
  刻心鬼催活莫忘父母恩
  劝忌鸦片烟
  
  正文
劝人方
  (太平歌词)
  (本篇系自《人民首都的天桥》第四章迻录。太平歌词是过去相声场地常能听到的,在“说、学、逗、唱”中占一个“唱”字,曾演出的太平歌词目录约近百篇,以演唱太平歌词著称的演员有王兆麟、吉坪三、常连安、大饭桶(佚名)、王本林等,《劝人方》等都是太平歌词中习见的篇目,太平歌词在传统相声中应有一定的位置。)
  那庄公闲游山趟城西,
  瞧见了那他人骑马我就骑着驴。
  扭项回头瞅见一个推小车的汉,
  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
  打墙的板儿翻上下,
  谁又是那十个穷九个富的。
  说是要饱还是您的家常饭,
  要暖还是几件粗布衣。
  那座烟花柳巷君莫去,
  有知疼着热是结发妻。
  人要到了难中拉他一把,
  人要到了急处别把他来数。
  要远看青山一块石,
  那近瞅松林长不齐,
  十个指头伸出来有长有短,
  在树木狼林有高有低。
  在那山上石头多玉石少,
  世间的人多君子稀。
  劝君没有钱别卖您的看家狗。
  有了钱别娶活人的妻。
  要屈死三分别去告状,
  宁饿死别做犯法的。
  有三条大道在当中间儿走。
  曲曲弯弯使不的。
  天为宝盖地为池,
  人生世界上混水的鱼。
  那父母养儿鱼拴着子,
  有孝子贤孙水养鱼。
  弟兄们要相和鱼儿帮着水,
  妯娌们要和美水帮着鱼。
  您要生了一个孝顺的子,
  你叫他往东他不往西。
  您要生了一个忤逆子,
  你叫他打狗他去追鸡。
  人要到了十岁父母月儿过,
  人要到了二十花儿开了枝。
  人要到了三十花儿正旺,
  人要到了四十花儿谢了枝。
  人要到了五十容颜改,
  人要到了六十白了须。
  那七十八十争了来的寿,
  要九十一百古又稀。
  那位阎王爷比做打鱼的汉,
  也不定来早与来迟。
  今天脱去了您的鞋和袜,
  不知到了明日清晨提不提。
  那花棺彩木量人的斗,
  死后哪怕半领席。
  空见那孝子灵前奠了三杯酒,
  怎能见那死后的亡人把酒吃。
  您就空着手儿来就空着手

儿去。
  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的。
  若是趁着胸前有口气儿在,
  您得吃点儿喝点儿乐点儿行点儿好
  积点儿德为点儿人那是赚的
^v^v^v^v^v^v^v^v^v
  太公卖面
  (太平歌词)
  石崇豪富范丹穷,
  甘罗运早晚太公。
  彭祖寿高颜回命短,
  六个人俱在五行中。
  西岐山住着一个姜吕望,
  买卖行内做过经营,
  他贩得牛来羊增价,
  他贩得羊来牛又把价增。
  太公牛羊一齐贩,
  殷纣王传旨就断了杀生。
  姜太公削本赔了一个净,
  只落得肩担着八根绳,
  大街上量了一斗高白麦,
  夫妻磨面苦用工,
  磨面磨到天明亮,
  肩担着圆笼喊高声,
  从清晨卖到晌午过,
  并无有一个人把面称。
  太公无亲回家走,
  柳林树下在那儿歇工,
  正然太公歇凉避暑,
  来了一个贫婆要把面称。
  您若问贫婆怎么打扮,
  列明公不知贵耳听,
  她头上梳着一个马尾纂,
  纂上绑着一根旧麻绳,
  身穿夹袄实在破,
  左边窟窿右边摞补丁。
  左手拿着铜钱一个,
  右手端着半拉破茶盅。
  未曾开言把掌柜的叫,
  叫一声:“掌柜的要你听,
  我问你白面怎么卖?”
  太公说:“二十四个大钱一斤准秤称。”
  贫婆说:“我家的孙孙爱淘气,
  窗户纸撕了一个大窟窿,
  你今天卖给我一个钱儿的面,
  我打一点糨糊补补窗棂。”
  太公闻言把头低下,
  腹内辗转犯叮咛:
  我有心卖给她一个钱的面,
  够着我的本钱不够秤称。
  我有心不卖她一个钱的面,
  这穷婆的打扮比我还穷。
  万般出在了无计奈,
  我开上一个张儿做个营生。
  高高秤约了一两半,
  不睁眼的贫婆把秤争。
  正然二人来争秤,
  忽听得西北角上马跑响銮铃。
  您若问来了哪一个,
  武威王黄飞虎校军场内操练兵,
  太公正赶时运背,
  战马蹄儿蹚着圆笼的绳。
  只听嗖叭一声响,
  将白面洒在地上雪白一层。
  只吓得太公发了愣,
  腹内辗转犯叮咛:
  我有心上前将他追赶,
  他是一个王爷惹着活不成。
  万般出在无计奈,
  蹲在那儿忍气吞声。
  白面捧了那么三五捧,
  忽听背后又起了大风,
  大风刮了那么三四阵,
  白面刮在半悬空。
  太公朝天一声叹,
  正赶上树上乌鸦在那儿出恭,
  拉了太公一嘴屎,
  您说恶心不恶心。
  抬起一块砖头把乌鸦打,
  砖头底下趴着一个护背

虫。
  蝎子蜇了太公的手,
  甩着一个手腕直嚷疼。
  疼不疼的朝上砍,
  没砍上乌鸦砍上树上一窝马蜂。
  您说马蜂多么坏,
  围着太公的脖子乱嗡嗡。
  蜇得太公朝前跑,
  南墙上钉着一个枣核钉。
  只听咔嚓一声响,
  太公的脑袋碰了一个大窟窿,
  疼得太公朝后退,
  后面倒有臭屎坑。
  陷了太公两腿屎,
  招了一身绿豆蝇。
  太公就说:“我今天八成要该死,
  步步走的是枉死城。
  打今天起再也不卖面,
  朝歌城内摆卦棚。”
  第二天清晨把卦棚摆好,
  惊动了黎民乱哄哄。
  这个就说:太公的八卦算得准,
  那个就说:太公的字象测得灵。
  且不言黎民来哄动,
  惊动深山一个精灵。
  您若问惊动哪一个,
  多年玉石琵琶精。
  脚驾着清风来得快,
  不多时来到朝歌城。
  无人之处落下脚,
  摇身变作一个女花容。
  头戴着白,身穿着孝,
  三寸的金莲白布蒙。
  扭扭捏捏朝前走,
  不多时来到算卦棚。
  分开众人走进去,
  开言有语叫先生:
  人人算我娘娘命,
  你算我与何人把亲戚。
  太公闻听抬头看,
  原来是个女子测生平。
  太公一见哪敢怠慢,
  忙把卦子儿拿手中。
  按定了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查个遍,
  查不出来人死共生。
  屈指一算明白了,
  便知来人是个精灵。
  开言便把来人叫,
  叫一声:“女子你要听。
  你的八卦查不准,
  伸出手腕便知情。”
  妖精上了太公的当,
  描花腕递与老先生。
  左手按定寸关尺,
  右手将砚瓦举在空。
  只听嗖叭一声响,
  妖精的脑骨碰了一个碎零零。
  这一回姜太公算卦打死人命,
  下一回摘星楼前火炼玉石琵琶精。
  (王本林演唱稿 王双福整理)
  ^v^v^v^v^v^v^v^v^v
  刘伶醉酒
  (太平歌词)
  混沌初分不计年,
  杜康造酒万古流传。
  这一日杜康正然门前站,
  从那边来了一位贪酒仙。
  刘伶上前开言唤,
  尊了声:“老兄,我要你听言:
  四大部洲我全走遍,
  无一个酒家能叫我醉上一天。”
  杜康闻听哈哈大笑:
  “君子你不必口出大言。
  我这里卖的是好高粱美酒,
  不醉你三年我也不跟你要钱。”
  刘怜摆手:“我倒不信。”
  杜康说:“你要是不信就请到里边。”
  他二人拉手托腕往里就走,
  四个酒菜碟布得周全。
  杜康他满满提上一壶

