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科学科学

校园的使命

发布时间:2014-03-27 17:20:05  

“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版”的新使命

——提升我国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开发与实施能力的思考

朱幼文

【摘 要】中国各地科技馆现有的教育活动在数量和质量上远不能满足国家和社会的需求,更面临着各种传播媒体和教育机构、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建设所带来的严峻挑战。“科技馆活动进校园”应借鉴国际科技博物馆科学教育发展的经验,在明确科技馆教育基本属性和特征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具有科技馆特色、体现当代先进教育思想的教育活动模式、开发思路和规律,通过项目引导和培训提升科技馆展教人员的专业素质,迅速提升我国科技馆的科学教育能力与水平,推动“科技馆活动进校园”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关键词】科技馆、教育活动、能力、发展

“科技馆活动进校园”自2006年启动以来,对提升科技馆的科学教育功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期间,也是我国科技馆事业迅速发展的时期。与实施“科技馆活动进校园”之前的2005相比,2012年底全国科技馆总数由38座增长为99座,7年间增长了1.6倍;总建筑面积由54万平方米增长至147万平方米,7年间增长了1.7倍;年接待总人数由约1000万人次增长至约3400万人次,7年间增长了2.4倍。2

2012年是“科技馆活动进校园”示范推广工作的最后一年,从2013年起它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个我称为“2.0版”的“科技馆活动进校园”与现有的“1.0版”有什么不同?它的重点是什么?它将给科技馆科学教育带来什么?为此,我们要分析当前科技馆教育活动面临的需求与挑战、不足与困难,由此来决定发展对策。 1:朱幼文,中国科技馆展览教育中心主任、研究员;研究方向:科技馆理论、展览设计、教育活动开发;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5号中国科技馆;邮政编码:100012;Email:zhuyouwen2020@sina.com 2:数据来源于中国科协2012年“全国科技馆合理布局研究”课题和中国科协科普部“2012年全国科技馆免费开放情况专项调查”。

1 1

一、我国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的现状与面临的形势

(一)我国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的现状

在2006年以前,我国大多数科技馆很少自主开发教育活动,所开展的教育活动大多是英语、计算机甚至烹饪、缝纫等,不仅缺乏科技馆和科普的特色,而且师资、教材、教案也大多来自社会办学机构,科技馆仅是提供场地而已。2006年,中国科协、教育部、中央文明办联合启动了“科技馆进校园”项目。今天回过头来看,这可以说是我国科技馆教育活动开发与实施能力发展的一个里程碑。自那时以来,科技馆教育活动发生了巨大变化,数量、种类明显增多,水平和质量也有了明显提升,。

但是,发展是不均衡的。根据中国科技馆2010年和2011年的调查,在接受调查的各科技馆中有大约1/3自开馆以来未自主开发过科学教育活动。因大多数科技馆举办的科普报告谈不上内容、形式等的开发,仅是提供场地和外请专家,如将其排除在自主开发的教育活动之外,上述比例则接近1/2。3

根据调查,在2012年全国科技馆接待总人数中,展览观众大约占93.87%,教育活动接待人数仅占约6.13%,二者之比约为15:1。4这说明了目前我国科技馆所实施的科普教育主要是依靠展览,教育活动的数量和接待人数明显偏少。大约10年前,业界内就对科技馆有“重展轻教”“有展无教”的议论。如果我们把这其中的“教”理解为“教育活动”,上述调查数据则证明了这些议论准确地反映了实际情况。

另一方面,现有大多数科技馆教育活动的水平还比较低,单纯知识灌输式的教育活动占大多数。2012年,在“全国科技场馆科学教育活动项目展评”进入决赛阶段的88个教育活动项目中,80%以上是让受众按照固定套路、规定动作进行科技制作和科学实验,虽然设计了一些趣味性的环节,但实际上是变相的知识灌输,真正体现“探究式学习”“启发式教学”等当代先进教育理念和方法的项目甚少。而在业界内,近年来已有“讲解辅导像上课”“学习单像考卷”之类的评论。

由此可见,尽管实施“科技馆活动进校园”6年来我国科技馆的教育活动有了很大发展,但处于示范推广阶段的“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项目尚未覆盖到所有的科技3:全国科技馆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课题组.全国科技馆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报告[R].中国科技馆,2011.12 4:数据来源于中国科协2012年“全国科技馆合理布局研究”课题和中国科协科普部“2012年全国科技馆免费开放情况专项调查”。

2

馆,全国科技馆教育活动的总体情况不容过分乐观。

(二)我国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首先,挑战来自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以及公众对于科学教育、科学普及日益高涨的现实需求。特别是在我国学校教育中应试教育、灌输式教育根深蒂固并严重影响了青少年创新能力的情况下,许多人期待着科技馆能为打破这一僵局做出独特的贡献。显然,目前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在数量、规模、水平、质量上都还远远不能满足这一需求。

其次,挑战来自近年来各种传播媒体、教育机构迅速发展带来的挑战,其中网络媒体和社会上大量涌现的“体验式教学机构”带来的冲击尤为明显。显然,目前科技馆单调、呆板、灌输式的教育活动难以应对这一挑战。

