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语文小学语文

复旦投毒案事发一周年:被害人一家躲回乡下

发布时间:2014-04-03 09:02:37  

复旦投毒案事发一周年:被害人一家躲回乡下

复旦投毒案被害人家属

复旦投毒案被害人家属

去年的4月1日,黄洋在学校寝室喝下一口水,随即身体不适入院,后经调查确认为室友投毒所害。目前,案件已过一审,涉嫌投毒的林森浩被判死刑。

一转眼,黄洋已离开整整一年了。这一年的光阴,黄洋父母是否已渐渐走出伤痛?一审前后,林森浩的父亲多方奔走,近期又来到黄洋老家,试图当面致歉,黄家人又是否给予了谅解?带着复杂的心情,我们走近了两家人……

3月初,林森浩的父亲和伯父从广东汕头来到自贡荣县。他们去黄洋的墓前探望过,却被黄洋的父母拒之门外。

昨日下午,黄洋的母亲杨国华告诉记者,林家已两次上门,但她不希望见到林家任何人:“看到他们就想起洋洋,想起洋洋痛苦的样子。”在清明节前,黄家人“躲”回了乡下老家,“我们想过平静的生活,不想再在伤口上撒盐……”

2013年4月1日

黄洋在寝室喝下一口“毒水”……

2014年4月1日

黄洋静静地躺在荣县公墓……

2014年2月18日

他的室友林森浩被判死刑……

案件回顾

复旦研究生

投毒案

2013年

3月31日

林森浩趁无人之机,将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投入寝室的饮水机内

4月1日

黄洋喝了一小口饮水机的水

4月2日

黄洋身体不适入院,病情加重

4月16日

黄洋经抢救无效去世;同日,林森浩被刑拘

4月25日

涉嫌故意杀人,林森浩被依法批捕

11月27日

复旦大学投毒杀人案开庭审理,林森浩称只想整人不想夺命

2014年

2月18日,该案宣判,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年过去 伤痛未减

黄家

一年过去,黄国强表现得仍旧冷静,杨国华至今也没有走出儿子去世后的悲痛 林家

与黄家人不同,林尊耀至今仍瞒着病重的妻子,独自承受着儿子带来的一切痛苦和折磨 避见

“看到他们就想起洋洋,想起洋洋痛苦的样子”

【昨日的川东南阳光明媚,黄国强挽起裤腿下了田去,帮着亲戚移稻插秧—为了躲避林家人的“骚扰”,这位受害者的父亲带着家人回到荣县乡间,过起了看似平静的生活。】 在这里,他们跟所有亲戚商量好,把住址严格对外保密,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当地的媒体人士抱怨,从上个月下旬开始,他们已找不到黄家人的去处,只知道他们留下一句“狠”话:“(林家人)再来骚扰,我们要打 110了!”

黄洋的母亲杨国华告诉记者,林家人近期已经上门两次,但是她不希望见到林家任何人,只希望得到公道。“看到他们就想起洋洋,想起洋洋痛苦的样子。”杨国华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要上诉就上诉嘛,不要来骚扰我们了,我们就等法院的公正判决。”“我们就想过平静的生活,不想让他们再在伤口上撒盐。”杨国华说,一家人在乡下过得还算安心,想一直住到二审结束后再商量去处。

道歉

“如果他们同意,哪怕十次我们都愿意去”

【在苦等多日后,林家人终于回到了广东汕头。林森浩的伯父林先生告诉记者,在两次求见遇阻后,林家人回到了家,至今不过一周。而两次拜访之旅,花去3月的大部分时间。】 “两次找到他们家去,反应都很激烈,我们也没办法。”林先生说,3月初,他同林森浩的父亲、他的哥哥林尊耀一起,辗转赶到黄洋的老家,试图与黄洋家人见面,对方却一直闭门不见,“我能理解他们家的态度,换作是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是这样的表现,但是我们还是会请求见面,我们只求见面,不管是下跪道歉谢罪,还是赔偿问题,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林先生说,“如果他们同意,不要说两次三次,哪怕是十次我们都愿意去。”“就这个事情,我们整个家都完全垮了。”林先生说,林尊耀回到家后,一直吃不下睡不着,每天都是神情憔悴的样子,“包括我的嫂子,她有类风湿心脏病,就连一审结果都没敢告诉她,现在这种情况,更难了。”

墓前看望

黄洋母亲:“还没得到公道”

去年年底,黄洋的骨灰已安葬在荣县公墓,距离他们在荣县县城的家不过几公里距离,但是黄家人仍旧选择短暂分别。杨国华说,前几天曾到洋洋的墓前看望,只是“现在还没有得到公道,我们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林森浩父亲:“希望一路走好”

林先生介绍,在返回广东前,林家人再次来到黄洋的墓前,林尊耀在墓碑前驻足良久,说了一段话:“黄洋同学,因为我儿子的错误,造成今天这种天大的悲剧,我很痛心,很内疚,希望你能一路走好……”

观察

这一年两家人一起煎熬

去年的4月1日,黄洋出现呕吐、发烧等症状,2日晚间发现急性肝损伤。在这时,黄国强从黄洋同学处得到消息。经过汽车、飞机、地铁的奔波后,黄国强在4月3日晚上抵达上海,来到黄洋身边,也住进了黄洋生前住的寝室。

从4月3日至5月15日,黄国强在上海呆了整整43天。黄国强陪伴儿子,度过了人生最后14天,更多时候他只是守候在中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外。每天揣着儿子的手机,用儿子的微信号跟他的朋友们交流。后来他拿着儿子的死亡证明,到银行注销信用卡,抹掉“黄洋”在银行的所有信息……

直到4月16日,警方对外确认,林森浩是投毒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林尊耀在同一天赶到上海,在58岁的年头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就在4月初,林森浩还告诉父亲,自己清明节不能回家,但是第二年(2014年)清明节就可以回家扫墓,“你身体好就一起走一走,运动运动。”

11月,案件一审开庭,黄国强第五次赶赴上海,同行的还有黄洋的母亲杨国华。就在他到达上海前,林尊耀怀揣着2000元现金,独自一人赶到上海参加庭审。

今年2月案件一审宣判时,林尊耀找到黄家人,想道歉,想补偿—林尊耀说,他胡乱当中聘请的律师误导了他,“他们说:没有一两百万,两手空空,你去做什么?你去见人家管什么用?始终就是一句话,没必要去,别给他们添乱。”而这迟来的道歉,没有得到黄家人丝毫的谅解。

一年过去,黄国强表现得仍旧冷静,杨国华至今也没有走出儿子去世后的悲痛。与黄家人不同,林尊耀至今仍瞒着病重的妻子,独自承受着儿子带来的一切痛苦和折磨。

深圳律师:http://www.9ask.cn/site/shenzhen/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