酒,
  放在了刘怜他的面前。
  一壶美酒未曾饮尽,
  好奇怪醉倒在尘埃头昏目眩。
  大叫:“老兄我可吃醉了,
  你快快送我转回还。”
  杜康他搀扶着刘伶往外走,
  刘伶他离落(la)歪斜回了家园。
  他到了家门来到上房内,
  见着贤妻便开言:
  今日你的丈夫丢了脸,
  我信步行在杜康酒馆门前。
  他那里卖的是好高粱美酒,
  他倒说不醉三年不跟我要钱。
  一壶美酒方饮尽,
  醉得我眼看就要入黄泉。
  为丈夫有几句知心的话,
  要你牢牢地谨记心间。
  万贯家财由你看管,
  好好地抚养我那小儿男。
  我死后休要与我把供上,
  好酒菜摆上这么几大盘。
  我死后休要与我祭奠浆水,
  好酒放上了三四大坛。
  我死后休要与我焚化钱纸,
  酒幌子就当我的引魂幡。
  我死后休要把我埋葬,
  你可千千万万哪把我葬在那酒缸里边。”
  说着说着断了那口气,
  小佳人见了好心酸。
  一家人男男女女嚎啕悲痛,
  忙把他装在了棺椁里边。
  隔日发丧出了殡,
  再表那杜康他造酒的神仙。
  这一日闲暇无事酒馆闷坐,
  忽然有一事想在心间:
  拿来了帐本展开观看,
  上写着刘伶下欠酒钱。
  拿来了算盘一核算,
  不多不少整整三年。
  叫一声:“伙计跟着我来走,
  咱去找刘伶要酒钱。”
  一前一后来得好快,
  来到了刘家大门外边。
  叩打门环就把刘哥叫,
  叫了声:“刘哥呀你给我把帐还。
  自从你前三年吃了我的酒,
  到如今已三年你没把帐还。”
  按下杜康把门叫,
  再把小佳人细说周全。
  小佳人正在上房坐,
  哟,猛听得外边叩打门环。
  慌忙忙往前走开开门两扇,
  叫一声:“掌柜的要你听言:
  盘古至今你从头算,
  哪有寡妇人家欠你的酒钱?”
  杜康说:“并非大嫂把我帐欠。
  你家的刘哥欠我的酒钱。
  他自从前三年吃了我的酒,
  直到如今三年他没把帐还。”
  小佳人一听心好恼,
  霎时之间就把脸翻:
  “我家的夫君吃了你的酒,
  现如今死去整整三年。
  定是酒里下了毒药,
  你把那蒙汗药往酒里掺。
  毒酒毒死了我的夫主,
  还敢登门跟我要钱。
  你要是三声唤回我的夫主,
  典房卖地我把帐还。
  三声唤不活我的夫主,
  我和你老儿去见当官。”
  杜康听此言哈哈大笑:
  “贤嫂你不必把脸翻。
  你倒说你的夫吃了

我的毒酒,
  现如今死去整整三年。
  今日咱大家开棺看,
  刨出来死尸我也要钱。”
  一前一后来得真叫快,
  来到刘家的坟墓前边。
  吩咐人刨开了坟头上的土,
  现出了刘伶木灵棺。
  杜康撬开了棺材盖,
  刘伶死尸躺在里边。
  民家凡胎全都不见,
  变成了庙中一神仙。
  一字方巾头上戴,
  八卦仙衣身上穿。
  黄纺丝带腰中系,
  水袜云履二足穿。
  杜康走上前开言唤,
  叫声:“刘哥要你听言:
  嘿,起来吧你起来吧,
  你跟我装的是什么憨。”
  照定头顶击了一掌,
  惊动上方一位贵仙。
  刘伶他爬起来揉了揉眼;
  “嘿,你不该惊醒我好梦一番。”
  小佳人一见吓了一跳。
  怎知道刘伶杜康是神仙。
  上前就把杜康拜,
  道一声:“杜掌柜的听个周全:
  果然你有仙家手,
  把我丈夫唤回阳间。
  搀着我的丈夫回家转,
  曲房卖地把帐还。”
  杜康说:“我大哥倒有还钱日,
  误了蟠桃三月三。”
  二人说罢一席话,
  手挽着手儿奔了西天。
  这就是杜康造酒刘伶醉,
  愿诸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王本林演出稿 王双福整理)
  ^v^v^v^v^v^v^v^v^v
  韩信算卦
  (太平歌词)
  汉高祖有道坐江山,
  君王臣良万民安。
  有一位三齐贤王名叫韩信,
  他灭罢了楚国把社稷来安。
  三齐王这一日闲暇无事,
  信马由缰来到街前。
  两眼不住朝前看,
  见一座卦棚坐北朝南。
  相面的道长仙风道骨,
  鹤发童颜举止不凡。
  九梁道巾头上戴,
  八卦仙衣身上穿。
  水火丝绦腰中系,
  银髯飘洒在胸前。
  不由得三齐王暗暗赞叹,
  这道长超凡脱俗不一般。
  想到这甩镫离鞍下了马,
  进卦棚伸手抽出一根签。
  他未曾开言面带着笑,
  口尊声:“道长,你听言,
  你算算在那万马营中谁为首?
  那火红的帅字旗立在谁的门前?
  谁敢饮高祖赐的三杯御酒?
  那黄金大印挂在谁的腰间?”
  这道长听罢多时微睁双眼,
  他把那卦筒拿在手间。
  把三个青铜钱放在里面,
  哗啷哗啷摇了大半天。
  紧接着摆放好七个棋子,
  端详许久这才开言:
  “我算就万马营中你为首,
  帅字旗立在你的门前。
  你敢饮高祖赐予的三杯御酒,
  黄金印只配挂在你的腰间。”
  只算得三齐贤王哈哈大笑,
  心暗想这道长果然是神仙。
  说:“仙长还得

替我掐算掐算,
  你算我阳寿能活多少年?”
  老道说:“你的阳寿不用掐来不用算,
  你只能寿活三十三。”
  听此言三齐贤王气炸了肺,
  骂了声:“疯老道信口胡言。
  我朝的张良先生与我算过卦,
  他算我寿活到七十有三。
  疯老道你还我阳寿还则罢了,
  你再敢咒我我跟你没完!”
  道长含笑忙站起:
  “我跟你一无仇来二无冤。
  张良算的一点也不错,
  皆因你铸成几件大错损寿四十年。
  九里山前杀戮过重,
  老天爷损你阳寿整整八年。
  二不该问路你把樵夫斩,
  又折你阳寿整整八年。
  三不该安下九龙埋伏计,
  老天爷损你阳寿又八年。
  四不该你逼霸王乌江自刎,
  老天爷损你阳寿又是八年。
  五不该受高祖二十四拜,
  臣欺君损寿又是八年。
  五个八损去四十岁,
  加一起正好是七十三。“
  只算得三齐贤王连声叹,
  纵然我权势威重也枉然。
  这就是韩信算卦一小段儿,
  愿诸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白万铭述 张权衡整理)
  ^v^v^v^v^v^v^v^v^v
  秦琼观阵
  (太平歌词)
  天篷大帅降生山东,
  有群星下界扶保唐太宗。
  也是这位秦二爷身遭难,
  在沿海登州遇见了杨林。
  那靠山王摆下了四门兜底锁子八卦连环阵,
  要害二爷命残生。
  秦二爷好比馒首馅儿,
  在那里八层外八层围了一个不透风。
  那头层兵藤子枪衬鸭子嘴,
  二层兵拧着眉毛瞪着眼叉着腰儿点火绳。
  三层兵俱是藤牌手,
  观四层怀抱着腰刀逞英雄。
  观东方甲乙木是青旗招展,
  观南方丙丁火红旗遮蒙。
  观西方庚辛金白旗好像银雪夜,
  观北方壬癸水皂旗如同墨染成。
  观东方素龙驹相衬花斑豹,
  观南方赤兔马相衬着马头红。
  观西方雪里白相衬着白龙马,
  观北方乌骓马相衬着马乌龙。
  观东方青龙刀大砍刀刀刀偃月,
  观南方月牙斧夹钢斧斧闪金星。
  观西方素银枪亮银枪枪抖动银战杆,
  观北方五股叉托天叉混海蛟龙。
  观中央戊己土黄旗高挑,
  云斗倒坐着一仙翁。
  他手拿令旗滴溜溜转,
  调动了疆场百万兵。
  那秦二爷这里留神观看,
  他眼望苍天叹了几声。
  他甩镫离鞍下了马,
  眼望山东双膝下跪泪眼横。
  出言不把别人叫,
  养儿的老母叫了几声:
  “人家养儿防备老,
  你老人家养儿竹篮打水落了场空。
  实指望做高官增辉耀祖,
  我还没

