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3 记忆中的家乡

发布时间:2013-12-27 14:56:08  

记忆中的家乡

我是一个来自乡下农村的孩子,自幼在大山里长大,因此我忘不了乡亲们早起晚归忙碌的身影,忘不了阿爸牵着老黄牛在田地里劳作的辛酸,更忘不了阿妈在油灯下摸着我的头叮嘱道:“孩子,好好念书,长大了才会有出息”。

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打我有记忆起,那条河里的水没有断流过,而且总是那么的清澈见底,我爷爷曾经告诉我说,我们那里有一条龙,小河里的水便是从龙嘴里吐出来的,因此家乡的人都供那条龙为山神,大家都尊为龙王爷。这种记忆一直保存到现在,尽管我不敢断言这个传说是真是假。

站在很远的地方便看见有棵老树,矗立在我们村的最北边,树很高,足有几十米,几十年过去了,还是那么的枝繁叶茂,三四个人手把手才能抱住她的根部,据说那是用来辟邪的,我家就住在那棵树的后面,我爸告诉我,那是当年我爷爷栽的,现在我爷爷已经去逝好几年了,除了那些依稀的记忆,还有那棵树,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我的童年,寒冬腊月,北风一刮,天气冷得要命,河里都结了冰,大人们都偻在炕上喝酒谝话,偶尔出个门也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时候最不安分的就是我们小孩子了,邻居家的赵三比我大两岁,他是我们的“大王”,早饭还没有吃完,就听他开始召集大家了,各拿着各的装备—心爱的滑冰棒和冰车(为什么心爱呢,因为那都是我们在父亲跟前用泪水换来的),然后兴高采烈地去我家门前滑冰,七八个人就可以组建一个滑冰队。我们玩的很踏实,不畏寒冷,不怕吃苦,衣服上磨出个洞也顾不得跑回家补补,更没有饿的概念,生怕错过了最佳的滑冰时间。大人们等孩子回家吃饭是不可能的,最后母亲总是站在大老远的地方高声呼喊,该回家吃饭了。

下雪的日子里除了滑冰,玩的花招还有很多,打野鸡,捉小鸟,颇有“棒打狍子瓢舀鱼的味道”,不像滑冰只限于孩子玩,大人们也很热衷于打野鸡。

记得捉小鸟可是我的专长。下雪了,在院子里扫出一片空地来,然后用木杈撑起一个大筛子,下面撒一些谷子,木棍的一头系上绳子,远远的由我控制,鸟儿无处觅食便会自投罗网,我只需将绳子轻轻一拉,全都被罩在下面,最得意的事莫过于此了。

我们那里也有学校,位于村子的中心,教室是三间瓦房,其中两间是一个教室,正面墙上挂着一面小黑板,木制的。中间摆着四张双人桌子,跟前凑着四张长凳,没有讲桌。左边的一间便是教师办公室,靠窗有一张修了又修的办公桌,跟前立着一把椅子,样子很慈祥。 学校里有一个老师,还是另一个村的,大概四五十岁,高个子,满脸络腮胡子,戴着一幅老花镜,坐在那把椅子上很协调,看起来就像一幅中国山水画.

冬天一下雪,整个世界都像冬眠的蛙虫,懒洋洋地沉睡过去,没有了往日的活跃,被雪压地矮矮的灶房的烟囱上冒出的慢悠悠的烟雾,似乎在尽情诉说着人们的疲惫,亦或是安逸。如果能听见外面嘹亮清脆的“叽叽喳喳”声,人们就会意识到外面的云退天晴,麻雀就像人们的使者,第一时间感受冬阳带来的暖意,也第一时间将喜讯散播开来。一时间,娇小的村落变得热闹非凡,孩童们总是不礼貌地抢着大人出门的道冲出去,在开阔的地方打雪仗,或是堆雪人。围观的大人也越凑越多,个个都戴着两边耷拉着的大暖帽,身穿齐膝的土黄色的长棉衣,两只手规规矩矩的相互统在袖子里,尽管阳光高照,但寒冬刺骨的空气毫不怜悯人,所以这种装束一点也不奢侈。

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了,有些东西会转眼忘却,有些却会永远留

在记忆里,而我对家乡除了记忆,更深刻的是扎根心底的那种向往与钟情。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