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唐诗宋词唐诗宋词

点绛唇 汪藻

发布时间:2013-12-17 09:00:48  

1谢亭送别 许浑

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注释

1、劳歌:本指在劳劳亭送客时唱的歌,泛指送别歌。劳劳亭,在今南京市南面,李白诗有?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2、水急流:暗指行舟远去,与?日暮酒醒?、?满天风雨?共同渲染无限别意。

3、西楼即指送别的 谢亭 ,古代诗词中?南浦 ?、?西楼?都常指送别之处。 创作背景

这是许浑在宣城送别友人后写的一首诗。谢亭,又叫谢公亭,在宣城北面,南齐诗人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所建。他曾在这里送别朋友范云,后来谢亭就成为宣城著名的送别之地。李白《谢公亭》诗说:?谢亭离别处,风景每生愁。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反复不断的离别,使优美的谢亭风景也染上一层离愁了。

鉴赏

第一句写友人乘舟离去。古代有唱歌送行的习俗。?劳歌?,原本指在劳劳亭(旧址在今南京市南面,也是一个著名的送别之地)送客时唱的歌,后来遂成为送别歌的代称。劳歌一曲,缆解舟行,从送别者眼中写出一种匆遽而无奈的情景气氛。

第二句写友人乘舟出发后所见江上景色。时值深秋,两岸青山,霜林尽染,满目红叶丹枫,映衬着一江碧绿的秋水,显得色彩格外鲜艳。这明丽之景乍看似与别离之情不大协调,实际上前者恰恰是对后者的有力反衬。景色越美,越显出欢聚的可恋,别离的难堪,大好秋光反倒成为添愁增恨的因素了。江淹《别赋》说:?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借美好的春色反衬别离之悲,与此同一机杼。这也正是王夫之所揭示的:?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姜斋诗话》)的艺术辩证法。

这一句并没有直接写到友人的行舟。但通过?水急流?的刻画,舟行的迅疾读者可以想见,诗人目送行舟穿行于夹岸青山红叶的江面上的情景也生动地表现了出来。?急?字暗透出送行者?流水何太急?的心理状态,也使整个诗句所表现的意境带有一点逼仄忧伤、骚屑不宁的意味。这和诗人当时那种并不和谐安闲的心境是相一致的。

诗的前后联之间有一个较长的时间间隔。朋友乘舟走远后,诗人并没有离开送别的谢亭,而是在原地小憩了一会。别前喝了点酒,微有醉意,朋友走后,心绪不佳,竟不胜酒力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薄暮时分。天色变了,下起了雨,四望一片迷蒙。眼前的江面,两岸的青山红叶都已经笼罩在蒙蒙雨雾和沉沉暮色之中。而朋友的船,此刻更不知道随着急流驶到云山雾嶂之外的什么地方去了。暮色的苍茫黯淡,风雨的迷蒙凄清,酒醒后的朦胧,追忆别时情景所感到的怅惘空虚,使诗人此刻的情怀特别凄黯孤寂,感到无法承受这种环境气氛的包围,于是默默无言地独自从风雨笼罩的西楼上走了下来。(西楼即指送别的谢亭,古代诗词中?南浦?、?西楼?都常指送别之处。)

第三句极写别后酒醒的怅惘空寂,第四句却并不接着直抒离愁,而是宕开写景。但由于这景物所特具的凄黯迷茫色彩与诗人当时的心境正相契合,因此读者完全可以从中感受到诗人的萧瑟凄清情怀。这样借景寓情,以景结情,比起直抒别情的难堪来,不但更富含蕴,更有感染力,而且使结尾别具一种不言而神伤的情韵。

这首诗前后两联分别由两个不同时间和色调的场景组成。前联以青山红叶的明丽景色反衬别绪,后联以风雨凄其的黯淡景色正衬离情,笔法富于变化。而一、三两句分别点出舟发与人远,二、四两句纯用景物烘托渲染,则又异中有同,使全篇在变化中显出统一。

2北陂杏花 王安石

一陂春水绕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东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注释

