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年味儿

发布时间:2014-02-07 10:45:15  

年味儿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告诉我,马年来了,大家都说年味儿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淡了,我也曾这样淡淡觉得。两年没有回家过年的他,今年回来了,突然间,就觉得,年味儿顿时浓了。

腊月十八,他坐了40多个小时的火车,从新疆风火火的赶回来,说是陪我们过年。对宝贝女儿来说,那可是她念叨已久的心愿,再也不用在梦里喊着爸爸,醒来却眼睛湿润,再也不用天天用粉笔在家里的防盗门上一周一个变换的文字,展示着同一个主题的思念,见到爸爸的一刹那,她彻底乐了,逛公园,晨跑,搂着,抱着,牵着手,整天咬着尾巴进进出出,爸爸上楼,她也无理由的上楼,爸爸下楼,她也噔噔噔的跑下来,甚至上厕所,也要给爸爸说一声,好像怕爸爸不知道似的。睡觉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第一个计划是爸爸只属于他,于是把爸爸逼到墙边下,挠痒痒,蹭蹭脸,要不就缠着爸爸打会儿牌啥的,这牌可倒是好,每每都是爸爸输,被骑着,被贴了一脸的白条,一样乐得其所。这不,昨天趁着我午休的空当儿,她又缠着爸爸去公园里被“宰”了一会儿,还乐颠颠的回来蒙我:“妈妈,玩具都是我在路上捡来的。”说着,又朝着爸爸挤了挤眼,我顿时明白:“这么多的毛绒玩具,如果说是捡来的,一准儿哪个卖毛绒玩具的人疯了,遍地撒来着。”我刚要问钱的事儿,小调皮又过来一下来捂住了我的嘴:“不要胡乱猜疑,不是钱的事儿。”我呵呵一笑,这爹呀,老是宠着这孩子,有时候我也要为此理论上几句:“别把孩子宠坏了,要啥买啥,净让我唱黑脸。”他呵呵一笑:“咋了,闺女就得富养,要不长大了就馋别人的东西飞了。”真是无奈,小宝贝儿侧头回了一句:“你那纯属是羡慕、嫉妒、恨。”于是一圈追逐的好戏又上演了,我老失败,不用说,他爸一准儿又“叛变“了。

忙年,忙年,不忙就没有了年味儿,虽然我这人平时粗枝大叶的吧,上班时候也是两边白吃,早上晚上到家就吃现成饭,婆婆早就做好饭等着了,公公也把闺女接回来了,只等我开饭了。中午呢,到娘家蹭饭,都说八十岁有个娘好,还真是的,蹭着蹭着,就成了定律了,每到我放学的时间,一准儿接到爹的电话,不用问,一准儿是催饭的。偶尔不去,爹的电话还响个没完,“咋了?不爱吃了?莫不是生病了?“真是没办法,后来,干脆我就给自己约法,没事儿,中午一定回娘家吃饭,免得老人担心。这不,好容易放假了,也难得自己能帮老人一把,补偿一下自己的“白吃”病,关键一点是让他看看,自己也是比较勤快的人哟。呵呵,说到“忙”字,就不得不说说置办年货的事儿,置办年货说白了,就是跑腿的工夫,还真别说,就这一点儿让年味儿更浓了,他特孝顺的那种,在他的字典里对老人没有一个“不”字,这不,放假的日子,我们是有集市必赶,没集市就逛超市,当然钱也是哗啦啦的减少,晚上和他一起坐在婆婆身边,写着明天的计划,数算着还缺点啥,电费要交了,水费也不用说,家里五个人除了闺女没有手机之外可谓人手一机了,四个人的话费一齐充了,到超市、集市总要拿出头天晚上的计划书,一一对照,保准不漏拉每一项。衣服,鞋帽,吃的,喝的,用的,我们一家三口都乐颠颠采购着,偶尔,自己掰着指头一算,哎呀,钱是光进不出啊,也挺心疼,可是看看笑嘻嘻忙碌的婆婆,哼着小曲儿的公公,顿时,钱的事儿就不是事儿了。是啊,过年了,一年到头,图的就是个高兴,忙的就是个乐呵,购的就是个团圆的心气儿。

