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语文初中语文

刘福洋

发布时间:2013-09-21 22:04:27  

中文名: 刘福洋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沈阳
出生日期:1985,12,18
职业: 舞蹈演员
代表作品:《天祭》,《出走》等


主要作品
大型舞剧《天祭》、双人舞《出走》、独舞《山风》、舞蹈《潇洒少年》、舞蹈诗《和洛风》、大型舞剧《南风》等

个人成就
2000年7月,获得六届'桃李杯'跳舞比赛民间舞少年男子甲组表演二等奖;
2001年9月,获国家民委,文化部,北京市政府颁发的'舞蹈新人'奖;
2001年10月,获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表演二等奖;
2002年5月,朝鲜族男子独舞"山风"获第三届中国舞蹈"荷花杯"比赛银奖;
2002年10月,第二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以男子双人舞"出走",独舞"山风"分别获银奖和铜奖;
2003年8月,获第七届'桃李杯'舞蹈比赛中国民间舞男子青年组表演二等奖;
2011年11月,第八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中,独舞《祭礼长生天》以大赛第一获得表演金奖。
白衣翩跹,笑容谦和,来自辽宁沈阳的刘福洋以一支悠扬的朝鲜舞登上舞林争霸的舞台。舞蹈配乐与服饰均借鉴朝鲜族文化,刘福洋为这支舞蹈取名《自在》,“我想跳出的就是这种自在的心境与心态,很舒服,很满足”。
  今年28岁的刘福洋9岁开始练舞,14岁考取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斩获大小奖项无数。如今的他已经成为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的团长。
  在中国舞蹈的教育中,朝鲜舞往往是民族舞中最后教习的,因为在气息的把握和控制方面难度较大。相较之下,女子身段细长绵软,比男子更适合朝鲜舞。这次来到舞林争霸,刘福洋选择朝鲜舞是对自己的一次重大挑战。他直言此次来到《舞林争霸》,是为四位导师而来,更总结富、贵、雅、觉四字分别赠与方俊、金星、杨丽萍和陈小春四位导师。
  不俗的台风和自得的心境让方俊老师大赞其“情商最高”,杨丽萍老师则称其“有涵养,在阴阳结合中舞出了民族舞蹈的雅”。刘福洋表示,之前都看到过方俊和杨丽萍能为舞者站起来,他非常期待金星这次能为他站起来。
金星方俊意见不合发生争执 刘福洋朝鲜舞依旧征服导师

(西安晚报)东方卫视《舞林争霸》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金星、方俊两位一直不睦的导师忽然开战,一番唇枪舌剑之后,金星愤然离席,导致节目录制一度中断。随后,金星又在微博上对方俊颇多微词,各种明嘲暗讽,甚至一度爆出粗口。
金星与方俊一个是著名现代舞艺术家,一个是知名国标舞蹈家,但两人从同时担任《舞林大会》评委时矛盾就不断,曾因不满金星咄咄逼人的态度,方俊愤而离席,怒斥金星是在欺负人。而后二人又同时担任《舞林争霸》评委,这一次愤而离席的是金星。前

晚的节目中,导火索是浙江歌舞团团长刘福洋的登台。方俊一见到刘福洋就说:“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你还有一个团要你养活,我们的每一句评语对你整个团都有影响。但你还是走上来了,这是我个人要感谢你的。”方俊说得动情,却也不忘加上一句:“这段可以剪掉,没有问题。”金星立刻质问他:“你这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他跳舞很不容易?”“我只是想在公众场合说这句话。谁都可以表达,金星老师您已经表达很多了,我也有表达的权利。”
金星说:“你想表达没问题,但请不要给别人造成负担!”方俊回应:“我不会给金老师任何负担,负不负担都是你自己决定的。”说完他还不屑炫耀似向观众们张开双臂:“我不会干扰你,就像你不能干扰我一样。你们说对不对?”如此夸张的动作彻底挑战了金星的底线,在观众向方俊报以的掌声中,金星摔了话筒,愤然离席!现场导演想要挽留却被她一把推开,冷静下来后,方俊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为了让节目能顺利录制,方俊当场道歉:“刚刚我心里有股冲动,所以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我在这里给金老师道歉。对不起金老师。”方俊的致歉让节目得以继续,不过事情却没有了断。连续两日,金星在微博上对方俊各种明嘲暗讽,极尽挖苦,显然金星被气得不轻。
有网友调侃说二人是爱得越真,互掐越深。金星在微博上爆粗回应道:“不了解情况的滚一边儿呆着去!”有人说金星的离席是因为她觉得和方俊吵架是一种耻辱,金星回应了俩字“正解”,有人说导师中应该换掉方俊,金星转发带评论还给出“赞”的手势。而她更是在微博中爆料:“据幕后消息,那个刘福洋是方俊力保的一个选手,所以在他表演之前说了一堆废话。我们的规矩是舞者上来只报所跳舞种、姓名、年龄,不能用曾经的成绩来影响导师的判断,这对其他舞者不公!” (记者 张静)


刘福洋:《天祭》让我成熟---沈阳日报

《天祭》作为一个艺术精品,在第五届沈阳艺术节上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它的成功除了感人的故事、优美的旋律外,还有演员的精彩演绎。而剧中阿密丹的扮演者刘福洋就是最抢眼的一个演员。  

出生在沈阳的刘福洋,今年只有18岁,是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的一位大学生。就是这位还没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在舞剧《天祭》中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蒙古族部落首领的角色。在《天祭》再度演出前,记者在排练现场采访了这位开始崭露头角的舞蹈演员。  

14岁考上大学读本科  

刘福洋的父亲曾是辽宁歌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后来,在歌舞团创办的舞蹈学校任副校长。很