第三,挑战来自即将全面实施的“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建设。所谓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是立足我国国情,以科技馆为龙头和依托,通过增强和整合科技馆的科普资源开发、集散、服务能力,统筹流动科技馆、科普大篷车、网络科技馆的建设与发展,并通过提供资源和技术服务,辐射带动农村中学科技馆、青少年科学工作室、城市社区科普活动室等其它基层公共科普服务设施和社会机构科普工作的发展,使公共科普服务覆盖全国各地区、各阶层人群,具有世界一流辐射能力和覆盖能力的公共科普文化服务体系。在这一体系中,科技馆的科普教育将不再局限于馆内的展览和教育活动,它将为流动科技馆、科普大篷车、农村中学科技馆、青少年科学工作室、城市社区科普活动室等科普设施提供展览、教育活动、网络传播等科普资源。显然,目前的科技馆连自身内部应有的教育活动尚且难以保证,如何能够为成倍增长的馆外科普设施提供教育活动资源,更何况是要提供与大多数现有教育活动不同、具有科技馆特色、体现当代先进教育理念的优质教育活动资源。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伴随着严峻挑战,还有巨大的发展机遇。国家、社会、公众的庞大需求,建设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的需要和各级政府对其的巨大投入,都为科技馆开发开展教育活动创造了广阔的空间,同样也让我们对“科技馆活动进校园”寄予了更大的期待。

二、国际科技博物馆科学教育的发展趋势

回顾科技博物馆展示教育功能的发展历程,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方向性的启示。 3

(一)国际科技博物馆展教功能的发展历程与趋势

20世纪以来,科技博物馆的展教功能呈现出以下发展趋势(参见图1):

科技馆引进开发多媒体、虚拟现

实等信息技术展品

探索馆发表探究式学习报告

伦敦科学馆率先举办官员、科学家与公众对话; 科学传播与科技文化交流中心成为科技馆目标

探索馆、德意志博物馆开发科学教育活动,并尝试探究式学习

探索馆、芝加哥科工馆、新加坡科学中心兴办科普网站

21世纪初

1990年代

1980年代

主题展览方式,关注展品背后的

科技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和 科学精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

美国提出并推广“机动博物馆”概念 伦敦科学馆率先开发经常性巡回展览

1970年代

旧金山探索馆/安大略科学中心

1960年代以参与体验/动态演示型展 诞生,

品为主要展示教育手段

1950年代

博物馆:以物(展/藏品)为中心

→以人为中心

第一座科技馆——巴黎发现宫 1930年代 诞生,弱化甚至取消收藏、研究

功能,专为教育目的研发展品

20世纪初

科技馆雏形——德意志博物馆及参与体验/动态演示型展品诞生,展示教育提升为首要功能 传统博物馆:收藏、研究、陈列功能并列或收藏、研究>陈列,展览模式为“器物观赏型”; 科学与工业博物馆诞生,出现动态演示型展品

馆内展览

19世纪

年代

巡回展览 教育与传播活动网络科普

图1:科技博物馆及其展教功能发展示意图

展教形式——以单纯馆内展示+讲解为主→20世纪60年代后馆外巡回展览逐渐成为常态→70年代初开发讲解以外的科学教育活动→90年代出现科学家、官员与公众的科学对话→90年代后期开展网络科普;

展览模式——器物(展品/藏品)观赏型展览→20世纪50年代信息(知识)定位型展览→80年代主题展开式展览;

教育活动模式——以知识灌输型教育活动为主→探究式学习型教育活动;

4

展示教育内容——以传播展品本身的科技知识为主→20世纪80年代关注揭示展品背后的科技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和科学精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

年代

时代背景 第一次产业革命完成 第二次产业革命兴起 首次世界博览会举办 第二次技术革命基本完成

第三次技术革命兴起 美苏军备、太空竞赛 日本提出“科技立国”

旧金山探索馆/安大略科学中心诞生,科技馆蓬

勃兴起,以动态演示/参与体验型展品为主要展示教育手段,展览模式向信息定位型转变 伦敦科学馆率先开发经常性巡回展览

《增长的极限》《人类环境宣言》发表 石油危机 “第三次浪潮” Internet诞生 可持续发展受到关注

探索馆、德意志博物馆率先开发讲解以外的科学教育活动,尝试探究式学习 单纯展示→展示+科学教育活动 泛科学中心(Center+Museum=Science Centrum)概念提出,巴黎维莱特科学中心开放 由注重知识传播→重视科学精神、思想、方法的传播,关注展品背后的科技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主题展开式展览模式兴起

伦敦科学馆率先开展官员、科学家与公众对话

互联网普及 知识经济

多媒体、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在科技馆应用 探索馆芝加哥科工馆等开办科普网站 美国博物馆协会推广“机动博物馆”

《美国科学教育标准》推

经济全球化

探索馆发表探究式学习报告; 主题展览模式逐步在科技馆推广

行探究式学习

博物馆新世纪行动方针:思维全球化、行为本地化 美国全面推出2061计划 公众理解/参与科学 公众理解科学

《面向全体美国人的科学》美国第二次科学教育革命

科技馆及其教育功能

传统博物馆:收藏、研究、陈列功能并列或收藏、研究>陈列,展览设计为“展/藏品主导型” 科学与工业博物馆诞生,出现动态演示型展品 科技馆雏形——德意志博物馆及参与体验/动态演示型展品诞生,展示教育被提升为首要功能 世界上第一座科技馆——巴黎发现宫,弱化甚至取消收藏、研究功能,专为教育目的研发展品

杜威教育思想与“做中学”

思想、理论背景

19世纪

20世纪初

1930年代

博物馆:以物(展/藏品)为中心→以人为中心 美国第一次科学教育革命 布鲁纳提出发现学习法 施瓦布提出探究学习法 STS概念与理论 公众科学素养调查

1950年代

1960年代

1970年代

1980年代

1990年代

21世纪初

图2:科技博物馆展教功能发展与时代背景及相关思想、理念关系示意图

上述一系列的发展与变化,受到社会对科技和公众科学素质的需求(拉动作用)、科学传播理念和科学教育思想发展(推动作用)的深刻影响,始终围绕着科技博物馆的展览教育功能展开(参见图2)。由此可见:

