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少儿英语少儿英语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述评

发布时间:2013-11-03 11:00:59  

心理科学进展 2006,14(1):60~65 Advance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述评*

王丽娟 王淑燕 刘 伟

(吉林大学心理学系,长春 130012) (上海师范大学心理学系,上海 200234)

摘 要 前瞻记忆是指对未来某一时刻完成某项或某些活动的记忆。该文主要从儿童前瞻记忆的实验范式,儿童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的关系,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儿童的前瞻记忆以及儿童前瞻记忆影响因素的研究等几个方面对该领域的研究加以综述分析,并对其发展趋势和前景作以预测。

关键词 前瞻记忆,ADHD,年龄效应,干扰效应,线索。 分类号 B842

前瞻记忆(Prospective Memory, ProM) 与回溯记忆(Retrospective Memory, RetroM)相对应,是指对未来某一时刻完成某项或某些活动的记忆。有研究表明要想成功地处理日常事务,前瞻记忆的早期发展至关重要,如,Meacham和Colombo研究认为儿童在前瞻记忆方面的尝试可能是其回溯记忆策略发展的一种重要的前兆[1]。但由于研究方法局限性等问题,已有的研究大多针对于成人,较少关注儿童前瞻记忆的发生和发展。而在日常生活中,儿童也经常需要记住捎口信,带某件物品去学校,或者记得睡前定好闹钟等等。前瞻记忆的失败也经常影响着儿童的生活质量。随着研究技术和理论的发展,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关注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1~11],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相对来说,该领域的研究还很零散,不成体系。

测。

1 儿童前瞻记忆的实验研究范式

近一二十年,研究者开始关注前瞻记忆现象,并且对前瞻记忆的研究从不严格的自然情境研究转向了严格控制的实验室研究,建立了前瞻记忆研究独特的实验范式。

早期的前瞻记忆研究带有浓厚的自然主义色彩,其研究方法不能严格地控制和评估被试所使用的记忆策略,也不能有效地解决被试虽然记得某个执行任务,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执行等问题。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研究者们对前瞻记忆的实验研究进行了许多尝试,但并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研究范式。1990年,Einstein和McDaniel发展了前瞻记忆的实验室研究方法,其方法得到众多研究者的支持和认可,逐渐成为前瞻记忆研究的实验研究范式。自此以后,前瞻记忆研究基本上都采用这种范式,不同的只是前瞻记忆任务,干扰任务,靶事件及所嵌入的回溯记忆任务的形式和内容根据不同的实验目的作了相应的变化和调整[12]。基本的操作程序如下:实验开始时告诉被试回溯记忆任务,然后紧接着告知前瞻记忆任务,即在完成一系列进行中任务(ongoing tasks)时若碰到靶事件就按下反

收稿日期:2005-01-29

*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青年基金(419060300003)。 通讯作者:王丽娟,E-mail: ljwang@163.com

60

第14卷第1期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述评 -61-

应键;进行中任务开始执行前要求被试先完成一些干扰任务,以避免被试将前瞻记忆任务保存在工作记忆中,目的是使其产生一定程度的遗忘,然后再执行嵌有规定靶词的进行中任务;最后根据按下反应键的正确率评估其前瞻记忆任务的完成情况。在此基础上,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基本上也采用上述双任务实验研究范式,但研究者们在实验的设计上力求使研究更适合儿童的年龄特征。整个实验过程一般都充满趣味性,情景性,故事性和游戏性,以此来调动儿童参与研究的积极性和对实验内容的理解性。

儿童前瞻性记忆研究大体上可分为基于事件的前瞻记忆(Event-based ProM)和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Time-based ProM)研究两种,两种研究各有其独特的设计风格[2~5]。基于事件的前瞻记忆是指当呈现给被试一个靶事件时,就会激发其执行某种目标行为,如“当被试看见商店,停下来买糖果”,在此,“商店”成为靶事件,激发被试执行“买糖果”的行为,完成了前瞻记忆任务;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是指被试在具体的某一特定时间完成某种行为,如“在上午10点,被试要给某个人打电话”,在此,时间是靶线索,而打电话的行为是前瞻记忆的目标任务。近年来,多数儿童前瞻记忆研究都是围绕基于事件的前瞻记忆,使用双任务实验范式展开的[2,4]例如,在Kvavilashvili等人的研究中,研究者在一个小房间里对儿童进行单独实验,程序如下:先把一个名叫“Morris”的鼹鼠玩偶介绍给儿童,并编好故事情节使儿童入境,如“这里有很多属于Morris的图片,但鼹鼠在白天看不清东西,现在就请你来帮助鼹鼠Morris,告诉他这些图片的名字(进行中任务),但Morris很害怕动物(如牛,狗,猪,马),如果在报告图片的过程中发现了动物的图片(靶事件)就把那张图片藏起来(前瞻记忆任务)。