小的时候,刘福洋就在爸爸所在的舞蹈学校学习舞蹈。九岁那年,刘福洋考入了沈阳音乐学院附属舞蹈学校。

14岁那年,刘福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成为一名大学生。念书期间,刘福洋曾代表学院参加了无数次比赛。2000年6月,参加辽宁省青少年舞蹈比赛,以舞蹈《潇洒少年》获得中国民间舞少年组一等奖。几年来,先后在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上以双人舞《出走》获表演二等奖、在韩国国慰舞蹈比赛中以独舞《山风》获唯一特别大奖、在 C CTV第二届中国电视舞蹈大赛中以双人舞《出走》、独舞《山风》获得表演银奖和铜奖。连续获奖的刘福洋,开始在舞蹈界崭露头角,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专家所关注。

演《天祭》连哭七天  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的著名编导门文元一直很欣赏刘福洋。2003年,当门文元应邀担任舞剧《天祭》的导演时,这位艺术家几乎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刘福洋出演男一号。  《天祭》作为一部民族舞剧,有着相当宏大的主题。它以康熙之女天齐格格和蒙古族科尔沁王阿密丹、清将领鄂海三人间的情感纠葛为主线,揭示了民族团结的思想内容以及在追求民族团结的过程中以个人情感和生命的牺牲为之付出的代价。  尽管在各种舞蹈大赛上拿过很多奖项,但出演一部大型舞剧的男一号,对于18岁的刘福洋来说,还是要面对最大的挑战。但读了剧本后,刘福洋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并有信心演好这个角色。  这部舞剧以天齐格格被两个心爱的人刺死而拉开全剧的序幕。这就要求演员一亮相就要全心投入。“一般的舞剧是在表演中渐渐达到高潮,而《天祭》很特别,几乎是从高潮开始。这对一个演员来说,实在有点残酷。演出前,我尽量躲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全身心地酝酿情绪。”刘福洋在谈到自己扮演的角色时,说出这样一番话。  

尽管刘福洋塑造的阿密丹形象,与自己的年龄和经历差异悬殊,但凭着一个舞蹈演员的激情,他将这个角 色演绎得十分传神。因为过于投入,只要 一看到心爱的天齐格格死去,刘 福洋就会流泪。结果,《天祭》在艺术节期间连续演出的一周,刘福洋就整整哭了七天。最后,刘福洋获得了第五届沈阳艺术节表演金奖。   记者问刘福洋:“《天祭》给你带来了什么?”  刘福洋说:“通过演《天祭》,我开始渐渐明白人间的许多情感,是《天祭》让我越来越成熟了。”  

排完大型舞剧《天祭》,刘福洋又应河南的邀请成为舞蹈诗《和洛风》的主演,再次轰动了舞蹈界。  今年6月,刘福洋将完成大学学业,走出大学校门。因为刘福洋在两部大型舞剧中的出色表现

,北京几家著名歌舞团都已经向他发出了英雄帖。  当记者问刘福洋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时,他告诉记者:“我想考香港的专业舞蹈院团。”

“为什么一定要去香港?”记者问。“因为香港的舞蹈院团有首席制,我的理想是做个舞蹈首席。”刘福洋语气坚定地回答。本报主任记者蓝恩发

“我不是我自己,我就是那个角色”(记者 高艳鸽)

2011年11月3日,第八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比赛的最后一场决赛结束后,大屏幕上即显示出本届参赛作品的总排名,当主持人读到群舞组的《乌兰巴托——红色英雄》 (以下简称《红色英雄》 )的排名时,站在舞台上的刘福洋和大家一起鼓掌,同时重重叹了一口气。就在几分钟前,他表演的独舞《祭礼长生天》获得本届比赛的最高分。台下的观众不会知道他当时的心情:他对《红色英雄》成绩的在乎,超过了自己的《祭礼长生天》 ,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是前者的编导和领舞。本届比赛,刘福洋带来了两部作品, 《祭礼长生天》最终获单、双、三人舞组表演金奖,《红色英雄》获群舞组表演银奖。
  时光飞逝,那个14岁即进入中央民族大学的孩子,如今已26岁,名片上的头衔有: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12年间,刘福洋交出了一份闪闪发光的履历表:在韩国第十一届“碧史”国际舞蹈比赛上,荣获最高奖;在第十一届“文华奖”评奖中,荣获文华表演奖;在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荣获观众最喜欢演员奖;在中国第五届“荷花奖”舞蹈比赛中荣获表演金奖……
  这一次,刘福洋参加“荷花奖”比赛,身份从演员转换为编导加演员, 《红色英雄》是他花了很大力气编导的作品。他告诉记者,它表现的是一种蒙古族的精神和气势,“霸气,坚强不屈”。在编创上,他最大的创新是节奏,“有2/3的时间没有音乐只有节奏”,而这点正是基于当下年轻观众的欣赏口味。
  在决赛现场, 《红色英雄》受到了年轻观众的欢迎,现场掌声和尖叫声不断,但同时也遭到一些评委的非议,认为其过于“喧嚣”,也由此成为今年比赛的话题性作品。刘福洋承认自己作为年轻编导,在文化底蕴上还很欠缺,但是他想强调的是,作为一个“ 80后”,他创作的就是“ 80后”们想看到的作品,“ 《红色英雄》无疑符合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想要的视觉冲击力” 。所以,他呼吁评委们能用宽容的态度去看待年轻人的创作。
  其实,从演员到编导,刘福洋的这个转身并不轻松。做编导责任更大,“我排的节目,首先要感染到每个演员,再让演员去感染观众。 ”
  除了舞蹈,

