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其它学科小学其它学科

叙班级故事,在真相真情中育人(修改稿)

发布时间:2013-12-01 13:29:40  

叙班级故事,在真相真情中育人

论文摘要:什么样的育人方法更有效,怎样才能真正触及孩子的内心,是我们一线教育工作者持之以恒的实践和探索。在个人长期的班主任工作实践中发现:“叙班级故事,在真相真情中育人”不失为直达孩子内心的行之有效的育人方法。生活就是故事,故事就是生活。孩子们每一天的生活都是鲜活、灵动、具体、丰富的故事,其中蕴藏着无限的育人资源:在班级突发的事件中,在孩子们的日记里,在班主任的眼里,每一个孩子都是故事的主角,每一个孩子都可以用自己的眼光审视、评判故事里一切的人和事,唯因置身其中,才能直达内心。还原真相真情,唤起心灵自觉。

关键词:故事 真相 真情 评判 自觉

叙班级故事,在真相真情中育人

浙江省平湖师范附属小学 郑彩华

一位心理学家讲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江苏某中学某个孩子,每天都来事,班主任恨之入骨,于是把他每天的故事写下来,告诉世人“一个孩子是如何走入监狱的”。每学期末,主任把写成的故事打印装订成册,送给那个孩子一本。后来这个孩子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并且成为了一班之长——歪打正着,班主任对他的故事叙述成就了这位孩子的优秀。

几年来我也在做着和上面那位班主任一样的事——叙班级故事,育成长中人。但我的出发点与这位主任不一样,我热切地希望能够“以叙班级故事为载体,让孩子在真相真情中获得更为有效的教育”。

突发叙事,寻找公正的评判

很多老师对待学生之间的突发矛盾习惯采用“各打五十大板”的办法。因为学生之间突然爆发冲突,往往是当事双方都不能冷静、克制和谦让的结果。理是这个理,但这样简单草率的处理,往往导致当事的学生各自窝着一窝火,但是碍于老师的威严而不敢声张,怨恨的火苗常常会燃起下一场争斗。

作为班主任,谁不会遇到学生之间的纠纷矛盾?多年来,且行且思的我,渐渐养成了让孩子们叙述自己故事的习惯。故事讲清楚了,教育也就在看似“无为而有为”之中悄悄地改变着孩子们的认知、习惯。

某节科学课后,小小顾来告状:“老师,小顾把我的鞋都弄湿了,难受死了。”说着,还用那双稚气又不乏透着点狡黠的眼睛试探着我的反应,一副你要为我讨个公道的样子。看那边小顾同学,也是虎着个脸,不肯承认的样子。我把双手轻轻一拍,示意大家安静:“我想听听小顾和小小顾之间刚才发生的故事。这个故事可能是部连续剧,一个讲完另一个才可以接下去,一个在讲的时候,别人都不准插嘴,要更正也得等他讲完才可以。”

提完要求,我竖起一个指头:“故事的起因是——”

一个孩子起身说:“科学课上,我和同桌一起去给我的泥鳅换水,小顾和小小顾都跟出来了。小小顾非要帮我换水不可。不知怎么他们就吵起来了”

他的同桌起来补充:“水槽堵住了,水都漫到水槽台面上了。小顾用手把台面上的水一抹,只顾着倒水的小小顾没注意,就被灌了一球鞋的水。”

我的目光注视着那两个闹矛盾的孩子:“按理说,这件事发展下去的另一个版本可以是——”

大家都踊跃举手了:

“小顾不是故意把水泼到小小顾鞋子上的,我认为小顾应该向小小顾先道个歉,小小顾也就不应该再生气了。”

“我认为小顾并没有错,这些水就是小顾没有去抹,它也是要流下来的,小顾其实想做件好事的,只是小顾在抹水时应该先对大家提醒一下。”

小顾也站起来了:“我本来是想说道歉的,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小小顾就说我是故意的,就说要告状去。现在我跟小小顾说声对不起。”

此时,小小顾也急急忙忙站起来,极有礼貌地说了声“没关系”。

我又顺势提问:“这个故事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被大家忽视了,那就是换水的不一定真的需要在科学课上换水,帮忙的不一定真正需要帮忙。你们怎么看?”

