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少儿英语少儿英语

个性生活:男女幼师比例为何严重失调

发布时间:2013-10-17 12:39:12  

男女幼师比例为何严重失调

幼师专业、学前教育专业的男生本来就很少,长久以来的就业观念也让男幼师在迈开第一步时颇多艰难。而他们毕业后进入幼儿园,又可能遭遇现实泼来的冷水——照顾幼儿太琐碎、待遇不高、职业前景不佳等原因纷纷离开。要想留住男幼师,从根本上要解决老师的待遇问题。

物以稀为贵。在幼儿园园长心中,男幼师堪比“大熊猫”,能招到他们实属不易。近日,记者从江城多家幼儿园了解到,武汉市幼儿园在职男幼师仅10余人,八成男幼师生一出校门就转了行。在男女幼师比例严重失调的情况下,很多父母直言希望有男幼师来照顾孩子,幼儿园也期望更“阳刚”,而由于“男幼师荒”,一些机构推出的男幼师租赁服务,在江城受到越来越多幼儿园的欢迎。

堪比大熊猫,招到男幼师园长如获至宝

“双手抱头,蹲下来,预备:跳!”在武汉光谷贝贝卿幼儿园,21岁的张添正在操场上带中班小朋友上体育课。孩子们模仿他做动作,跳得不亦乐乎。25分钟后,下课了,张添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你听,我嗓子都喊哑了。”他笑道,园里的女老师很照顾他,经常帮他买喉宝、胖大海,传授他保护嗓子的诀窍。

张添今年7月份毕业于连云港师专,他学的是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后听说武汉这家知名的连锁幼儿园招老师,他上门自荐,园长当即拍板留下他。每周一至周五,张添在各分园走班上课,带小朋友上体育课。当初选择幼师专业,张添坦言考虑最多因素是就业。他说,当初填报高考志愿时,在企业工作的父母特地给他圈定了护士和幼师这两个专业,父母认为这两个专业都好找工作。父母的选择是对的,专科一毕业,张添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工作。

一天四节课,每周20节,张添认为这样的工作量还可以。他说,自己只上体育课,不用管孩子

1

吃喝拉撒睡等琐事,所以没那么辛苦。贝贝卿幼儿园园长何红玉告诉记者,当初张添来应聘时,自己喜出望外。“幼儿园男老师比熊猫还金贵。”何园长说,幼儿园绝大多数是“女儿国”,要培养孩子的阳刚气不容易,特别希望有男老师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可惜男老师没那么容易招到。对于张添的工作表现,何园长表示“很满意”:热情高,性格温和,善于跟孩子打交道,是吃老师这饭碗的料。不过,何园长心里有点忐忑,“这个男老师留不留得住?能留多久,是个未知数。”

幼儿园“求男若渴”,多数男幼教生不愿做本行

武汉市第三职业教育中心的学前教育专业已有30年历史,直到2008年,这个专业才招到2名男生。近年来,就读该校学前教育专业的男生稳定在4人左右。记者从东西湖职校、武汉市中等职业艺术学校等开设学前教育专业的中职了解到,今年,绝大多数学校只招到女生,男生一个都没有。湖北省至少有20多所中、高职学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但招到男生的凤毛麟角。该校校长汪福林说。

据了解,武汉市唯一一所开设学前教育专业的高职院校,湖北省幼儿师范学校每年男幼师毕业生只有10余人。据统计,我国幼儿园教职工总人数在100万人左右,其中男性6万多人,真正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不到1万人,男幼师的极度缺乏让这个职业日渐受宠。毕业于湖北省幼儿师范学校的小赵说自己那届中,全年级仅17名男生。他告诉记者,大多数男生毕业后转了行。今年毕业于连云港师专的男幼师张添告诉记者,学前教育专业全年级有8名男生,现在当老师的只有两人。

“我不知道自己当老师的热情能维持多久。”小张表示,如果将来不当老师,就从事幼儿教辅推广工作。“虽然父母认为当老师比较稳定,但我考虑得很现实,将来成家立业,这份工作怎么养得活家人。”

“钱途”不理想,武汉在岗男幼师仅十余人

“很多幼儿园要钱没钱,要编制没编制,谁愿意留下来。”武汉市一所公办幼儿园园长说,教师属于事业编制,公办园老师也有事业编制,在薪酬、养老方面跟中小学老师差不多。但是,一所幼儿园里,有编制的老师不多,多数老师属于幼儿园自聘,待遇就差多了。园长算了一笔账,在编老师每个月收入三四千元,自聘老师每个月收入不超过2000元。有编制意味着吃财政饭。武汉市一位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武汉市每年都有一次教师编制考试,但各区的编制有限。

公办园园长抱怨编制不够,私立幼儿园园长则更加“委屈”,“公办园老师才能参加编制考试,私立幼儿园老师没资格,除了提高待遇,靠什么去吸引男幼师。”“工资不高,前途渺茫,将来我拿什么支撑家庭。”采访中,男幼师吐露心声,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自己挣得不如将来的另一半,会抬不起头,“以前的同学和家里人一听说我是做幼师的,就会觉得挺没出息的,成不了什么大事。”

部分幼儿园园长表示,幼师专业、学前教育专业的男生本来就很少,长久以来的就业观念也让男幼师在迈开第一步时颇多艰难。而他们毕业后进入幼儿园,又可能遭遇现实泼来的冷水——照顾幼儿太琐碎、待遇不高、职业前景不佳等原因纷纷离开。要想留住男幼师,从根本上要解决老师的待遇问题。记者了解到,目前武汉市共有幼儿园785所,在职男幼师仅十余人。

无奈“曲线救国”,四家幼儿园同租一个男幼师

2

“黄老师,你今天教我们做什么游戏?”9月30日,在光谷一家幼儿园上课,孩子们围住黄文杰唧唧喳喳。黄文杰不是这家幼儿园的专职老师,而是从专门的早教机构“租赁”来的。隔周他会准时出现在这家幼儿园,并在此工作一整天,主要职责就是带孩子们进行体育活动。别看黄文杰是男性,也十分细心。每次在体育活动之前,他都会细心地给易出汗的孩子隔好隔汗巾。黄文杰原是武汉市一所公办幼儿园专职老师。一年后,他辞去专职老师的工作,应聘到一所早教机构,当起了一名走班代课老师,目前,共有3家幼儿园前来租借他。走班代课每个月收入4000余元,比在幼儿园当专职老师的工资高出很多。

目前该机构共有20余名男幼师,共为省内100余所幼儿园提供男幼师“租赁教学”服务,这项业务很受欢迎,这些男幼师只负责上课,并不负责幼儿的护理。他们的月收入2500元至4000元不等。一般幼师的工资1000多元,所以社会培训机构更能吸引这些幼师加入。租赁男幼师的社会机构从2011年开始在江城出现,并逐渐升温。目前,仅武昌就有四家类似机构,而且男幼师非常抢手,甚至出现四家幼儿园同租一名男幼师的情形。“租老师属于曲线救国。”东湖高新开发区一所幼儿园园长说,租一个老师半天就要花费100多元,比起专职老师,成本高多了,但幼儿园招不到男老师怎么办,只能请外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3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