近年来刘福洋还出演了多部国内外的舞剧。截至目前,他主演的舞剧作品已达十五六部,他也由此成为中国主演舞剧最多的男演员。谈及表演舞蹈和舞剧的区别,他拿影视打了个比喻:“舞蹈像广告,而演舞剧就像拍电影。 ”他对自己最满意的舞剧作品是2007年的《李叔同》 。在他看来,对李叔同这个角色的塑造,是他投入人物的角色感最强烈的,也是他舞剧表演走向成熟的转折点。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没弄清楚怎么演舞剧之前,也演了一些舞剧。 ”《李叔同》全剧长两个半小时,要求演员从体力上和精神状态上都是最饱满的。每一幕他都是第一个上,最后一个下,很累。“每次跳完这个舞剧,都觉得自己要少活3年。 ”他说。但他也是欣慰的,“后来我看这部剧的录像时,我不觉得那个人是我。 ”他依然记得当年排练时巨大的心理压力。“第一天就被导演骂了,说得我连群舞演员都不如,当时我都无地自容。 ”他也记得导演对他说的话:“让强大的刘福洋赶紧倒下去吧,让弱小的李叔同慢慢爬起来。 ”在这种压力下,他尝试着把自己扔掉,投入角色。演完这个舞剧后,他感觉自己自信了,也学到了一个方法:“一旦投入到作品中,我就不是我自己,我就是那个角色。 ”
  刘福洋曾被韩国舞蹈界称为“天才少年”,从少年到青年,他获奖无数,如今总结能多次获奖的原因,他说得云淡风轻:“因为我对自己一直都不是很满意。 ”对于现在取得的成绩,他更愿意把它归因于后天的努力而不是天赋,“我太热爱舞蹈了,舞蹈就是我的生命,我呆在教室里练舞就觉得很舒服。 ”他现在把奖项也看得很轻,“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想做的是创作精品。奖项和事业、艺术相比,太渺小了。 ”之所以还来参加比赛,是因为在能跳的年龄里,他还要多跳,一旦有一天跳不动了,也不会后悔。
  当年大学即将毕业时,刘福洋的理想是去做一名舞蹈首席。他解释:“在国际上,舞蹈首席就是领衔,是明星,可以在全世界流动,哪个地方有戏排了,就被请过去当主演。 ”如今,身为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他觉得这个职位比首席更重要,“首席只在自己的团里做到第一就行,而团长要把握整个团队的大局。 ”如今在舞蹈团招生时,他列出的首要条件就是“热爱舞蹈,把舞蹈当作生命”。“只要热爱,不管演员自身条件有多差,我都能把他练好,如果是想混日子,条件再好也不要。 ”
刘福洋舞蹈专场《生命舞迹》(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南芳)

青年舞蹈家、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刘福洋是舞蹈专场《生命

舞迹》的灵魂,除了演,他还要编。
  有人说,他跳跃时,轻盈得就像一片树叶,可以随风舞动;而落地时,则像枝繁叶茂根茎扎实的大树,牢牢抓住了大地的力量。
  刘福洋有1.83米高,对于一个舞者来说并不占优势。“我考大学时才1.7米,大学4年长了13厘米,可能是读中专时,练舞太苦太累了,大学轻松点就长个了。不过那些舞蹈技巧早在没长个之前,就打下基础了。”昨天,刘福洋告诉记者,对于高个舞者来说,他现在需要花更多的精力来练习平衡与旋转的技巧。
  他的成名轨迹和他的个子一样传奇。
  刘福洋14岁进入中央民族大学,成为学校里最年轻的本科生,如今这个28岁的大男孩不仅是国内最顶尖的男舞者之一,还带领着一支极为年轻的舞团,44个舞者的平均年龄不到22岁。
  14年时间,刘福洋交出了一份闪闪发光的履历表:韩国第十一届碧史国际舞蹈比赛最高奖、第十一届文华奖表演奖、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观众最喜欢演员奖、第五届舞蹈荷花奖表演金奖……
  而这次,他领衔的这场舞蹈专场分为两个部分,上半场是《生命舞迹》,在一些耳熟能详的背景旋律中诠释生命的起源、挣扎、脆弱、自由以及欢腾。下半场,刘福洋与演员们一起展示近年来多部原创的获奖作品,包括荷花奖表演银奖、华东六省一市舞蹈大赛唯一评委会特别奖作品《红色英雄》等。
  刘福洋对《生命舞迹》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从最初的创作构思、舞蹈编排、音乐选择,到每个舞者的动作打磨,他都亲力亲为。
  尤其是音乐,相当契合年轻观众的喜好。比如开场选的是《赛德克巴莱》的音乐,中间还夹杂着《康定情歌》、80后熟悉的童谣《泥娃娃》,当然还有那首脍炙人口的《我的歌声里》。
  这两天,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的排练室里,都是年轻演员们排练的身影,有的腿上打着绑带,有的腰上涂着膏药。“伤痛是家常便饭,我们每天要排10多个小时,一天不知道流多少汗,每天就吃一顿。因为太累了,反而吃不下,只能喝水,最多的时候每个人一天喝10多瓶水。”刘福洋说,为了这台舞蹈专场,大家都很努力。
  在这个舞蹈团里,男女搭配相当和谐,男演员跟女演员数量几乎对半开。原来刘福洋招收团员的条件中有一点,希望招收更多出色的男舞者。
  “一个舞蹈院团如果想强,男孩必须强!”刘福洋把舞蹈看作为属“阴”的职业,在他看来,但凡属“阴”的行业中,强者一定是男性。


