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拳打镇关西

发布时间:2014-06-19 13:42:48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幕启,电影《英雄》插曲《序曲?苍》音乐响起) 旁白 北宋末年,政治腐败,天下纷乱,暗淡的岁月,却有英雄的闪光…… 第一幕 [潘家酒楼,舞台中央有一张酒桌,几条凳子。] [音乐唢呐《一枝花》,鲁、李、史上] 鲁达 兄弟,里边请! 李、史 大哥,请! [酒保跑步上] 酒保 (热情地)客官,里边请,里边请! [鲁坐主位面向观众,李、史对坐] 酒保 提辖官人,打多少酒? 鲁达 先打四角钱酒来。 酒保 (铺下下酒的蔬菜果品)客官,吃啥下酒? 鲁达 (不耐烦)问什么?有什么来什么,一起算钱给你。(转头向李,史)这 家伙,只会瞎掺和。 酒保 好嘞。 [酒保下,端上酒和一些肉食。] 酒保 提辖大人,请慢用。 [酒保下] 李忠 (边倒酒,面对史)兄弟这次拜京城禁军王教头为师,武艺必定大有长进 啊! 史进 哪里哪里,小徒这次拜师,纯属机缘巧合…… 鲁达 (抢过话头)是缘分,也是你的福分。(端起酒)来,干了,干了。 [鲁、史、李正谈论间,一阵哭啼声传来,凄凉哀怨。鲁侧目。] 李忠 这年头,什么事都会有,来来来,接着喝,接着喝。 [哭啼声又传来,鲁大怒,摔酒杯] [酒保急跑上] 酒保 (行礼)官人要什么,有何吩咐? 鲁达 (气呼呼地,一拍桌)洒家要什么!你也得认得洒家,怎么让人在隔壁哭 哭啼啼,搅我弟兄们说话吃酒! 酒保 官人息怒。小人怎敢。哭的是来这儿卖唱的父女,遇了点伤心事,一时间 竟哭了起来,小人劝了好一阵子,还是劝不住。要不,我再去劝劝。 鲁达 (收起怒容)是这样,免了免了,你把他们给我叫来。 [酒保随金老父女上,翠莲在前,金老手持拍板随后。酒保引见后,站立在旁边, 翠莲擦着眼泪,道了三个万福。] 金老 拜见官人。 鲁达 (略带好奇)你们是哪里人?为何在这里哭哭啼啼? 翠莲 官人不知,容我说明。(音乐二胡曲《江河水》响起,翠莲抽咽着)奴家 本是东京人氏,因同父母来渭州投亲戚,谁知亲戚移居南京去了,母亲又在客庄 里得病死了,只剩父女二人在这受苦(越来越伤心)这有个财主叫“镇关西”的 郑大官人,因看见我,便强媒硬保,要娶我作妾。谁知写了三千贯文书,却是只 有契没有钱,就要了我去。他大老婆好厉害,不到三个月就把我打了出来,还向 我们要典身钱三千贯。(哭哭啼啼,断断续续差点说不下去)

[酒保在旁边摇头叹息] 史进 你们不会去官府告他? 金老 官人不知,他们家有钱有势,手眼通天,官府认钱不认理,我父女二人势 单力薄,哪里告得过他啊。当初也没拿他一文钱,如今(咳嗽)……如今却要还 他。没办法只好出来卖唱。这几天酒店客少,赚不到钱,怕他又来……,又来… …讨债。想起这苦楚,无处告诉,就哭……哭起来了。不想无意中冒犯了官人, 还请官人多多体谅啊。 鲁达 (鲁拍案而起,把李忠吓了一跳)岂有此理,你姓什么?叫什么?住哪个 客店?那个镇关西郑大官人又住哪? 金老 老汉姓金,排行第二;孩儿小字翠莲。老汉父女二人就住在东门鲁家客店 。那郑大官人就是状元桥下郑屠,绰号镇关西。 鲁达 (猛拍桌子)

