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语文初中语文

李煜词作欣赏13版

发布时间:2014-01-05 15:39:24  

李煜词作欣赏

李煜(937-978),五 代十国时南唐国君, 汉族,在位时间(961975),字重光,初名 从嘉,号钟隐。莲蓬 居士。江苏徐州人。 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 宋建隆二年(961年)继 位,史称后主。

李煜才华横溢,工书善 画,能诗擅词,通音晓 律,是被后人千古传诵 的一代词人;本无心争 权夺利,一心向往归隐 生活的李煜能登上王位 完全是个意外,无奈命 运弄人,也是刻于历史 卷宗上的亡国之君。功 过事非,已成历史之轨 迹……

王国维《人间 词话》所言: “词至李后主 而眼界始大, 感慨遂深。”

李煜词内容 前期词多写宫廷享乐 荒废的生活,风格柔 靡,还不脱“花间” 习气。 后期词反映 亡国之痛,题材扩大, 意境深远,感情真挚, 语言清新,极富艺术 感染力。正是“国家 不幸诗家幸,话到沧 桑句始工”。

李煜词成就 ①扩大了词的表现 领域。 ②具有较高的概括 性。 ③语言自然、精炼 而又富有表现力。 ④在风格上有独创 性。

一斛(hú)珠【南唐】 李煜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 些儿个。向人微露丁 香颗,一曲清歌,暂 引樱桃破。 罗袖裛(yì )残殷色 可,杯深旋被香醪 (láo)涴(wò )。绣床 斜凭娇无那(nuó ),烂 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沉檀:深红色的胭脂,口红。些 儿个:是当时的方言。一些些, 一点点的意思。丁香颗:比喻, 把女子的舌头比喻成了丁香颗。 用意是指“香舌”。樱桃:代指 女子的口。罗:轻薄、纤细、透 明的丝织物。裛:意为“濡湿”。 殷:意为“赤黑色”。醪:意为 “醇酒”。涴:意为“沾污”。 无那:无限,非常。檀郎:美男 子的代称。是个象征意义的词。 潘安小名“檀奴”,是魏晋时的 美男子。

这是一首写得非常美的词。《御览历代诗馀》在这首词下 附注云:“咏美人口。”而此词的传神处正在于口。整首 词分成4个场景。“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一景; “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二景;“罗 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三景;“绣床斜凭娇无 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四景。

词牌: 一斛珠,南唐李煜词有此调,载《尊前 集》。又名《醉落魄》、《怨春风》、 《章台月》等。双调五十七字,仄韵。 据旧题曹邺小说《梅妃传》,谓唐玄宗 封珍珠一斛密赐江妃。妃不受,以诗谢, 有"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之句。玄宗览诗不乐,令乐府以新声度 之,名《一斛珠》,曲名始此。又有宋 大曲《一斛夜明珠》,见《宋史· 乐志》。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说明:前后阕共五十七字。仄韵到底。

集评:

【清】李渔《窥词管见》:李后主《一斛珠》之 结句云:“绣床斜倚娇无邪。烂嚼红茸,笑向檀 郎唾。”此词亦为人所竞赏。予曰:此娼妇倚门 腔,梨园献丑态也。嚼红茸以唾郎,与倚市门而 大嚼,唾枣核瓜子以调路人者,其间不能以寸。 优人演剧,每作此状,以发笑端,是深知其丑, 而故意为之者也。不料填词之家,竟以此事谤美 人,而后之读词者,又只重情趣,不问妍媸,复 相传为韵事,谬乎不谬乎。无论情节难堪,即就 字句之浅者论之,烂嚼打人诸腔口,几于俗杀, 岂雅人词内所宜。 【清】贺裳《皱水轩词筌》:词家多翻诗意入词, 虽名流不免。吾常爱李后主《一斛珠》末句云: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杨孟载《春绣》绝句云:“闲情正在停针处,笑 嚼红茸唾碧窗。”此却翻词入诗,弥子暇竟效颦 于南子。 【清】李佳《左庵词话》卷下:李后主词“烂嚼 红茸,笑向檀郎唾”。李易安词“倚门回首,却 把青梅嗅”。汪肇麟词“待他重与画眉时,细数 郎轻薄”。皆酷肖小儿女情态。 【清】陈廷悼《词则· 闲情集》卷一:风流秀曼, 失人君之度矣。

菩萨蛮李煜 花明月暗笼轻雾, 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chǎn )袜步香 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 向偎人颤。奴为 出来难,教郎恣 意怜。

注释: 刬袜:以袜贴地。就是踩着袜子走路,不穿鞋子, 踩着袜子走路叫“刬袜”。向:一本作“晌”。

词牌: 菩萨蛮,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亦 作菩萨鬘(mán),又名《子夜歌》、 《花间意》、《重叠金》等。唐宣宗 (李忱)大中年间(公元847--859年), 女蛮国派遣使者进贡,她们身上披挂着 珠宝,头上戴着金冠,梳着高高的发髻 (jì ),号称菩萨蛮队,当时教坊就因 此制成《菩萨蛮曲》,于是《菩萨蛮》 就成了词牌名。菩萨蛮双调四十四字, 前后阙均两仄韵转两平韵。另有《菩萨 蛮引》、《菩萨蛮慢》。又:曲牌名。 属北曲正宫。字句格律与词牌前半阕同, 用在套曲中。 定格: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这首词写的是一个繁花盛开、 月光淡淡的夜晚,李后主再 与大周后(李煜妻)的妹妹 小周后偷欢时的情形。把两 人偷欢的情景写得紧张刺激 又温馨浪漫。全词以刻画赴 约女子的动作、心理为主。 以第一人称让小周后自述约 会的过程,表现她的多情与主