当前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基于事件的前瞻记忆,而忽视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对于前者的研究基本上仍然沿用Einstein等人提出的成人前瞻记忆研究的实验范式。事实上,学前儿童在语言、思维、认

[2]

知发展、信息加工等方面有其独特的年龄特征,所以在设计实验时应考虑儿童的年龄特点。Kerns发展了一种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的测量方法,即命名为“CyberCruiser”的计算机游戏程序[3]。该游戏程序提供了一种初级目标和次级目标活动的灵活的模拟,初级目标活动是进行中任务,次级目标活动是前瞻记忆任务。这种游戏任务的设计,要求简单自然而有趣——沿着公路开动一辆汽车。初级目标是不要撞到其他车辆,从而可获得更多的分数;次级目标任务是要求儿童被试控制好汽油的水平,如果烧干汽油,则会失去所有的分数。用完汽油的次数作为前瞻记忆失败的次数。Kerns等人设计的“CyberCruiser”测量方法,克服了以往方法中的诸多限制,并且这种方法对于测量儿童的前瞻记忆具有较好的生态效度,即形象逼真,自然,对于真实世界的情景具有预测的功能。但这种方法主要是一种记忆测评,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以期能够深入探索儿童前瞻记忆的发生和发展机制。

2 儿童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的关系

研究表明成功的完成前瞻记忆任务需要两个步骤:(1)记住要做的事(包括记住要完成的动作和正确的目标事件);(2)记住在恰当的时间行动或对正确的目标事件进行反应[1]。可见,前瞻记忆既是与回溯记忆相对,在回溯记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同时前瞻记忆中也含有回溯记忆的成分。Brandimonte提出的前瞻记忆模型包括6个部分:(1)构建目的,(2)记住做什么,(3)记住执行任务的时间,(4)记住要实施的行为,(5)在恰当的时间、地点以恰当的方式执行行为,(6)记住已完成的行为。在该模型中,第2、3、6部分也都表明前瞻记忆中包含回溯记忆的成分[13]。

对于成人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关系的研究并没有得出一致性的结论[1,4,14],但有趣的是,对3岁和5岁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表明,儿童的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成绩直接相关[7]。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虽然尚未明确,但它提示这两种类型的记忆在儿童身上并不是相互独立的,二者可能利用同样的信息

-62- 心理科学进展 2006年

加工过程。近年来,有研究者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索和分析,但得出的结论并不完全一致。在Kvavilashvili等人的研究中,研究结果表明,儿童的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没有关系[2]。研究中,当其它的预测变量被控制后,对前瞻记忆的回归分析发现年龄效应不显著,然而用同样的方法对其回溯记忆数据进行分析却发现,年龄是一个显著的预测指标。这说明也许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势;另外该结果似乎也支持一些研究者的观点,即虽然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可能涉及记忆系统的相同成分,但二者对这些成分的要求是不同的。Guajardo等人用皮尔逊相关方法对3岁和5岁儿童的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进行了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儿童的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成绩显著相关[4]。进一步的回归分析表明,3岁儿童的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相关显著,但是5岁儿童的相关并不显著。Einstein和McDaniel分析认为当前瞻记忆任务的回溯方面受到挑战时,这两种类型的记忆是相关的[15]。据此假说,3岁儿童的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相关可能是因为一般情况下,相对于年长儿童和成人来说,回溯记忆任务对于年幼儿童来说比较困难。虽然大多数的3岁儿童都明白当他们看见目标图片时要按键,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回溯记忆任务的难度较大。据此可以推论,如果年长儿童的回溯记忆任务的难度也较大,那么或许5岁儿童的前瞻记忆和回溯记忆成绩之间的相关也是显著的。