想到在沿海登州遇见了杨林。
  那靠山王摆下了四门兜底锁子八卦连环阵,
  要害孩儿命残生。
  我磕一个头来尽了孝,
  二个头来尽了忠。
  二爷磕了头三个,
  又算有孝又有忠。”
  他磕罢仨头平身起,
  把马的肚带勒个紧绷绷。
  二次上了黄骡马,
  眼望着黄骠叫了几声:
  “你今天驮着我闯出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东南东北西南
  西北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
  、抓、镗、棍、槊、棒、拐子、流星四门兜底锁于八
  卦连环阵,疆场以上立了功。
  你今天闯不出这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东南东北西南
  西北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
  、抓、镗、棍、槊、棒、拐子、流星四门兜底锁于八
  卦连环阵,
  熟铜锏下砸成肉饼形。”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
  这匹战马咴儿咴儿大叫两三声。
  秦二爷这里高声断喝,
  叫声:“贼子老杨林。
  来来来你与秦某锏对棒,
  战不过秦某不算能征。”
  秦琼观阵一个小段儿,
  我念在位,阖家观乐喜气上升。
  (王本林演出稿 王双福整理)
  ^v^v^v^v^v^v^v^v^v
  闹天宫
  (太平歌词)
  斗战胜佛胆量高,
  孙行者在花果山上逞过英豪。
  他拜师名叫菩提老祖,
  勤学苦练得艺高超。
  他学会了七十单着二变,
  他学会筋斗云一跳找不着。
  他学会隐身术多么巧妙,
  他学会了呼风唤雨洒豆成兵能叫地动山又摇。
  闹龙宫得来无价宝,
  拿来了定海神针金箍棒一条。
  闹地府把生死簿本给撕掉,
  他走时还把判官的脑袋敲。
  天宫玉帝招安把他叫,
  弼马温一怒犯天条。
  二次召请封官号,
  齐天大圣在桃园看桃。
  这一日王母娘娘设下了蟠桃大会,
  瑶池胜地把仙招。
  聚仙幡挂在了南天门外,
  来了那上八仙、下八仙、中八仙各路大仙来参朝。
  孙大圣是散仙地位小,
  因此不能把他召。
  大圣一怒把天宫闹,把蟠桃会闹得一团糟。
  他把那仙桃仙酒吃了一个饱,
  剩下的吃不了走时都带着。
  灵霄殿摘走了玉皇冲天冠,
  又拿走玉帝的黄龙袍。
  他还在龙书案上撒了一泡尿,
  走错路他又到兜率宫转了一遭。
  他把老君仙丹盗,
  拿着仙丹当豆嚼。
  孙大圣回到花果山后,
  高挑旗号把兵操。
  一天要点三遍卯,
  三天九遍把兵交,
  头一卯不到打四十大棍,
  二卯不到责打八十不轻饶。
  连点三

卯哪个不到,
  推出洞门把头袅。
  压下花果山我不表,
  回头去说那天曹。
  此时众仙都睡醒。
  一个个忙忙跑出灵霄。
  见玉皇光着头来赤着脚,
  那龙书案上还挺臊。
  玉帝大怒拍案叫,
  传旨派兵去拿猴妖。
  霎时间天昏地又暗,
  天兵天将叫声高。
  一万大仙空中走,
  三万小仙地里藏着。
  托塔天王李靖为帅,
  带着那金吒、木吒、哪吒了云霄。
  马、赵、温、刘四员将,
  五方揭谛四值功曹。
  南北二神东西星斗,
  二十八宿也跟着。
  五瘟五岳东西摆,
  六丁六甲过金桥。
  南海观世音也来到,
  调来了显圣真君二郎神才把兵变。
  布下天罗与地网,
  天兵天将围了几遭。
  风姿雷公压阵角,
  巨灵神抡锤骂声高。
  孙大圣一见哈哈笑,
  你们以多压少算哪条?
  莫看你们是天兵天将,
  不过是帽托、衣架、酒囊、饭袋一些无用的大草包。
  来来来,战战战,
  分个上下与低高。
  好大圣抢棒冲上去,
  把天兵天将吓坏了。
  只打得巨灵神哇呀叫,
  打跑了大毛和小毛,
  打败揭谛与星宿,
  打败了八大天君、四值功曹、金吒、木吒、哪吒、
  王禅与王敖。
  杨二郎气得睁开三只眼,
  高叫:“猴头哪里逃。”
  他偷偷放开哮天犬,孙大圣一闪没咬着。
  二郎抡刀往下剁,
  美猴王铁棒往上撩。
  刀对棒,棒对刀,
  猴王用手投猴毛。
  吹了一口仙气说声变,
  变了那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小猴一般高。
  手里拿着金箍棒,
  专梆二郎神的脑瓜瓢。
  二郎连声说:“不好,
  猴儿手段实在高。
  幸亏我有护身法,
  若不然我的脑袋成了漏勺。”
  杨戬这里不怠慢,
  扭项回头拔大毛。
  朝着大毛吹了一口气,
  变了那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大老雕。
  一个个把那小猴叼。
  好大圣变了一个昆虫把二郎咬。
  杨戬他变了个燕子把虫子抄。
  孙大圣变了个鲤鱼来游水,
  二郎变了个鱼鹰把他叼。
  孙大圣鲤鱼跳三跳,
  杨二郎用力叼三叼。
  大圣身体多灵巧,
  杨二郎差点儿闪了腰。
  那杨戬变了波浪水,
  孙大圣变了罗锅桥。
  杨二郎涨水把桥漫,不曾想水涨桥也高。
  杨二郎鬼心使巧计,
  这一手定能把猴头招。
  变了一个美女多么俊俏,
  都说猴子爱风骚。
  二郎这里巧改扮,
  变了个小媳妇上坟把纸烧。
  她头戴着白

