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唐诗宋词唐诗宋词

宋词·柳永

发布时间:2013-12-23 16:46:12  

大家下午好。关于宋词,我今天主要只讲一个人——“时代歌者”柳永。 以《歌唱我们时代的繁华》为主题,讲一讲柳永的失败与光荣,以及他所歌唱的北宋时代的风物民情。

第一章1、倾国倾城一首词

所谓红颜祸水,倾城倾国。柳永万万不会想到,他的一首词,竟然会有了倾国红颜的妙用。

传说歌唱钱塘自古繁华的《望海潮》,引得金国名将完颜宗弼,即《说岳》中那位金兀术先生,掷卷兴叹,誓要夺取宋室大好河山,北宋因此而亡。

事情还没完,南宋被打得落花流水、偏安一隅的账,也要结算。罗大经《鹤林玉露》说,当时金国皇帝完颜亮,“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北宋最大成就之一,是城市文化、市民文化的发达。杭州,古称钱塘,就是一个在历史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城市。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这是柳永在强调杭州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历史很悠久。好比我们夸说一个人,也总要先夸他的家世,有多么来历非凡。杭州是战国时的吴越旧地,三国孙家父子又苦心经营过的地方。“吴兴”、“吴郡”、“会稽”三地,合称三吴,占了大宋朝东南一面的形胜。而钱塘就是其都,是一幅风景画中的画眼。

接着要细说它的好。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十万是实数,柳永去的时候,杭州连辖县在内,居民已达十余万户,此后还在不断增加。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十余万户的人,到了八月,万人空巷地去看潮。 年复一年,观潮的人挤成欢腾的另一片海,扶老携幼全家出动,在怒涛涌汹、白浪滔天的江潮之上,有例行的水军操练,是军事演习,更是娱乐。(背景即是)

(重湖叠巘yan3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句是在城内城外的全景描述完之后,镜头摇回来,开始细细特写。街市、商肆,声色之极盛;湖山、花木,风物之清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四时美景中生活的人们,也是欢乐的。比如,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这城里,总是有音乐与舞,有人月夜湖上泛舟,有人太阳下戴斗笠钓鱼,男女老少,各有心仪娱乐。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柳永最后没忘了夸一夸当地领导人——柳永这时候正年轻,正从家乡去往东京赶考。两浙转运使孙何是世交的长辈,路过地头,于情于礼,总要拜谒投赠的。因为是在这样的地方当长官,所以也清闲风雅得很,千骑高拥中,别有种富贵风流。以后高升之日,回想起此地美景,还要赞叹留恋——现在主旋律如果都能写成这样,也就不会没人爱看了叭!】 主旋律要写得好,不仅要有才华,还要有发自内心的激情。当一个年轻的、正对前途踌躇满志的词人,碰上一个时代的繁华,他这种激情,就不仅靠谱,更有了艺术的感染力。

歌唱是需要激情的,而享受美、享受生活,也需要激情。于杭州城里的人们,激情来自于物质生活的满足,所以有了足够的余暇和精力去经营精神世界。

我们愿意鼓足热情歌颂的,是真正能够让自己感到欣悦的东西。而很明显,柳永热爱他的这个时代。

柳永是后来人们划分出婉约派的当家,但《望海潮》豪放,以及后来那首极有名的《鹤冲天》。婉约和豪放,本来就是人生的两面。

人从来不是片面的。

一个人在他的一生里,不管基调多么悲观,总有被感动被鼓舞的时刻。在人们安然追逐欢愉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上,产生《望海潮》这样和谐的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第二章2、你之白衣,我之卿相

柳永的一生,用成功学的标准来说,很失意很失败。明明成名那么早,却在仕途上坎坷不前,屡试不第,好容易考上了,做个不得重用的小官,最后又弄丢了,流落江湖,死在了异乡。于是传说又怀着浪漫与善良登场,说是青楼歌妓们替柳永出资殓葬,出殡之日,满城红粉无不缟素,所谓“众名姬春风吊柳七”。事实是,他是由当地官员安葬的。这个结局不唯美,但也不无温厚,怜他才华的人,毕竟很多很多,不仅限于姑娘们。

在那一年,又一次落第之后,柳永写了这首著名的《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 这词流传得太广了,后来他一考再考,总算考中进士,皇帝却翻起旧账,御笔一挥:且去填词。这又是与事实有违的传说。可也说明了,在人们的心目中,柳永就该是那个样子,没有官人嘴脸,只是一位落拓的行吟诗人,行走在与我们擦肩而过的生活中,转身之中,留下美妙的歌声。那是我们自己时代的歌声,浪漫,又亲切。

是,他就是人们心目中的白衣卿相。人们爱他,替他抱不平,可是,没有人小瞧他。

他怀才不遇,但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人,终会在时代里流芳,在时间中永恒。这是传说折射出来普通百姓的心声和价值观。

