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我不读书

发布时间:2014-01-20 10:44:32  

我与读书

我不读书已经二十多年了。这里所说的读书,是指为消遣而读的小说诗歌散文,而不是为增加学问和知识而读书。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不学习新知识,提高自己,就如逆水挽舟“才歇力,便下流”。至于用做“敲门砖”,为功名利禄而读书,到书中寻找“黄金屋,颜如玉”,则非我之所为。我对职称,头衔,财富向来没什么追求的欲望,衣求整洁,食求可口足矣。做学问如玩票,兴致来了就废寝忘食地钻研,常常是一出手就是满堂彩,得意之后,就收手不干了。至于为光宗耀祖而读书,连想都没想过。我祖上走的是科举之路,他们读的书,我几辈子都读不完,也吃不了那许多苦。我的性格又不适合官场文化,仕途想都别想。这背子只要不给祖上抹黑,就烧高香了。然而,这门庭却是万万改换不得的,宁做穷书生,不走经商路。若成为商贾之辈,再阔的流油也没脸给祖宗上坟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样的大话,可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可以说的,毕竟没进过科班,没经历过多少大世面。但现在的书也真没什么可看的。古人说过,好作家须“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有阅历,有知识,才能写出好文章来。现在这些作家,只要看一下他们的简历,就知道这些人写不出好文章来。把中国现在这些红的发紫的作家挨个的数,贾平凹,陈忠实,加上死了的路遥,20 岁前都没怎么出过村,而且那年头城里都没书可看,村里就更别说了。根据他们的自述,小时候没少干过鸡鸣狗盗的勾当,尽管用他们的话来说是生活所迫。他们走上文学道路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写作那营生能挣钱,而且比在田里劳作轻省。我以为,当文学沾上铜臭后,就很难流芳后世了。

年轻的时候,我喜欢看茅盾,欧阳山,赵树理,老舍,张天翼的小说,欣赏臧克家,何其芳,郭小川,闻捷的诗,文革后,看王蒙,高晓生,陆文夫,邓友梅的小说,偶尔也看一篇刘心武的。然而,这些人以后,当张抗抗,冯骥才,梁晓声之流一统文坛后,中国就只有小说,没有文学了。更别说什么孔夫子的嫡派后人庆字辈的作品了。现在的衍圣公已经传到了第七十八代,孔圣人的后代据说已经有三百万之众。就算圣人的才华人品可以像花柳病那样通过繁殖遗传给后代,经过七十多代的繁衍,估计也稀释的只剩下原值的负七十八次方了。(这是数学计算公式,学文科的圣人后代不懂的)夫子的后裔看到自己的文笔叫不了座,就只好搬出“大成至圣文宣王”这个阔的可怕的头衔当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衍圣公嫡传有句名言:“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不知道他怎么个除根,估计没孔子诛少正卯的本事)

八十年代初,文学还真时髦了一阵。文学青年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当时还没实行市场经济,唯一可以获“外财”的机会就是写文章挣稿费。不少当代作家,就是这么走进文坛的。虽然满街都在卖书,却没有产生什么可读的文学作品。

文革之后的文学热是有其历史根源的。毛泽东早在一九六四年就指文化部为“死人部”“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部”。文革开始后,文化部更是首当其冲,被彻底砸烂。那些为中国留下传世之做的文坛泰斗有的宁死不受辱而含冤九泉,侥幸逃的残生的也被“刺配沧州”---发配到湖北咸宁干校劳改去了,中国文坛一片萧杀。

然而,黄钟毁弃之时,正是瓦釜雷鸣的大好时机。文革期间,靠写阶级斗争起家写手称霸文学领域。由于这批作者的看家本事就是口诛笔伐,其文风之专横拔扈,笔调之尖酸刻薄,用词之粗鲁野蛮,开创了中国文坛之“史无前例”。这种“痞子文学”或“瓦釜文风”虽然古已有之,但一直为正派作家所不齿,从未登过大雅之堂,只是在文革“人妖颠倒,野蛮侮

辱文明”的非常时期,才得以称霸文坛,并且对文革后文学发展起了非常坏的引导作用。

浩劫过后,文坛的参天大树被砍伐殆尽,文学的发展失去了标准和榜样。没有了名家的指点扶持,没有了权威的评论,就像没有园丁照料的花坛,杂草灌木借机疯长。另一方面,广大文学爱好者已经十几年没接触过文学作品了,他们如饥似渴地争阅一切称为文学的作品。然而,那些多年没有看过名著的青年读者,还不具备区别鲜花野草的能力。那些没品位,没内涵,没文采的作品得以趁机泛滥,而且影响了几代读者的品味。

这一代作家,别看写作功底不行,为自己造势的本事却不小。记得八十年代初,有关部门为那些写过小说,却没有文学基本功的新作家办了一个文学基本知识培训班,意在为他们补补课,就和当年电影学院为那些没学过表演艺术体系的明星办补习班一样,属于常识普及教育。可这些作家却把这培训班比作中国文学的“黄埔一期”,以中国文坛元老自居。古话说:艺不够,戏来凑。写不出传世之作,只好靠意淫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文学属于艺术创作范畴,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树,不可能横空出世,冒出无底座的尖端,无核心的外延。没有文化功底,没有社会知识,没有艺术修养,没有人品道德,那里来的文学?

文革后一批新作家的涌现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们是文革动乱的受益者。老作家被打倒,给他们留下了无约束的发展空间。作品得不到读者的认可,他们就互相吹捧。记得鲁迅先生说过:一群猴子穿衣带帽,作揖打恭,自称国王,大臣,将军。然而有个猴子终于认识到,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猴子,就大叫,我们不过都是猴子,于是被群猴咬死了。于是,这群猴子继续做戏,彼此相安无事。中国现在的一些作家就是这么一群猴子,彼此恭维吹捧,但在读者眼里,他们不过是在耍猴戏。他们的名字和作品也曾风靡一时,然而不过三十年,现在还有谁记得那批作家的名字和作品?老作家的传世名著一次又一次重印,可谁又看见这三十年来的作品再版过。

现在的的作家协会是怎么回事,有目共睹,就无须我多说了。靠抄袭起家的也能进中国作协,省作协主席居然替鬼写颂词,而且狗屁不通。中国作协主席题词竟然写出错别字。本来,每个历史时期都应该有自己时代的作家,正如古人所言,“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但这“才人”须由读者认可,自封不得。大师的地位是靠作品在读者中树立口碑的。有的年轻作家急于坐“当代才人”的交椅,竟然挨个贬低文坛的前辈大师,以示自己之高超,这样的弱智文人除了无知就是无耻,已经让人没什么好说的了。

如今中国最时髦的的词应属‘市场化’了,而文学的市场就是读者。当年《人民文学》,《收获》发行量高达达几百万份,图书馆里翻的最烂的就是这几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