来身穿孝,
  三尺麻绳系在腰。
  左手拿着千张纸,
  右手拿着浆水瓢。
  朝着前边吹了一口气,
  变了一个新坟四尺高。
  从怀里取出三宗宝,
  火绒、火石、火链包。
  噌楞楞打火点着了纸,
  隐隐的青烟往上飘。
  杨二郎把嘴一撇哭起来了,
  哭得那么伤心。哭了一声天来叫了一声地,
  哭了声:“我那婆婆的儿子丈母娘的姑爷大姨子的妹
  夫小姨子的姐夫小白脸的丈夫怎么死了。
  你死之后不要紧,
  抛下我年纪轻轻怎样守着?”
  杨二郎这里正装蒜,
  孙大圣把他瞧了又瞧。
  我当你败阵早跑掉,
  不想在这儿你放刁。
  大圣摇身变了个小伙儿,
  有一根扁担手中提着。走向前来把大嫂叫,
  未曾说话先哈腰。
  “你死了丈夫是寡妇一个,
  我死了媳妇是光棍一条。
  你在年轻我在年少,
  咱俩个一起过那是没得挑。”
  二郎一听说不好,
  张张惶惶赶快奔逃。
  好难拿的孙大圣,
  拿不住怎见玉皇把旨交。
  观世音使计二郎把桃卖,
  引那猴子来吃桃。
  也是猴王艺高胆大,
  你敢卖来我敢吃桃。
  故意吃桃招了祸,
  锁心锁把猴王拿住了。
  玉皇连说:“快快快,
  斩妖台前把猴头枭。”
  削下一个长出俩;
  削下两个长出四条。
  老君说:“把他放入八卦炉里,
  红红的炉火把他烧。”
  烧了个七七四十九日,
  老君想猴头一定炼化了。
  手把炉门望了望,
  孙大圣踹倒八卦炉喊声高:
  “你以为把我早烧掉,
  你的毒计实在不高。
  你瞧一瞧来看一看,
  炼得我是铜头锡背钢腰铁胯金刚钻珠脚指头永不长毛。
  今天看你年纪老,
  若不然定把你的胡子薅。
  你们不服我再把天宫闹,
  比一个上下与你高。”
  这就是大闹天宫一个段,
  念各位阖家欢乐喜上眉梢!
  (王本林演出稿 王双福整理)
  ^v^v^v^v^v^v^v^v^v
  小上寿
  (太平歌词)
  一轮明月照松林,
  一母所生三位女钗裙。
  大姑娘许配一位文秀士,
  二姑娘许配一个武举人。
  三姑娘嫁给一个庄稼汉,
  憨头憨脑是个粗人。
  这一天老员外寿诞之日,
  姑娘女婿都来庆贺生辰。
  大姑爷买来寿桃与寿面,
  二姑爷上等寿酒献上几斤。
  三姑爷本是庄稼汉,
  他把那黄瓜干儿、倭瓜子儿、葫芦条子端来几盆。
  酒席宴前说闲话,
  老员外手捋胡须笑吟吟:
  “今日饮酒不同别

日,
  三位爱婿说个酒令儿显显学问。
  酒令儿要人字儿起来人字儿落,
  合辙押韵两头儿人。”
  大姑爷起身连说:“我能对,
  酒令是:人能宏道,非道宏人。”
  大姑爷刚坐下二姑爷站起,
  说:“人(仁)者安人,智者利人。”
  三站爷庄稼汉不通文墨,
  急得他汗流满面湿透衣襟。
  大姑娘见此情景咧着嘴儿笑,
  二姑娘偷着拿手捂嘴唇。
  三姑娘实在挂不住劲,
  挽着袖子就把手伸。
  照着三姑爷大腿根儿拧了一把,
  三姑爷大声说:“人不拧你,你怎么拧人?”
  (白万铭述 张权衡整理)
  ^v^v^v^v^v^v^v^v^v
  十女夸夫
  (太平歌词)
  李老太太七十七,
  一辈无儿八个闺女。
  八个女儿还嫌少,
  余外又认俩干女。
  亲的干的十个女,
  与她十女找女婿。
  大姐嫁个木匠汉,
  二姐嫁个铲磨的,
  三姐嫁个泥瓦匠,
  四姐嫁个造厨的,
  五姐嫁个旋罗汉,
  六姐嫁个卖糖的,
  七姐嫁个打油汉,
  八姐嫁个打铁的,
  九姐嫁个推车汉,
  十姐嫁个种田的。
  这日太太寿诞日,
  十个闺女上寿去。
  酒席筵前说闲话,
  大姐有语把话题:
  “七十二行哪行好,
  哪行高来哪行低?”
  太太说个不偏话:
  “哪行挣钱都不离。”
  大姐说:“我木匠好。”
  二姐说:“作匠不如铲磨的。”
  三姐说:“铲磨不如泥瓦匠。”
  四姐说:“瓦匠不如造厨的。”
  五姐说:“造厨不如旋匠妙。”
  六姐说:“旅匠不如卖糖的。”
  七姐说:“卖糖不如打油店。”
  八姐说:“打油不如打铁的。”
  九姐说:“打铁不如推车好。”
  十姐说:“推车不如种田的。”
  大姐闻听心好恼,
  叫声:“妹子你听知。
  席前多说一句话,
  惹得妹子都不依。
  我今出题你们对,
  对不上诗句我不依。
  一流举子二流医,
  三流风鉴四流师,
  三流丹青六流画,
  七僧八道九琴棋。
  世上不如木匠好,
  听我从头说一回。
  要是出门把活做,
  铸凿斧据来抖威。
  先修楼房与大厦。
  两边配房紧相随。
  鲁班本是我的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二姐铲磨汉,
  当嘟当嘟铲到黑。”
  二姐一听心好恼,
  叫声:“大姐笑话谁?
  世上不如铲磨好,
  锤子凿子来抖威。
  南街修个石牌楼,
  北街修

个兴隆碑。
  木匠石匠一个祖,
  这个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风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三姐泥瓦匠,
  终朝每日挑石灰。”
  三姐闻听心好恼:
  “二姐妹子笑话谁?
  世上不如瓦匠好,
  瓦刀泥板来抖威。
  先盖楼房与大厦,
  两旁配房紧相随。
  瓦屋平房都会盖,
  楼台亭阁多亏谁?
  灶君本是我的祖,
  我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四姐造厨汉,
  不是起早就贪黑。”
  四姐闻听心好恼:
  “三姐妹子笑话谁?
  世上不如造厨汉,
  菜刀菜勺来抖威。
  五碗四盘全会做,
  大小饭菜紧相随。
  我尊易牙一个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五姐旋罗汉,
  一堆木头围一堆。”
  五姐听了心好恼,
  叫声:“四姐笑话谁?
  世上不如旋匠好,
  旋刀旋板来抖威。
  长的旋个擀面杖。
  短的与奴旋棒锤。
  我与大姐一个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六姐卖糖汉,
  当嘟当嘟直到黑。”
  六姐闻听心好恼,
  叫声:“五姐笑话谁?
  世上不如卖糖汉,
  糖锣糖板来抖威。
  青丝玫瑰我会做,
  豆根丝窝多亏谁。
  寿主本是我的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七姐卖油汉,
  喝喝呀呀直到黑。”
  七姐闻听心好恼:
  “六姐妹子笑话谁?
  世上不如打油汉,
  油锤油箍来抖威。
  麻油香油我会做,
  棉花桂油多亏谁。
  郑子明本是我的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八姐打铁汉,
  终朝每日打到黑。”
  八姐闻听心好恼,
  叫声:“七姐笑话谁?
  世上不如打铁汉,
  钳子锤子来抖威。
  先打大姐锛刨与斧锯,
  后打二姐凿子锤。
  三姐瓦刀也会打,
  四姐菜刀多亏谁。
  五姐旋刀俺会打,
  六姐糖刀紧相随。
  七姐油锤也会打,
  九姐车瓦多亏谁。
  十姐鍬镐都会打。
  庄家什物多亏谁?
  哪像九姐推车汉,
  清晨起来推到黑。”
  九姐闻听心好恼:
  “八姐妹子笑话谁?
  世上不如推车子,
  开车棍子来抖威。
  南边收了南边去。
  北边收了北边回。
  下晚下了招商店,
  包

