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其它学科小学其它学科

教师是

发布时间:2013-09-18 15:08:56  

教师是“引导”而非“主导”

摘自网络

摘要:辨析这两个词,不是咬文嚼字,而是为了清楚界定教师“角色”、“职责”、“作用”,否则如任由其“主导”下去,“学生主体”则永远是一句空话,教育的出路不在“教师中心”,而在于去除“教师主导化”,让学生真正成为生活、学习的主人。

新课改核心理念的纠结其实一直存在于对教师“角色”的表述上。 是学生主体、教师主导吗?当然,“新课改”也从未明确提到过“教师主导”,它只是在尽力倡导“学生主体”,正因此,才会造成教师角色的认识错乱——当我们赋予了学生以主体地位之后,教师到底应置于何种地位、发挥何种作用? 于是有人这样概述:学生主体、教师主导。

那么,如果是“学生主体下的教师主导”,这样的概述应该可以接受,但如果是“教师主导下的学生主体”,这个概述则大错特错。必须明确指出,“教师主导下的学生主体”不过是“教师中心论”的另一种表述而已。

没有谁刻意去否定教师的作用,窃以为教师角色和正确的作用实在不是“主导者”,而应是学生的“引导者”。或者我这样表述我的观点:学生主体、教师引导。

主导与引导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何以见得? “教师中心论”的始作俑者是德国的赫尔巴特,他的教育思想对当时乃至之后百年来的学校教育实 践和教育理论的发展产生了非常巨大、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赫尔巴特强调教学应该是一个统一完成的过程,提出形式教学阶段理论。他将教学过程分为清楚、联想、系统和方法四个阶段。其中“清楚”是指清楚、明确地感知新教材;“联想”是指学生通过一定形式的练习与作业,把系统化了得知识运用于实际,检查是否正确理解和掌握了所学的新知识。后来,赫然巴特的学生齐勒尔和赖因又发展为五阶段,即准备、提示、联想、概括和运用,为广大第一线的教师提供了一个更为容易理解、掌握和运用的教学模式。苏联教育学家凯洛夫又将其演变为五步法,即复习、引入、讲解、总结和练习。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中小学曾广泛采用这一教学模式。

赫尔巴特的管理措施首先是威胁,但一定要绕过可能遇到的两种暗礁,即对置威胁不顾的本性顽强的儿童要及早教育防患于未然,本性软弱的儿童应给予适当监督,但不能妨碍儿童自身探索能力的培养。为弥补威胁与监督的弊端,应辅以权威与爱的补救措施,他认为权威能约束儿童的超常活动,培养心智的服从,爱则依靠师生情感的和谐使管理更为有效。赫尔巴特的管理手段还有儿童活动,即给他们布置作业,以促其勤谨,防止做坏事与不受管束,当这些措施都不能奏效时,应果断采用命令、禁止、惩罚甚至体罚等手段。

不能否认赫尔巴特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但必须承认他存在的局限性。他对教育过程的理解是把学生置于可塑的受动地位,强调教师对学生观念的引导而忽视了学生自身的活力,消解了人的个性与自由,这种主知主义倾向割裂了生动饱满的教育生活。 “儿童中心论”的代表性任务是美国教育家杜威。他把赫尔巴特作为传统教育的主要代表,给予了激烈的批评,他抨击赫尔巴特主义剥夺了

儿童自我活动的余地,实施的是强制的、非民主的、有抽象主义倾向的教育。 杜威认为,“传统教育”就是一种“静听”的教育,学校里的一切都是为“静听”准备的,消极的对待儿童,机械地使儿童在一起,课程和教学方法的划一,概括地说,重心是在儿童以外,重心是在教师、在教科书以及你所喜欢的任何地方和一切地方,唯独不在儿童自己的直接的本能和活动。

针对传统课程编制的弊端,他提出要改造课程,使之能真正适于儿童的生活,并特别强调了两个观点:

第一,儿童和课程之间不是互相对立,而是互相关联的, “儿童和课程仅仅是构成一个单一过程的两极,”儿童是起点,课程是终点。只要把教材引入儿童的生活,让儿童直接去体验,就能把两点连接起来,是儿童从起点走向终点。