柳永也出身官宦之家,两位兄长都比他早中进士,早早当了官。他是这个家庭里的不肖子,前半生,都在市井街巷里厮混,出入青楼酒肆,生活浮荡。一方面抱怨着,感受着要上进的压力,一方面,他又是真爱这平民百姓的乐趣。

工商业繁荣,城市文化发达,以帝京为中心,各大都市里,娱乐设施繁多,和今天相比,一点也不逊色,甚至更有趣。酒楼、菜馆、茶坊、歌院、瓦子……唱戏、说书、杂耍、卖唱……士农工商、江湖艺人、城市游民、各色人等穿插交错,种种悲欢同时上演,做出恩爱情仇、光怪陆离。

由唐及宋,这样的市民生活,就像闻一多先生所说:“颠狂中有战栗,堕落中有灵性。”不登大雅之堂,不是正经士大夫们所屑于涉足的,也不被官方允许,但,多么令人留恋陶醉。

雅文化与俗文化间有分明的界限,谁料到,柳永这个被上流社会放逐的人,来斜插了一足。误打误撞,承担起记录时代的任务。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柳永是如何记录他那个时代的。

第三章3、站在大时代为你唱

柳永的词,在写道自己感情生活的时候,和替那些青楼女子抒写心怀的,非常不一样。他的思念、怀想,总是和时代的背景、住过的城市、走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紧紧联系在一起,互为表里。

有时候,你真不知道,他是怀念在那座城里的人,还是那个城本身。

但城也罢,人也罢,我们怀念的,或许,是那段永不再来的光阴?我们的一生,就是这样子的,我们住过的地方,我们遇见过的人,映照出的,都是我们自己的十分钟年华老去。所以,我们才会去热爱一个城市,热爱一个过去的年代。

而判断一个时代好不好,第一,要看那个时代的女人过得怎样;第二,要听那个时代的诗人在吟什么样的诗歌。想要知道北宋年间的故事,跟着柳永的词,没错的。《东京梦华录》回忆道:“太平日久,人物阜繁,垂髫之童但习鼓舞,斑白之者不识干戈,时节相生,各有观赏。”如此等等,早已在柳永的词中一一描绘。

“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倩。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这是皇城;

“九衢三市风光丽,正万家、急管繁弦。凤楼临绮陌,嘉气非烟。”这是城中的大道;

“路缭绕。野桥新市里,花农妓好。引游人、竞来喧笑。”这是春天里郊外踏青;

“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遇。”这是新春灯会。

一年四季,节日一个接着一个,需要人们认真地尽兴地去过。生老病死,用中国式的坦荡来面对。岁首为元旦,放鞭炮,换新衣拜年,赌博游艺的彩棚到处都是,贵家小姐都跑出来看戏;元宵节灯会,彩灯从皇宫里结到城门外,与民同乐,全国的灯匠都来用奇技淫巧争高下;花朝节到了,举城出去看花;清明、寒食扫墓踏青,男女互递眼色;中秋焚香拜月;重阳要头插菊花、胸佩茱萸地去爬山;冬至烧香,腊八拜佛…… 歌舞团和杂戏班子,每个节日都要隆重出场,和他们同等受欢迎的,是开店面摆小摊或提篮小卖的生意人,不分昼夜流水价地卖花卖酒水卖小吃。那些食物真是丰盛,名目繁多,即使见多识广的现代人,看到了恐怕也要流口水。

而最后,在这里不妨给大家讲两个北宋【当市井遇上文人】关于吃的有趣小故事。

著名老饕苏东坡,说起吃的来,立刻滔滔不绝, 光黄州猪肉就写得恨不能自己先流下口水来。他被贬谪到琼州的时候,为当地一位贫苦老妇打生意广告:“纤手搓来五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知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写得好生香艳,卖的是啥?搓成环状的大饼,怎么想也不会好吃到哪里去吧。可架不住这金字招牌,名人效应,霎时间卖饼老妇生意盈门。

老饕也有被老饕晃点的时候。苏东坡的字,在当时就红得很,有人就打他的主意,给他写信,拿到回信就赶紧到东坡粉丝那里去换羊肉,能换十几斤。这天,东坡先生正公务繁忙,该人又派小厮来了,拿着封信要回书,要得挺急。东坡先生笑道:“跟你家大人说,本官今天不屠宰。” 文化文化,在没文化的粗人眼里,就落到了最直截了当的口腹之欲。各取所需,也没什么不好。这个故事让我捧腹,也让人神往。它像一个时代的注脚,看得见大俗与大雅的交会,在互相打量又彼此欣赏。它是一组交响曲中,一支小号吹出的小小滑音,在宏大里流露出生活的俏皮。

最后,虽然有些跑题,我还是想说, 歌唱时代,歌唱我们时代的繁华,本来就可以有各种方式,不完全是柳永的专利,或者说是诗词的天职。普通人不经意中的一句话、一个举动,也可以有着诗意。只要你是真心地喜欢着这个时代,安享着它的一切:美妙的书法,或者,一堆羊肉。

上一篇:oft Wytiyuyord 文档
下一篇:自编古诗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