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少儿英语少儿英语

【06】清明-谜题篇 推理题

发布时间:2013-12-24 09:46:07  

清明

Y市依山而建,以出产青花瓷闻名全国。当地特有的土质为这里提供的优质的陶土,和数千年传承下来的陶瓷烧制手法,为此地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瓷器出产条件。

在Y市的西南方有一座大宅子,在他的西北方也有一座大宅子。他们都地处繁华地段,占地面积极大。院内木雕砖刻精美绝伦,屋内家具古玩的陈设,字画装饰的布局,无一不显露着主人文化艺术品味的高雅脱俗。院内一花一木的点缀,更是表达出自然和谐的至美情趣。 现在西南方的大宅子可热闹了,屋里屋外的人们都在贴喜字,挂红灯笼,仆从杂役进进出出都面带喜色。此时恰逢阳春三月,府内正是万紫千红,分外应景。

可就在前几年前的今天,西南方的大宅子却忽然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仆从杂役都着急忙慌地进进出出,战战兢兢地做事。不一会儿,屋里屋外都竖起了白幡,原来是这家当家的朱老爷死了。朱家在当地可是大户人家,而朱老爷子深谋远虑,经营有道。他另辟蹊径地将欧式粉彩激发融入传统陶瓷烧制手法,创造出了一种独一无二的陶瓷技法,一时间全国各大瓷器窑争相模仿,却都不得其法,其作品也远销海外,深得西方人士的赞扬。论瓷器经营,数年来在Y市也只有西北边的罗家能与之较量一二。但是现在朱老爷一死,家中只剩下朱太太和女儿朱雲,虽然街坊邻居都知道朱雲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名唤朱炆,年少多病,朱老爷子便将他托付给其欧洲友人,让他一直在海外治疗兼留学。但是由于从未回国,人们也就渐渐忘了这个人的存在,街坊便不将他算入朱家人了。要说朱雲呀,也真是能干,才十三四岁便已经开始学着打理工厂了,赏罚分明,俨然有朱老爷子当年的风范。但是到底是女流之辈,虽然故意强硬一些,但是底下人仍不免有小觑之意,时而弹压不住,需要朱老爷子出面才能罢休。

朱老爷子病逝消息一经传出,四面八方的人都涌进了朱家。有真心吊丧的,也有看热闹的,还有??罗老爷子带着他的独子和一大帮子人哭着喊着进了灵堂。朱罗两家素日不和,这倒不是因为朱老爷子打压罗家,而是罗家一心想着称霸Y市,行事作风上不免有失风范。 今日朱雲看这罗老爷子大有诸葛亮哭周瑜的架势,只是不知为何罗家公子罗恬今日也登门拜访,脸上还有悲戚之色。

罗老爷子干嚎了一刻,许是自己觉得已经做得极好了,便请朱太太到花厅议事。罗老爷子好似颇为为难的干咳了几声,便说:“朱太太,你看,之前我便向朱老爷子提过亲,虽然他不置可否。但现在他突然离世,将你们孤儿寡母丢下,也没个照顾的人,一生心血留下的基业如今也是没人打理。况且朱雲也已年近二八,到了待嫁的年纪。”说话间,一把拉过罗恬:“您看,我儿子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要模样有模样,要财富有财富,要说门当户对那是再好不过了,再说,你我两家本是Y市瓷器市场的龙头风首,技艺相辅相成,如今也可相互扶持,一起将Y市的瓷器事业继续发扬光大。所以,我们两家联姻是最好不过的。” “这??这”朱太太面露难色,“贵公子胎里带有哮喘病,如今又值老爷子仙去,以雲儿的性子,怕是不会同意。一时出言不逊,怕是会引得贵公子犯病。再说,还有朱炆要回来继承朱家的事业呢??”

“我不同意。”朱雲忽然从门外走入,身边的小丫鬟昕晴紧随其后,显然已经在门外听了许久。“有其父必有其子,我不想进罗家的门。”

罗老爷子的脸色稍显难看:“没有关系,我也知道你们孤儿寡母的维持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很不容易,我家儿子可以入赘你们家,替你们管理经营。再说,朱炆自幼体弱多病,如今又常年居于海外,多年来杳无音讯,就算回来,怕也是与家失讯多年,连家里的情况都一概不知,又如何接手朱家的一把手位置?”