初二那天,天上突然飘起了小雨,这天我们要回老家看舅,他们表兄弟也在舅舅家里聚一聚,这不,为了今年买房子,车的事儿也在计划书上推后了,主要是他在新疆,我又没证,正好,不买车也就成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可是,上班时,咋地都行,单位也不远,天好时也不想车的事儿,这不,过节出门了,又遇上天不好了,就开始念叨起有车的一万个好了。婆婆姊妹7人,加上两个大姑子,这是八个门儿啊,一家一箱酒也要八箱子才行啊,这可咋办?尤其是今年他又回家过年,不去是绝对不行的,于是我找老弟借了一辆车,一路顺顺当当地把

八个门儿一天走了一个遍。心里那个美呀,回家之后赶紧和老公公公婆婆报告一天的见闻。老公突然一拍脑袋,“完了,完了。”他用手一点我的脑袋,“走,上楼。”我莫名其妙地随着上了楼,只见他打开电脑,打上百度,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心里也咯噔一下,怎么?屏幕上赫然出现几个字“不系安全带怎么处罚?”我顿时蒙了,“咋了?”他也不说话,“你没系安全带?”他依然严肃。“一路上没系?回来也没有系?”我一连串抛出几个疑问,心里也泛起了嘀咕。百度一下,网速太慢,不显示,刷新,依然如故。看到他严肃的样子,我的心也凉了半截。“要不,要不我们打电话找个熟人问问吧?”我咨询着他。他回了一句:“也好,但是不要说我啊,就说一个亲戚,是新手——”后来,一问,也没有问出个啥,再后来,又问了好几个人。看他紧张的样子,我也不想再难为他,反正事儿也出了,不行的话,就让人家查查,实在违章了,抓拍了,该交钱就交咱们的钱,该扣分就扣咱们驾驶证上的分呗。这样一说,他也不再沮丧,我又开了一个玩笑:“亲爱的,我真不知道你的证是怎么拿的?这不是严重错误吗?就如同人每天都洗脸一样,一上车系安全带是必须的啊,敢情你是带着一脸的灰从高密的东边跑到大西南,又折回来了呗?”他哈哈一笑,“可不是,也不知道咋的了,你路上还提醒我了不是?还一激动说成保险杠了。”“哈哈哈哈,我这保险杠也没有杠住你这严重的不法行为啊?”天呀,但愿别扣分,别罚款,那可是借来的车,丢死人了,我俩不由自主的祈祷着。

他回来了,大家心里都暖暖的,正如今年的天儿,好一个暖冬,省了电褥子,省了煤,虽然年过了,他也要再回去了,可是心里依然暖着。这不,今天本来就很累了,因为回老家起了个大早,昨晚上又睡得晚(自从他回家,生物钟彻底乱了),这不,老早,闺女就呵欠百岁的了,我也是乏的难受,可是想想开学初街道里还有个重大活动认筹的事儿,要弄个竞标书,我的天呀,这个东东咋弄啊?从年前我就开始琢磨了,但是依然没有底儿,突然,我灵机一动,亲爱的他不是曾经是项目组的吗?虽然是企业,但是都是大同小异吧?我开始向他请教。他开始滔滔不绝,讲竞标书的几个组成部分,后来怕自己说的不够全,让我上网搜搜看,一搜,果然有这样的模板,于是打印出来,和他一起商量,他一边指点,一边点评,还不时的来上句职业用语,我莞尔一笑:“哎哎哎,我们可不是一个单位哟。”他赶紧又帮忙纠正,你一言,我一语,竟然一个活动项目的竞标书也完美成型了。抬头望望表,指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五十。不干完绝不罢休的我终于熬睡了他,开始细细修改着竞标书。毕竟是第一次做,毕竟已近午夜,但依然精神抖擞,修改完毕,蹑手蹑脚地爬上床,生怕惊动了他,躺在他的身边,手不自然的与他的手十指相扣,虽然他已经熟睡,但我的心暖暖的,眼睛里也似乎有了涩涩的东西在滑落。听着他均匀地鼾声,蓦然间觉得,年味儿更浓了。

谢谢你,亲爱的,有你,就有家味儿,就有年味儿。

上一篇:我在月球上的一天
下一篇:江南春早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