序一个诗人般的青年舞蹈家,一个在舞蹈里寻找自己的舞者;一段段看似信手拈来的舞蹈,一寸寸挥洒在练功房的光阴。

舞蹈和光阴塑造了今天的他,他用生命丰富着舞蹈的记忆。

祭礼长生天,是刘福洋在2011年第8界荷花奖中表演的独舞,凭着98.832的高分摘得金奖的第一名。每隔2到3年才比赛一届的中国舞蹈最高奖,参赛作品是从300个作品中甄选出51个冲进决赛(现代舞因参赛数目少,另有一个小组,单独评奖),其中34个群舞,17支单,双,三人舞,一起角逐5个大类的36个评奖,重头奖项就是表演,编导,作品这三项大奖,在三场决赛中凭着一只独舞能得到如此高分,在历届的荷花奖寥廖。

前几日没有舞林的日子,索性八卦一番,发现刘福洋原来是民族大学舞蹈系毕业,难怪呢,别看那只是综合大学的一个系,确是中国民舞真正的圣地,但是汉人比较吃亏。北京舞蹈学的民族舞专业常年聘民大的老师教,北舞名气大,但浮云多,芭蕾还不错,军艺的女生比较漂亮,福利好。想想当年那个一心想跳中间位置的少年,为练好一个动作可以不吃饭,如今终成为风度翩翩的舞蹈家,一定是经历过一番辛苦磨练,人生还是应该奋斗。

当不再凭感官直觉而用宏观的眼光去看舞蹈时,那么灯光、音乐、服装、编创等就需要一一入眼滤过。

从编舞看一个舞蹈也就不仅仅是好不好、美不美,而是怎样才能更好的诠释主题,调度,音乐,动作,演员。  

毋庸置疑,舞蹈选题一定是一个舞蹈最为关键的开始,主题角度的切入至关重要,大到国家荣誉、日月山河,小到杯盘碗筷,野花尘埃,大的主题往往比较空泛,党,国,很难支配情感。因此小的主题往往是舞蹈最好的选题方式。越小越简单的主题可以描画的细腻入微,大有文章可做加上用心的安排,更容易触动观众内心的绵软,才会感同心受。

舞蹈的调度和构图成为看比赛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所谓调度就是如何将空间有形的构图及动作的复杂流动轨迹呈现在舞蹈中。

比如刘福洋和骆文博跳的《寂寞的天空》,橙绿色的柔和光线,清风般弥漫的音乐,青春的服饰,配合天真朴素的动作,奔跑,起卧,托举,戏耍,虽然两个背后翻滚骆有些失手了,但这里就象后来梁岱青在《镜中人》的裙子没有解下一样,反而衬托出青春的莽撞和可爱。两个人欢快的举止,脸上甜美的笑容,让人看到青春无敌。  

尤其是两人最后回首天际,柔美的灯光散满全身,然后用一个缠绵的支撑叠腰倒起将最浪漫的时光凝刻一瞬。看似清晰的记忆实为飘渺远去的回忆。尤记得当年正年少,你爱欢歌我爱跳,我们就这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道多少……

跳完后刘福洋依然满脸孩童般稚气的笑容,

竟然还没出戏呢!真真一枚舞痴。骆妹已微笑面对评委了。

这只舞的调度构图特点用的是点,散落四处的点,时而聚合,时而分散,让人眼花缭乱。动感十足。如风飘柳絮般的飞舞节奏很快,动作充盈画面,目不暇接。

而另一只争议的爵士舞,是用几个高难的翻腾释义内心的怒火与爱的挣扎,画出一个个圆弧,骆可能真是身体不适,显得力不从心,步伐缺少铿锵,仅有的几步爵士步伐基本都走丢了,所以她几乎是一个坐标原点,刘福洋围着原点在画弧。但这只舞的主题释义的很好,一段纠葛,一份真爱,风平浪静后的心心相映。

海外的中餐每每随了他乡习俗,但依然叫中餐,为什么爵士在中国一定要复原故土之气?舞蹈带来的感动胜过循规蹈矩的规范。刘福洋尊重的是舞蹈本身该有的情感传递。

曾经听完一场音乐会正准备起身鼓掌致谢,旁边的老师却嘀咕了一句:在第几个 measure上错了半个音,所以错了一个小节的拍。如果都是这样听音乐,很难得到美感,因为太在意一点疏忽,而始终停在那慢的半拍上。 舞林评点最大的失误是忽视了观众的渴求,杨在意舞蹈本身,金就象那位只听半个错音的老师,她们谁也没估计观众渴求知识和高水准的讲解。

和朱姐后来跳的舞的构图方法用的是线,许多条交叉线,所以两人通过很多托举,形成一个有共同交点的两条线,伸展,旋转,上下翻飞,由线组成一个三维立体的画面,展现出两个人即相依又各有所望的局面。 或许是曾经的靠近使冥冥之中本该有某种契合,但追寻过程的痛苦熬煎最终没有促成真正的并行,甚至仓促的都来不急互看一下,最后用托举和急速的旋转来告白彼此内心的激烈的挣扎和难言的不舍,然而回首时竟不知对方的心在何方。一段记忆回思,丰满而又迷茫。跳的是似水年华,澎湃激情下的淡淡忧伤。

对“错过”这个主题该如何释义,金星说的交流和刘福洋说的故意不交流是两种情况。金星认为是只有两人相遇后再分手才叫错过。但刘福洋的解读是从未真正面对彼此真正的内心世界,只是相互欣赏信赖,同步走过,擦肩远行,即使很近的距离但终是没有交集的错过。但是没有眼神的对视并不代表错过的全部,在这一点上是否需要表达的再清晰一点。所以这只舞它很好的突出了两人的各自奋发的追求,但弱化了错过的过程,所以对于错过的主题有些歧义。现在猜想有些情感也许他们并不想展现给世人玩味。