1、陂(bēi):池塘。

2、身影:花枝在水中的倒影。身指岸上杏花,影指水中倒影。

3、绝胜:远远胜过。

赏析

《北陂杏花》是北宋文学家王安石的一首七言绝句。全诗融情于景,寄意于物,辞浅而味永。吴之振《宋诗钞〃临川集钞》评价说:?安石遣情世外,其悲壮即寓闲淡中。?作者曾在《咏月》诗中说:?江有蛟龙山虎豹,清光虽在不堪行。?他隐退江宁之后,当初创立的善政美法屡遭保守派反对、阻挠,已日渐式微,常常郁愤慨叹。此诗表面上显得冲旷萧散,实则健朗豪逸,表现出?丰肌健骨?,抒发了作者的立场和操守。

这首绝句写于王安石贬居江宁(今南京)之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一、二句写景状物,描绘杏花临水照影之娇媚。首句点明杏花所处地理位臵。?陂?,此处是指池塘。一池碧绿的春水环绕着杏树,预示着勃发的生机。?绕?字用得精巧,既写陂水曲折蜿蜒之流势,又写水花之相依相亲。王安石爱用?绕?字摹写山形水势,如他《江上》一诗中说:?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在《书湖阴先生壁》(其一)中写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又在《钟山即事》中说?涧水无声绕竹流?,无一不给人以清婉、柔媚、幽静之感。次句从花与影两个方面写杏花的绰约风姿。满树繁花竞相开放,满池花影摇曳迷离。?妖娆?二字本用于写人,这里移用于杏花,展现了杏花争奇斗妍的照人光彩。一个?各?字,表明在诗人眼中,花与影一样地美艳、多情,一样令人流连忘返、沉迷自失。宋人许顗《彦周诗话》说:?荆公爱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如‘秋水泻明河,迢迢藕花底’,又《桃花诗》云:‘晴沟涨春渌周遭,俯视红影移鱼舠’,皆观其影。?王安石写花善于从本体和投影两方面着手,如此刻画,虚实相生:一方面使景物更具立体的美,另一方面也透露出诗人的审美趣味,即对虚静恬淡之美的情有独钟。

三四句议论抒情,褒扬北陂杏花品性之美。这两句对偶精工,如陈衍《宋诗精华录》说:?荆公绝句,多对语甚工者,似是作律诗未就化成截句(绝句)。?这两句托物言志,耐人玩味。?东风吹作雪?,这一笔淋漓地描绘出风吹杏树,落英缤纷,似漫天飞雪,而随波逐流的凄美景象,比喻生动,浮想联翩。即便是春风轻拂,娇媚的花儿也不堪吹折,它凋谢了,零落了,这本是让人黯然神伤的。但诗人却偏说它胜过南陌杏花,矜持与自足之意溢于言表。这一对比启人深思:?南陌?在此诗中与?北陂?相对立,这两个背景意象包含着一种空间的隐喻。若说清幽静谧的?北陂?是远离浮世喧嚣的隐逸之所,则?南陌?正是熙来攘往、物欲横陈的名利之场。?南陌?繁华,?北陂?僻静;?南陌?热闹,?北陂?空寂;北陂杏花即使零落了,尚可在一泓清波中保持素洁;而南陌的杏花要么历尽亵玩、任人攀折;要么凋零路面、任人践踏,碾成尘土,满身污秽。若说这南陌杏花是邀功请赏、党同伐异的得势权臣的影射,则北陂杏花是诗人刚强耿介、孤芳自赏的自我人格的象征。王安石从1070年(熙宁三年)到1076年(熙宁九年),两次拜相,又两次罢相,最后退居江宁,寄情于半山。罢相之后,他虽被迫退出政治舞台,但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改革信念与立场,积极倡言?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一?纵?,一?绝?,呼应紧密,激浊扬清,掷地有声地表明他的政治立场与人生操守。

