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初三语文考场佳作

发布时间:2014-04-16 13:50:20  

略逊一色

窗台上,两株含羞草,一株薰衣草。正是阳光晴好,可含羞草略逊一色。而薰衣草,却依旧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

小A曾是小学时最要好的闺蜜,无话不说。初中后,被分到了不同的学校,很难得有机会再见面。只是两人的母亲,相交甚好。那是一次全市的统考,成绩出来后,两位母亲互相询问孩子的成绩。在得知小A的成绩后,我分明地看到母亲微皱眉头,又急忙挂掉了都电话。“怎么样???”我有些迟疑地问“她总分比你高两分。”她很冷淡地回答。还没等我接话。她就用意味深长的话语说:“你就不能争口气吗?每次都比人家略逊一色。”说完便关上了房门,留我一人在外面。

因为内心极度郁闷,我便去找小A。

“你这次考得很好吧?”我带着些恭维的语气说。“哎呦,你少来啦。你不是也挺好吗?” “可是我还是比你低两分??”说着,天开始下起了雨。突然想起我还把两盆植物放在外面晒太阳呢,就说要回去。她说:“那我和你一起.”

于是赶快回家把植物收回来。“你肯定会喜欢那盆薰衣草吧,它那么香??这盆含羞草却略逊一色。”我问小A。“没有啊,其实我更喜欢含羞草啊,你看它多可爱。”她出乎意料地回答。边说边拨弄着含羞草,它便立刻卷成一团,十分可爱。无语片刻,她说:“你不能自卑呀。一次考试代表不了什么,虽然这次你比我差了点儿,下次只要努力,就有希望的!”“何来希望?”她又十分自信地说:“你看我们初中不在一起念书,那就要争取高中在一起。这就是希望。”“嗯!我会为了希望努力地!”我回答。

雨渐渐停了,我又把那两盆植物拿出去晒太阳。含羞草提拔了起来,不再略逊一色。我对玻璃中折射出的自己说:“加油吧,为了希望!”

略逊一色

你不分青红皂白,你说话大大咧咧,你骑车横冲直撞,你做事总不让人放心??

我记忆深刻的那一次,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那一晚,月黑风高,路边坏了的路灯,一闪,一闪。时不时会有几辆车路过。坐在你身边,朦胧间在家的方向看到了一盏明亮的灯。内心不禁一阵欢呼。马上就要到家了,马上就能吃到暖暖的饭了??正无限遐想着,突然,一个拐弯,摔坑里了。我随即一阵怒火中烧:“你怎么骑的?烂车技,拐个弯都不好!

你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扶我起来。回到家,才发现身上肿了,正准备说你,抬头一看,你身上竟伤痕累累??

你总是那么急,那么躁,但有时候,你不禁让我刮目相看。

我深深地记得那个星期六的下午。正在写作业的我在家就已经听到你扯着大嗓门了,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对你这种不雅行为十分鄙视。

随即便看到你裤子上的破洞,我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怒火攻心,吼道:“你怎么就像个永远长不大似的,年纪也不小了,做个事还要我说你。“随即我便戴上了耳机,声音调到最大,做出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那天晚上,我故意一上床便倒头大睡,背对着你。没过一会儿,你便像小孩子犯了错似的轻轻地说:“今天回来时,本来挺好的,谁知有一个男人走路不好好走,东倒西歪地,我往哪儿让,他往哪儿走,撞上了,车也翻了。我当时就骂他了,谁知他立马就哭了,跟我说,他和他老婆吵架,去了某地打工,结果出了车祸,他这正要去打的,真对不起??我看他可怜,就把身上钱给他了,还把他送到车站。”

那一晚,我们一夜无话??

我总自以为学得比你多,懂得比你多,但却不及你那么善良。虽然你急,你躁,但我却在那方面远不及你,“略逊一色”的我立志要向你学习,像你那样心地善良,我的母亲。

略逊一色

“同学们注意了,下节课是夏季补习的最后一节课,为了检验你们这些天来学习的陈果,下节课我们要考试??”一听要考试,我立马把目光投向她。在这些天的补习里,无论是默写,还是老师布置给我们的家庭作业,我总是略逊一色,我发誓下节课的考试一定要超过她。

考试终于来了,试卷一发下来,我便迫不及待地写上了名字,埋头做了起来,做到一半,我突然想和坐在她前面的好友对一下答案。

我把选择题抄在纸上,揉成团,趁老师不注意,狠狠向好友掷了过去,可出乎我的意料,纸团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停在她脚下。她发现了,回头看了看,正好对上我的目光。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心开始猛烈地狂跳起来。如果她告诉了老师,那我别说超过她了,恐怕连略逊她一色也不行了。