科技博物馆的发展过程就是——科学传播/科学教育的观念不断更新、形式逐步

5

拓展、内容日益深化、功能逐渐强化、效果愈发显著的过程。

由此,给科技博物馆带来的是——提高公民科学素质、增强国家创新能力的作用和地位日益凸显。

我们认为,这可以看作是——科技博物馆20世纪以来发展的大趋势,也是科技博物馆今后发展的大方向。

(二)国际著名科技博物馆教育活动的特点

在上述发展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国际上科技博物馆教育活动发展趋势的两个主要特征,一是由单纯展览讲解向更多样化的教育活动方式转变,二是由以知识灌输为主的教育活动向探究式学习型教育活动转变。

先进博物馆教育理念认为,博物馆不仅要做好展览,更要围绕和配合展览,开展一系列延伸教育和拓展服务。5在这方面,一些国际著名科技博物馆走在了前面。

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旧金山探索馆、加拿大安大略科学中心和德意志博物馆等率先有计划地开发讲解以外的科学教育活动。

20世纪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教育家杰罗姆·布鲁纳(Jerome S. Bruner,1915- )提出了“发现教学法”。美国教育学家约瑟夫·施瓦布(Joseph.J.schwab,1910-1988)在总结杜威科学教育思想的基础上,对布鲁纳提出的“发现教学法”进行了深化和发展,最终形成更具可操作性的“探究学习法”。此后不久,美国探索馆就将这一先进教育思想和方法引进科技馆的教育活动之中,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

1985年,美国启动了全面改革科学教育的“2061计划”,发表了《面向全体美国人的科学》、《科学素养的基准》、《科学教育改革的蓝本》和《科学素养的导航图》等书6,并在1995年公布了《国家科学教育标准》。这次科学教育改革,最重要的是在科学课程与教学改革的方面强调以科学探究为中心,解决科学教育的普及问题。这期间,探索馆成立了科学探索研究所,积极投身于这场科学教育改革之中,直接参与了《国家科学教育标准》及其相关文件的制定、编写工作,参与编写《国家科学教育标准》的第一本附属读物《科学探究与国家科学教育标准——教与学的指南》,主编了《探究——小学科学教学的思想、观点与策略》一书7,并在本馆教育活动中贯彻了以“科学探究”为核心的教育思想。 5:郑奕.科学的博物馆教育活动组织管理模式[J].中国博物馆,2013(3)

6:上述四本书已由中国科协组织引进、翻译,由科学普及出版社2001年4月至2008年9月陆续出版。

7:上述两本书已由广西师范大学罗星凯教授等翻译、分别由科学普及出版社(2010年9月)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

6

比如,在探索馆20世纪80年代为学校参观团队带队教师准备的“展项参观指南——磁学”中包括以下内容:

如何引导观众观察展项呈现的科学现象,

如何引发观众对于大自然和生活中类似现象的联想,

如何引导观众提出问题,

如何引导观众观察另一展项或进行科学实验,

如何引发再次思考,

……

如何分析得出科学的结论,

该原理有什么意义、在生活和生产中是如何应用的8。

可以看出,探索馆在30年前就已将“探究式学习”贯彻于展品参观的辅导之中。 美国史密桑宁学院莱梅尔逊中心1995年开办“火炬实验室”,主要面向6-12岁儿童的家庭、K-12教师、学者/研究人员、对科学技术和发明有兴趣的成年公众、发明家和创新者开展活动。他们的教育理念是:发明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是善于创造的。他们以参与者为中心,以科技史脉络为根据,以科技博物馆的专长和展品为基础,以合作、动手、体验、开放式的方法,聚焦于科学发现与技术发明的过程。

美国加利福尼亚科学中心与洛杉矶统一学区(LAUSD)经过10余年的合作,2004年9月9日成立了“加利福尼亚科学中心学校”,其教学目标是将“科学中心型的方式”与通常在学校中实施的教育方法进行整合,从而使得体验性、主动性、参与性学习达到双向和互惠的合作效果。9

2011年暑期,安大略科学中心举办了9期青少年夏令营,每期平均有15个不同学科、不同年龄层次的班组,每个班组平均有20个学生。在为期一周的夏令营中,每个班组每天的活动内容均不相同。仅仅是2011年的夏令营,安大略科学中心就为其准备了上百个科学教育活动项目及其教材教案,其教育活动之丰富可见一斑。10类似的情况,在探索馆、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等科技博物馆同样可以看到。

国际先进科技博物馆教育活动的多样化还体现在近年来形成的三大组织管理模式上:一是根据服务对象和工作性质,实行“分众化”教育项目的开发与管理;二是对观众参观博物馆前、中、后三阶段进行“一体化”的开发与管理;三是围绕某8:谭泾远(编译).探索馆参观指南之一——磁学[J].科技馆,1988(3)

9:郑奕,陆建松.博物馆要“重展”更要“重教”[J].东南文化,2012(5)

10:中国科技馆代表团.美国、加拿大科技博物馆考察报告[R].中国科技馆,2011.9

7

个主题,开发一系列“衍生化”教育活动。11

安大略科学中心在2011年暑期举办了一个“侦破技术中的科学”综合性科普活动,同时推出了科普剧、小型展览和科学实验、动手制作,三项活动互为依托、相辅相成,形成了良好的协同效应。这即是围绕主题开发的系列“衍生化”教育活动。

上述事例,体现了国际上先进科技博物馆教育活动的三个特点:一是依托并充分利用科技博物馆的展览资源;二是体现了当代先进的科学教育理念,特别是探究式学习的思想与方法;三是科技博物馆的科学教育内容参照修订后的《国家科学课程标准》。我们认为,这非常值得各地科技馆借鉴。