王安石是宰相中的读书人,到晚年,他的绝句尤好。曾有人言,唐代以后无诗,此论太极端了点。王安石晚年的绝句有不少是直追唐人的,在议论入诗上,他的议论与描叙结合得很紧,而且议论不浅白直切,而是含蕴有味。

3 题郑防画夹五首(其一)

黄庭坚

惠崇烟雨归雁,坐我潇湘洞庭。

欲唤扁舟归去,故人言是丹青。

注释

1、郑防:画的收藏者,生平不详。

2、画夹:分页装潢的画册。

3、惠崇:北宋僧人,画家。擅长画雁、鹅、鹭鸶及水乡景色。

4、潇湘:指湘江,流入洞庭湖。

赏析

《题郑防画夹》共有五首,是作者题咏郑防画夹中作品的诗,这是第一首。郑防是藏画的人,画夹大概相当于现代的集锦画册之类。

这首诗题惠崇的画。惠崇是僧人,能诗善画。《图绘宝鉴》说他?工画鹅、雁、鹭鸶?;《图画见闻录》说他?尤工小景,为寒江远渚,潇洒虚旷之象,人所难到?。正因为惠崇的山水、花鸟饶有诗意,才格外引起诗人品题的兴味。王安石、苏轼都有诗题咏他的画。苏轼的七绝《惠崇春江晚景》,更是脍炙人口。黄庭坚这首诗的首句六字,既点明画的作者,又描绘出画境。画中景物并不止?烟雨?、?归雁?,但作者有意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诗中给人们展现了一幅烟雨归雁图。二三句承上,一气而下,写因欣赏画中景色而生幻觉:恍惚之间,好像坐在潇湘、洞庭的烟波之上,目送行行归雁,乡情油然而生。诗人很想唤一叶扁舟,回归故乡。第三句中的?唤?字,有的版本作?买?。?买?字不如?唤?字灵活。这三句不仅笔致疏朗轻淡,传写出画中的?虚旷之象?,而且化画境为实境,融入思归之情。第四句从前三句中跌落,描写诗人身心已沉浸于幻境之中,忽听得友人说:?这是丹青!?才恍然省悟,知道错把画境当作真境。这样结尾,峰回路转,饶有情趣。

?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郭熙《林泉高致》),诗画有相通之处。因此,诗歌可再现画境。但以诗题画,一般不宜于全写真境,更不宜全写画境。全写真境,变成了山水景物诗,不成其为题画诗;全写画境。用诗句一一描述画中景物,无异于舍弃诗歌的想象和抒情之长,容易写得呆滞而无生气。沈德潜说杜甫题画诗?全不粘画上发论。如题画马、画鹰,必说到真马真鹰,复从真马、真鹰发出议论。后人可以为式。?(《说诗晬语》)他的《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便从画面引出真景,又由真景返回画景。黄庭坚这首诗,便学习了杜甫题画诗的手法,使画中之景与画外真景水乳交融,并同人的感情发生交流。

练习:(1)请从画境、真景以及两者的关系对本诗进行赏析。(6分)

(2)古代有人批评这首诗说,要别人提醒后作者才想起眼前只是一幅画,这“太过”、太夸张了。你认为这个批评恰当吗?请简要说明理由。(5分)

答案(1)作者看惠崇的一幅画,画面上烟雨笼罩湖面,天上掠过归雁;进而作者仿佛已由画境臵身于现实的湖上,望着归雁,就想唤一条小船归去;突然,耳旁响起朋友的声音:这是一幅画。于是作者才发现自己是将画境当作真景了。作者从画面引出真景,再从真景返回画境。(答出画境的,给2分;答出想象中的真景的,给2分;答出从画面引出想象中的真景,再返回画面的,给2分。意思答对即可。)

(2)不恰当。表面看,这首诗确有不合常理处,但其实十分高妙,生动地表现了诗人因欣赏画中景色而产生幻觉的一种独特感受,从而赞赏画的高度逼真。批评者却未能领悟诗的这种佳趣。(答出诗表面不合理其实很高妙的,给2分;能简要说明的。给3分。意思答对即可。如认为前人的说法恰当,只要言之成理,也可给分。)

