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少儿英语少儿英语

英语教育_去哪儿_3663e968_4933_4877_9093_a459d3c

发布时间:2013-12-19 13:00:45  

中国教育报/2013年/11月/15日/第007版

环球周刊

英语教育“去哪儿”

近日,国内对英语教育的争论沸沸扬扬,其中关于降低要求甚至取消中小学英语学习的呼声一度此起彼伏。如何对待英语这种国际强势通用语言?唯对症下药,方能破解难题。为此,本版组织稿件,以期从国际社会寻找“药方”。——编者

11月5日,《英孚英语技能指数》报告问世,为非英语国家成年人的英语技能设置了一个全球标尺——

得英语者得天下?

俞可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交流往往突破疆域之囿,由此促使掌握一门共同语言成为必要素养。自“二战”结束以来,英语便肩负此重任,且无以复加。课程英语化俨然充当教育国际化的代名词。然而,非英语国家民众对英语学习注入如此高昂的热情与澎湃的心血,成效却差强人意。就此,《英孚英语技能指数》报告(EF 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于11月5日问世,以便为非英语国家成年人的英语技能设置一个全球标尺。

欧洲依然强势,亚洲奋起直追

英语技能,不仅国与国之间大相径庭,洲与洲之间亦走势各异。鉴于语言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文化的地域性,各大洲现状如下:

一些亚洲国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越南、印度和泰国发展迅猛,但这些国家排名仍然欠佳甚至垫底,分别为第57、25、28、21和55位。中国稳中有升,排第34位,却在金砖国家中被印度和俄罗斯赶超,甚至几乎被巴西拉平。个人为学习英语不惜工本的日本和韩国却毫无进展。

西欧与北欧地区成年人的英语技能普遍处于高位,但法国和挪威例外,它们是全球下降幅度最显著的8国中仅有的2个欧洲国家。掌握英语技能为优秀的7个国家(瑞典、挪威、荷兰、爱沙尼亚、丹麦、奥地利、芬兰)均来自欧洲,且一概为小国。这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和综合国力迫使其走上国际化道路。在东欧,波兰和匈牙利成年人的英语技能进步显著,这有助于其打造知识经济。

中东地区成年人的英语技能最差,且全球下降幅度最大的4个国家(沙特、阿尔及利亚、伊朗和卡塔尔)均位于该地区。全球提升幅度最大的国家也在该地区,土耳其、阿联酋的进步亦较为可观。

拉美成年人的英语技能普遍低下,半数以上国家处于指数底部,一些国家如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大幅下降。巴西、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虽有所起色,但掌握英语技能的成年人总量仍过少,无法提供充裕的具有全球素养的劳动力。

英语提振经济,经济强化英语

2010年对国际企业2.6万名职工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半数以上(55%)每天工作均使用英语,工作中从不使用英语的仅占4%。尤其在以外向型经济为导向的国家,英语成为第二语言。据《2011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实情书》,英语技能与人均出口产值呈正相关(以能源经济为支柱的国家如沙特例外)。提升英语掌握程度被视为出口强国的必要前提。报告指出,英语技能将决定中东国家何时方可告别能源经济而转向知识经济。

而且,《英孚英语技能指数》与《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之间具有积极的关联性。英语技能低下的国家,其社会发展各不相同,但是,英语技能良好的国家,其社会发展水平必然处于高端。 在企业层面,《经济学人》智库2012年曾展开一次问卷调查。7成企业高管表示,企业如若

第1页 共5页

扩展,职工必须掌握英语。另外,1/4的高管主张,只要半数职工掌握英语即可。

对于个体而言,掌握英语可增加收入。全球人事部门和人事代理机构负责人一致认为,英语技能达到本地平均水平以上的劳动力,其收入比拥有同等学历的劳动力高30%到50%。尤其在经济外包浪潮中,除成本之外,首要考虑因素是外包承接国劳动力的学历与英语技能。

不存在万能药,须强化实用性

《英孚英语技能指数》报告最终对应“欧洲语言共同参照框架”。该框架把语言胜任力分为6等,由低到高分别为A1、A2、B1、B2、C1、C2。报告结果显示,所有国家与地区的平均指数均处于A2至B2之间,既没有达到胜任力最高等级C1和C2,也没有处于最低等级A1。未能触顶,是因为外语掌握程度当然无法与母语同日而语。然而,这绝非为抱残守缺寻找口实。