朱雲心说:原来你是趁火打劫来了,只是不知你的儿子是怎么想的。

这时忽听得罗恬说:“父亲,朱雲现在拒绝是还不了解孩儿,等她想明白了,自然就会

同意这门婚事了。等那朱炆回来,孩儿定会让朱家瞧瞧,谁才是真有接手朱家的基业本事!”

罗老爷子想是觉得有理:“好吧,那我就此告辞,不日将再登门拜访。”

转眼间过去了三年,随着朱老爷子的死,朱家长子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三年,他广交朋友,紧握商机,治下严谨,赏罚分明,将一个公司治理地如铁桶一般,生意蒸蒸日上。人人都称赞,朱炆治理的公司很有朱老爷子的风范,又多了些年轻人的活力和西方的新鲜思想。

现在朱家宅子里热热闹闹的筹备的婚礼是朱雲小姐的。这些年,朱雲主内,将家里也管理得井井有条,深得仆人爱戴。说起来她和未婚夫的相遇还真是巧。她的未婚夫,名唤马棣,他自小在国外学习医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很深。后来受了近代实业兴国思潮的影响,弃医从商,因此对工厂管理颇有见解。一日,在街上与朱炆偶遇,两人相谈甚欢,后来就成了朱炆的得力助手。不久,朱炆约他去家中议事。他去朱家时,朱炆接到急信外出,便招呼家里的人招待马棣,马棣一时无事,便前往书房借阅,却正好碰见朱雲。朱炆、朱雲两人本就是双胞胎,两人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那马棣留洋归来,虽然穿着土大褂,但是难掩gentlemen的风范,朱雲自是一见倾心,生出个非君不嫁的心来。本就不愿意嫁的罗恬自然也就靠边站了,但他仍不死心,常来朱家纠缠,弄得朱家人一见他,便紧闭大门。而对于马棣,朱炆是在他面前时时提及朱雲的好,并主动帮其追朱雲。直到今年中秋团圆,朱家邀请了马棣参加。在席间,马棣与朱炆频频眼神交流,终于在朱雲姗姗来迟后下跪求婚。虽然此时朱炆已经不胜酒力离席了,长兄不在,但朱妈当场就做主含笑应允了。

这朱小姐长得俊俏多情,让人见之难忘。素日,爱个吟诗作赋,弹琴作画,对于奇花异草尤为喜爱。因此府中特意重金请来一名唤刘铭的年轻花匠,在前院开垦花圃,种植了各色珍稀苗木,并在门前移栽了几棵柳树。一到春风三月,门前柳絮纷飞,颇显朱小姐的风雅。

那马棣留洋归来,很是有gentlemen的风范,朱雲自是一见倾心,生出个非君不嫁的心来。本就不愿意嫁的罗恬自然也就靠边站了,但他仍不死心,常来朱家纠缠,还暗中收买丫鬟昕晴,打听小姐喜好。弄得朱家人一见他,便紧闭大门。而对于马棣,朱炆是时不时地在他面前提及朱雲的好,并主动帮其追朱雲。在中秋前夕更是对其直言:“你和舍妹认识也有个把月了吧,感觉舍妹怎么样?觉得好的话,就来我家提亲吧。我偷偷地问了问,她也是属意与你的。”故而中秋就出现了月下求婚一幕,朱太太当场就含笑应允了。

今天的朱家可真热闹,一如三年前,都是宾客盈门,各怀鬼胎。但是不同的是,各色礼物流水似的进入朱府,里面不乏奇珍异宝,有一对镶金的玉如意,一对红珊瑚手串,一尊半人高的送子观音,一对金黄琥珀,两坛过膝的五十年陈酿,外绕粗麻绳,还有一对龙眼大小的东珠。像这样的珍贵礼物,一早儿就送入了小姐的新房。

“吉时到!”随着司仪的一声高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婚礼正式开始。客厅两侧站了不少宾客,都是些富商巨贾,有罗家少爷、李家少爷、王家老爷,还有??反正十村八店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都齐聚朱府,上一份礼,露一个脸。朱太太坐在上首,满面红光,启首盼望新人入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洞房内灯火通明,红烛烧得正旺,还“啪”的爆出了一两个灯花,这可是好兆头呢!“马棣,你先留一下。”朱雲出声道。听到这,昕晴悄悄退出屋外,到前厅去了。