呸!我原以为是哪个郑大官人,弄了半天,却原来是杀猪的 郑屠!一个杀猪卖肉的,却也学会这等欺负人!(回头看了看李、史)兄弟,你 们在这等着,洒家去教训一下那家伙便回来!(一脚踹倒椅子就要走) 李、史 (拉住他)哥哥息怒,明日再来解决不迟。 [鲁不肯听劝,执意欲往,李、史死死拉住鲁,过了好一会儿鲁才放弃,又坐了下 来,依旧气鼓鼓地,嘴里喘着粗气。] 鲁达 难得兄弟今天一聚,也罢,改日再找他算账。 [翠莲又哭,酒保过来] 酒保 哎呀,你别哭了,别哭了! 鲁达 (大怒)怎么不哭!这事要让你遇上了,你哭得比她还厉害。 酒保 (吓了一跳,无奈地)好吧好吧,你哭吧哭吧。(酒保下) 鲁达 老人家,你过来,洒家给你些盘缠,明天就回东京怎样? 金、翠 (惊讶状)若能让我们回乡,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黯然失神)只 是那店家怎么肯放我们走?郑大官人还让他看着我们呢。 鲁达 (手伸进衣服搜遍全身,搜出一锭银子来,放在桌上)今天出来喝酒,没 多带,(转身向李、史)兄弟,借点给我! 史进 (随手掏出一大锭银子,放在桌上)哥哥说的是什么话,这你只管拿去。 鲁达 (看李忠)你也借点。 [李伸手一掏,发出银子撞击的声音,却又改摸另一处,摸了好一阵,才掏出一小 锭银子来,也放在桌上。] 鲁达 也是个不爽快的人,(将银子给了金老父女)来,老人家,拿着,今晚就 收拾,明天一早就动身,到时候我去找你,看哪个店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你 说个不字!(金氏父女拜谢后,下) 鲁达 (转向李忠,一脸不屑)这还给你(把银子丢还给李) 李忠 大哥,这这么好意思……(假装为难,但赶快收了回去) 鲁达 (大声)他娘的,这酒喝得不痛快,酒保,酒钱寄在账上,明日再还。 [鲁、史、李下,酒保应和着从另一侧上。] 酒保 提辖官人慢走。(收拾桌子后,下) 第二幕 [灯光暗了,伴一声鸡鸣,灯光又亮,鲁达从一侧上,伸着懒腰,来到鲁家客店] 鲁达 (吆喝)金老,金老。 [金氏父女提着行李上。] 金老 提辖官人,里面请坐。 鲁达 唉,老人家,还坐什么?还不快走! [金老与翠莲提着行李要走,鲁家客店小二急跑上,慌忙拦住] 小二 金老,要去哪?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啊! 鲁达 (微怒)他欠你店钱? 小二 (摸摸怀里)小人店钱分文不少。 鲁达 那为何不让他走! 小二 他欠着郑大官人的典身钱,郑大官人让小人看管着他…… 鲁达 (打断他的话)郑屠的钱,洒家自会还他,你先放这老儿还乡去。 小二 不行啊!小人这店是借郑大官人的钱开的,放他走,小人实在担当不起啊 ! [小二回头看金氏父女欲走,忙夺过行李,金老不肯,小二一脚将他踹倒,强过行 李] 小二 (得意的样子)要走,也得等郑大官人来了再走,老东西!(转过头向鲁 达扮笑脸) [鲁大怒,一巴掌扇下去,小二急忙捂住脸,连转几圈,鲁再上前,做欲又一巴掌 之势,小二忙再退,退至舞台一角,鲁达捡起行李,催金老父女快走,金老父女 从另一端下台。] 鲁达 (很解气)哼! [小二看金氏父女已走,又疾跑上,想去报信,嘴里找借口] 小二 提辖

官人,小的去给你弄碗茶。 鲁达 (大喝一声)站住! [鲁取了张凳子,坐在金氏父女走下台的一端] 鲁达 洒家要你给我捶捶背。 [小二无奈地过来,边给鲁达捶背,眼睛却往金氏父女走的方向张望,过了好一会 儿] 鲁达 好了!陪洒家去里面喝碗茶。(两人一起下) 第三幕 [状元桥郑屠的肉铺,舞台中央有一长桌,几条凳子。唢呐曲《赛龙夺标》响起, 格调跳跃诙谐,郑屠上,袒胸露乳,昂首阔步,趾高气扬,手里拿着一把大葵扇 ] 郑屠 (大声吆喝)小的们,干活! [两肉铺伙计扛一道具猪上,脚步整齐,跳着舞住,将猪置案上,磨刀霍霍,伙计 甲勤快地剁肉,伙计乙慌忙接过郑屠手中的扇子,为他扇风。边扇风,边趁郑屠 不见,做些侮辱性的打趣的动作。郑屠时不时地张眼,监督伙计甲的工作,一会 儿抢过伙计乙的扇子。] 郑屠 (大声怒喝)你也干活去,(做抬腿欲踢之势)还想偷懒! [伙计甲乙节奏整齐地剁肉,鲁从一端慢悠悠地上。] 鲁达 (走到肉铺前)郑屠! 郑屠 (赶紧站立,用袖子擦凳子)原来是提辖官人大驾光临,快请坐,快请坐 ! [郑屠转身向伙计甲乙] 郑屠 (大喝)伙计,看茶去! 鲁达 免了免了。 [郑屠又转过身来,伙计甲乙在其背后做举刀欲劈之势] 郑屠 (恭敬地)提辖大人有何吩咐? 鲁达 (坐下,双手向左侧一抱拳)奉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猪肉,切作臊子, 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 郑屠 好的好的。(转头喝伙计甲)听到没有,赶快去切! 鲁达 (略微笑)慢!换个人来切。 郑屠 (疑惑,转头喝伙计乙)你,你来切! 鲁达 慢!你来切。 郑屠 (转身,迟疑,莫名其妙,有些不情愿地)我?我来切?