为此,报告提出6条策略:第一,并非投资越大,英语教学越有成效,关键在于课程设置与教材编写;第二,基础教育为个体掌握英语打下基石,毕竟很少有人会在毕业之后进修英语,把英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为唯一可行路径;第三,英语会话能力的提升取决于教师专业发展,并借助培训项目实现;第四,评价标准决定学习目标,只有在升学考试中检测英语会话能力,方能推进英语会话教学;第五,通过颁布专业标准以及资助优质课程,政府可帮助个体辨别英语教学质量,以优化私人对英语学习的投资;第六,增强英语的实际应用,除全英语教学之外,英语学习还应渗透于日常工作与生活之中,例如将英语当作工作语言,英语电视与影片尽可能放弃同声翻译而采用字幕。报告强调,英语学习并不存在万能药,只有在实践中不断检验。

抽样扭曲结果,多元决定未来

由英孚集团研制的这份报告旨在展示全球非英语国家与地区成年人英语技能进展程度,其数据采集自2012年针对全球75万名成年人展开的在线英语水平测试。所有被测者均为英孚学员。诚然,被测者并非经由严格抽样产生,无法上网的群体也被排除在外。这势必扭曲研究结果,亦否定其典型性。

该报告过于强调英语技能关乎增长率与竞争力,似乎向世人宣告,得英语者得天下。当然,报告由一家以英语教学为特色的商业培训机构推出,这种偏执固然无可厚非,只是须谨慎解读。譬如,报告中北欧诸国的指数傲居榜首,至于是北欧人对英语学习情有独钟助推经济腾飞,还是经济实力实现北欧人在资金与时间上对英语学习的投入,便难以决断。其实,相比对英语学习的热情,北欧的超前福利制度之于强国功不可没。

此外,该报告在个体层面轻描淡写。外语学习自古便是一种折磨,因为这种行为及其价值取向的精英化,就是说,学习外语,要么世代精英,要么竭力跻身精英。而且,如果说,莎士比亚时代,学习拉丁语是“一种男性青春期仪式”,那么,当今全球化时代,学习外语仍为一种青春期仪式,因为各国均力图通过国民教育,培育能够参与、分享并促进人类进步的世界公民。熟练掌握外语已不再是炫耀性资本,而是与母语读写能力并列。只是,这种外语未必是英语。语言多元化犹如基因多样化,是人类生存与进步的必要保障。荷兰思想家伊拉斯谟曾希冀,通过赋予“人文主义治世理想”让拉丁语成为全欧洲的统一语言,但事与愿违,欧洲成为语言最为丰富的地区。也正是语言多样性,欧盟推出高等教育国际化战略被命名为伊拉斯谟计划。(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教育部国际教育研究基地)

日本从最初的早期英语教育的必要性,到后来英语学习对母语能力的影响,从讨论到正式实施耗时逾25年——

日本:英语教育在爬坡中升温

罗朝猛

自跨入21世纪,日本政府和社会逐渐意识到作为国际通用语言英语的重要性。特别是近10年来,为提升中小学英语教育质量,日本政府相继出台了系列英语教育改革举措。迄今,学习英语的热浪席卷东瀛各隅,并且呈现出英语学习低学年化等趋势。

英语教育将提前至三年级实施

第2页 共5页

其实,日本小学英语教育并非一帆风顺,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就开始讨论是否应在小学开设英语教育。从最初的早期英语教育的必要性,到后来英语学习对母语能力的影响,从讨论到正式实施耗时逾25年。

从2011学年开始,日本小学五、六年级学生开始正式学习英语。这样的结果,日本工商界和学生家长是最大的推手。然而,根据日

日本英语教学专家表示,亚洲国家从小学一至三年级不等开设英语教育是主流,但他们建议,在日本“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开设英语比较合适”。为此,今年5月,日本政府提出,从现行小学五年级开始英语学习提前到小学三年级,计划三、四年级每周学习英语1到2次,五、六年级每周学习英语3次。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使用经过日

英语与国语、数学享有同等地位

从日本新的学校指导要领所规定的各科年间学习时数来看,英语与国语、数学不分伯仲,尽管小学英语与国语、算数有较大的差距,小学五、六年级英语学年年间课时为35学时,即每周1学时,国语和算数均为175学时。初中英语年间学时要比国语和数学多35学时,具体为初一至初三每学年英语均是140学时,国语初一至初三分别为140、140和105学时,数学初一至初三分别为140、105和140学时。