子围了一大堆。
  不是推车夸大口,
  早晚闹付好下水。
  柴王本是俺的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哪像十姐庄稼汉,
  起早睡晚光贪黑。”
  十姐闻听心好恼:
  “九姐妹子笑话谁?
  世上不如庄稼好,
  吃食粮石来抖威。
  春天要是撒撒种,
  赶到秋天拿一堆。
  春天要是不撒种,
  饿死娼妇一大堆。
  治公本是我的祖,
  俺的祖师赖及谁?
  吃饭也在屋中坐,
  雨不淋来风不吹。
  大姐闻听心好恼,
  叫声:“娼妇你骂谁?”
  十姐说声着急话:
  “谁要搭碴儿就骂谁。”
  大姐拿起斧与锯,
  二姐拿起铲与锤,
  三姐拿起瓦刀板,
  四姐菜刀紧相随,
  五姐拿起擀面杖,
  七姐糖刀紧相随,
  六姐油锤拿在手,
  八姐钳子打铁锤,
  九姐拿起开车棍,
  那十姐拿起庄稼什物一大堆。
  姐妹十个来打架,
  李老太太来解围:
  “只许打来不许骂,
  你们要骂我吃亏。”
  (吉坪三演出稿)
  ^v^v^v^v^v^v^v^v^v
  百家姓
  (太平歌词)
  念书的君子乐安康,
  《千字文》《百家姓》细说衷肠。
  这位爷头戴一顶“高夏蔡田”帽,
  身穿一件“甘钭厉戎”装。
  腰中紧系“岳帅缑亢”带,
  “费廉岑薛”足登一双。
  戴的本是“苗凤花方”表,
  荷包里装的是“何吕施张”。
  手里拿着“孔曹严华”扇,
  “金魏陶姜”带在身旁。
  槽头上拉过来“鲁韦昌马”,
  背上了一卷“酆鲍史唐”。
  接过来“甄麴家封”揣怀内,
  “下宣贲邓”催马由缰。
  眼前来到“呼延归海”庙,
  为娘亲烧的“伍余元卜”香。
  一路走的是“俞任袁柳”路,
  观赏了“感谢邹喻”买卖街商。
  东街上住着一个“曾毋沙乜”,
  她家有“闻人东方”两套房。
  “东门西门”高大敞亮,
  “公孙仲孙”拉我衣裳。
  一下马走的本是“暨居衡步”,
  “漆雕乐正”摆在中央。
  四个陪客“赵钱孙李”,
  四个厨师“周吴郑王”。
  先上一碗“景詹束龙”菜,
  接着又上“米贝明臧”汤。
  “温别庄晏”做得好,
  “宦艾鱼容”做得强。
  这爷吃了一碗“养鞠须丰”面,
  喝了两碗“奚范彭郎”。
  顿时间“年爱阳佟”冒虚汗,
  将这爷搀在“颛孙端木”床。
  客厅里点上“胥能苍双”蜡,
  “印宿白怀”照满堂。
  小丫鬟端

来了一碗“江童颜郭”水,
  这位爷喝下了“柏水窦章”。
  打外边进来一位“欲遽桑桂”女,
  与这爷“汝鄢涂钦”唠家常。
  这位爷就觉得“杜阮蓝闵”,
  众亲友搀扶他到“谈宋茅庞”。
  “樊胡凌霍”来得快,
  这位爷“干解应宗姬申扶堵”转回乡。
  (吉坪三演唱稿 白泉整理)
  ^v^v^v^v^v^v^v^v^v
  百家姓列国古人名
  (太平歌词)
  赵钱孙李李存孝,
  周吴郑王王彦章。
  冯陈褚卫卫老蒋,
  蒋沈韩杨杨四郎。
  朱秦尤许秦叔宝,
  何吕施张张子房。
  孔曹严华曹孟德,
  金魏陶姜金玉镶。
  戚谢邹喻谢映登,
  柏水窦章柏年长。
  云苏潘葛苏小妹,
  奚范彭郎范百祥。
  鲁韦昌马鲁子敬,
  苗凤花方花振芳。
  俞任袁柳柳下惠,
  酆鲍史唐唐明皇。
  费廉岑薛薛仁贵,
  雷贺倪汤汤振光。
  滕殷罗毕罗士信,
  郝邬安常常开江。
  乐于时傅于得水,
  皮卞齐康康玉良。
  伍余元卜伍子胥,
  顾孟平黄黄丁香。
  和穆萧尹穆(莫)怀古。
  姚邵湛汪老姚刚。
  祁毛禹狄狄东美,
  米贝明臧明东方。
  计伏成戴成君禄,
  谈宋茅庞宋金刚。
  熊纪舒屈熊如虎,
  项祝董梁梁满仓。
  杜阮蓝闵闵子骞,
  席季麻强强自当。
  贾路娄危贾宝玉,
  江童颜郭郭正邦。
  梅盛林刁梅良玉,
  钟徐邱骆骆宾王。
  高夏蔡田高怀玉,
  樊胡凌霍胡延光。
  虞万支柯万君兆,
  昝管卢莫卢侍郎。
  经房裘缪经万卷,
  干解应宗解子昌。
  丁宣贲邓丁得胜,
  郁单杭满单天章。
  包诸左石包文正,
  崔吉钮龚吉庆祥。
  程嵇刑滑程知节,
  裴陆荣翁陆为黄。
  荀羊放惠于门要,
  甄麴家封家万邦。
  芮羿储靳靳成美,
  汲邴糜松松永康。
  并段富巫富克久,
  乌焦巴弓乌正堂。
  牧隗山谷山云岫,
  车侯宓蓬侯正纲。
  全郗班仰全福寿,
  秋仲伊宫秋瑞香。
  宁仇乐暴宁长有,
  甘钭厉戎钭万仓。
  科武符刘老刘义,
  景詹束龙龙德江。
  叶幸司韶叶视茂,
  郜黎蓟薄郜玉光。
  印宿白怀印一品,
  蒲邰从鄂从正江。
  索咸籍赖咸加瑞,
  卓蔺屠蒙屠自扬。
  池乔阴郁乔光福,
  胥能苍双能定江。
  闻莘党翟莘仁义,
  谭贡劳逄贡君堂。
  姬申扶堵申公豹,
  冉宰郦雍冉伯祥。
  郤璩桑桂桂秀岭,
  濮牛寿

通寿永昌。
  边扈燕冀燕小乙,
  郏浦尚农农自强。
  温别庄晏晏三甲,
  柴瞿阎充柴东阳。
  慕连茹习习正国,
  宦艾鱼容艾成双。
  向古易慎古振国,
  戈廖瘐终戈正邦。
  暨居衡步居之贵,
  都耿满弘满万仓。
  匡国文寇老寇准,
  广禄阙东小东方。
  欧殳沃利利成水,
  蔚越夔隆隆立娘。
  师巩厍聂师千古,
  晁勾敖融晁天王。
  冷訾辛阚冷春雪,
  那简饶空简文祥。
  曾毋沙乜沙金贵,
  养鞠须丰养有方。
  巢关蒯相相得袭,
  查后荆红红连江。
  游竺权逯竺春旺,
  盖益桓公桓成梁。
  万俟司马司马师,
  上官欧阳欧阳方。
  夏侯诸葛诸葛亮,
  闻人东方东方光。
  赫连皇甫皇甫讷,
  尉迟公羊尉迟江。
  澹台公冶公冶长,
  宗政濮阳宗正当。
  淳于单于淳于可,
  太叔申屠申屠强,
  公孙仲孙公孙胜,
  轩辕令狐令狐王。
  钟离宇文宇文奇,
  长孙慕容长孙良。
  司徒司空司徒用,
  百家姓终百家祥。
  (佚名)
  ^v^v^v^v^v^v^v^v^v
  百戏名
  (太平歌词)
  立春以后雨水鲜,
  您听我把戏名言上一言。
  这位爷穿着一件《时迁盗甲》,
  头戴着一顶《高旺过关》。
  腰中挂着一根《香罗带》,
  《乌盆记》的草鞋二足穿,
  胳膊腕戴满了《李白写表》,
  唤一声《杨家将》要你听言,
  在《摇钱树》拴过我的《秦琼卖马》,
  背上一盘《马鞍山》。
  用手接过《金鞭记》,
  翻身上了《马上缘》。
  金鞭打马走得快,
  不多时出离这座《虹霓关》。
  我今天一到《哭祖庙》,
  为《救母》娶下了《小连环》。
  《行路训子》走的本是《华容道》,
  见一座《八蜡庙》盖在路南。
  《红鸾禧》《宝莲灯》门前倒挂,
  《双狮图》分左右摆在两边。
  庙门以上倒有一副对,
  上一联下一联写得周全。
  上联写《一捧雪》《二进宫》《三进士》,
  下联配《四杰村》《五雷阵》《六月雪》紧相连。
  横批倒有四个大字,
  《麻姑上寿》写在上边。
  逐步进了《游六殿》,
  里面景致甚是可观。
  满地栽了些个《盗仙草》,
  对面尽是《青石山》。
  《新茶花》《绿牡丹》开得茂盛,
  许多的《花蝴蝶》上下翻。
  《凤仪亭》《青风亭》相隔不远,
  亭子里坐着女子《花木兰》。
  走上前我与她《千金一笑》,
  她与我说的本是