须指出的是,美国“2061计划”和《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由科学家、教育学家、人类学家、心理学家(特别是儿童心理学家)、科技博物馆专家等共同参与制定,其科学教育的内容符合人的认知规律和各年龄段青少年的智力发展水平。我们在询问美国、加拿大的科技博物馆教育人员是否在开发教育活动之前对中小学师生进行需求调查时,回答都同样是:无须调查,只须按照《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的规定即可12。

三、科技馆应开展什么样的科学教育活动

目前某些科技馆很少甚至不开发教育活动,除了有的是受经费、人才短缺困扰之外,主要受到两个因素影响:

一是有的人认为科技馆只要展出了展览、展品就实现了科普教育功能,无须开展辅导讲解和其它教育活动,而且辅导讲解干扰了观众的“自主学习”,背离了科技馆的教育理念;二是许多人知道“讲解辅导像上课”“学习单像考卷”“固定套路、规定动作”“知识灌输”类的教育活动不好,但理想的教育活动是什么样?科技馆到底应该开展什么样的教育活动?大家普遍感到茫然。他们进行了许多探索和尝试,却苦于没有方向和目标,犹如在黑暗中摸索,其成功率很低。而且后一个因素还会加剧第一个因素:正因为“讲解辅导像上课”“学习单像考卷”“固定套路、规定动作”“知识灌输”类不好,所以就干脆不做。

这些因素直接影响到“科技馆活动进校园”下一步的发展和科技馆科普展教能力与水平的提升。这既是“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面临的实践问题,同时也是科技馆教育的重大理论问题,因此有必要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加以分析解决。 11:郑奕.科学的博物馆教育活动组织管理模式[J].中国博物馆,2013(3)

12:中国科技馆代表团.美国、加拿大科技博物馆考察报告[R].中国科技馆,2011.9

8

(一)科技馆教育的基本属性

科技馆展示教育不同于学校的正规教育,这一点在业界甚少争议;但它究竟是非正规教育、还是非正式教育?业界内却有着明显不同的认识。而且这一争议直接影响到了科技馆展示教育的定位、发展方向以及展览设计、教育活动的开发与实施。

1.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非正式教育的概念与区别

在教育界,将各种形式的教育区分为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教育。 正规教育——系指高度机构化的、编年级的与课程体制结构的教育制度(education system)13。显然,包括小学、中学、大学及研究生教育等学校进行的制度性教育都是正规教育。

非正规教育(Non-formal Education)——是指在正规教育制度以外所进行的,为成人和儿童有选择地提供学习形式的有组织、有系统的活动,包括各种岗位培训、校外教育、继续教育等14。

根据Rogers在2004年所给的定义,非正规教育系指任何在正规教育制度以外、有组织的、系统的教育活动15。

Norland(2005)从方案规划的角度分析正规教育与非正规教育之差异如下: 表1:正规教育与非正规教育之差异

资料来源:Norland(2005).The nuances of being on?evaluating nonformal education programs

and settings,p816

13:引自百度百科“正规教育”

14:引自百度百科“非正规教育”

15:黄明月.非正规教育认证之探讨[J].研习资讯,第25卷第3期(97?06):29

16:黄明月.非正规教育认证之探讨[J].研习资讯,第25卷第3期(97?06):30

9

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是指每个人从日常生活经验和生活环境(家庭、工作单位、社会)中学习和积累知识技能,形成态度和见识的无组织、无系统的终身过程17。

我们通过比较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教育的差异,可列出表2:

表2:非正规教育与非正式教育之差异

2.科技馆展示教育是非正规教育、还是非正式教育

那么,科技馆的展示教育究竟是非正规教育、还是非正式教育?

从学习目的看——科技馆的观众,特别是团体观众之外的“散客”,经常是出于休闲、游览甚至娱乐的目的到科技馆参观,可能并未抱有明确的学习目的;即使是抱有学习的目的,多半也是泛泛地了解科学,并未明确诸如物理、化学、数学、生命科学甚至特定的某一概念、原理、知识的学习目的。

从学习过程看——大多数观众在科技馆中的展览参观行为往往是无组织、无序的,观众观赏某一部分展览内容、操作某一展品,具有很强的随机性、不确定性。

从学习内容看——正因为观众在科技馆中观赏某一部分内容的随机性、不确定性,就有可能不遵循展览设计者事先设置的展览内容的脉络顺序,无视展览内容的系统性。

从学习方式看——由于观众参观某一部分展览内容、某一展品时可以选择观赏、操作、体验等方式,其学习方式也是不确定的。

17:引自百度百科“非正式教育”

10

从学习效果看——由于科技馆观众的年龄、文化程度、所学专业、职业等的不同,对同一展览内容的理解程度和角度存在极大的差异性,故对其参观学习效果难以做出具体要求,也难以按统一的标准进行评估。

从师生关系看——许多观众并未接受到科技馆教育人员提供的讲解辅导、操作指导、实验表演等服务,有的科技馆很少甚至不主张为观众提供讲解辅导服务,故科技馆教育人员与观众之间难以形成非正式的师生关系。

如此看来,似乎科技馆展示教育应是非正式教育。

正是由于某些科技馆人持有这一观点或认知倾向,于是:

◆在展览设计中不做“展览→展厅→展区→展项组→展项”的逐级展示教育目标设计、不做逐级的展示教育效果要求、不做展示内容脉络与结构设计、不做参观流线设计;