新日本中小学学习指导要领不仅大幅增加了英语学习学时,同时还对英语学习内容进行了相应增加,以词汇为例,初中毕业词汇从原来要求掌握900个单词与短语改为1200个,高中毕业由原来要求掌握1300个单词与短语增加至现行的1800个。

据了解,日本各地实施的中考中,一般情况下,英语科目的分值与国语、数学同为满分100分。在初中、高中毕业水平认定测试中均考查英语科目。在日本大学入学考试中心所组织的大学入学考试中,国语、数学考试满分皆为200分,英语分为笔试与听力,笔试满分为200分,听力满分为50分。

不断推出英语教育改革新动作

为了改变日本英语教育偏重语法教学,过分注重阅读能力的培养,而忽视口语交际能力的倾向,从2006年开始,日本大学入学考试中心推出了英语听力测试。在今年开始实施的新高中学习指导要领中,要求英语教师课堂原则上实施全英语教学。

据报道,近年来日本各地开展英语教育改革动作频频。大阪市从明年起拟组建收费低廉的“英语会话学校”,主要面向中小学生,教师来源主要是当地社区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人,拟首先在全市的5个区试行。学生将在课外、周末和放长假时间来此学习。英语会话学校将实施15人一个班的小班化教学。此外,大阪府教育委员会已确定从2017年开始,在公立高中入学考试中引入英语检定考试、托福、雅思考试成绩,并按照一定的比例将这些考试成绩换算成入学考试相应的分数。

按照日本《第二期教育振兴基本计划》的实施方案,日本将大举改革大学英语教师培养课程,积极推进所有英语教师的集中培训,促进各社区精通英语人士的录用,派遣英语教师到海外研修。通过系列“强师”措施,要求中学教师英语水平全面提升,具体目标为达到英语检定考试1级或托福网考80分、“托业”(TOEIC)考试730分以上的教师初中占50%,高中占75%。另外,要求初中毕业阶段达到英语检定考试3级及以上,高中毕业阶段达到2级及以上程度的初、高中生比例都达到50%。

应该说,日本中小学教育改革小有成效,但也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小学、初中、高中

第3页 共5页

及大学英语之间如何进行衔接,是所面临的课题之一。另外,大学入学英语考试内容需要动“大手术”式的改革。东京外国语大学根岸雅史教授深表担忧,现行大学入学英语考试的内容依然是以考查阅读能力为压倒性的大头,而考查“听”与“写”相当有限,且完全没有考查“说”的试题。根岸雅史认为,当下日本英语教育存在两种明显的分野,一种是为考试而实施的英语教育,另一种是以运用英语为目的英语教育。他呼吁,听、说、读、写4种技能的培养应回归到英语教育的本位。(作者单位:中山大学附属中学)

政府千方百计加强学校的英语教学,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学生家长根本不买账,越来越多的韩国家长鼓励孩子进行课外英语补习——

韩国:英语教育“适得其反”

张雷生

英语目前是韩国所有小学三年级到高中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程,并是大多数韩国高中二、三年级学生的选修课程。在课时安排上,小学三、四年级各只有每周一节课的英语时间,五、六年级增加为两节,上初中以后逐年增加。在整体的时间比重上,韩语课程的时数基本上都高于英语,尤其以小学阶段为然。

全面推进全英文授课

韩国教育部规定,从小学到高中的英文课程全面推进实施“全英文授课”(Only English),同时为了顾及教师与学生的适应问题,将从小学三、四年级与初一开始,逐年实施。同时,在师资供应上,小学、初中和高中英语教师师聘任时必备英语能力的认证(例如托福等)。此外,在求职者面试的时候,若英文口语能力表现不佳,就没有资格入选。

在英语教材方面,早在1997年开始实施小学英语教育时,韩国教育部曾一度推行开放私人出版社提供英语教材的政策。然而,小学英语教科书出现了16种版本,不仅形成资源严重浪费,而且也不利于教学的评比和考核。鉴于此,从2001年起,韩国又恢复统一使用国家标准本《小学英语》。对于中学英语教材,目前韩国仍实行“一纲多本”的形式。韩国中小学英语教材编写和使用有如下两个明显特点:一是韩国中小学英语教材都有配套的多媒体光盘,大量的学习资料和内容特别是听说训练被设置在教学光盘中;二是教材编写从注重语法和阅读逐步向强调听说转变,小学教材特别强调听说技能,设置了大量课堂游戏和活动,中学教材则在继续重视听说的同时加强学生英语读写能力的培养。

