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语文初中语文

18.吆喝学案

发布时间:2013-12-14 10:36:11  

18 吆 喝

主备:杨建勋 审核:刘举

学案导航 自主探究

【学习目标】

1.了解旧北京有关“吆喝”的民俗知识,学习民俗类散文的语言和写法。(重点)

2.理清文章思路,整体把握文意,品味作者对老北京的怀念之情。(难点)

3.树立文化大观念,品味日常生活的动人底蕴,做生活的有心人。

【学法导引】

通过预习,扫除文字障碍;反复诵读,感知文意;学会联想和想象,培养热爱优秀文化的精神。

一、自主学习

1.结合注释,借助工具书,找出你认为应当掌握的重点字词。

字:

词:

2.知识链接

萧乾(1910~1999),蒙古族,原名萧炳乾,北京人,著名记者、作家、翻译家。1935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后,先后主编天津、上海、香港等地的《大公报·文艺》兼旅行记者。1939至1942年,任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讲师兼《大公报》驻英特派员。1942至1944年为剑桥大学英国文学系研究生。1944年后任《大公报》驻英特派员兼战地记者。1951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3至1955年任《译文》编委,1985年12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1989年4月任馆长。他是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翻译家协会理事,全国政协第五、六届委员,第七、八届常委,民盟中央第五、六届常委,民盟中央参议委员会常委、副主任等。1989年4月,为美国伊斯塔德“国际文学奖”第十届评奖会评审委员。

萧乾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我国在欧洲惟一的战地记者。1995年中国作家协会授予他“抗战胜利者作家纪念牌”。1990年,80高龄的萧乾和夫人文洁若着手翻译了英国著名意识流小说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

二、自我检测

1.下列注音全对的一项是( )

A.招徕(lài) 弦乐(xián) 钳形(gān) 铁铉(xuán)

B.隔阂(h?) 囿(y?u ) 伶俐(lì ) 吹嘘(xū )

C.饽饽(b?) 小钹(bō ) 花酪(ga) 小贩(fàn )

D.秫秸(ji?) 荸荠(qí) 荞麦(qiáo) 糠(kān )

2.为下列多音字注音、组词。

荞:( )__________ 喝:( )__________

( )__________ ( )__________

3.指出下列语句中的错别字,并改正在括号内。

(1).那时夜里还经常过敲小拨的盲人,大概那也属于打击乐吧。( )

(2).把当时走街窜巷的小贩用以招涞顾客而做出的种种音响形容成街头管弦乐队。( )

(3).比如卖一种用沭秸秆制成的玩具,就吆喝:“小玩艺儿赛活的。”( )

(4).至今我还记得一个乞丐叫得多么凄历动人。( )

4.结合语境,解释画线的词语。

⑴.然后是卖青菜和卖花儿的,讲究把挑子上的货品一样不漏地都唱出来,用一副好嗓子招徕顾客。( )

⑵.因于语言的隔阂,洋人只能欣赏器乐。( )

⑶.甚至有的乞丐也油嘴滑舌地编起快板。( )

5.下面一段话中标点标注正确的一项是( )

囿于语言的隔阂①洋人只能欣赏器乐②其实③更值得一提的是声乐部分④就是北京街头各种商贩的叫卖⑤

A.①,②。③,④:⑤。 B.①,②,③,④──⑤。

C.①,②,③,④:⑤! D.①,②。③,④──⑤。

三、问题探究

6.为什么“我”听到“卖荞麦皮”的吆喝会吓了个马趴?对此分析正确的一项是( )

A.因为上文已有交代“我怕听那种忽高忽低的”,对卖荷叶糕的吆喝“特别害怕”。所以,当有人在背后突然发一声喊,自然很可能会“吓了个马趴”。

B.这是夸张的说法,表现了作者幽默调侃的用意。

C.因为“卖荞麦皮”的叫得太难听,“我”趴在地上就听不到了。

D.因为小时人家告诉我卖荞麦皮的是“拍花子的”(拐卖儿童的),所以“我”特别害怕,“吓了个马趴”。

练案实训 自我展示

■夯实基础

1.下列加点字注音有误的一项是( )

A.乾坤(qián) 荸荠(bó) B.吆喝(yāo) 招徕(lái) ....