◆在展厅中不做讲解辅导和实验表演的安排、不根据对象的不同做讲解辅导内容和方式的差异化设计。

于是,观众在科技馆中的参观就变成了无序、随意、盲无学习目的的简单观赏、休闲、娱乐行为了,科技馆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科学教育效果也就不得而知了。事实上,在这种状态下,科技馆的科学教育效果无从评估,而且因为是非正式教育也无须评估。于是,不做讲解辅导、不做参观引导、放任自流,似乎成为科技馆中顺理成章的应然状态。

然而,我们考察发达国家著名科技馆时却经常可以看到:

◆对于展览和教育活动的目的有明确的设定,对于展教效果有明确要求;

◆展厅中讲解辅导、参观引导、实验表演的种类多、频率高、密度大,随处可见,举目皆是;

◆某些展览和大多数讲解辅导、参观引导、实验表演等科学教育活动在脉络、环节等方面有具体而详细的设计,有系统、有计划、有组织。

◆展教效果评估受到高度重视,成为某些科技馆每年或逢重大展览几乎必做的经常性工作,且指标体系、理论方面的研究和著述颇多。

这似乎与非正式教育有明显差异。有感于此,并有感于对国内科技馆展览设计和展厅中放任自流状态的困惑,部分科技馆人对于“科技馆教育是非正式教育”的观点提出了置疑:这是否会导致科技馆展厅“沦落成为打着科普招牌的游乐园”?

出于提升科技馆科普展教效果的动机,近年来有研究人员提出:科技馆展示教 11

育应由没有计划的、完全自由的非正式教育转变为有计划、有意识的非正规教育。18

不可否认,科技馆肯定含有非正式教育的成分。但科技馆是否只有非正式教育或是以非正式教育为主?归根结底,这是要不要追求科技馆教育效果的问题,并且关系到科技馆的社会效益。科技馆展示教育是非正式教育或以非正式教育为主的观点,在某些人是由于缺乏深入分析和思考,在某些人则成为了无所作为或缺乏教育效果追求的借口。

3.科技馆展示教育成为非正规教育的必要性

那么,科技馆的展示教育是否有必要成为非正规教育?

大多数科技馆都认为自身引以为荣的参与、体验式展示教育方式,是在贯彻美国著名教育学家杜威“做中学”的教学方法,但我们不应忘记杜威教育理论的核心观点之一是“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生长”的本意不是要把教育与生长混为一物,他的“教育即生长”实质上是提倡一种新的儿童发展观和教育观:一方面要求摒弃压抑、阻碍儿童自由发展之物,使一切教育和教学适合儿童的心理发展水平和兴趣、需要的要求;另一方面这种尊重绝非放任自流,任由儿童率性发展19。杜威明确地讲:“如果你放任这种兴趣,让儿童漫无目的地去做,那就没有生长,而生长不是出于偶然”20。

科技馆提倡观众自主学习,并将激发观众对于科学技术的兴趣作为展示教育目的之一。但是自主学习、激发兴趣,并非放任自流和放弃展示教育的目标、计划和组织。

我们再从学习的目的、过程、内容、方式、效果和师生关系等角度,看科技馆的展览教育是否有必要成为非正规教育。

学习目的——尽管观众到科技馆来可能没有明确的学习目的,但科技馆的展览设计和教育人员应有明确的教育目标。作为科技馆的展览,恐怕无人否认其应有科普和科学教育的目的,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科技馆展厅成为“科技游乐园”。既然如此,为展览和教育活动设定教育目的就是理所当然的,尽管对不同层次的观众对象其教育目的会有所差异。

学习过程——欲实现某一教育目的,必定要经过特定的教育过程。如果明确了18:中国科技馆课题组.通过开发和应用“学习单”促进科技馆与学校教育有效衔接的研究报告[R].中国科协2010年“促进科技类博物馆能力提升项目”,2011.6

19:吴式颖.外国教育史教程[M].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8,P510

20:杜威著,赵祥麟等译:学校与社会·明日之学校[M],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47

12

展览和教育活动的具体而非空洞的教育目的,就应该在展览和教育活动设计时进行有序的组织安排。

学习内容——同样为了实现特定的教育目的,应在展教内容的知识点、脉络上做出具有结构逻辑关系的系统性安排,并通过展览和教育活动的设计,引导观众实现对展教内容的系统性学习。

学习方式——从展览和教育活动的教育目的及其内容看,必会有某种展示或教育方式是实现其教育效果的最佳方式,作为展览和教育活动的开发者应对其做出科学、合理的设计和安排。

学习效果——不论是展览、还是教育活动的项目,如果其开发者对教育效果没有追求、没有设计(尽管对不同层次的观众对象其教育效果会有不同的追求和设计),而且其教育效果无法评估,恐怕都难以称之为是具有明确教育意义的项目。

师生关系——在展览、教育活动的开发、实施过程中,如果展览、教育活动的开发、实施者在上述学习目的、过程、内容、方式、效果等方面进行了科学、合理的设计并予实现,展览、教育活动的开发、实施者就与观众在事实上构成了师生关系,尽管这种师生关系是非正式的,甚至是观众所感觉不到的。

由此可以看出,采用非正规教育方式可比非正式教育大幅度提升科技馆的展教效果。因此,科技馆实施非正规教育很有必要。

4.科技馆展示教育成为非正规教育的可行性

我们在国内外科技馆的一些优秀教育项目中,看到了体现非正规教育特点的案例。比如在前面引述的美国探索馆“展项参观指南——磁学”21,显然这一依托展项的教育活动项目有明确的目的,过程是经过精心设计和安排的,其展教内容存在着结构和逻辑的系统性,观众的学习方式是有设计、有安排的,其教育效果是有要求、可预期、可评估的,该教育项目的开发者、实施者与观众构成了事实上的非正式师生关系。显然,这是典型的非正规教育。