《胡迪骂阎》。
  越过《白水滩》《太真外传》,
  见一家酒馆《铁弓缘》。
  《母女会》见了我就往里边让,
  《落马湖》《对银杯》摆在了面前。
  《女起解》端了来《宝蟾送酒》,
  《铡判官》《铡美案》上了两盘。
  《铁公鸡》《盘肠战》两样菜,
  《馒头庵》《卖饼子》美味香甜。
  不多时吃得我是《贵妃醉酒》,
  从腰中掏出来《一元钱》。
  迈步进了《连升店》,
  《梅绛雪》下湿我的《珍珠衫》。
  我有心《回龙阁》迈开《一匹布》,
  瞧见了《秋胡戏妻》大团圆。
  (王本林演出稿 王双福整理)
  ^v^v^v^v^v^v^v^v^v
  饽饽阵
  (太平歌词)
  烧麦出征丧了残生,
  馅饼回营搬来了救兵,
  钢盔坐在了中军宝帐,
  发面火烧为前部先锋。
  搬来了吊炉烧饼整整十万,
  荞面饼催粮押着后营。
  红盔炮响惊天地,
  不多时来到了馒头城。
  小米面饼子上安下营寨,
  拉开了馓子麻花几座连营。
  锅饼跪在了中军宝帐,
  尊一声回头王爷在上听。
  花糕蜂糕千层饼,
  请来了大八件儿的饽饽要动刀兵。
  核桃酥、到口酥亲哥儿俩,
  薄松饼、厚松饼二位英雄。
  鸡油饼、枣花儿亲姐儿俩,
  桃酥饼、油糕二位弟兄。
  有几个三角眉毛二五眼,
  芙蓉糕粉面自来红。
  槽子糕骑着一匹萨其马,
  黄杠子饽饽拿在手中。
  鼓盖儿打得如爆豆,
  缸炉撞得响连声。
  麻花兵拉来了四门大炮,
  江米条儿闻听吃了一惊。
  太师饼儿无奈何把香降,
  请来了光头饽饽有神通。
  摆了座四门兜底八宝攒馅包子阵,
  恰好似千层饼儿五花三层。
  四门把守着油炸鬼(馃),
  糕乾以上挂红灯。
  窝窝头安在了中央戊己土,
  肉火烧安在了南方火丙丁。
  正西方庚辛金扁食来作乱,
  正北方壬癸水水晶饼儿闹得更凶。
  正东方硬面饽饽甲乙木,
  他把那金钢宝镯祭在空。
  月饼当空照如白昼,
  把一位年糕老将打入阵中。
  丝糕一怒前去破阵,
  进阵碰见了圆眼儿烧饼。
  糖耳朵败阵逃了活命,
  蜜麻花站在阵中喊连声。
  他倒说烫面饺儿死在了笼屉阵,
  煮饽饽跳河一命倾。
  就数鸡蛋卷儿、薄脆死得苦,
  脑袋上揍了一个大窟窿。
  豆沙糕儿闻听吓了一跳,
  奶卷儿小姐泪盈盈。
  丝糕一听撤了人马,
  那蜜麻花在阵中呼喊连声。
  如有人破开了饽饽阵,
  除非是

饿膈来了啃个土平。
  (韩子康述 薛永年整理)
  ^v^v^v^v^v^v^v^v^v
  青菜名
  (太平歌词)
  闲来无事出城东,
  碰见小伙身穿青,
  肩膀挑着青菜担,
  喊的菜名叫得精。
  菜担挑在十字路口,
  岔开大步开了声,
  他说是南京反了白莲藕,
  独头蒜在北京坐了朝廷。
  生菜、臭菜为三宫六院,
  他封香菜坐正宫。
  九卿四相分文武,
  八大朝臣分西东。
  五府六部也有俸,
  四十八万满汉兵。
  白莲藕南京下反表,
  午门候旨见朝廷。
  圣上闻奏忙传旨,
  宣上金殿见圣明。
  内臣捧到龙书案,
  独头蒜闪开龙目看得清。
  上写着:“拜上拜上不拜上,
  不拜独头狗娘生。
  你若三年两头与我来进贡,一笔勾销无话明。
  三年不与我进贡,
  恼一恼发兵反到北京城。
  拿住你九卿四相开刀剁,
  八大朝臣点天灯。
  拿住你独头蒜捣缸里捣,
  三宫六院用火烘。”
  看到此处心好恼,
  骂了声反贼欺孤太不轻。
  吩咐声茼蒿菜内臣捧圣旨,
  快宣武将众爱卿。
  内臣答应不怠慢,
  传旨殿头喊一声。
  内臣一言还未尽,
  左班部出来人一名。
  这位大人名和姓,
  老倭瓜官印有大名。
  撩袍端带上金殿,
  连连叩首深打躬。
  口呼:“万岁万万岁,
  为臣情愿去出征。”
  一闪龙目抬头看,
  倭瓜爱卿愿去领兵。
  圣上一见龙心喜:
  “朕叫你耀武扬威出北京。
  朕赐你三口铜铡两支剑,
  先斩后奏任你行。
  朕与你一口元帅印,
  代管天下满汉兵。
  朕与你满朝銮驾随身走,
  朕赐爱卿酒三盅。
  平灭反贼回朝转,
  官上加官职上加封。”
  老倭瓜封一口元帅的印,
  瓠子领兵作先行。
  校军场里点人马,
  点了四十八万韭菜、菠菜兵。
  拉了几车西瓜炮,
  小葱长枪摆几层。
  蚕豆腰刀明又亮,
  炮杆火枪带红缨。
  人马点齐放大炮,
  炮响三声起了程。
  先行便在头前开路,
  八卦大纛头先行。
  头前跑的对子马,
  红鞘腰刀带红缨。
  一对板来一对棍,
  一对锁来一对绳。
  金瓜钺斧朝天镫,
  藤子金枪摆几层。
  肃静回避牌四对,
  执扇掌扇画团龙。
  飞虎清道旗四面,
  十三棒铜锣响连声。
  上打一把九曲红罗伞,
  老倭瓜十字披红跨走龙。
  后有那三口铜铡两支剑, 四十八万人马出了城。
  正走