只是就舞蹈本身而言,如果在过场阶段加进一些强调性的不一直的单人舞动作,这样有点有线的构图也许更丰满。这个阶

段的情感比初恋时代会多几许内涵。但金星说的烂是没道理,只是有点不完整。

构图最美调度考究的当然是初赛时的朝族舞,一个个优美的平面圆,连成一片片似有若无的流动的梦一般的画面。配上道骨仙风的雅乐,如同仙人落境一般,幻化迷离。丰富的动作变化,创新的活泼构图,让人眩晕的美不胜收。从调度构图上讲,这之舞用的是圆,用旋转,翻腾,摆臂,大跨步,回转…来划圆,已达到如梦如幻的和谐,气韵流畅。

还有唐诗逸和黄潇跳的那个“秋”,构图也很美,只是流动轨迹有些死板。但意境不错。

舞蹈总是在音乐的伴奏下展示出来,不存在没有音乐伴随的舞蹈。即使原始的舞蹈也有敲击出来的节拍或歌唱相伴和。“音乐是舞蹈的灵魂,舞蹈是音乐的回声。“舞蹈与音乐之间存在的共同点是节奏,是它们结合的自然基础,舞蹈更需要音乐来强化节奏感。原始舞蹈之所以一开始就与音乐结合在一起,根本原因也在于节奏。从更深层的意义上看,人的有节奏的动作自然地要求音乐来配。抽象的音乐,通过舞蹈的具体延展,使抒情性结合得天衣无缝。 舞蹈家对于自己作品的音乐有更深的感受和理解,从而能进一步激发强化起内心的感情,通过外在的形体动作表现出来。

群舞《红色英雄》里加入了很多的时髦元素,甚至有些百老汇的商业化效果,扬展的音乐,野性粗旷的大幅度动作,加上炽烈而浓郁的幽暗 的红色灯光下,血性而阳刚,霸气十足。是对民族舞蹈矩阵组合的又一种创新。舞蹈中,看见刘福洋只用两步助跑就打起一个高飘的直体前空翻接展臂空手翻,落地文思不动转接下一个动作,不能不感叹这简直是用生命在跳舞,跳的人热血沸腾,忘我无尘。这样的舞者难道不值得尊重吗? 顶尖的好演员即使是在群舞中,他的气息、张力都能为整个作品提升很大空间,或者可以说换一般的演员来跳,这个舞蹈不会那么精彩。尤其有刘福洋这样的疯魔一样的领舞者。看得人心碎难拾,震撼久久。考验观众心脏的承受能力。  

而独舞的变现要求演员的能力和表现力就能占作品的百分之90 。好的演员甚至可以托起将一个一般的作品提高很多!这点在他的力作《祭礼长生天》就有很好的体现。祭奠长生天是蒙古部落的传统习俗,成吉思汗是这个马上民族的永远的精神所依,这个舞蹈试图展现人对天的礼赞和人自我的勇敢。舞蹈《祭礼长生天》的音乐极为成功。主题是祭奠苍天,不算很新颖很容易跳泛泛了,但刘福洋的个人表现力绝对的挑起了作品的等级。当大幕拉开,寂静的苍穹下,一个大写的人

缓缓举起手臂,倏然的转身回望,此时传统的蒙古曲调用钢琴来替代,分量的节律敲击出力量,随着 天幕霞光,徐徐涌来,颗颗音符如同拍打着你的内心,立即耳目一新,只见他一个后仰马步开怀起式,大气磅礴,立即就赢得满堂贺彩,辛苦练就的态势即使不做动作也可以气压全场,展示出的大美气度足以让这个作品豪揽金奖第一于怀!

刘福洋流畅舒展的舞姿中流淌着的澎湃的豪情,他将技巧的感悟转化,用来支配着绝美的身体。用他的舞蹈来冲击你的心,你完全忘记了他是否在旋转和飞舞,只看到一个人将他的一颗心捧献给上天,对长生的苍天虔诚仰望而又自信的对答,无论是晴空无际,草原颂歌,还是雷霆万钧下,收拢的身躯胯马驰骋,翩然跃下,犹如一道赤光闪电放任不羁。无论上天如何宠爱或肆虐,地下的人永远挥舞着是预示着蒙古人的精神图腾的巾帕,(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后,他就下令蒙古人必须人人佩戴头巾,作为旌旗之角,永恒强大)。顽强奋进,迎接风雨后的彩虹。最后在一线天光照耀下,他俯身慢起,高擎双臂如同捧托大地,直入云天,他祭奠上天,敬仰望苍生,但他不惧险阻,敢于抗争,强大的人心高可比天。

编排一个好的舞蹈要考虑到的因素很多 ,但是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主题和形式表现到极致,万万不能不温不火,丰富多变的调度是考验编导的技法能力,加上要有让人能记住的高潮部分考验编导创新能能力 ,主题的选择一定要“深、新、喜”是考验编导的审美特点,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音乐! 音乐和舞蹈的关系密仅仅靠简单的符合现在早已不能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而是要有附和舞蹈的旋律性表现的音乐。 柔美的时候一定要心碎,丝丝点播,激烈的时候一定要震撼,地动山摇,段落的起伏清晰,且不能让人感到混乱!