她弯腰了!她把纸团捡起来了!她把纸团打开了!这些动作在我心上掀起了一个又一个波澜,我几乎要晕倒了。

完了,完了!她已经在看纸团上的字了。我无力地趴在桌上,不停地在心里痛骂自己。 老师在教室里走来走去,马上就要走到她那边了。但是,她却悄悄地把纸团藏进了桌子里。

什么?她竟然没向老师告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对她生出了一丝感激。 考完了,老师在讲台上当堂批卷,我们则休息。我看见她把那张皱巴巴的纸出了,撕成了好多碎片,握在手里,向垃圾桶走去。

成绩出来了,老师把卷子一张张发下来。我考得还好,就是不知道她考得如何。下课了,我走到她面前。

“谢谢啊!”我说。

“不用啦,我相信你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才想和人对答案的。不过以后可别这再这样了,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么好的。”她送来一个微笑。

“嗯!”我瞟了一眼她桌上的试卷,分数比我低,我终于超过她了。可是我知道,我终究还是略逊她一色。

略逊一色

我喜欢画画,我喜欢用明丽的色调去描绘晨辉,我喜欢用深冷的色调去描绘星夜,我喜欢清淡的素色几笔,勾勒出浅浅的山野小溪,我喜欢浓艳的多色细绘,勾勒出绮丽的百花云霞,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将一张雪白的画纸涂满颜色,用缤纷的颜色侵染我黑色的双瞳,使之绚烂生姿。

渐渐地,随着赞美和奖章的愈积愈多,我开始变得狂妄,我甚至认为自己手中调出的色彩是那般独一无二,无可匹敌,我甚至幼稚地想着:没有什么能胜过我的色调,父亲发现了这一点,他平静地把我带到公园,让我自由写生,但是,他提出一点:画出与它一样灵动的色彩,当我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眼前的景,对照着自己的画,我倏忽间醒悟:当颜料与自然比美时,再华丽的颜料所调出的色调,都略逊一色。

我走近,看那金黄的银杏,树枝虬劲,苍劲挺拔,一片片扇叶,仿佛是伸手可及的最温柔的触摸,阳光四溢,透过一片片杏叶,似一根根细小的金针在叶片上勾勒着美丽的画卷,风起,既而抖落一地的随影,那种惹眼灵活的金黄,我怎么可能调出?

我无言,看那火红的枫叶张开星状的触角,随着轻风,在我眼前舞动似火,不敢靠得太近,生怕那种强烈的愁情将自己吞噬,那种深沉而又热烈的殷红,我又怎么可能调出?

我沉静,环望四周这大自然万千景色,那种天然而成的色彩,不知已经历了多少的时光

的洗礼,不知已寄放着多少诗人文豪一生的夙愿,不知已看透了多少红尘世事,我只能透过阳光撒下的光柱,看它身后的尘粒,这聚集着无穷蕴意的色彩,岂是我简单几笔便可尽数娓娓道来的呢!

是的,我即使再好,都始终略逊一色,不论是多么伟大的画者,在面对自然这鸿篇巨制时,结局都是略逊一色。因为自然那种厚积着的灵动的色,岂是凡人文笔便可轻易调出?

我依旧喜欢画画,依旧喜欢置身颜色之海,只是我亦明白,比起自然之色,我,略逊一色。

略逊一色

每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不同的家庭里,而每一个家庭都处在一个不同的社会地位。有的家庭里的孩子从小就穿戴着令人咋舌的昂贵的衣服包包,如香奈儿、LV、阿玛尼之类的。而有的小孩从小穿着父母从大商店里打折抢购回来的几百元的衣服。

而我,就属于第二种。我的家庭是属于普通的小康家庭。或许,我的父母还要比其他的父母吝啬一点。就拿我的手机来说吧,我曾开玩笑地跟父母说:“我敢保证,我把手机冷楚渠也没人会去捡。”而我几个同学的手机还是高档的三星、苹果呢。其他同学的最起码都还是触摸大屏的。虽然一开始很不服气,为什么父母不给我买一个好一点的手机,但现在我想通了,那是因为我没有自觉性,只要我一拿到手机,就会从早玩到晚,而到那时候,我的成绩将会变得更差,这样我也慢慢理解了父母的用意,许多我的东西都比别人便宜,逊色了,我也学会了慢慢地接受,因为我用的穿的比别人略逊一色,但我过得还是蛮幸福的。