常儿童相比,尽管前瞻记忆成绩很差,但其核查汽油量的频率几乎与正常儿童相同。这说明,ADHD儿童缺乏核查汽油量的有效策略,或者ADHD儿童缺乏恰当的时间知觉[9]。同时,该研究也表明,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与额叶相关,这与McDaniel等人的观点一致[16~18]。

Kliegel等人提出前瞻记忆是一系列的认知过程,涉及到4个阶段,即意图形成(intention formation)、意图保持(intention retention)、意图激发(intention initiation)、意图执行(intention execution)[19]。他们对ADHD儿童的复杂前瞻记忆(complex prospective memory)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ADHD儿童的前瞻记忆在上述四个阶段都受到损害,尤其是在前瞻记忆的意图形成(intention formation)阶段,损害更大;ADHD儿童在制定计划的可行性方面的表现同样较差[11];此外,ADHD儿童在实施计划时的表现也较差。这些缺陷严重的影响其日常生活的质量,例如,ADHD儿童很难合理地组织一天的活动,守约,实践承诺或完成复杂的任务等。研究者讨论认为,因为ADHD儿童易冲动,而且在制定、保持、实施计划时表现较差,所以在操作多重前瞻记忆任务方面存在一定的缺陷[10]。

4 儿童前瞻记忆影响因素的研究

研究表明前瞻记忆成功与否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譬如,提示线索、靶事件和情境等都会影响到前瞻记忆成绩的优劣。目前,研究者主要对年龄、干扰和线索三个因素对儿童前瞻记忆有何影响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 4.1 年龄效应(Effect of Age)

Somerville等人的研究发现:即使是长达几个小时的延迟,2岁儿童完成前瞻记忆任务的成功率可达50%(如“明天经过超市时提醒成人给儿童被试买些糖果”);2岁儿童与4岁儿童在完成前瞻记忆任务方面的表现一致,不存在年龄效应[6]。Meacham 和Dumitru研究报告5岁和7岁儿童之间的前瞻记忆成绩差异不显著,但是7岁和9岁儿童之间的前瞻记忆成绩差异显著[20]。在Kvavilashvili等人的研究中,

3 ADHD儿童的前瞻记忆

传统理论认为,ADHD儿童在完成受到额叶支配的任务时存在一定的困难。已有的研究表明,前瞻记忆与执行机能的相关比与回溯记忆的相关要大[3],这表明前瞻记忆至少与额叶有关。ADHD儿童通常表现出中央执行机能的损伤,是否这类儿童的前瞻记忆也受到损伤?

Kerns等人对ADHD儿童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进行了研究,发现ADHD儿童确实在前瞻记忆方面存在很大缺陷,并且研究结果表明这种缺陷不能用智力缺陷来解释[3]。该研究发现,ADHD 儿童与正

第14卷第1期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述评 -63-

多元回归分析结果表明,当其他变量被控制以后,年龄并不是5~7岁儿童前瞻记忆成绩的主要预测指标。这与上述的研究结果一致,同时也支持Winograd的观点,即与回溯记忆相比,前瞻记忆的发展更早。而Kerns对儿童基于时间的前瞻记忆的研究发现7岁和12岁儿童之间存在稳定的年龄效应[7]。Guajardo等人研究发现5岁儿童的前瞻记忆明显优于3岁儿童,具有明显的年龄主效应[4]。

上述可见,对于前瞻记忆年龄效应的研究结果并不一致,还有待于更进一步的研究和证实。在今后的研究中可以考虑拓宽被试的年龄范围,同时应注意使用不同的实验任务来验证同一年龄段内被试前瞻记忆的特点和规律。从目前已有的研究结果推论,年长儿童前瞻记忆成绩优于年幼儿童的原因可能是:首先,年长儿童对记忆策略的掌握要优于年幼儿童,年长儿童更易理解线索的目的,并选择合适的策略辅助完成提取任务;其次,由于年长儿童具有更完善的中央执行机制,使其能够有效地计划和控制操作过程。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其信息加工能力,信息处理的速度都得到提高,或许都可以归因于中央执行机制的发展和变化,但其中具体地加工机制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 4.2 干扰效应(Effect of Interruption)和线索(Clues)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人们经常需要同时做几件事情。因而,大多数前瞻记忆任务的重要特征是对进行中活动和任务的干扰。通常情况下,这种干扰有两种,一种情况下,人们需要在恰当的时候中断当前所从事的活动而去完成目标任务,例如,为了在特定的时间打一个电话不得不中断看电视的活动;另一种情况下,人们可以在完成当前的任务和活动之后再执行目标任务,例如,可以看完电视再去打电话。总之,个体必须记住在一项活动进行之中,或完成之后去完成某些任务。Kvavilashvili等人曾做了该方面的研究,研究结果均表明,处于干扰条件下儿童的前瞻记忆成绩比处于非干扰条件下儿童的成绩更差,表现出明显的任务干扰效应(effect of task interruption)[2]。