C.钳子(qián) 饽饽(bó) D.苑囿(yòu) 隔阂(hé ) .....

2.下列词语中有错别字的一项是( )

A.言简意赅 馄饨 B.合辙压韵 秫桔

C.油嘴滑舌 马趴 D.海誓山盟 吹嘘

3.下列对破折号的用法解释有误的一项是( )

A.更值得一提的是声乐部分——就是北京街头各种商贩的叫卖。(做解释)

B.就一声“硬面—饽饽”,光宣布卖的是什么,一点也不吹嘘什么。(表示语音延长)

C.现在北京城倒还剩一种吆喝,就是“冰棍儿——三分嘞”。(表示话题转换)

D.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做解释)

■综合运用

阅读下文,完成4~8题。

我小时候,一年四季不论刮风下雨,胡同里从早到晚叫卖声没个停。

大清早过卖早点的:大米粥呀,油炸果的。然后是卖青菜和卖花儿的,讲究把挑子上的货品一样不漏地都唱出来,用一副好嗓子招徕顾客。白天就更热闹了,就像把百货商店和修理行业都拆开来,一样样地在你门前展销。到了夜晚的叫卖声也十分精彩。

“馄饨喂——开锅!”这是特别给开夜车的或赌家们备下的夜宵,就像南方的汤圆。在北京,都说“剃头的挑子,一头热”,其实,馄饨挑子也一样。一头是一串小抽屉,里头放各种半制成的原料:皮儿、馅儿和佐料,另一头是一口汤锅。火门一打,锅里的水就沸腾起来。馄饨不但当面煮,还讲究现吃现包,讲究皮儿要薄,馅儿要大。

从吆喝来说,我更喜欢卖硬面饽饽的:声音厚实,词儿朴素,就一声“硬面——饽饽”,光宣布卖的是什么,一点也不吹嘘什么。

4.第一段在全文起什么作用?

5.作者介绍的顺序是什么?

6.作者详写的是________________,更喜欢_________________的吆喝,因为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作者介绍吆喝时主要介绍卖什么而很少介绍怎样“吆喝”,为什么?

8.出自

■阅读探究

阅读下文,完成9~12题。

冰 心

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地觉得凉意侵入。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屋子里的别的东西,都隐在光云里;一片幽辉,只浸着墙上画中的安琪儿。——这白衣的安琪儿,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地笑。

“这笑容仿佛在哪儿看见过似的,什么时候,我曾……”我不知不觉地便坐在窗口下想——默默地想。

严闭的心幕,慢慢地拉开了,涌出五年前的一个印象。——一条很长的古道。驴脚下的泥,兀自滑滑的。田沟里的水,潺潺的流着。近村的绿树,都笼在湿烟里。弓儿似的新月,挂在树梢。一边走着,似乎道旁有一个孩子,抱着一堆灿白的东西。驴儿过去了,无意中回头一看。——他抱着花儿,赤着脚儿,向着我微微地笑。

“这笑容又仿佛是哪儿看见似的!”我仍是想——默默地想。

又现出一重心幕来, 也慢慢地拉开了,涌出十年前的一个印象。——茅檐下的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到衣上来。土阶边的水泡儿,泛来泛去的乱转。门前的麦陇和葡萄架子,都濯得

新黄嫩绿得非常鲜丽——一会儿好容易雨晴了,连忙走下坡儿去,迎头看见月儿从海面上来

了,猛然记得有件东西忘下了,站住了,回过头来。这茅屋的老妇人——她倚着门儿,抱着 花儿,向着我微微地笑。

这同样微妙的神情,好似游丝一般,飘飘漾漾地合了拢来,绾在一起。

这时心下光明澄静,如登仙界,如归故乡。眼前浮现的三个笑容,一时融化在爱的调和里看不分明了。

9.末段画线的两个比喻在文中的意思是什么?

10.文中的安琪儿是个怎样的形象?他的微笑象征着什么?他和作品中的孩子、老妇人有何相似之处?

