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初中作文初中作文

温暖时刻

发布时间:2013-12-28 12:56:35  

温暖时刻

松滋市大岩咀中学2014届903班 宋敏

天黑了,屋外仍旧寒风刺骨,而室内却温暖如春。柔和、鹅黄的灯光底下坐着我和父亲两个人。

小圆桌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水,水果盘里盛着深红的苹果和浅黄的雪梨,一旁是温暖的火炉,时不时发出“吱吱”的声响。屋子里很安静,只听见“沙沙沙”的写字声。偶尔也会听到父亲往火炉里添柴的响动。我每次抬起头来,都会看见父亲那布满皱纹但却满含笑意的双眼,他的瞳孔里映射着火光,让我全身都感觉到暖融融的。

我继续写作业。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全身酸痛,握笔的手渐渐乏力,于是放下笔,伸个懒腰,抬头却发现父亲歪在椅子上睡着了。他一只手搭在那已褪色的大衣下方无扣处,另一支手半垂在椅边,下边是松落的火钳,头向椅背旁歪着。这样窝着,肯定会很不舒服吧。看着火炉中那舞动的火星四处乱窜,它们似乎很乐意陪伴我哩,再望望墙上的电子钟,已不知不觉溜到了10点处。

我不忍心叫醒父亲,因为他是多么的辛苦呀。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还要陪女儿学习,不就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将来成器成才吗?想到这里,我踮起脚轻轻地拿来一件衣服搭在父亲身上,我以为我轻微的动作不会影响父亲,但我错了。父亲睁开矇眬的睡眼,见我在他面前,赶紧站起来慌忙地说:“呀!这一会儿我怎么就睡着了呢。你快写吧,我再添些柴。”接着便手忙脚乱地拿起火钳往炉子里面夹柴。我装着漫不经心地说:“您不用在这里忙活了,快去睡吧。反正书上的题您也不会,还不如早些去休息呢。”父亲听了这番话,显得有些尴尬。他沉默了片刻,好像把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温和地对我说:“好孩子,快写吧,明天还要考试呢。虽然爸没文化,帮不了你什么,我还是想陪你一会儿。不会打扰你的。”

我又开始做题。时不时抬起头仍会看见父亲那笑盈盈的脸庞。不知不觉间,父亲又一次进入了梦乡,这一次我没有去打搅他,而是怔怔地望着他。这时,我注意到父亲的头上有好多的白发,在灯光下显得那样刺眼。心里不禁酸溜溜的。唉,父

亲老了。

我又回到座位上,怔怔地看着父亲,想着和他在一起的时时刻刻,心中充满了温暖,充满了力量。

(指导教师:周章勇)

温暖时刻

松滋市大岩咀中学2014届903班 张军

寒假,车站里。

我坐在候车室座位上,望去,看见两个人。从年龄上判断,应该是父子。我站起来,径直走了过去。孩子穿着一件破棉袄,没有拉链,里面是一件并不合身的毛衣;再看看父亲,比儿子更寒酸,穿得单薄,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地上放着一个破瓷碗,泛出冷色的灰白的光,里面装的可能是他们今天的饭钱——一块、一毛的毛票都有。

他们的身影很孤单,面貌谦卑狼狈。他们究竟来自于哪儿?为什么是这般境况?我找不出任何答案。唉,生存竟然是如此艰难!