线索可分为内部线索和外部线索两种,有效地

利用线索对于顺利的完成前瞻记忆任务有促进作用。成人经常使用这两种线索来辅助记忆,儿童更多的是依靠外部线索的提示,完成前瞻记忆任务。有研究表明,6岁和8岁儿童都能利用外部线索完成前瞻记忆任务[1]。6岁以下儿童在完成前瞻记忆任务的过程中能否有效地利用外部线索?针对这个问题,Guajardo等人对3岁和5岁儿童进行了这方面的研究,结果发现,1/3的3岁儿童能够运用记忆策略,而且总体上,多数儿童选择外部线索作为策略方法。这证明3岁儿童能够初步理解和运用有效的前瞻记忆策略,而使用策略的能力在后两年内得到很好的发展,以致5岁儿童在利用线索方面要优于3岁儿童。张磊、郭力平等人以4~8岁的儿童作为研究对象,考察了外部线索对不同年龄阶段儿童的前瞻记忆成绩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外部线索对4~8岁儿童的前瞻记忆均有促进作用,学前儿童也懂得利用外部线索[21]。

5 研究前景展望

相对于回溯记忆研究来说,前瞻记忆的研究很少。对此,2000年,Kvavilashvili在应用认知心理学(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关于前瞻记忆的专栏中进行了专门的讨论[22]。而关于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在已有的研究中,由于各种原因,如,研究者使用不同的任务对儿童前瞻记忆进行研究,因而并没有得出一致性的描述和结论。此外,当前对于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所涉及到的变量还比较少而单一。主要是对年龄差异,前瞻记忆与回溯记忆的关系等问题的探讨居多,而对于造成某种研究结果的进一步考究甚少,例如,ADHD儿童的前瞻记忆的缺陷原因何在,前瞻记忆与时间知觉的关系等研究。

简而言之,目前,儿童前瞻记忆的研究成果颇少,研究方法和研究领域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拓展和深入。但不能否认,儿童前瞻记忆研究已经在某些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并且得出了一些重要的实验数据。虽然有些研究结果之间仍然存在着矛盾和冲突,需要更深入的分析和验证,但这也正说明了

-64- 心理科学进展 2006年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仍是一个未知的,充满活力的研究领域。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英国的心理学家巴特莱特(Bartlett)就在其著作—记忆:一个实验的与社会的心理学研究(Remembering: A Study in Experimental and Social Psychology)里批评和否定了艾宾浩斯(Ebbinghaus)的理论观点,反对其脱离实际生活的记忆研究方法[23]。Bartlett在其研究生涯中一直倡导基础心理学研究的应用化,但遗憾的是其研究在当时并未得到主流心理学的关注和认可,而且在近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处于被忽视的状态。随着研究方法和理论的不断进步与更新,近年来,研究者们开始越来越关注日常生活中的记忆现象及其内在机制。例如,前瞻记忆,错误记忆(False Memory),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及情绪与记忆之间的关系等。从而完善了记忆的研究体系,弥补了对日常生活中记忆现象研究的欠缺和不足。其中,前瞻记忆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当人们回忆其记忆失败的例子的时候,也大多与前瞻记忆有关。

综上所述,前瞻记忆正是顺应这种理论思潮的一个记忆研究分支,有其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因而,研究前瞻记忆机制的早期发生和发展是必然也是必要的。目前,在这个尚属空白的研究领域中,还有一些很重要和有价值的研究领域等待研究者们的开发。例如,儿童特定区域脑损伤与前瞻记忆之间的关系,儿童注意机制的发展与前瞻记忆发展的关系研究,认知方式对儿童前瞻记忆的影响等等一系列课题都是崭新的,未知的研究领域。相信随着对日常生活记忆研究的不断深入,记忆的理论体系也将日益完善,这种研究趋势无疑将对于解析人类记忆机制的产生和发展机制,进一步提高人工智能产品的质量,以及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产生深远而有意义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Meacham J A, Colombo J A. External retrieval cues facilitate

prospective remembering in children.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1980, 73, 299~301