前厅正在觥筹交错、杯盏交欢之间,众人正在高声庆祝朱太太喜得东床快婿。今天的朱太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身着绛红弹花暗纹锦服,显得人年轻了十几岁。相较之下,罗恬罗大少爷显得格外闷闷不乐,一反往常的肆无忌惮,只是一声不吭地喝着闷酒,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昕晴在一旁小心地伺候着朱太太,不时往屋外投去一瞥。屋外,得空的仆役蒙主人赐下美酒,正开怀畅饮。

——————————————我是分割线~~————————————————

后堂,马棣神色慌张,逃也似的赶往前厅。刚才的一幕仿佛还在眼前:自己用尽全力勒着朱小姐,慢慢地她停止挣扎,瘫在自己的怀里。身体还是温热的,但是喊她已经得不到回应了??

“昕晴!咦?这丫头去哪了?”朱太太见马棣回来,对其说:“你仔细应酬着,我去催一催菜。”说完,朱太太便往后堂走去。

见朱太太离去,厅内气氛马上轻松了起来。李家少爷带头调侃道:“新郎,可叫我们好等啊。想是刚才对着新娘说了许多闺房私话。”顿时,满堂哄笑,调笑声四起。马棣本是慌张失色,这时倒显出些许应景的窘迫来。

罗恬愤愤地说:“新郎出不来,这婚完不了礼才好呢!”言辞间不免让人觉得他对联姻失败一事仍然耿耿于怀。其他人见状也不便言语,一面畏惧罗家,一面又觉得不能扫了朱家的兴,只能围在马棣周围小声说笑。

不知过了多久,厅内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只见罗恬的酒杯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说:在婚礼上打碎杯子可算是最最不吉之事了。

“好你个罗恬!也不看看这是哪儿?竟然在我朱家的婚礼上撒野。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朱太太正巧回来看见了这一幕,不由怒从心生,出声骂道。

罗恬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窝囊气,加之喝了许多闷酒,心下更是恼怒,脸竟憋得通红,眼见哮喘病欲发。半晌,才呼吸渐缓,大哼一声,拂袖而去。

朱太太盛怒,马棣内心又慌张得很,哪顾得上出言救场,众宾客见主人不说话,也就不好出声,喜宴上气氛顿时冷了下来。过了许久,还是李少爷提议众人既然宴兴已尽,不如去闹洞房,这才化解了场上尴尬。

大约12点,一众宾客跟着马棣摇摇晃晃地向后堂走去,马棣趁着酒劲儿快步走上前,推开房门,被眼前之景吓得呆在了原地。原来离开时躺在地上的朱雲,现在竟高高地悬挂在屋子正中央,脚下凳子翻倒在地。

桌上用于对酌的红酒,现打翻在地,流得一地殷红。屋内的礼物并不见少,只是有移动过的痕迹。

一旁的花匠刘铭见状赶忙冲过去,将朱小姐解下来,平放在地上。一试,鼻息已无。 “还不赶紧报案?!”终于其他人都清醒过来。李少爷连忙打发小厮去找警长来。 很快,警长夜柒便带着一大批警察来到了现场。

初步检验尸体后发现: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八点半至九点半。死者颈部有两条淤痕,一条来自于将死者悬于梁上的红绫,断明为死后所致。另一条淤痕为被不明带状物紧勒而致。除此之外死者只在右手指尖有一处伤口,根据伤口形状和死者唇齿间的血迹,判定为死者在生前自己咬破。综合现场情况,得出结论死者被人勒杀后伪装成自杀。在死者指甲间发现蓝色纤维,初步判定为蚕丝,凶器极有可能为蓝色条状蚕丝织物。

经过现场勘查和询问,屋内物品除了打翻的红酒并没有其他损坏。将死者悬于梁上的红绫原用来系床帐,并无特殊之处。死者160cm,离地约40cm,红绫长3m,尸身刚刚开始局部僵硬,若要将还是柔软的尸体抬高,将死者的脖子套进绳套,需要相当大的力气,凶手极可能是身强力壮的人。