4 点绛唇

汪藻

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起来搔首,梅影横窗瘦。

好个霜天,闲却传杯手。君知否?乱鸦啼后,归兴浓于酒。

注释

1、山衔斗:北斗星闪现在山间:

2、?闲却?句:与末句相应。言无意饮酒。

译文

一轮圆月明媚新秀,秋夜寒、江流静、远山衔着北斗。夜不成寐起来徘徊搔首。窗间横斜着梅花疏影,那么清瘦。好一个凉秋月夜的霜天!却无心饮酒,闲臵了传杯把盏手。君知否?听到归巢的乌鸦纷乱的啼叫后,使我归家意兴浓郁似酒。

赏析

冬夜,天上一弯新月,地下江静无声,山头北斗横斜。词人睡不着,看着映在窗纸上的梅树的影子,且搔首且静思。霜天何以好?好在接到调令,再用不出席官场的宴会、传杯应酬了。好在不用理会小人们的谣言中伤,就权当它乱鸦聒噪一阵罢了。好在赴任之前,可以归家探视亲人了。

上片首两句写景,勾出一幅新月江山图:一弯秀媚的新月,被群星簇拥,山顶与星斗相连;月光照耀下,江流澄静,听不到波声。这两句是作者中夜起来遥望所见,倒臵前,写的是静的环境。他本来就心事重重,床上不能成眠,于是披衣而起,想有所排遣。?搔首?是思考问题时习惯的动作,此处这两个字形象地写出他情绪不平静。结句?梅影横窗瘦?,静中见动,要月影西斜才看得出梅影横窗。?瘦?字刻画出梅花的丰姿。

下片转向抒情。严冬的打霜天气,本来正是饮酒驱寒的好时光,可是却没有饮酒的兴致。?传杯?是传递酒杯而饮以助酒兴,多是宴会中进行,不是独饮或对饮。此处?闲却传杯会了。联系词人身世,可知此时他正被迫迁调,官场失意时。末二句,作者?归兴?之萌生是由于?乱鸦啼后?,并且这番思归的意念比霜天思酒之兴还浓,可见他已非常厌倦宦海生涯。鸦前冠以?乱?,足见鸦之多,聒噪之甚。

简评

此词上片着重写景。寒夜新月,山衔北斗,搔首怅望,梅影横窗。下片着重写人。?归梦浓于酒?,含蓄蕴藉,耐人寻思。全词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景物与人融为一体。

作者一度颇感仕途艰险,机锋四伏,因而渴望退隐归家,乐守田园,此词即表达了这种思想情感。作者词中通过对景物的刻画,委婉地写出他心中的苦闷,表现手法极为含蓄。 作者简介

汪藻(1079—1154),字彦章,德兴(江西县名)人。崇宁五年(1106)进士。文思颖发,尤长俪语。为朝廷所拟制词尤盛传人口。博览群书,老而不倦。累官翰林学士,出知外郡长官。后夺职居永州,卒于贬所。有《浮溪集》。[1]

词牌

《点绛唇》,词牌名。杨慎《词品》:?《点绛唇》取梁江淹诗‘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以为名。?又称为《点樱桃》、《十八香》、《南浦月》、《沙头雨》、《寻瑶草》。双调,上片四句,押三仄韵,二十字,下片五句,押四仄韵,二十一字,用仙吕调,共四十一字。