动。这首艳情词素以狎昵真 切著称。极俚,极真,也极 动人,用浅显的语言呈现出 深远的意境,虽无意于感人, 而能动人情思,达到了王国 维所说“专作情语而绝妙” 的境地。

集评: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五:“花明 月暗”一语,珠声玉价。 潘游龙《南唐二主词汇笺》:结语 极俚极真。 茅映《词的》卷一:竟不是作词, 恍如对语矣。如此等《词的》中亦 不多得。 孙琮《古今词话· 词品》:“感郎不 羞赧,回身向郎抱。”六朝乐府便 有此等艳情,莫诃词人轻薄。李后 主词:“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 怜”,正是词家本色。但嫌意态之 不文矣。 俞正燮《癸巳存稿》卷四:以手提 鞋语证之,则剗袜是大脚不履,仅 有袜耳。剗如骑马之剗。

《破阵子》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三 千里地山河。凤阁 龙楼连霄汉,玉树 琼枝作烟萝。几曾 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 腰潘鬓消磨。最是 仓皇辞庙日,教坊 犹奏别离歌。垂泪 对宫娥。

[四十年]:南唐自公元937年建国至本年后主为宋所灭共 三十八年,此处举其整数。举其成数而称四十年。[凤 阁]:别作“凤阙”。凤阁龙楼指帝王能够居所。[霄 汉]:指云天,天河。[玉树琼枝]:别作“琼枝玉树”, 形容树木的珍贵与茂密。[烟萝]:形容树枝叶繁茂,如 同笼罩着雾气,指隐居生活。[识干戈]:经历战争。识, 别作"惯"。干戈:武器。此处指代战争。[沈腰]:《南 史· 沈约传》载:沈约以书陈情于徐勉,言己老病,“百 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后 人用“沈腰”指人瘦。[潘鬓]:潘岳《秋兴赋序》说他 三十二岁时头发就开始花白。后以“潘鬓”作为中年鬓发 早白的代称。[仓皇]:别作"苍黄"。[庙]:宗庙。 [教坊]:古代朝廷中掌管女乐的官署。[犹奏]:别作" 独奏"。[垂泪]:别作"挥泪"。[宫娥]:宫女。

词牌: 破阵子,一名《十拍子》。唐教坊曲。陈 旸《乐书》:“唐《破阵乐》属龟兹部, 秦王(李世民)所制,舞用二千人,皆画 衣甲,执旗旆。外藩镇春衣犒军设乐,亦 舞此曲,兼马军引入场,尤壮观也。”按: 《秦王破阵乐》为唐开国时之大型武舞曲, 震惊一世。玄奘往印度取经时,一国王曾 询及之。见所著《大唐西域记》。此双调 小令,当是截取舞曲中之一段为之,犹可 想见激壮声容。六十二字,上下片皆三平 韵。 定格 仄(平)仄平(仄)平仄(平)仄(韵), 平(仄)平仄(平)仄平平(韵)。仄 (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 仄平。 仄(平)仄平(仄)平仄(平)

仄(韵), 平(仄)平仄(平)仄平平(韵)。仄 (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 仄平。 --据《钦定词谱》

这是李煜降宋之际的词作。上片写 南唐曾有的繁华:建国四十余年, 国土三千里地,居住的楼阁高耸入 云霄,庭内花繁树茂,这片繁荣的 土地几曾经历过战乱的侵扰。几句 话,看似只是平平无奇的写实,但 却饱含了多少对故国的自豪与留恋。 几曾识干戈,更抒发了多少自责与 悔恨。下片写国破:“一旦”二字 承上片“几曾”之句意,由建国写 到亡国,极盛转而极衰,极喜而后极 悲,笔锋一转,却有千钧之力,而 悔恨之情溢于言表。终有一天国破 家亡,人不由得消瘦苍老。尤其是 拜别祖先的那天,匆忙之中,偏偏 又听到教坊里演奏别离的曲子,又 增伤感,不禁面对宫女恸哭垂泪。 中间用"几曾"、"一旦"二词贯穿转折, 转的不露痕迹,

集评: 洪迈《容斋随笔》卷五:东坡书李后主去国之词云: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 娥。”以为后主失国,当恸哭于庙门之外,谢其民 而后行,乃对宫娥听乐,形于词句。(寒灰按:见 《东坡志林》卷四)予观梁武帝启侯景之祸,涂炭 江左,以至覆亡,乃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 亦复何恨?”其不知罪己,亦甚矣。窦婴救灌夫, 其夫人谏止之,婴曰:“侯自我得之,自我捐之, 无所恨。”梁武用此言而非也。 袁文《瓮牖闲评》卷五:余谓此(《破阵子》词) 决非后主词也,特后人附会为之耳。观曹彬下江南 时,后主预令宫中积薪,誓言若社稷失守,当携血 肉以赴火,其厉志如此。后虽不免归朝,然当是时 更有甚教坊?何暇对宫娥也? 梁章钜《两般秋雨盦随笔》卷二:南唐李后主词: “最是仓皇辞庙日,不堪重听教坊歌,挥泪对宫 娥。”讥之者曰仓皇辞庙,不挥泪于宗社而挥泪于 宫娥,其失业也宜矣。不知以为君之道责后主,则 当责之于垂泪之日,不当责之于亡国之时。若以填 词之法绳后主,则此泪对宫娥挥为有情,对宗社挥 为乏味也。此与宋蓉塘讥白香山诗谓忆妓多于忆民, 同一腐论。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