费尽心思打出连环拳

为进一步提高中小学英语教学质量,韩国政府颁布的《公共英语教育完成计划》承诺“国家将负责英语教学”,力争将国民用于课外英语补习的费用缩减一半。韩国教育部门提高了对英语教师资格认证的考核要求。除了要通过笔试之外,申请者还必须参加英语论述和听力测试项目,而且还将增加对申请者教学实践能力的考查。对于外籍教师的聘请,改变以往“只重数量,不看质量”的做法。

从2006年开始,韩国在全国50所小学试点为一、二年级学生开设正式的英语课程,平均每周1个课时,每节课40分钟,这一试点近年内将在韩国全国小学推广。此外,从2010年开始韩国逐步在中小学实行英语课程的全英语教学,到2012年,全英语教学在中小学全面推行。

目前,韩国高考英语科目由于读写题所占比例最大,且题型均为客观题,导致了中小学英语仍一直注重语法,而忽视听说教学。为此,韩国在2013年把英语考试从高考科目中分离出来,实行单独的国家英语能力考试与评价制度。这一考试在一年内举行多次,强调英语全方面技能评价,并举行难度不同的考试,因而被称为“韩式托福”。

同时,韩国计划通过在社区建立浸入式英语学习中心(俗称“英语村”),给学生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英语村”将为学生提供真实的全英语学习环境。而且,为帮助农村地区学生更好地学习英语,政府将在农村学校建立体验学习中心,为学生开设英语强化训练课程。值得一提的是,它们的出现对于减少日益增加的英语课外补习费用和促进社会公平将起到重要作用。

第4页 共5页

政府要不缺位不越位

然而,与政府下大气力改进学校英语教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大学生家长对学校英语教学质量和教学模式不满,越来越多的韩国家长鼓励孩子进行课外英语补习。孩子上过了补习班难度较深的课程,对学校的功课丝毫提不起兴趣。韩国教育开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英语教育是韩国国民课外教育支出费用最多的课程,每年约有14万亿韩元投入在英语课外学习上。很多韩国家长甚至把孩子送到国外学习英语。这不仅造成了韩国家庭的经济问题,而且还带来了诸多相关社会问题。

外语教学有其自身内在规律,一定程度上还遵循资源供需规律,尤其今天的社会,包括学生家长在内的社会民众对于外语学习有着强大的“刚性需求”,而这一点在韩国校园和社会各方面都可以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韩国大街上琳琅满目的英语课外辅导机构招牌和报名招生电话,让人目不暇接的韩式英语单词(按照韩国人自己的发音标准直接翻译成韩语的英语单词),已经深入到了韩国社会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这种为了学好英语,而不惜放弃自己母语,伤害母语完整性和纯洁性的做法和心态,和韩国人非常重视本土生产的农作物的做法相比,形成了天壤之别。 因此,政府及相关教育部门为满足社会民众正常的教育要求,提供必需的教育教学服务理所当然,然而,想办法做到既“不缺位”又“不越位”,既不夸大外语教学,也不运用行政手段打压和排挤外语教学,从而使其摆脱行政干预,回归其自身规律显得更为必要。(作者单位:韩国延世大学教育研究院)

链接

德国:激励学生掌握英语之外的外语

《英孚英语技能指数》显示,德国保持在上游(排列第14),这归功于德国整个社会高度国际化。在德国企业,英语普遍被视作就业的前提条件而非职场竞争的利器。绝大多数联邦州规定小学三年级展开英语教学,其重点在于日常社会交往中的应用而非语法的认知。在非义务教育阶段,职校注重培养学生基于工种的实用英语,而高中转向英美经典文献的解读。

然而,德国人大都觉得现有的英语技能足矣。除英语之外,德国人也钟情于法语和西班牙语,且汉语地位突飞猛进,毕竟德国最重要的5个贸易伙伴中只有2个是英语国家。调查表明,德国人并不指望提升现有的英语技能,而是激励学生出国留学并掌握英语之外的外语。(俞可 编译)

第5页 共5页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