更难得的是,根据这一“参观指南”所实施的教育活动,并非知识的灌输,而是模拟再现了丹麦物理学家奥斯特发现电流磁效应所进行的电磁学实验,引导观众进行了一次科学探索的实践,观众所获得的知识并非由书本或教师灌输的,而是通过亲身实验、亲自观察、亲历探索而得来的。

在美国探索馆的其它“展项参观指南”中,在国内外科技馆一些优秀展览项目21:谭泾远编译.探索馆参观指南之一——磁学[J].科技馆,1988(3)

13

中,都可以看到体现非正规教育特点的案例。

因此我们认为,非正规教育不仅在科技馆中是可行的,而且应是科技馆展示教育的基本属性。否则,科技馆的展示教育会沦落为游乐园中缺乏教育意义的科技娱乐。

当然,科技馆不可能使所有观众都接受到非正规教育,仍会有大量观众会以非正式教育的方式参观科技馆;我们也不排除许多观众在非正式教育的形式下,在科技馆里通过无明确学习目的的休闲、观赏、游览过程感受到了科技之功、科技之趣、科技之美,并获得了知识、情感、观念层面的学习效果。但这不应成为我们不作为的借口,科技馆展示教育的主流和最有特色、最有教育效果、最有生命力的应是非正规教育,我们应使尽可能多的观众从非正式教育状态下转变为非正规教育。

国际著名科技博物馆专家布雷德伯恩2012年5月在中国科技馆举行的报告会上曾指出:“科技馆的展厅不是学校的教室、不是报告厅,而应是大花园、大实验室和大车间”22。我们理解,这段话形象地说明了科技馆教育的属性:

不是学校的教室——是指科技馆展示教育不是正规教育,不应向观众灌输知识; 不是报告厅——是指科技馆展示教育不是非正规教育中以灌输知识为目标的那一部分;

是大花园——是指科技馆展示教育中非正式教育的成份,让观众在科技馆中感受到科技之功、科技之趣、科技之美,以激发观众对科技的强烈爱好;

是大实验室和大车间——是指科技馆展示教育中非正规教育的成份,要有目的、有计划地引导观众进入探究式学习的过程。

图3:科技馆展示教育基本属性示意图

22:James M Bradburne:China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Learning from the first three years,中国科技馆报告会PPT,2012.5

14

而欲使科技馆的展示教育从非正式教育转化为非正规教育,首先需要转变观念,需要在展教项目的教育目的、过程、内容、方式、效果的设计和项目实施中付出极大的努力,并且需要较高的技巧和创意。然而,这种努力对于科技馆是必需的。

2.科技馆教育活动的特征

当年,科技馆首先是以其独具特征的展品立身于世并传承至今,目前科技馆的大多数教育活动也都依托于展品资源。因此,研究科技馆教育活动的特征,也应从那些科技馆的“经典展品”入手。

20多年前,业界内曾把科技馆展品的基本特征描述为“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后来又有人在上述“三性”的基础增加了“参与性”“体验性”。但这果真是科技馆展品最根本的特征吗?前“三性”,几乎是所有科普作品均应具有的性质;后“二性”,亦为游乐园中的游艺机、电子游艺厅中的电子游戏机所拥有;如何将科技馆展品与它们相区分?

在1851年英国举办的世界上第一次国际博览会——伦敦万国博览会上,为展示科技发明成果及其对人类生活、社会的影响,部分当时最先进的机械设备进行了现场运转演示,这是科技博物馆动态演示型展品的起源。1857年,在伦敦万国博览会的基础上成立了南肯辛顿工业艺术博物馆,即今天伦敦科学博物馆的前身。

1906年,德国电力工程师奥斯卡·冯·米勒筹建慕尼黑科学与工业成就博物馆(即德意志博物馆)进一步发展了动态演示方式,他不仅使大量工业机械“动起来”,而且由工作人员操作变为让观众亲自动手操作,实现了观众的参与和体验。许多人把德意志博物馆看作是科学中心的起源或雏形。

但此时的科技博物馆展品,基本还保持着机械、仪器的原始形态和结构,仅仅是为了展示的方便做少量的改动,其“展品化”程度还比较低。同时,大多数机械、仪器的基本科技原理还隐藏在其内部结构之中,犹如“黑匣子”中的奥秘,观众难以直接观察到。

如果说,以德意志博物馆中的动态演示型展品大多还是利用或改造已有的工业机械、科学仪器的话;那么建成于1937年的法国“发现宫”中的展品则是专门为演示科学原理或现象、为了科学教育的目的而研制的,创造了参与体验型的展示方式。1969年9月开放的旧金山探索馆则对这一展示方式做了进一步的发展。

世界上第一个科学中心——法国发现宫的创办人让·佩兰(192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被我国科技馆人称为“世界科技馆圣地”的美国探索馆创办人弗兰 15

克·奥本海默,二人身上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都是 具有丰富教学经验 的 实验 物理学家。而且我们看到各国科技馆中的经典展品中以经典物理学展品居多。

这绝非偶然。让·佩兰与弗兰克·奥本海默都曾将用于科学研究的实验仪器转化为教学设备为中小学生上课,并由此发明了最初的科技馆展品,再进而把科技馆展品的原型从科学实验仪器逐步扩大至生产工具(机械)、自然和生活中的科学现象。弗兰克·奥本海默曾承认:

探索馆的不少展品是由实验室标准设备或教学演示设备改造而成的,一些身边的事物和自然现象也成为展品的来源。23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

科学工业博物馆最初的动态演示型展品来源于机械设备等生产劳动工具; 科学中心最初的参与体验型展品来源于科学实验、生产劳动和生活装置。 让·佩兰、弗兰克·奥本海默研发展品的过程,可以说就是将生产工具、科学实验仪器和自然、生活现象“展品化”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有两个最基本的诉求:

? 将深藏于仪器、机械内部和自然、生活现象背后的某些核心科技原理抽象出来,加以形象化、动态化,直观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即动态演示型展品;

? 在实现上述诉求的基础上,模拟、再现科学实验、生产劳动的实践过程和科学现象的发生过程,为观众创造从实践中体验科技、了解科技的情境,即参与体验型展品。

虽然动态演示型展品和参与体验型展品都是目前各国科技馆最常见的展品,但参与体验型展品是科学中心最具代表性、展示教育效果最好的展品。24

现代教育学的“情境认知与学习理论”告诉我们:教育的关键之一是为学习者创设“实践场”(指为了达到一种学习目标而创设的功能性学习情境)。参与体验型的展示方式之所以能够获得更好的展示教育效果,正是因为它符合了现代教育学所揭示的认知学习规律,为观众创造了从实践中学习、体验科技的情境。25而这种观众参与实践并亲身体验的“参与”,才是科技馆中真正意义上的“参与”,远非一般动手的“参与”可比。

奥本海默要求探索馆制作的展品和开发的展览,必须不惜成本,营造出一种“与23:奥本海默.展品的构思与设计.科技馆[J],2008(4)

24:朱幼文.创新展品的设计思路与制度性制约因素[J].科普研究,2011(2)

25:中国科技馆理念研究课题组.中国科学技术馆理念研究报告[R].中国科学技术馆,2007.1

16

科学家真实的工作环境一模一样的氛围”。奥本海默还强调:

每个展览都要围绕学习者来进行设计,以帮助学习者自主地进行发现与探索。26 人类的学习途径主要有两条:一是从书本中学习,另一是从实践中学习。毛泽东同志曾有一句名言:

读书是学习,实践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

广播、电视、互联网和博物馆的静态陈列,可看作是“从书本中学习”形式的发展,它们为受众提供的均是“间接经验”;而科技馆的参与体验型展品为观众提供了“从实践中学习”、获得“直接经验”的途径,这不仅成为科技馆与其它教育、传播机构及传统博物馆的最大区别,并且是科技馆生存与发展的价值所在。

另一方面,游乐园中的大型游艺机虽然具有互动性、参与性、体验性、艺术性、趣味性,同时游艺机的内部机构和运转过程也充满了科学性、知识性,但它为了娱乐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游客参与到科技实践的过程之中从而学习“直接经验”的。

由此可见,科技馆参与体验型展品的本质特点是:

模拟再现科技实践的过程,为观众营造从实践中进行探究式科学的情境,从而使观众获得“直接经验”。27

长期以来,许多科技馆人都在强调科技馆是通过“做中学”和“探究式学习”实施科学教育的,但我们始终未能准确地说明科技馆的展品是以何种形式实现“做中学”和“探究式学习”的。而从上面对于奥本海默关于探索馆展品的研发经历与思想,从对于科技馆展品本质特点的描述,我们终于可以在科技馆展品、“做中学”、“探究式学习”之间建立起内在的必然联系。

既然科技馆的大多数教育活动是依托展品资源进行的,既然科技馆展品的本质特点符合了当代先进的科学教育思想,既然科技馆展品的本质特点体现了科技馆的生存价值,我们为什么不通过教育活动使这一特点实现最大化呢?这难道不应是博物馆、学校、传媒高度发达并竞争激烈的今天科技馆得以安身立命的价值所在吗?如果我们实施的是“讲解辅导像上课”“学习单像考卷”“固定套路、规定动作”“知识灌输”类教育活动,我们岂不是放弃了自身的优势而退化了吗?

因此,我们认为科技馆展品的本质特点应贯彻于科技馆的主流教育活动之中,26:罗伯特〃赛姆帕.试验样板法——浅论探索馆展项之设计[J].科技馆研究文选.中国电影出版社,1998(9):373

27:朱幼文.科技馆展览设计导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2011级科学传播与新闻专业科技馆科学传播方向研究生课程进修班讲义,2012.4

17

而教育活动的基本特征应与展品的本质特点相吻合。我们在探索馆的“展项参观指南”、美国史密桑宁学院莱梅尔逊中心“火炬实验室”等的教育活动中,都可以看到这一基本特征的体现。

四、提升我国科技馆科学教育活动开发与实施能力的对策

1.开展科技馆教育活动基本特征、活动模式、开发思路的研究

在《“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0-2012年试点推广工作总结》所列举的问题中,指出“校外科学教育活动的品质需要进一步提升”28。如何“提升品质”,实现《“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3-2015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中所提出的“培育并开展科技场馆科学教育项目,打造特色鲜明的校外教育项目精品”29?

显然,“讲解辅导像上课”“学习单像考卷”“固定套路、规定动作”“知识灌输”类的教育活动品质不高、不是校外教育项目的精品。我们需要的是具有科技馆特色、体现了当代先进教育思想的教育活动。

正如关于科技馆展品基本特征的研究为我们进行展品创新时提供了设计思路一样,如果我们能够比较准确地描述出科技馆教育的基本特征时,我们所开发、实施的教育活动难道不应体现这些特征吗?因而它在某种程度上也为我们描述了科技馆教育活动应具有的样式,同时为我们开发教育活动明确了思考的方向。

科技馆展品本质特点的三个关键词“模拟再现科技实践”“探究式科学”和“直接经验”已经为我们指明了科技馆教育活动的方向。但科技馆展品的本质特点不等于科技馆教育活动的基本特征、活动模式和开发思路,我们还须进行深入研究。研究的路线如下(参见图4):