准备完毕后,只见父亲拿起一个话筒,向周围的人鞠了一躬,说:“各位朋友,各位大叔大妈。你们好。”然后便唱了起来。这首歌我听过,他唱得有点走调,但声音雄浑苍凉,感觉还不错。

一会儿之后,那小孩儿便开始了大家预料之中的行为——要钱。于是,有些人便悄然走开了。当小孩端起冰冷的铁碗伸向一名中年男子时,那男子把头扭向另外一边,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荡漾着笑意,继续听歌。小孩连续试探了几次,男子依然无动于衷。小孩有点沮丧,他又把碗伸向另一个穿着奢华大气的中年妇女面前,只见那妇女本能地后退几步,用两根手指捏住鼻子,瞪了小孩儿一眼,凶巴巴地说:“去去去!我可没有钱。”小孩彻底失望了,眼角都有点发红,双唇在

1 / 2

微微抽动。我一阵心酸,为了讨口饭吃,却遭人如此践踏。

突然,一位花甲老太太疾步走向小孩,轻轻往他碗里放了50元钱,然后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小孩在遭受无数如冬天般的面孔之后,终于获得了一缕阳光的温暖,小孩连忙给老太太鞠躬。 那一刻,我颇受感动,久久凝视着这位菩萨般的老奶奶温润的脸。

然后,我也将我身上的10元钱给了那个小孩。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否会给那小孩一丝温暖,但也已将我能做到的做了。

(指导教师:周章勇)

温暖时刻

松滋市大岩咀中学2014届903班 邓永娟

当人们的神经麻痹,再美好的温暖他们也漠然不知,可是,如果用感恩的心去面对这个世界,往往会在一个个小小的细节中,一个个不经意的举首投足之中,发现点点滴滴的温暖。

顺风车之遇

“该死的,又没有赶上车。”我一边没好气地嘟哝,一边看着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表示无奈。我迈着小碎步,叫苦不迭地挪向学校。几乎泪奔的我,对着“一望无际”的小公路,真想唱一曲《征服》。我走着,慢慢地走着……

“笛笛——”一阵摩托车的鸣笛声,是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些的男生。他说:“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还提这么多东西?不怕有坏人吗?”我止住步子,白了他一眼:“本小姐没赶上去学校的班车,正努力地长征着,别打扰我每分每秒的时间,懂吗?”他咯咯地笑着:“那正好,我顺路。要不你就坐我的车吧。”我顿时愣住了:“那好,你有驾驶证吗?”他说:“你神经病啊。拜托,有求于人的可是

你呀。好吧,不坐算了。”我无语:“好吧,那你可别把我拖到外地去卖了!”“卖也没人要。”他一笑,“算了,不开玩笑了。快上来,上学去。”于是我顺了他的好意。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学校,我满脸感激地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他加大油门,扭转车头,甩下“雷锋”两个字,人就消失在灰尘之中。此刻,心头涌起一股暖流,那种感觉,是严寒中太阳的感觉。

公交车之座

“等等我,司机师傅,我还没上车呢。”我失态地喊着已缓缓开动的大客车。它似乎听见了我的苦苦的哀求,停了下来。我欣喜若狂地奔去,“哇——”我不禁一声感叹,车内挤得水泄不通,我挤上车,门缓缓合上。 我身旁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端坐在位子上,他时不时地朝我看一看,我以为是我不小心碰到了他,很不好意思向他点头致歉,他却向我微微一笑,然后,他扶着靠背,艰难站了起来,他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孩子,去学校的路长着呢, 我马上就要下车了,你来我这儿坐吧。”我不禁脸一热: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哪好意思坐呀。想到这儿,我还是婉言谢绝。“孩子,没事儿,你坐吧”看得出老爷爷是真诚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坐下去。几乎快到学校了,老爷爷还没有下车,我便越发有些坐立不安了。终于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学校,老爷爷也下了车,我问:“爷爷,您不是说一会儿就下车的吗?怎么要把位子让给我,您自己却站着呢?”他一笑,说:“如果我说我也在学校这儿下车,你会坐我的位置吗?学生很辛苦的,你也应该坐。”我摸摸后脑勺:也是。于是我呵呵地向他傻傻地笑。老爷爷又说:“孩子,在学校要保重。冬天要特别照顾好自己。”说完,走了。前方是一轮夕阳,爷爷的影子好长好长……

时时回味这温暖时刻,不忘给这个世界回报温暖。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指导教师:周章勇)

2 / 2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