舞蹈带给的欢喜雀跃、失意神伤让人想冲动的奋而起身,投入一舞。

其实任何手段的改变都不能让你脱胎换骨,不断做新鲜的尝试固然有益,但来自陌生的文化和表达方式的刺激往往转瞬即逝,因为那是无根的泊来品,灵魂更受干扰,索性根治于最初,把一个领域吃透才会触类旁通。刘福洋说知道哪些要学,哪些不想学,可见他很有自己的方略。

当他执著的要表达自己,他不介意任何外界的评判标准,那不是炫技,他就是要把自己交给了灵魂,身体,头脑都服从于那颗心,用心去舞蹈,去倾诉,这样产生的作品才有着巨大的冲击力。这种震撼力可以说是来自于非装饰性的真实,非卖弄的坦诚,他带你入境,使你身临其境般的跟他一起体验,一

起驰骋。这才是艺术的本质———真诚。

中国舞蹈的特色,一定是别人没有,我们有的东西。刘福洋的舞蹈让我改变了以往对民族民间舞蹈的看法,他展现着青春情怀,赋予征服探索的豪迈,他跳我们的欢乐,我们的胸怀,没有哀怨,积极向上。在概念上以一种创新的形式上表现出来,让人感到新鲜并不失传统的高贵。

比如他的《自在》,完全改变了本来的节奏,拖长节拍,改变原有的传统对称,他把双人爵士的舞步打碎,变成以点带线的抛物运动,不离爵士的韵律,而又有高难度的腾跃相扶,是爵士的表现范围扩大;他用托举来展现内心的渴望,包括最后的探戈,如果把重点放在顿挫的步伐上,那么不过是两个男人的调斗风月,暗战的主题很难诠释生动,而用大起伏的肢体带动激烈的情绪,让人看到傲慢的外表下,两颗火焰一样喷涌的心潮。

沈伟说:“任何艺术如果都是在讲故事,表现情节,那写篇文章说出来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进剧场呢?形式大于内容正常。”所以,对金星的否定完全可以无视。

李捍忠,(印象西湖艺术总监,现代舞重量级人物)说:金星是借助舞蹈之外的电视平台获得了更多关注。现代舞不同于商业运作,不存在明星这个概念,芭蕾和民族民间舞要明星,要气质,要众星捧月的感觉衬托王子,公主,英雄,但现代舞不允许团员有一种明星感受,现代舞追求真实,朴实。

沈伟,华人舞蹈家,他的舞步灵感将西方的舞蹈和中国的戏剧、杂技和武术,他本人就是戏剧武生出身,代表作之一08年奥运开幕式的《画卷》。The Washington Post称他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两获国际大奖,是当今现代舞的顶级人士。他和他的舞团常年住演于海外,奥运后他推掉诸多境外演出,把他的舞蹈作品带回国内,令他尴尬上火的是,舞票几乎无人问津。而在欧美,他的舞票要提前3,4月订购。在国家大剧院,与他同期售卖的舞蹈作品却观者如潮的是杨丽萍的《孔雀》,林怀民的《云门》。林怀民的虽然叫现代舞,但他有很多中国的笔墨风情。更接近中国古典舞。

国内的纯粹的现代舞演出都亏钱,都靠到国外表演才能维持创作。而专业现代舞团的被邀演出的剧目更是凤毛麟角。保留剧目通常要有足够的思想深度和艺术价值,同时又要能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李捍忠的只有一部“满江红”,金星团也只有一部“海上探戈”。

现代舞剧场更多的是一种分享,观众根据自己的阅历来解读,非常抽象。很多现代舞都很难懂,很难看,这怪不得观众。金星说:现代舞70%是垃圾,没有什么标准,

什么人都可以跳,都说自己的是现代艺术,反正看懂的人不多。

即使演出频繁的北京,现代舞也是极其小众的,简单易懂的芭蕾,唯美浪漫的民族民间舞,广受欢迎。在纽约,沈伟说有时看现代舞都恨了,不想再受折磨,好的很少。连美国著名的现代舞编导看他自己的舞都看睡着了,排练的演员就在剧场舞台上等舞编睡醒,老头睡醒后很豁达,说:没事儿,睡着了,醒了接着 真正的好东西不是要一下子看完的。

金星不过是个从事现代舞的海龟,不知道何时开始被捧为代言人,在各类媒体娱乐频频亮相,她不用再象过去那样费力推销舞票了,但是否也忘记了舞者的本质?

陶冶,现代舞者,是继沈伟后中国唯一两个获邀在纽约林肯中心演出的舞者之一。 他认为:“身体”是人性的,不可复制的,“剧场”是一个空间概念。把身体放在空间里,就变成了一个人和一个社会的关系。

陶冶说:舞林争霸我看过一点,也有认识的人去参加。节目没播时,金星跟我们聊天就提到,会做一个更大型的舞蹈比赛。但我一直认为舞蹈是没有可比性的,芭蕾,民族舞有比赛是因为它竞技性很强,有规定动作。现代舞作为当代艺术,是没有标准的。

难怪舞林争霸没有标准,因为舞蹈被挂上了现代舞的牌子,没有标准,只能由人说开去。没有审美标准只剩下游戏规则,所以舞林成了娱乐,争霸成了选秀。

西方意义的现代舞应该是现代人的自我治愈。更像心理对话。那样的舞不是用来观看的,是自身的反省与哲思,你无法说那个人的性情比另一个的高,因为人的性情无法比较。作为艺术可以探索,作为表现形式不适合娱乐。 而与中国的当,现代舞一定先让人看到美,进而欣赏到美,然后才是思考的事,正如舞协的中国的现代舞的定义,一定包含中国自己的元素和传统,加进现代的思想意识,和生活情感。这样融合的舞蹈才是现代中国舞。所以欣赏支持刘福洋 所走的路,开创中国舞的现代之路。

当年邓肯引领的现代舞风潮在各国特别是她的老家美国到处被驱逐,于是她游走欧洲各国,依然无人喝彩,后来是在赤色革命意识浓烈的东欧逐渐被接纳,邓肯强烈的逆反意识使她的生活充满不羁,甚至乱性,所以这些都给现代舞多少罩上了一些另类迷离的色彩。