[2] Kvavilashvili L, Messer D J, Ebdon P. Prospective memory

in children: the effects of age and task interruption.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01, 37(3): 418~430

[3] Kerns K A, Price K J. An investigation of prospective

memory in children with ADHD. Child Neuropsychology, 2001, 7(3): 162~171

[4] Guajardo N R, Best D L. Do preschoolers remember what to

do? Incentive and external cues in prospective memory. Cognitive Development, 2000, 15: 75~97

[5] Kliegel M, Martin M, McDaniel M A, et al. Varying the

importance of a prospective memory task: differential effects across time- and event-based prospective memory. Memory, 2001, 9: 1~11

[6] Somerville S C, Wellman H M, Cultice J C. Young children’s

deliberate reminding.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1983, 143: 87~96

[7] Kerns K A. The CyberCruiser: an investigation of

development of prospective memory in childre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Neuropsychological Society, 2000, 6: 62~70 [8] Ruther N M, Best D L. Development of prospective memory

in preschooler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Meeting of the 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tlanta, GA (March), 1993

[9] Kerns K A, McInerney R J, Wilde N J. Time reproduction,

working memory, and behavioral inhibition in children with ADHD. Child Neuropsychology, 2001, 7: 21~31

[10] Kliegel M, Ropeter A, Mackinlay R J. Complex prospective

memory in children with ADHD. Child Neuropsychology, in press

[11] Martin M, Kliegel M. The development of complex

prospective memory performance in children. Zeitschrift fur Entwicklungspsychologie und Paedagogische Psychologie, 2003, 35: 75~82

[12] 赵晋全, 郭力平. 前瞻记忆研究评述. 心理科学, 2000,

23 (4): 466~469

[13] Brandimonte M A, Einstein G O, McDaniel M A (Eds.).

Prospective memory: theory and applications.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ccociates Inc, 1996

第14卷第1期 儿童前瞻记忆研究述评 -65- [14] Kidder D P, Park D C, Hertzog C, Morrell R W. Prospective

memory and aging: the effects of working memory and prospective memory task load. Aging, Neuropsychology, Cognition, 1997, 4: 93~112

[15] Einstein G O, McDaniel M A, Normal aging and

prospective memor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990, 16(4): 717~726 [16] McDaniel M A, Glisky E L, Rubin S R, et al. Prospective

memory: a neuropsychological study. Neuropsychology, 1999, 13: 103~110

[17] Martin M, Kliegel M, McDaniel M A. The involvement of

executive functions in prospective memory performance of adul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logy, 2003, 38: 195~206

[18] Nigro G, Senese V P, Natullo O, et al. Preliminary remarks

on type of task and delay in children's prospective memory.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2002, 95: 515~519

[19] Kliegel M, McDaniel M A, Einstein G O. Plan formation,

retention, and execution in prospective memory: a new approach and age-related effects. Memory and Cognition, 2000, 28: 1041~1049

[20] Meacham J A, Dumitru J. Prospective remembering and

external retrieval cues. Catalog of Selected Documents in Psychology, 1976, 6(No. 65, Ms. No. 1284)

[21] 张磊,郭力平,许蓓君. 儿童前瞻记忆的发展研究. 心理

科学, 2003, 26 (6): 1123~1124, 1105

[22] Kvavilashvili L, Ellis J A. New perspectives in prospective

memory. [special issue]. 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 2000, 14(7):

[23]弗雷德里克.C. 巴特莱特著, 黎炜译. 记忆: 一个实验的

与社会的心理学研究. 杭州: 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8

Children’s Prospective Memory

1

Wang Lijuan 1 Wang Shuyan Liu Wei 2

(1 Psychology Department, Jilin University, Changchun 130012, China) (2Psychology Department, Shanghai Normal University, Shanghai 200234, China)

Abstract: Prospective memory (ProM) involves remembering to carry out an or some intended activities in the future. This paper reviewed the researches on the children’s ProM from the experimental paradigm,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M and RetroM, ADHD children’s ProM and the factors of effect on the children’s ProM respectively. Moreover, this paper indicated the problems and the developing trends in this field at last. Key words: ProM, ADHD, effect of age, effect of interruption, clues.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