11.下列是对《笑》的艺术特点的评析,评析不够恰当的一项是( )

A.作者用轻灵的笔触,将物境与我情融为一体,构成如诗如画的意境。

B.《笑》的色调是轻淡、清雅的,好似出水芙蓉。

C.清新的情趣是冰心风格的核心要素。《笑》始终是质朴的、清新的、甜柔的。

D.作品在语言的表达上,用了排比、反复、反问的修辞手法。

12.卖豆腐的师傅所用的“打击乐器”是什么?他们的吆喝声五花八门,试描写他们的

吆喝。

■美文欣赏

享受唠叨

我记不清多长时间这么健忘了,在这个秋凉的黄昏,我竟然找不到了自己的毛衣,以前都是母亲给放起来的,走的时候,一直在交代我,鞋子放在大衣厨子的最西面,厚衣服放在中间的那个厨子里去了,切菜刀钝了,该再去买把了……母亲一直在唠叨,其实我一点也没听进去,又不好意思当面反驳,就让她说好了,我只是急着去上班:“娘,给你一百块钱,还有点零钱,你坐个三轮车,我有事先走了。”

“你赶紧忙去吧,干正事要紧,我一会自己下楼。”母亲一边催我,一边又帮我打扑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其实我老是烦母亲的唠叨,一唠叨起来就没个完,从来不管我爱听不爱听,我都三十多了,一直还拿我当个孩子,有时当着同事的面也是这样,“开车少喝酒,不会喝

就多吃饭。”甚至一直追出好远,惹得同事老是说我,“看,你妈对你真好!”

“还好呢,一天到晚都把你叨叨晕了。”说是心里烦那,其实也有些自豪。

母亲前一段时间,挂念家里的地和房子,非要回家看看,我拗不过,心想,也好,让我过几天耳边清静的日子。就让她先回了老家,才走了这几天,就有些觉得不习惯,先是做事老没个头绪,不是炒菜找不着味精,或者出门的时候又不知道昨晚领带放哪里了,以前我只要是一有个动作,母亲总是一边唠叨着,一边把我要找的东西递到我的手里:“睡觉的时候,也不把衣服叠起来,穿的时候皱皱巴巴,不板正。”母亲总是把整齐叫做板正,我笑笑。随手穿了就走,而今天我居然找不到了毛衣,看着外面冷冷的天,我突然觉得,没有母亲唠叨的日子,还真的有些乱套了。

我急忙拨通了老家的电话,“那个毛衣,就放在那身西服的上衣里面了,我不是和你说了么?那正好是一身,这样的冷天正好穿。”

“奥,”我猛然想起来了,只是一直以来母亲的唠叨,让我习惯了依赖,所以从来没把以前的叮嘱放在心里。反正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在家里,刚一要做些什么事情,母亲总是像我的眼睛,很快就帮着我把所有的事情做完。而现在,母亲不在家的日子里,我简直就像是丢了自己的眼镜一样,做什么事情,总是马马虎虎,老是看不清楚。

“娘,”我抓着话筒,顿了顿:“你什么时候回来?”

“忙完这两天吧,家里的房子漏雨了,我得找人修修,你舅舅身体不好,我趁着回来一趟,也得去看看,还得把你爹的坟上的乱草,清理一下了,一年多没回来了……”母亲又止不住了话匣子,好像要把我们老家所有我不知道的一切,一股脑的装满我的大脑,我的眼睛突然有些潮湿,母亲的唠叨,现在,竟然就像小时候,我在听母亲唱的摇篮曲一样,我只是瞪大着眼睛,努力地看着母亲的双目,直到甜甜地睡去.

我有多长时间没回老家了?没回去给父亲添添土,让他老人家一个人,孤单单的呆在老

家的野外,静静地守着那份无言的孤独?还好,母亲还在,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母亲的唠叨了?那种烦烦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听不到,竟然让我失去了快乐!

我突然明白,我其实就像是一个风筝,线的那头一直在母亲手里不放心的牵着,然我总是努力的想挣脱,想去寻找自己自由的空间,其实,一旦线断了,我会不会被大风吹走?会落到哪里?会遇到些什么惊险?还会有那种翱翔天空的快乐么?

■课外练笔

以“兰州符号”为题写一篇短文。

■学后反思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