第二,“学校科目相互联系的中心点,不是科学,不是文学,不是历史,不是地理,而是儿童本身的社会活动。”。 不能对立地看待“儿童中心论”,杜威从未拒绝教师发挥其作用。只不过这个作用是“引导”,而不是“主导”,当然更不是替代和包办。杜威是从更广阔的视野对教师角色进行了更高层次、更有建设性的审视建构赋予教师形象以全新的内涵和价值。 杜威认为(一)教师应是学生思维能力的领导者。为最能使教师展现出领导才能的地方,当属教师对儿童思维方法的培养。教师是培养学生思维的领路人。杜威将学生掌握思维的方法置于教育的中心地位。杜威说:“教育在理智方面的任务是形成清醒的、细心的、透彻的思维习惯。”。(二)教师应该是教学活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杜威认为“学校科目互相联系的真正中心,不是科学、文学、地理、历史,而是儿童本身的社会活动。” 而教师是儿童这种“社会活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杜威反对传统教育以单纯传授知识为目的。那种儿童静听讲解和记诵书本的做法,只

能使儿童全然处于消极被动状态,抑制儿童的理智活力,扼杀儿童的创造才能。学习知识不应当从生活中孤立出来而脱离生活,教学也不是直截了当地注入知识。教师的作用是诱导儿童在活动中得到经验和知识,让儿童在做中学,教师要根据儿童的特点来决定儿童需要做什么和怎样做。儿童“做”的内容是经过教师精心选择和安排的,儿童“做”的过程是在教师悉心指导下进行的,这与前面提到的教师是领导者的思想是一致的。(三)教师应是学生心智的研究者。杜威提出,教师应当“成为学生心智的研究者”。作为教师,要了解学生已达到的身心发展水平,要研究“学生先前的经验和已经学过的知识,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怎样帮助他们形成新就知识之间的联系?需要采用什么手段来激起他们渴望学习的动机?怎样才能把教材讲清楚,并使学生记牢教材?怎样才能使课题个别化,也就是说,使它既具有某些显著的特征,而教材又能适合于每个人的特殊需要和个别爱好。”(四)教师应是师生互动中的交往者。杜威认为所有的学习都产生于相互作用。学习从来就不是教师向学生单向传授知识的过程,而是一种相互参与的结果,是学生—教师—生活经验之间的相互作用。学习不是直接从他人那里接受所传授的东西,而是进入到两者共同的生活中而获得的。学习的过程是师生共同学习、相互质疑、听取意见从而达到相互帮助、共同发展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教师扮演着交往者的角色。在师生交往、互动过程中,达到相互理解与沟通。师生交往的过程更能体现出教师是师生共同活动的参加者和伙伴,更能体现出师与生平等的关系。杜威曾用父母对婴儿喂食的例子来解释师生应怎样发生交互作用。教师应通过与儿童的交往,既要了解儿童在学习过程中的内心感受和思想状态,又要优化与儿童学习有关的一切外部客观条件,使儿童的兴趣及参与教育过程的积极性、主动性与外部客观条件达到和谐的状态,从而发生良好的交互作用,完成经验的改造。“传统教育的问题,不在于它着重控制经验发展的条件,而在于对能决定有什么样的经验的内在因素太少注意。”

显然,儿童中心论一直强调的是教师的“引导”,而不是“主导”。 《社会科学家》2010 年第 9 期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从政府主导到政府引导》来说明政府职能的转变,来说明主导和引导有本质的区别。什么是主导?统领全局,推动全局发展。什么是引导?可作带领、领路、指引等词语解释。

教师如何引导?

“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是新课程的核心理念,新课改对教师作用的描述 : (1)从教师与学生的关系看,新课程要求教师应该是学生学习的促进者;(2)从教学与研究的关系看,新课程要求教师应该是教育教学的研究者;(3)从教学与课程的关系看,新课程要求教师应该是课程的建设者和开发者;(4)从学校与社区的关系来看,新课程要求教师应该是社区型的开放的教师。 综上

所述,笔者以为教师的作用,大致可以概括为:1、示范作用;2、引领作用;3、条件性作用;4、辅助性作用。无论是杜威的儿童中心论还是我国的新课程改革理念,均强调的是教师的“引导作用”。

辨析这两个词,不是咬文嚼字,而是为了清楚界定教师“角色”、“职责”、“作用”,否则如任由其“主导”下去,“学生主体”则永远是一句空话,教育的出路不在“教师中心”,而在于去除“教师主导化”,让学生真正成为生活、学习的主人 。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