很多孩子提到了“凑热闹”、“帮倒忙”、“不想上课,只想到外面去轻松一些”等不良的心理因素,并做出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在班里,同学之间发生了矛盾,我向来是极少批评的。一般情况,只要矛盾双方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双方说到一致了,我最后问一句:“还有气吗?”这样就算处理好了。错误方明显的,有时就追问一句:“发现问题了吗?想想看怎样做更好?”孩子们的答案常常是出乎意料的令人满意。

追及缘由,大概是我的认真聆听给了他们尊重,也给了他们处理问题的自主权。孩子们大都是很能干的,处理问题的能力不见得比老师差,他们回忆讲述的过程是冷静又理智的,没有了面红耳赤时的冲动,莽撞。人呀,不冲动时才能做出公正的评判!而这评判完全来自孩子们的世界,孩子们的内心。

学生叙事,达成班级共识

我们班级里很多孩子有写日记的习惯,好现象、坏现象,好游戏、坏游戏都是他们日记的好素材。每天我都会有选择地抽取其中的几篇来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孩子们逐渐地形成了一些共识:什么是好行为,什么是不良行为,怎样的孩子更可爱,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更值得报道宣传??

有一次,潇潇同学在她的好朋友小王的座位上写作业(小王的座位靠墙),小王的同桌是班里最调皮的那个“小小顾”。当小小顾回来,看到了这一幕,就得意地告诉潇潇:“进去容易出来难啦!”潇潇的几个好朋友看不过去拉小小顾,小小顾就耍赖皮把唾沫涂到自己的身上,让她们不敢拉。总算是后面座位上的同学把位子挪开把潇潇“救了出去”。出来后的潇潇气不过在小小顾的座位上拍了一下桌子,说了一声“哼”。于是立刻引发了一场拍桌子比赛,我听见了噪音立

马制止了。放学的时候,我拉了潇潇在一边谈话,问了“值不值得跟小小顾计较,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处理”之类的问题。后来有四个孩子在日记中叙述了这件事,都含有这样的意思:后来郑老师找潇潇谈了心,却没有说小小顾。言外之意自然是:郑老师偏袒小小顾了——不公平!

我让其中一个孩子读了她的文章,之后我发表了这样的言论:“小小顾的灵魂注定要在美丽的环境中才能被净化,而我和你还有大家,应该是这个美丽环境的营造者。”潇潇同学的妈妈是老师,她写了这样一句评语:这就是小王同学的可贵之处(小王做了小小顾一年的同桌,从不跟他计较,现在的小小顾已经算是洗心革面了)!

最后我和孩子们达成了共识:潇潇和小小顾的起点不一样,在短时期内的目标也不一样。作为小小顾,此类言行可能还要长期存在,这样的事对于他是乐子;而潇潇,应该培养控制事态向哪方面发展的能力,共同掺和的结果只能是混乱。

当然,我也不失时机地让调皮聪明的小小顾去认识:父母老师可以等待他慢慢成长,但是他所在的群体有时不能等待,不跟他计较不是好事情。

日记里,有些孩子每天都会有新鲜有趣的故事。读着这样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在全班的孩子地面前,我会声情并茂,毫不吝惜我的溢美之词:“那真是一些有情趣的孩子,把平淡的日子过得多么快乐,还能如此生动地续写下来,有情怀的孩子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很快的,这样的故事在班级里遍地开花了,谁不愿意争做一个有情怀有情趣的孩子?

日记里,有些孩子写了午间打扫包干区的镜头:写到了有的同学在认真打扫,有的同学却置身事外。日记的小主人很聪明,只是对镜头做客观地描述,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那批评都“隐含”在镜头里呢。但是那么细腻的过程容不得大家去怀疑,置身事外的同学再也不好意思去辩驳。大家只需意味深长地朝那位孩子瞧上一眼,下次他就不好意思再偷懒好玩了。这也给所有的孩子规范了包干区打扫的要求。

日记里,有孩子关注到下午吃自带点心时,有人在吃带包装的香肠牛肉等肉制品,还特别强调这些同学违背了班规——带点心只可带苹果、牛奶、面包、饼干的规定。这位同学追根求源,从第一个带肉制品的同学写到了这个群体的扩展情况,大有要我力挽狂澜的意思。

??