妈妈在超市里买来的廉价的面包切片,回家后爸爸就把它变成了香脆而可口的三明治,这绝对比去外面买的还要好吃,每当肚子很饿的时候,吃着这廉价的三明治,却感到了父母无价的关爱。虽然说父母比较省钱,但父母并不是对我一毛不拔的。有时候我要吃的东西也会给我买。记得又一次,我随口跟父母说我想吃羊肉,本以为他们不会给我买,没想到过了两三天,父母还真花了几百元买了一个羊腿。我顿时发觉我的家境虽然逊色了一点,但父母对我的爱却毫不逊色。

现在的我,无论家境,成绩都比别人略逊一色,但是,我的精神世界,我的父母给我的爱,却一点也不逊色。

略逊一色

作文赛还有一会就开始了,对于“身经百战”的我来说,惟一存在的威胁就是那个转校生阿肆,她实在太讨厌了。她一出现就影响了在班里“大姐大”的地位。

我瞥了瞥后方的阿肆,她又在和其他女孩们说笑了,她一来,所有人都只找她了,真是讨厌!

我嫉妒而仇恨的视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向我咧嘴一笑,招呼着:“来,一起聊天吧,赛前要放松。”我倔强地拧过头去,没有理她。

一会,老师进来了,“快,参赛四个都跟我来,要开始了。”话音刚落,就听到后方一阵小声的轻呼:“呀!我的钢笔坏了!”

我在心里暗笑,“哈,少一个人比赛就少一个对手,我夺冠的几率又打了一成。” “谁还有钢笔?快借我!”老师催促着,“不然只能弃权了。”

眼看那个女孩没希望了,我正偷乐呢,忽然——“老师,我可以借她,我有两支。” 我惊异地看着此刻挺身而出的阿肆,她不知道这是个人赛不是团队赛么?那么有互助精神!

同桌轻捅了我一下“你不是也有备用笔的嘛?”我翻翻眼,嘴角扬起一个不屑的冷笑。 不一会,我们开始了,一看题,我变文思泉涌,下笔格外欢畅。

没过多久,名次就公布了,我连忙挤到榜单前寻找自己的名字。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顺利入围了前三甲,我在我的名字下面找到了阿肆的名字,正当我

想去耀武扬威一番时,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笑声:“恭喜啊,还厉害,你进了前三耶!”是阿肆!她边上的女生也附和着:“对啊,真的好厉害!不过阿肆你也不赖啊,只是略逊一色马嘛!”

其实,当听到阿肆的称赞时,我的心理防线就被她攻破了。我清楚,虽然写作比赛她与我比的确略逊一色,而在待人处事上,我已一败涂地了。

略逊一色

我突然想起了父亲——一个做事比其他人略逊一色的父亲。

母亲常向我抱怨说她命苦,嫁了父亲这个憨笨的人。父亲在一旁默不作声,只静静地点烟。母亲这时有补充:“你呀,注定是个没出息的人,干啥子都比人家差!”

收秋时节,水稻晃着沉甸甸的脑袋,随风澜翻絮涌地推起一层层金色的波浪。这时便是农民最忙碌的时刻。父亲持起镰刀,灭了烟头,快速地甩了鞋,竟下了隔壁老两口的田。“老人不能干重活,先帮他们收。”父亲嘀咕着,一把揪过稻穗从中上部奋力割去。母亲知道后,又是一阵抱怨与抱怨,可还是气鼓鼓地为父亲准备完午饭,也来帮忙。收完一半后,硕大的谷桶被拖下了田,两位老人抓起谷穗往桶沿奋力打去。沉甸甸的谷粒洒满了桶底。父亲把桶上的麻绳压在背上,前倾的身子奋力向前,拖拉着装满谷穗的谷桶在田里艰难地挪动。他的半条腿都陷进了乌黑的泥田,每走一步,都会在田面上留下一个深坑。他夹紧着眉头,圆滚外凸的眼珠一直眨动着,抵制着入侵的汗水,牙像上紧了的锁一般,紧紧咬住下嘴唇,古铜色的脸颊渐渐渗出炭烧般的红色,粗大的麻绳在他青灰色的衬衫上勒下一条黑痕。

当父亲从田里上来时,已近傍晚。他上卷的裤子下裸露的脚包裹了一层层乌黑的泥巴,疲惫的脸上沾满了污点,眼角还有一条被穗叶勒过的红色深暗的伤痕。父亲提着拖鞋来到我家田边的小凹凼里,坐在一块青石板上,把脚伸进凼里慢慢踢蹬着。随着会水的浑浊,父亲的大脚也渐渐呈现原来枯黄的肤色。他左脚的大拇指甲缺了半边,十指里嵌满了黄色的泥土。当他伸手去抓擦脚背时,水里竟有丝丝血红冒出,他翻过脚背一看,有一道红色浅显得伤口在他的脚后跟老茧处,他也不觉痛,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黄色的胶布缠绕在后跟上。他穿上鞋,目光看向我家那边还未收割的田地,喃喃道:“你妈说的对,我又要输给人家了??”