中间来的快,
  眼前来到十里亭。
  也有那抬着食盒摆着菜,
  大小官员来饯行。
  芦棚搭的无计数,
  不是亮蓝的就是亮红。
  元帅一见下了马,
  秉手躬身来领情。
  辞别众家上坐马,
  南京大路走得凶。
  老倭瓜赤胆忠心嫌马慢,
  打马催兵向前行。
  逢州吃州逢县吃县,
  不论昼夜往前行。
  这日到了南京地,
  菜园子好比南京城。
  远看城门三滴水,
  近看垛口数不清。
  一个垛口一尊炮,
  一杆大纛一支兵。
  城门就用铁叶裹,
  上头钉馒首大的菊花钉。
  滚木擂石城头放,
  千斤悬挂半空中。
  明公若问成何用,
  恐怕那番邦外国来攻城。
  城门亚赛仙人洞,
  来来往往有人行。看不尽的城头景,
  护城河边面前迎。
  河沿倒栽垂杨柳,
  燕飞鸟鸣乱哄哄。
  渔翁撒网微微笑,
  打鱼小舟水面行。
  顽童也把莲蓬采,
  寒鸭凫水绿波行。
  看不尽的城下景,
  吊桥上面看得清。
  车走吊桥如擂鼓,
  马跑尘上太阳蒙。
  倭瓜催叫急如箭,
  人马相随走进城。
  瓠子先行来报事,
  启禀元帅得知情。
  无处埋锅无处造饭,
  无处排队无处安营。
  老倭瓜一声传下令,
  芦棚架底下扎大营。
  按下倭瓜且不表,
  再把反兵明一明。
  白莲藕护城河里听着信,
  调动他三十三万挂甲兵。
  急忙登了银安殿,
  宣上来蓁椒大帅去领兵。
  挂了一日元帅印,
  校军场里去点兵。
  点了三十三万人共马,苋莱、胡椒作先行。
  秦椒一声传下令,
  韭菜池子扎大营。
  白莲藕就把军师问,
  搅瓜能算吉和凶。
  夜至三更偷营寨,
  泄漏军机了不成。
  葫芦站在高岗望,
  占了他九九八十一间府门庭。
  菜葫芦一见心好恼,
  夜至三更去偷营。
  点起几尊西瓜炮,
  打死北国几万兵。
  烧他的连营三十六座,
  烧他的兵喊马叫响连声。
  死了多少兵与将,
  气死多少满汉兵。
  王瓜气死上了吊,
  茄子气得紫又青。
  莙薘莱气得根朝下,
  大萝卜气得脸上通红。
  白菜气得叭拉长,
  西瓜打得满肚红。
  芹菜气得有了味儿,
  山药吓得土地蒙。
  土豆害怕地里长,
  豇豆气得长成绳。
  丝瓜气得满地滚,
  臊瓜气得直扑登。
  苤蓝气得池埂长,
  豌豆气得有了藤。
  水萝卜气得满肚子水,
  红萝卜铺地不吱声


  青菜名打了这一仗,
  下一回老倭瓜一定去搬兵。
  这是菜名一小段,
  下接虫蚁大交锋。
  (王兆麟演唱稿)
  ^v^v^v^v^v^v^v^v^v
  虫蚁打仗
  (太平歌词)
  闲来无事出城东,
  碰见个屎壳郎来讲子平。
  有个蚂蚁来算卦,
  口称:“先生,你来听。
  人人都说你的卦奇好,
  我看你到底灵不灵。
  今日与我算一卦,
  子午卯酉算个清。
  你看我几时生几时长,
  何年何月归阴城。”
  屎壳郎闻说不怠慢,
  两手慌忙不消停。
  “我算你正二月里无有你,
  三月四月你才生。
  五月六月大运旺,
  七月八月运不通。
  九月交了严霜降,
  三场白露吹了灯。”
  蚂蚁闻说生了气,
  气恼中寒归阴城。
  蚂蚁死了要出殡,
  请了知客沙豆虫。
  天牛虫来抬棺椁,
  铁头蚂蚁捻寿钉。
  八个蚊子吹鼓手,
  蚯蚓蛐蛐来念真经。
  八个白蛾穿重孝,
  磕头虫儿来参灵。
  有个蜗牛来吊孝,
  哭声蚂蚁大长兄。
  你今死了只顾你,
  抛下小弟怎过冬。
  放下一处表一处,
  两头齐说不受听。
  毛毛虫子把厨子找,
  来了厨子人几名。
  油葫芦、蚂蚱厨房下,
  扁担钩挑水不消停。
  棉花虫儿来烧火,
  煎炒烹炸是蚂螂。
  拉扯前来盗坟墓,
  四十八万蚂蚁来守灵。
  正是蚂蚁要出殡,
  气坏一群众蠓虫。
  蠓虫一见心好恼,
  死了蚂蚁天闹红。
  我今飞到高山上,
  一到高山去搬兵。
  搬来马蜂打前敌,
  有个蜜蜂作先行。
  蝎子挂了元帅印,
  押粮运草下山峰。
  马蜂带来兵和将,
  带来了一万八千八百绿豆蝇。
  蜜蜂带来人共马,
  带来了一万八千八百大虾蠓。
  山上人马往下闯,
  蚂蚁出殡起了灵。
  两头一见红了眼。
  话不投机大交兵。
  山上人马来势勇,
  蜇的蜇来叮的叮。
  眼看蚂蚁扑了地,
  气坏八脚蜘蛛精。
  蜘蛛一见心好恼,
  要与蚂蚁打不平。
  蜘蛛撒下天罗网,
  拿住飞将多少兵。
  马蜂、蜜蜂全拿住,
  罩住许多众蠓虫。
  绿豆黄蝇蒙死在天罗网,
  这才吓坏蝎子精。
  蝎子回山去交令,
  有个野鸡下山峰。
  蝎子一见心害怕,
  野鸡一见喜心中。
  闭翅收翎往下落。
  落在蝎子面前迎。
  蝎子一见魂不在,
  弯着腰儿直咕容。
  只听咯吱一声响,
  蝎子一命归阴城。
  

这是虫战一古段,
  费尽笔黑半日工。
  (大饭桶演唱稿)
  ^v^v^v^v^v^v^v^v^v
  问答歌
  (开场小唱)
  (过去相声艺术的活动场地多半在露天设场,与各种杂耍技艺分别演出。相声开演前,演员们借用当时流行的小调,唱些能够吸引观众的时兴词句,以招徕观众,后来称之为“开场小唱”。各地区相声演员对唱词也有不同选择,《问答歌》等较为流行。)
  一
  自尊自贵什么样的人?
  有颜有色是什么样的人?
  登梯子爬高是什么样的人?
  挨打受骂的是什么样的人?
  自尊自贵是得道的人,
  有颜有色是江米人,
  登梯子爬高是贼人,
  挨打受骂的是小人。
  二
  自尊自贵什么样的门?
  有颜有色是什么样的门?
  登梯子爬高是什么样的门?
  挨打受骂的是什么样的门?
  自尊自贵是佛门,
  有颜有色庙山门,
  登梯子爬高是楼门,
  挨打受骂的是邪门。
  三
  自尊自贵什么样的神?
  有颜有色是什么样的神?
  登梯子爬高是什么样的神?
  挨打受骂的是什么样的神?
  自尊自贵是财神,
  有颜有色是门神,
  登梯子爬高是山神,
  挨打受骂的是瘟神。
  四
  自尊自贵什么样的花?
  有颜有色是什么样的花?
  登梯子爬高是什么样的花?
  挨打受骂的是什么样的花?
  自尊自贵牡丹花,
  有颜有色是百花,
  登梯子爬高喇叭花,
  挨打受骂的是弹棉花。
  (冯景顺忆记)
  ^v^v^v^v^v^v^v^v^v
  比较歌
  (开场小唱)
  一
  天上星多月不明,
  河里鱼多水不清,
  山上花多开不败,
  世上人多心不同。
  腰里钱多乱伦理,
  饭要是吃多了肚子疼。
  二
  山上青松山下花,
  青松红花似一家,
  峰碟纷飞把花恋,
  花笑青松不如它;
  有朝一日严霜降,
  只见青松不见花。
  三
  山前麋鹿山后狼,
  狼鹿结拜在山岗,
  狼要有难鹿搭救,
  鹿要有难狼躲藏;
  劝群莫交无义友,
  狼心狼肺坏心肠。
  四
  闲来无事出城西,
  瞧见了他人骑马我骑驴,
  回头瞧见了推小车的汉,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切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
  到头来损身折寿多劳疾。
  (冯景顺记忆)
  ^v^v^v^v^v^v^v^v^v
  仁义礼智信
  (开场小唱)
  小小笔管中间空,
  能工巧匠把它造成。
  渴了来喝的是研墨水,
  闲了来在绢纸上任意纵横。
  仓颉造字人间用,
 