[伙计甲乙趁其不见,又在背后做举刀欲劈之势,见郑屠转身,慌忙收住刀,假惺 惺地抹刀上的肉] 鲁达 (一瞪眼)相公吩咐,难道你不肯吗? 郑屠 (迟疑)不敢不敢,小人切就是了。(将扇子递给鲁达)提辖稍候!(喝 骂伙计甲乙)滚!不识抬举的东西。(伙计甲乙下) [郑屠切肉,手脚还麻利,不时地擦汗] [店小二捂着脸,从舞台一边出,向郑屠做金氏父女逃走的手势,鲁一回头,小二 急忙又缩回去] [郑屠切完肉,甩臂、擦汗,将肉包好] 郑屠 提辖,叫人送去? 鲁达 (不慌不忙)不急不急,还要十斤肥的,也切作臊子,不要见半点瘦的在 上面。 郑屠 (不满地)刚才要瘦的,怕是府里要包馄饨,肥的有啥用? 鲁达 (再一抱拳,不满地)相公吩咐,谁敢问他? 郑屠 (忙满脸堆笑,但有些言不由衷)可能是各用的,小人再切便是了。 [郑切得大汗淋漓,不时地擦汗,甩臂,做疲惫状,又将肉包好] [小二探出头来,和郑屠使了个眼色,鲁一跺脚,小二很快又缩了回去,伙计甲乙 出来探头,不敢近前] 郑屠 (有些不情愿)提辖,叫人送府上去? 鲁达 还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切成臊子,不要见半点肉在上面。 郑屠 (极度不满,态度逐渐傲慢起来)寸金软骨?一会儿要瘦的,一会儿要肥 的,提辖大人挑肥拣瘦,今天莫非是来耍我。(将肉怒置案上) [鲁达缓缓起身,将案上肉包抓在手里,音乐琵琶曲《十面埋伏》响起,气

氛陡然 紧张,郑屠后退,就近操起一把杀猪刀,缓缓后退] 鲁达 (猛地把肉甩向郑屠)洒家今天就是特意要来耍你! 郑屠 (浑身是肉,大怒)他娘的,给你一个箩筐你就下蛋,别以为老子真的怕 你! [郑屠举刀扑向鲁达,鲁迎上,就势钳住郑拿刀的手。一反手,将郑屠扭着按在地 上。] 鲁达 (暴怒)洒家自从投奔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敢称“ 镇关西”。(拳头挨近郑的脸)你这个杀猪卖肉的,也配叫“镇关西”?说!你 为何强骗了金翠莲的? 郑屠 (扭过头,怒)她和你沾亲? 鲁达 非亲。 郑屠 她和你带故?? 鲁达 非故。 郑屠 非亲非故,我劝你莫管闲事! 鲁达 洒家管的就是这等闲事! [鲁照着他的鼻子一拳打下去。郑哀号一声。音乐起,类似哗哗流水及喇叭的的声 音] 郑屠 (爬起,作吐出一牙齿状,脱掉外衣)呸!打得好!(又举拳扑向鲁达) 鲁达 直娘贼!还敢应口!

[鲁闪过,抓住郑的拳头,照着眼睛又是一拳。音乐起,类同鼓乐喧天] 郑屠 (作头晕目眩状,想站稳,但终于倒地,挣扎着欲爬起)爷爷饶命,小人 再也不敢了,爷爷饶命…… 鲁达 (仍在狂怒中)呸!你这无赖,若死撑到底也就罢了,这等没骨气,洒家 偏不饶你! [鲁抓起郑,又朝其太阳穴打下一拳。音乐起,以锣声为衬托,但终归无声。郑痛 苦挣扎几下,不动弹了。鲁还在盛怒之中,举拳又欲打,但拳在半空中停住,伸 开手指,探郑屠的鼻息] 鲁达 (略一惊,放开郑屠,嘴里小声唠叨)他娘的,这么不经打。(旋即改换 成怒容,走了几步,回头,指着郑屠)你这厮诈死,洒家改日再找你算账。 [鲁达又走了几步,伙计甲乙急忙上,鲁一回头,伙计甲乙又缓缓后退,鲁从一侧 下,伙计甲乙又急忙上] 伙计甲乙 (惊呼)出人命了,快来人啊!郑大人死了!快来人啊!郑大人死了 ! [音乐声起,伙计甲乙拖着郑的尸体缓缓下,幕闭] 旁白 郑屠就这样死了,据说,在他出葬的那天,渭州的鞭炮一度脱销;鲁提辖 就这样走了,据说,在他离开渭州的七百多年后,人们还在用课本剧的形式传颂 他的故事…… [电影《英雄》插曲《闯秦宫》音乐响起,演员集体上谢幕]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