夜风吹过来,撩乱了他的头发。

父亲真的略逊一色吗?

又胜一筹

我的童年时代、少年时代,留下过很多珍贵回忆。其中,最令人久久无法忘怀的,是与父亲的两次赌约。

第一次赌约是在我小时候,那时只有四年级。因为握笔姿势不正确,所以父亲强迫我去学硬笔书法。可我在周末只喜欢与小伙伴们踢足球、打卡片。父亲语重心长对我说:“学好书法是有用的,你的姿势那么难看,让人看见了要笑话的。”而我依旧不理睬他,继续干我自己的事。后来,父亲对我说:“让咱们打个赌吧!”一听见打赌,感觉蛮有趣的。我便说:“好啊,好啊!赌什么啊?”父亲见我上钩了,便说:“你去学硬笔书法,只要学完并学会如何正确握笔,我就买个篮球给你。”学会正确的握笔方式很难,因为我写了几年的错误方式,但是接受了这个充满挑战的赌约。在好几个周末,老师都打电话过来,说我不听话,不按照他的握笔方式写字。但父亲始终对我不闻不问。我知道我要做好,我要赌赢。后来,我开始慢慢尝试改变。最终,我依靠自己的决心和毅力赢得了赌约。虽然胜父亲一筹,但还是感觉父亲对我的好。从那以后,我便越来越有毅力,这要感谢父亲,感谢他的赌约。

第二次是去年的这个时候。面对这生物、地理的会考和初二的期末考试。父亲自然希望

我能考得很出色,让他可以在考后的家长会上趾高气扬。于是,他又向我发起了新的赌约——考进年级十五,且班级第一,赏我去海边避暑。我又涌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最后两个星期里,我丢掉电脑、平板、电视??全身心投入题海中。在这期间,父亲总诱惑我去玩一会,我深知赌约不能输。这不仅仅是他的期许,也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期许。从进入考场到考完试的一分一秒都未曾浪费,成绩很理想——年级十一,班级第一。是的,我又胜一筹。可我对父亲却越发佩服,我佩服他真心为我好却不表达,佩服他的欲擒故纵。我想我每胜一筹,父亲也胜一筹。

在那些葱茏岁月,每胜父亲一筹,便会给我很多教训,很多感触,谢谢父亲,谢谢赌约。

又胜一筹

烟雨迷蒙,雾气氤氲,把我送来了这柔婉清丽的江南。

撑一柄油纸伞行走于青石板的小路上,细密的雨丝斜斜地织着,好似一只巨大的网覆盖在屋檐上。远处起了一片蒸腾的雾气,看不真切,耳畔是细雨敲打瓦楞,穿过杨柳,洒落湖面,谱成了一曲清丽的江南小调,宛如佳人怀抱琵琶,素手轻钩,眼波流转,朱唇轻启,入耳便是一支人间天籁,陶醉其中,雨珠淌过叶面,晶莹清透。比之夏日的雷声震耳欲聋大雨倾盆和那捉摸不定的脾气倒是这小家碧玉的江南春雨更胜一筹。

春风缱绻,呢喃细语,天气放晴,隐匿了云朵的粹白,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错落有致地投下一方浅浅的阴影。带着几丝微不可触的慵懒与柔软被雨水洗刷过的湖面,清透的宛如一块明镜,松松地皱缬着又好像迤逦的裙摆,明媚的阳光投向湖面,泛起点点的莹亮,浮动的光闪着金色,好似孩子明媚的笑靥,油油地荡漾着,宛如鸡蛋清般的软嫩。正午,清澄的水光中又透出一点盈盈的碧色,温润如玉。入夜,皎洁的月色一泻千里,水中倒映着半弯月牙儿。夜晚的黑色给她蒙上了一层面纱,好像神秘的美人在独自低唱,猜不透她,西湖的水,比之太过明艳,失之柔美,这浓淡适度,明暗相宜的江南清水略胜一筹。

船划过河面,流淌着雅致的香,带着《诗经》的典雅,是在水一方的伊人和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江南的意蕴湿了多少山山水水,才子佳人的浓情蜜意。这“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比之北方雄浑辽阔的大气,又胜一筹,胜在那一份独特的清新。

桨影媚,橹声柔,于这粉墙黛瓦的斑驳倒影之中渐行渐远。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