附加说几句本周的热点两只无脚小鸟的故事,和两位评委的点评。

无脚鸟是传说,又叫极乐鸟。舞台布景是一个废弃的现代文明场所,风扇,抽水马桶,自行车…都孕育出了麦草,显然曾经的所谓文明已经不在,使用过的人们不知是不是奔赴另

一个极乐家园了,此时两只无脚鸟飞来,本来以为从此有了自己的天地,谁知一只被风扇所伤,无法在相伴飞翔,最后两只小鸟伤感的对望,极乐何在?是个很深的环保主题与生存危机。

从表现来看,杨帅表现力更生动,从功底来说唐诗逸更坚实,杨帅一定是曾经荒废过舞功,对比唐诗逸明显的腰腿乏力,从一段舞蹈能看出主题内容所指,同样也有舞者的心态,自身的素养。后来的pk,如果那是杨帅的最高水平,那样帅还是早做其他打算为上。

关于杨丽萍和金星的评点,只能说一个爱舞蹈爱舞者,一个更在乎自己,不在乎他人感受。但两人都没有考虑更多观众对舞蹈的认知的渴求。来看几个记忆中的评点。

1。初赛,骆文博, 一段古典舞舞步的现代拼凑

金的评点是——尤物。进而又问了恶狼虎视美女之类。骆妹机敏应对这要看个人把握。

杨的评点是—— 没看够,刚一看见精彩,花的一下就没了。

骆人美,会表现长处,聪明,但这段舞没有什么编排,重点不突出,最后炫一下,噶然而止,作为海选倒也够了。

2。 初选,朱洁静, 一段现代舞,跳得很流畅自信。没有太多技巧,但肢体展现出深厚功力。这段舞其实将一个女人内心的自恋自怜,几分娇宠,又有几分不甘心刻画的淋漓尽致。


杨评说——尤物

金评说——终于看到一个女舞者跳灵魂。

3。初选,唐诗逸

杨评说——你是个勇敢的姑娘,看到你伤的很重的脚…… 唐说——这只舞一方面向舞者致敬,一方面也想让大家了解舞者的艰辛。

方俊说——你将来一定是舞协那个办公室主任,唐诗逸好像和手致谢。

金——这个脚应该遮挡起来,给观众最完美的展示,你现在这样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唐立即大声申辩,我没有故意展示我的脚,但是被金打断,在我这没有但是……然后杨赶紧承担说这是她先提了脚伤,这个舞台太近了………

4。邹龙,初选一段古典芭蕾 + 现代舞混搭 准确,利索,学院派风格

邹龙说舞蹈不是他最喜欢的但是最适合他的,他做过反串,但厌恶别人因此而消费他,来舞林不是为了名,是听说可以和至少中国最好的编舞合作,他想找这样一个地方,他要跳自己的风格,跳自己的舞。

杨看时发出惊呼,起立举票,评说足尖技术如此自如,身带两种气质,是个怪才。很喜欢你。

金说———足尖力度,绷度都都超过女演员,但你这么求完美的人你的舞鞋线都歪了,你的右膀子都偏了。但是你想和最好的编舞合作的话打动了我,如果有缘,我给你编一段舞,咱们俩一起走向世

界更大的舞台。

对于伸出橄榄枝,邹龙似乎没有太兴奋,不知道是不是不认可还是不熟悉这位金师。以后不知为什么没有在现身于舞林的舞台,也不知是否找到所谓最好的编舞。

其实芭蕾舞鞋一旦用上硅胶后,每次上场都要重新缝合,调整胶位,有时会有偏差,但舞者的经验会很快的调整好位置,那些许的臂膀调节正是一个舞者丰富的经验所示,因此每次看到这样的地方我都会很感动。 金的说法也许让观众认为邹龙失误了,所以就对舞蹈打折了。就象后来刘福洋被裙子遮挡了一样,为什么不说说在那种情况,他依然能用准确而优雅的手势完成动作之间的衔接呢?非高手无以论道。

总之,杨说的致心但比较含糊,也许有些连舞者都未必听进去。

金说的直指,尤其爱挑敛失误细节,让观众的视线立刻离开舞蹈,关注背后,似有所得,乐趣无穷,因为很多人以为一下子听到了破窗似的秘密,看到了舞蹈所附带的其他。至于到了后面太多情绪化的心意更是左右了金的评判的话语。

回看舞林,依然有珠贝可拾,看见了顶级的舞者刘福洋,观众对舞蹈的热爱和好奇,还有一些感动人心的作品。及不太钟意的又有些意乱情谜的评委们的错乱点评。





浙江歌舞团舞蹈《墨》之观后随笔

水袖泼墨,行走行间字里。
筝音萦绕,舞动画情诗意。

墨是中国文房之宝,
墨是书法绘画之魂。

墨是黑的,水是白的,水墨交融,画绝天地仙境。
墨磨去长,水流渐远,长远合集,写尽人间凡情。
该舞蹈以我国东晋书法家王羲之行书中最有代表性的,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为抒情,以领舞和群舞的组合演示,舞台队列的造型多变,运用水袖之收放点泼,砚台之上下舞动,将王羲之行书书法艺术的纵有行,横无列,其字与字,大小参差,错落有致,气脉顺畅,结构多变,表达得惟妙惟肖。并且利用舞台效果充分展示了中国水墨画所特有的水墨和宣纸水乳交融点化散射,干湿浓淡云雾飘绕,似像非像的意象特征和酣畅淋漓的艺术效果。

从美学观点来讲,舞蹈是一门表现性艺术,抒情是它最根本的也是最擅长的表现手段,和音乐一样都属于时间的艺术,情感艺术。有一句名言说道:“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而舞蹈又何尝不是?在《墨》这个舞蹈中,虽然没有像有的表现书法情怀的舞蹈节目中那样出现具体的狂草行书,但是在刘福洋等舞者们的肢体运行中我们明显可以感受到王羲之与一群文人雅士会于绍兴兰亭,在饮酒赋诗中,借酒抒怀,提笔砚墨,趁兴写下《兰亭序》的