 留下了仁义礼智信五个大字教化愚蒙。
  仁字到处多么和顺,
  义字交友亲似弟兄。
  礼字奸淫邪恶均不染,
  智字豪杰逞英雄。
  信字说话如同白染皂,
  大丈夫一言出口板上钉钉。
  你若问谁能够占全了仁义礼智信,
  除非是河东解县的美髯公。
  他占了个仁字扶保二皇嫂,
  占了个义字千里去寻兄。
  占了个礼字古城说服了张翼德,
  占了个智字温酒斩华雄。
  占了个信字捉曹放曹华容道,
  老奸雄在他青龙刀下逃了残生。
  关云长占全了仁义和智信,
  谁不敬成佛做祖的关寿亭。
  (白万铭述 白泉整理)
  ^v^v^v^v^v^v^v^v^v
  十字锦
  (开场小唱)
  写了个一字一架房梁,
  写了个二字上横短来下横长。
  写了十三字推倒就是川字样,
  写了个四字四角四方。
  写了个五字亚赛一只虎,
  写了个六字好比量地弓一张。
  写了十七字凤凰单展翅,
  写了个八字一撇一捺分为阴阳。
  写了个九字金钩模样,
  写了个十字一横一竖站在中央。
  十字添一扫念个千字,
  千里寻兄关云长。
  九字添一点念个丸字,
  丸散膏丹供着药王。
  八字接头念个人字,
  人人都夸黑宋江。
  七字添白念个皂,
  田三姐分家打过皂(灶)王。
  六字连笔念个大,
  大刀关胜美名扬。
  五字添立人儿还念伍,
  伍子胥打马过长江。
  四字添三点还念泗,
  泗州城捉妖纪小塘。
  三字添一竖念个王字,
  王祥卧鱼孝敬亲娘。
  二字添一竖念个干,
  比干无心把财神当。
  一字添一竖钩念个丁字。
  丁香割肉万古流芳。
  (白万铭述 白泉整理)
  ^v^v^v^v^v^v^v^v^v
  一窝黑
  (开场小唱)
  世间好汉属着霸王黑,
  摆桌酒席他要请李逵。
  打唐朝来了位黑敬德,
  又请那王翦专把客陪。
  弟兄四人吃罢酒,
  商量商量去挖煤。
  呼延庆挂帅去扫北,
  出来个焦赞来做贼。
  你说焦赞有多大胆,
  偷了元帅一顶黑盔。
  张飞、周仓来办案,
  包老爷坐堂审黑贼。
  (白 泉搜辑)
  ^v^v^v^v^v^v^v^v^v
  酒色财气
  (开场小唱)
  太阳出来照九州,
  酒色财气世上留。
  好酒的喜欢把酒杯拿在手,
  他说是一醉解千愁。
  好色的常往烟花巷里走,
  他认为死后做鬼也风流。
  好财的家有千间房子万顷地,
  他觉得不如摇钱树长在屋里头。
  好所的常在街上走,
  看

见那不平事就气冲斗牛。
  谁能说酒色财气不该有,
  要看你怎样对待才对头。
  没有酒招待亲朋不能摆酒宴会,
  没有色世上人怎能把后留。
  没有财世上人谁会川流奔走?
  没有气人世间理歪不能周。
  劝君要吃酒不醉、遇色不迷、贪财有道、好气识
  理就能帷运千筹!
  (白 泉搜辑)
  ^v^v^v^v^v^v^v^v^v
  刻心鬼催活
  (开场小唱)
  正月里来是新年,
  刻心鬼催伙计马老三,
  未曾干活先讲下来吧呀依哟,
  地头短了少吸烟依个呀儿哟。
  二月里,龙抬头,
  刻心鬼做的红高粱粥,
  晌午又把糠饽饽烙来吧呀依哟,
  拌一碟咸菜不滴油依个呀儿哟。
  三月里,是清明,
  家家户户都把地耕,
  人家都尝一口酒来吧呀依哟,
  刻心鬼摆手说不中依个呀儿哟。
  四月里四月十八,
  娘娘庙里又把香插,
  人家散活是钱五百来吧呀依哟,
  刻心鬼他给二百八依个呀儿哟。
  五月里,麦头黄,
  刻心鬼来到地头上,
  伸手揪了个麦子穗来吧呀依哟,
  今年倒比去年强依个呀儿哟。
  六月里,看三伏,
  天长夜短日头毒,
  人家吃的本是过水面来吧呀依哟,
  刻心鬼给咱喝高粱糊涂依个呀儿哟。
  七月里,七月七,
  刻心鬼叫声打头的,
  你要下地拉着一匹马来吧呀依哟,
  小伙计下地拉着驴依个呀儿哟。
  八月十五月儿圆,
  西瓜月饼供苍天,
  刻心鬼吃的是八大碗来吧呀依哟,
  伙计们吃的是菜团依个呀儿哟。
  九月里,秋风凉,
  刻心鬼的老婆下了厨房,
  手里端着半碗米来吧呀依哟,
  饭要不够就得喝米汤依个呀儿哟。
  十月里十月初一,
  家家户户散伙计,
  人家吃的本是大炖肉来吧呀依哟,
  刻心鬼买了四两虾皮依个呀儿哟。
  十一月里到初三,
  刻心鬼叫声打头的你听言:
  下年的活你是做不做来吧呀依哟,
  送你双靰鞡二斤烤烟依个呀儿哟。
  十二月,整一年,
  家家户户贴对联,
  伙计们走街串户去讨饭来吧呀依哟,
  刻心鬼过个团圆年依个呀儿哟。
  (大饭桶词 白 泉整理)
  ^v^v^v^v^v^v^v^v^v
  莫忘父母恩
  (开场小唱)
  人生在世命凭天,
  别把那报应循环忘在一边。
  借人家一升要还个满,
  借人家五两把半斤还。
  为什么东庙烧香西庙还愿,
  为的是报答老娘养儿那一天。
  娘养儿那一天如同半死,
  又好似去见阎罗一样般。
  一岁

两岁在娘怀里抱,
  三四岁不离娘的身边。
  五岁六岁贪玩耍,
  七岁八岁讨人嫌。
  好容易将养到十八九岁,
  给他娶个媳妇就算玩儿完。
  拜罢了天地把洞房入,
  就好比给他媳妇送张过子单。
  做爹娘说句好话儿子不理,
  他媳妇放个屁他都感到甜。
  我说这话诸君若不信,
  你留神看吧,怕媳妇之人嘴唇都发干。
  (白万铭述 白泉整理)
  ^v^v^v^v^v^v^v^v^v
  劝忌鸦片烟
  (开场小唱)
  大清国里颠倒颠,
  明清两朝不一般。
  明朝官全都戴纱帽,
  清朝官全都顶戴安。
  明朝官吃喝嫖赌全都占,
  清朝官又添一项鸦片烟。
  那皇上若吸烟江山不稳,
  做官的若吸鸦片准把赃贪。
  买卖人吸鸦片全都赔了本。
  工人们若吸烟就别想剩钱。
  妇女们若吸烟懒怠拿针钱。
  学生们若吸烟不想念书篇。
  那本是英国鬼子送来的毒药,
  有的人却把它当成仙丹。
  众明公听了我的良言劝。
  千万别吸鸦片烟!
  (白 泉搜辑)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