末了,夜柒警长发现朱小姐大红的喜服上隐约浮现出图案,仔细一看竟是血写成的字迹。再想朱小姐手指上的伤口,心下便已明了几分。另外在俯身检查朱雲尸体的时候,夜柒余光感到婚床床脚有奇怪之处,走近才发现是崭新的婚床床脚被蹭掉了一块漆,露出了木头原本的颜色。

了解了现场情况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他开始一个个询问知情人。

第一个人便是朱太太。

“作为凶器的蓝色条状蚕丝织物极有可能是高级领带。在这里只有你的儿子平时佩戴这类领带。请问您的儿子今天去哪里了?”

“炆儿??炆儿今天出门谈生意去了。”说到这,朱太太哽咽了一下,并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自从进门后,朱太太便一直在一旁抹眼泪,濡湿了衣袖,恐怕今天特意涂的胭脂都化开了,在眼旁留下了一抹淡淡的印记。

“那他是和哪家商铺去谈生意了?”夜柒紧追不舍。

“他??他和X市的陈老板去谈生意了。”

“是吗?”夜柒示意了一下一旁的下属,下属很有默契走开了。

“那你8点半到9点半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我一直在喜宴上待客,后来大约8点45分,我见昕晴不在,便自己去厨房催了催菜。感觉有点累,就回房间小憩了一会儿。一觉醒来,已是9点15分,便回到了前厅。”

警长见再问不出什么,便让属下带她下去。另一下属匆匆进来报告说:“警长,我联系了X市陈大老板,发现他今天并没有和朱炆谈生意。还有仆人们除了昕晴和刘铭其他人都在一块儿干活或是吃酒可以相互证明。”

“好的。你先下去吧。带昕晴和刘铭吧。”夜柒吩咐道

“你们8点半到9点半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我在8点半的时候出去和??和刘铭见面了。”

“那你们接下来,就去了小姐房里吧!”夜柒试探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们只是在客厅边上聊了一会儿,大约半小时就回去和其他仆人吃酒去了。小姐向来不允许他人进入他的房间,这是我们下人都知道的。”

“那我问你刘铭,你为什么第一个冲上去救下小姐?”

“这??这??”刘铭变得有点支支吾吾。

这时,走进来一位警察,报告到:“报告警长,罗恬已带到。”

“那先将他们带下去,快带罗恬进来。”夜柒忙吩咐道。

“出了什么事了?凭什么把我带过来?”罗恬一见夜柒便紧张地问道。

“朱雲死了。”

“是吗。”罗恬坐下来,淡定地说:“那女人居然死了!枉费我大费周章地想要娶她。没想到马棣也是煮熟的鸭子飞了。哈哈!”

“所以你一时气愤或是因爱生恨,一怒之下就杀了她。”夜柒紧跟着接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喜欢她。”

“那你还强烈要求娶她,几次三番上门提亲不说,今天晚上还出言不逊。”

“那又能说明什么?我不过是想和她家联姻罢了。商业联姻又有几个是真心实意的呢?”罗恬很是随意地说。

“那为什么死者的衣襟上用血写着‘罒’,这分明是你罗字上半部分。你还不承认?” “你说什么?”罗恬“刷”地站了起来,“我就没进过后院。喝酒到了9点20分,我就出了前厅,直接回家了。”

“那你有人证吗?”

“这??我家下人可以证明。”

“你家的佣人为你作的证不足采信,那就是说你没有不在场证明。好的,先到这吧,把他带下去,把马棣带进来。”夜柒吩咐道。

片刻后,呆若木鸡似的马棣怔怔的走了进来。

“坐下吧。”

马棣如同牵线木偶一般,缓缓坐下。

“你8点半到9点半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我8点40分左右出了洞房,然后去了前厅,就一直在和宾客们喝酒。”马棣不自然地在椅子上扭动两下,声音尽力保持镇定。

1. 请问何人将朱雯悬于房梁?(请答出犯人,并排除其他嫌疑人)(3’)

2. 手法是什么?(4’)

3. 动机是什么?(3’)

附加题:请详细分析马棣与朱雲在洞房中发生的事。(谈话内容和马棣杀朱雲的动机)(2’)

(没有合谋)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