首先,我们应学习并掌握“探究式学习”、建构主义等当代先进教育学思想和方法,深入分析科技馆展品资源的特点,点评分析、借鉴国内外科技馆和科学教育改革后学校的优秀教学案例,根据科技馆所追求的教育目标与效果,研究分析具有科技馆特色、体现当代先进教育思想的教育活动基本特征。

其次,从上述初步总结出来的科技馆教育活动特征出发,从如何设置探究式学28:“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项目管理办公室.“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0-2012年试点推广工作总结.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2013.10

29:“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项目管理办公室.“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3-2015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2013.10

18

习的情境、如何引导观众发现和提出问题、如何引导观众自主设计探究和解决问题的方案、如何引导观众进行观察和制作、如何引导观众运用观察和实验结果、如何引导观众进行交流讨论、如何引导观众进行归纳和评估、如何引导观众做出判断和结论等方面,研究分析辅导讲解、科技制作、小实验、科学表演等不同类型教育活动的应有的模式(样式)。

第三步,以上述初步研究得出的“特征”“模式”为研发目标,进行教育活动项目开发的实践,形成教案,并在实践过程中检验、修改“特征”和“模式”。通过“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过程,在完成教育活动项目开发的同时,根据逐步深化的认识,完善“特征”和“模式”。

图4:科技馆教育活动基本特征、活动模式、开发思路、评估标准研究 和教育活动项目开发路线示意图

19

第四步,通过多个项目开发的实践,在“特征”和“模式”的基础上,分析总结项目开发的过程,逐步形成包括项目开发的理念、方法、程序、指导原则和方针等在内的教育活动开发思路。

与此同时,根据科技馆教育活动所追求的目标和效果,结合上述研究开发过程中获得的对科技馆教育活动的重新认识,我们即可研究制定科技馆教育活动的评估标准和办法了。

2.提升科技馆展教人员的素质,培养科技馆教育人才

在《“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0-2012年试点推广工作总结》所列举的问题中,

30指出“科技场馆员工的教育项目策划和实施能力、校外科技辅导员专业素质不高”。

在不清楚科技馆是否需要开发教育活动之前,我们不知道科技馆展教人员除了维护展厅秩序、充当“展品保姆”和机械地背诵讲解词之外还需要具备什么技能;在没有明确科技馆教育活动的特征、模式之前,我们很难判定科技馆的展教人员应开发什么样的教育活动项目,究竟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知识、能力结构,应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展教人才队伍;展教人员也不知道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是什么,靠什么样的专业技术成果申请哪一系列的专业技术职务(职称)。

这不仅是长期困扰许多科技馆及其展教人员的问题;在2011年中国科技馆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即今天的中国科学院大学)合作筹办科技馆科学传播方向在职研究生班、2012年中国科协与教育部合作进行高校培养科普专门人才试点工作的过程中,我们也曾为培养高层次科技馆展教人才如何设计课程和教学内容感到困惑。这时,我们痛感我国科技馆的基础理论研究是如何的薄弱。正是在准备课程和教材的过程中,促使我们对科技馆教育活动的特征、模式等进行研究。

在《“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3-2015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中提出了“持续开展人员能力建设工作,培养一批科技场馆科学教育专业化人才”31的目标。

在目前初步、尚不成熟的研究的基础上,我们认为:作为教育活动人员,应具有教育活动方案、教材、教学器材的开发能力和组织实施能力。为此,应具备以下素质:

? 除熟悉所学理工科专业的知识之外,还应广泛了解其它多个学科领域的科技30:“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项目管理办公室.“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0-2012年试点推广工作总结.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2013.10

31:“科技馆活动进校园”项目管理办公室.“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13-2015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2013.10

20

知识,并对历史、文化知识有一定了解;

? 能够将教育学、传播学、心理学、市场营销等的理论和方法,运用于教育活动的策划、开发与实施之中;

? 理解并掌握启发式教学和探究式学习活动的设计思路和原则,具备一定的科普写作能力,能够根据不同受众的心理特点、认知能力、文化程度、社会背景等,创作出不同层次的教案、教材,能够提出创新性的教育活动概念创意;

? 熟悉各种教育技术手段,能够将科学概念、知识点开发为教学、实验器材; ? 熟练掌握语言表达、互动、沟通、交流的技巧和科学实验、科技制作的方法,能够将教育活动方案付诸实践;

? 熟悉教育活动开发的基本程序和项目管理制度,熟悉教育器材制作的质量要求。

当前,作为在职的科技馆展教人员,特别是要学习“探究式学习”、建构主义等当代先进的教育学思想及其教学方法。这也是“科技馆活动进校园”新的发展阶段和提升科技馆科普展教能力与水平的现实需要。

2013年,中国科技馆根据中国科协领导的指示,根据对科技馆教育特征及展教人员所需专业素质研究的成果,参照高校教授系列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办法和标准,研究制定了科技馆展教人员的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办法和标准。前不久,这一评审办法和标准已得到了中国科协书记处的批准,即将实施。我们认为,这不仅为科技馆展教人员打通了职称晋升通道,而且明确了展教人员的职业发展方向,是科技馆展教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举措,并可促进科技馆科普展教能力与水平的提升。

目前,中国科技馆正在对展教人员的岗位职责进行修订,修订的重点是与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办法和标准相对应,大幅度增加研究开发教育活动项目的职责和要求。

在我们明确了科技馆教育活动的发展方向、目标,同时在展教人才队伍建设的各项有力措施的推动下,在各地科技馆、教育系统及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下,相信“科技馆活动进校园2.0版”的实施将会更加顺畅、成果更加辉煌,科技馆的科学教育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21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