豪放情景。

在舞蹈《墨》中,编剧有着许多崭新的艺术创意,比如设计了素衣白袍象征了古代 潇洒儒雅,擅长舞文弄墨的文人,在水袖头部及裤管底部配以素黑色,意寓了蘸满墨香的笔毫。在舞台上侧面摆放的圆台,使人联想到文房之端砚,当舞者跳上端砚翩翩起舞,傲立翻动即会有研墨之感。在表演上,过去有表演同类书法艺术的作品中,我们往往可以看到那舞者穿着的是一身黑衣,给观众中意象就是寓意着蘸满墨香的笔毫,但是在浙歌的舞蹈《墨》中,给观众的联想就是舞者的肢体是笔杆,水袖是蘸满墨香的笔毫,而把舞台当作诺大的宣纸,尽情挥洒泼墨,点横撇捺行笔。

在舞蹈艺术的欣赏中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当我们欣赏一个舞蹈作品时感到它很美,但要问为什么美、美在哪里时,许多人却答不上来,这就是俗话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景,其实这就是直觉,直觉是欣赏艺术的入门,也正因为这样,艺术才有魅力。对同一部作品,欣赏后也许每一个人都会有相同或不相同的感受与联想,这和每个人的人生境遇,学识阅历,性格心理,环境地理,民族习俗以及对本艺术类别的精通了解喜爱程度等等都会有一定的关系。

在艺术评论上,力与美的话题是经常被谈及的,我以为如果你想表现树叶,那么一般就会是偏向柔美性的,而要想表现树干,那一般都会是偏向刚强性的,那么如果是要全面表现一棵参天大树呢?那么就一定是刚柔相济,既要娇柔软美也必须要有力度,张度和幅度。而浙歌的舞蹈《墨》给我的感觉,就是想全面表现王羲之这棵书法艺术史上的参天大树,也许仅有柔美而没有一定的力度是表现不好的。

在舞蹈表演中,“人的双手、躯干与双脚是决定舞蹈动作形态以及舞蹈视觉形象的三个最基本肢体部位,它们的分工是形成舞蹈动作形态的根本动因。而不同的文化造成了对肢体分工的侧重,这种侧重又造成该文化的舞蹈在表现不同肢体及其动作方面的侧重,根据这种侧重,我们把不同文化背景下形成的舞蹈形态分成“手舞型”、“足蹈型”与“身动型”三种类型”。这里所说的是“侧重”而不是割裂开去理解某一个舞蹈作品或舞者的表演。就比如“踢踏舞”是一种“足蹈型”的舞蹈,可你不能片面地理解为,手不动身也不动,这舞咋跳?我相信一般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不会这样去理解的。还是重复一句吧,是“侧重”!

在“手舞型”的类型中,“当人们感觉到手的舞动不足以表现内在感情时,往往就要对双手进行扩张与延伸,人类创造工具和武器便是对手的延伸。在舞蹈中,手的延伸有种

种表现,我们中国的舞蹈则往往是以服装来替代手的延伸,所谓“长袖善舞”,就是这个意思。“ 楚汉时代的《翘袖折腰舞》,三国时期吴国的《白伫舞》、唐代的《绿腰》《霓裳羽衣舞》等等,都是中国古代著名的以袖舞见长的舞蹈,并形成了中国舞蹈中一种非常具有特色的表现手段”,以至于在戏曲表演中,“水袖”已形成了一系列富有表现性及动态美感的程式化舞蹈语汇。浙歌的舞蹈《墨》以水袖代之以笔毫,行云流水似表达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提按分明,收起得当,微妙百态和婀娜千姿,是颇有创意的一部优秀舞蹈作品。尤其在过去以往已经有多部同类型作品问世后,依然能保持自己的创作理念创新独步是相当不容易的。

在这一舞蹈中,我们很欣喜地看到舞蹈家刘福洋的高超舞技得到了充分的释放,除了他那深厚的内涵及“舞感”,展示了他舞蹈表演艺术的阳刚之豪气,飘逸之仙气,张力之大气,内涵之灵气,同时也让海内外观众领教了他那超一流的舞蹈技术,连续三次360度转体旋子的连接令人惊叹,14,5个一气呵成的连续转体则使人眩目。不仅如此,在这次浙江歌舞团的表演中,我们还看到了在刘福洋的统领下,整个舞团的整体表演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常言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在群舞段落,那些舞者们几乎个个都有良好的展示,无论意境表达力,艺术的渲染力和技巧基本功力都达到了一定境界,展现了舞团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景象!我们祝福他们!

当然在一部舞蹈问世后,并不是说已经没有可以提高或修改的地方,包括舞者的表演艺技。在表演实践中,相信他们会不断总结经验,在观众以及专家舞者们的关心下会不断修正提高。比如:在舞剧的音乐中乐器的使用,是古琴好还是古筝好?虽然这两件乐器在东晋时期都在使用,但一般我们会见到古琴和书法的融合联系多一些,但古筝依然不失为一件很好的表演乐器,在泛音部分的演奏与古琴十分相似,只是与古琴相比较幅度,音量,音域等都要大许多,声音自然要比古琴更硬朗些。另外,两位演奏家出现在舞场也不失为一种新颖的表演形式,但目前表演一般都会用录音,如果用女舞者代之似乎也可尝试,如牵涉到经费的话也许还可以大大节省一些,因为如果借用著名演奏家的话,费用也许会是天价的。 这些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不必当真,呵呵!

注:部分双引号中的文字引用自林君桓《当代舞蹈美学》。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