5 少年游 柳永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注释

1、灞陵桥:在长安东(今陕西西安)。古人送客至此,折杨柳枝赠别。

2、风物:风光和景物。

3、楚宫腰:以楚腰喻柳。楚灵王好细腰,后人故谓细腰为楚腰。

4、蘅皋:长满杜蘅的水边陆地。蘅即杜蘅。

5、阳关:王维之诗《渭城曲》翻入乐内《阳关三曲》,为古人送别之曲。

6、兰桡:桡即船桨,兰桡指代船。

赏析

这是柳永漫游长安时所作的一首怀古伤今之词。上片写词人乘舟离别长安时之所见。?参差?二句,点明所咏对象,以引起伤别之情。回首遥望长安、灞桥一带,参差的柳树笼罩在迷的烟雾里。风光和景物还和汉、唐时代一样。词人触景生情,思接百代。?衰杨?三句,进一步写灞桥风物的沧桑之变,既?古?且?衰?的杨柳,几经攀折,那婀娜多姿的细腰早已憔悴不堪了。时值霜秋,没有暖意融融的春风,杨柳已经不堪忍受,况复?几经攀折?,唯有憔悴而已矣!拟人化修辞手法的运用,不仅形象生动,而且也增强了表达效果。上片通过描绘眼中景、心中事、事中情的顿挫,写出了词人伤别中的怀古,及怀古心中的伤今。

下片写离长安时臵身舟中的感触。?夕阳?句,点明离别之时正值暮秋的傍晚,一抹淡淡的夕阳,映照着古城烟柳。连用三个形容词?闲?、?淡?、?老?,集中描写?夕阳?的凋残,?秋光?更是?老?而不振,清冷孤寂的环境,令人颓丧、怅恼的景物与词人自己愁怨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使他愈增离恨。?离思?句,极写离思之多、之密,如长满杜蘅的郊野。然后以?阳关曲?和?断肠声?相呼应,烘托出清越苍凉的气氛。结句?独自凭兰桡?,以词人独自倚在画船船舷上的画面为全篇画上句号,透露出一种孤寂难耐的情怀。

本词紧扣富有深意的景物,以繁华兴起,又陡转萧瑟,有咏古之思和历史变迁之叹,但未触及历史事实,不加议论,只是通过描写富有韵味的景物和抒发离情别绪来突出感情的波澜起伏,虚实互应,情景相生,笔力遒劲,境界高远。

开篇总揽灞桥全景?参差烟树灞陵桥?一句,直接点明所咏对象,暮色苍茫中,杨柳如烟;柳色明暗处,霸桥横卧。灞桥是别离的象征,眼前凄迷的灞桥暮景,更易牵动羁泊异乡的情怀。灞桥不仅目睹人世间的离鸾别鹤之苦,而且也是人世沧桑、升沉变替的见证。?风物尽前朝?一句,紧承首句又拓展词意,使现实的旅思羁愁与历史的兴亡之感交织,把空间的迷茫感与时间的悠远感融为一体,貌似冷静的描述中,透露出作者沉思的神情与沉郁的情怀。?哀杨古柳?三句从折柳送别着想,专写离愁。作者想象年去岁来,多少离人此折柳赠别,杨柳屡经攀折,纤细轻柔的柳条竟至?憔悴?!此词写衰杨古柳,憔悴衰败,已不胜攀折。以哀景映衬哀情,借伤柳以伤别,加倍突出人间别离之频繁,别恨之深重。

自?夕阳闲淡秋光老?一句始,词境愈加凄清又无限延伸。面对灞桥,已令人顿生离思,偏又时当秋日黄昏,日色晚,秋光老,夕阳残照,给本已萧瑟的秋色又抹上一层惨淡的色彩,也给作者本已凄楚的心灵再笼罩一层黯淡的阴影。想到光阴易逝,游子飘零,离思愁绪绵延不尽,终于溢满蘅皋了。?离思满蘅皋?,是用夸张的比喻形容离愁之多,无所不在。

?一曲《阳关》?两句,转而从听觉角度写离愁。作者目瞻神驰,正离思索怀,身边忽又响起《阳关》曲,将作者思绪带回别前的离席。眼前又进行一场深情的饯别,而行者正是自己。客中再尝别离之苦,旧恨加上新愁,已极可悲,而此次分袂,偏偏又传统的离别之地,情形加倍难堪,耳闻《阳关》促别,自然使人肝肠寸断了。至此,目之所遇,耳之所闻,无不关合离情纷至沓来。词末以?独自凭兰桡?陡然收煞。?独自?二字,下得沉重,依依难舍的别衷、孤身飘零的苦况,尽含其中。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