日记是学生情感的方舟,所有的故事都可承载,学生自发的叙事、自发的评

判远远优于老师的说教,来自学生中间的正义之声是多么能够感动自己,感召他人。教育不得不聆听孩子们的声音,我们班的德育,孩子们几乎撑起了整个天空。

教师叙事,唤起心灵自觉

孩子们都是宝贝,从小受溺爱的孩子多,在校生活中,孩子家长都很有维权意识,弄得班主任的工作越来越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就坏了半世的英名。时代呼唤以生为本的真教育,我也把这些孩子的行为放到故事里,移到社会大背景中,以满腔的关怀之情引导他们评判自我,认识环境,思考未来,唤起心灵自觉。

我每天倾心倾力地关注班级里的孩子,每天都写班级日记。有写给个别孩子的,也有写给所有同学的,都是基于一点小事开始的。我经常在班级里读我的班级日记,孩子们很爱听,也很受用。一方面,老师呈述事实并没有添油加醋,他们感受到了老师关注的眼神;另一方面,老师没有疾言厉色,只是作为一个故事的客观叙述者,他们也生气不起来。

小例文三篇:

《小小两男孩》:这两个男孩喜欢的还是那些最单纯最天然的游戏,比如两个人互相扮一下鬼脸,就早已乐不可支。有时,他们两人一起往瓶子里灌满水,然后做石头剪子布的游戏,谁输了谁喝一口水,像喝酒猜拳的样子,喝喝笑笑,笑笑喝喝,快乐极了。

他们喜动不喜静,总有做不完的好玩游戏,当然不喜欢排路队。今天信息课前,我看来看去不见他们的人影。等路队要走的时候,才看到一人从厕所方向回来,看我们等他,他边走边做着解释:“憋不住了,去小便了。”我看着他的眼睛,静静地说:“不要老是节约上厕所的时间去玩,然后浪费大家的时间等你上厕所。”他立马乖乖地说:“知道了,下次不会了。”会卖乖的孩子总是会得到原谅,我就让他随队伍去了。

另一个一直不见。等路队到了信息教室门口,我看见一个人影往队伍中间一闪。我悄悄上去,轻轻地牵住他的手,一声不响与他一起回到咱们的班级,然后转个身子,我们重新手牵手儿一起走向信息教室。

是谁呀,这小小两男孩?他们真是太小太小了。班级班级,有纪律;男孩男孩,奈若何?

——写于2010年9月

《小朱同学》:……数学课代表过来告诉我:“朱龙飞昨天的数学作业没做完。”我记得昨天指出作业问题的孩子中,他也是其中的一位。今天怎么还不改呢?我抬眼向那孩子望去,他已经披上了“盔甲”——绷紧了全身,一双眼睛很有力量的地看了看我。我不响。我很想追问:孩子那,你到底是坚强还是脆弱?说你脆弱吧,你面对老师简直可以用无所畏惧来形容,一次次地与老师的要求和期望发生冲突;说你坚强吧,几句批评的话语也难以承受,几道普通的数学题就能把你压得放弃积极进取的思想,而去选择退缩……

——写于2011年12月6日

《周宸言》:最近频繁地呼喊“周宸言”的名字。他的“拖”,他的随性,他的随口,让我总是产生莫名的担忧。我努力地想看清3年后,5年后,10年后周宸言的样子,总是一会儿成一会儿败。有时似乎很成,我仿佛看到了他在一群合作伙伴间高谈阔论,大谈自己的想法,为了这些想法,他加班加点,不以为苦,干得执着又快乐;有时却完全是糊涂虫的形象,我仿佛看到了成堆成堆的作业被他积压在一起,他在这堆作业里发呆,带着他一贯的笑,但

这笑已经比现在木讷了很多无奈了很多。

我不知道哪一个周宸言会是未来的周宸言,周宸言,你说呢?所以,有时我欣赏你称赞你的思维很动人,有时你的表现又叫我百爪挠心,恨不得跟你说:“一二三,闭嘴,干活。”

——写于2012年10月9日

把孩子们作为故事的主角写下来,孩子们会有一种自豪感,还可以帮助他们找到第三双眼睛看待自己的行为,帮助他们学会理解别人,唤起心灵自觉。

叙班级里每一位孩子的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细腻和敏锐,每份敏锐细腻里都有真心和真爱,每点真心真爱里都有祝福和期盼!

还原真相真情,让教育水到渠成。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