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语文小学语文

人教版六年级上册《一面》课件

发布时间:2013-10-22 10:37:48  

唯有民族魂是值得宝贵的,唯有它发扬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时间就是性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我好像是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血。 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

——鲁迅

《一面》

?

说说课文讲了一件什么事,在作者眼里鲁 迅是个什么样的人。

检查生字词

地窖 莽撞

赫然 挲 摩挲

懊悔 颓唐

熏黑

憎 憎恶

虐待

?

1932年秋天,我在上海内山书店见到鲁迅 先生,鲁迅先生给我推荐《铁流》这本书,并 把自己翻译的书《毁灭》免费赠送给我。

一 九 三 二 年 的 内 山 书 店

新中国修建后的 内山书店

书店内部

1. 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 辨出坐在南首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 2. 他的面孔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 的人,但是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 寸长,显然好久没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 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隶体“一”字。 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 4.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 的头发;牙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 里捏着一枝黄色烟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 5.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 6.他的手多瘦啊!

1. 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 首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 2.他的面孔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 是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寸长,显然好久没 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 隶体“一”字。 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 4.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 牙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 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 5.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 6.他的手多瘦啊!

1. 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 首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 2.他的面孔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 是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寸长,显然好久没 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 隶体“一”字。 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 4.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 牙黄羽

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 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 5.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

6.他的手多瘦啊!

憎恶黑暗有如魔鬼,把一生的时光 完全交给了我们,越老越顽强的战士! 我们这位战士的健康,差不多已完全给 没有休息的艰苦工作毁坏了。

鲁迅的最后时刻
?1936年10月15日,发表《半夏小集》,无情地揭露了叛徒、汉奸之类的丑恶嘴 脸。 ?10月16日下午为曹靖华翻译的《苏联作家七人集》作序。 ?10月17日 上午续写《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午后 给曹靖华回信。下午 在内山书店接待友人。晚上,周建人来访,谈至十一时,至一时才上床就寝。 ?10月18日,二时即睡不好觉,三时半坐起来,气喘又发,呼吸困难。六时半左 右,支撑着给内山先生写信,此信为鲁 迅之绝笔。 ?10月19日,早晨5时25分,鲁迅先生因肺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

憎恶黑暗有如魔鬼,把一生的时光 完全交给了我们,越老越顽强的战士! 我们这位战士的健康,差不多已完全给 没有休息的艰苦工作毁坏了。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1. 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 首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

2.他的面孔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 是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寸长,显然好久没 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 隶体“一”字。 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
4.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 牙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 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 5.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 6.他的手多瘦啊!

6.他的手多瘦啊! 5.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 4.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牙 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 烟 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 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 2.他的面孔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是 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寸长,显然好久 没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胡须很打眼,好像浓 墨写的隶体“一”字。 1.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首 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

鲁迅对“我”的关爱
询问 (

“我”的感受






更加疑惑

( ( ) (





鲁迅对“我”的关爱
询问

“我”的感受
( 父亲的抚摩 )


推荐书 )

更加疑惑

( 惊异、惊喜 ) ( 赠书 ) ( 陡然一阵酸)

“你要买这本书?”他看了我一眼。那种正直而慈祥的目光,使我立刻感到
身上受了父亲的抚摩——严肃和慈爱交织着的抚摩似的。 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你买这本书吧——这本 比那本好。” 他是谁?对我这样一个平日被人轻视的工人进行那样诚恳的劝告?我一进门 的时候就有点疑惑,现在更加疑惑了;虽然猜不出是谁,但自己断定:一定是一 个不平常的人。 “我卖给你,两本,一块钱。” 什么?我很惊异地望着他。 “哦!您,您就是——”我结结巴巴的,欢喜得快要跳起来来了。一定是! 不会错,一定是!那个名字在我的心里乱蹦,我向四周望了望,可没有蹦出来。 他带着奖励似的微笑,指着《铁流》对我说道:“这书本来可以不要钱的, 但是是曹先生的书,现在只收你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你的。” 我费力地从里衫的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元,放到他的手里——他的手 多瘦啊!我鼻子陡然一阵酸,像要哭出来。我恭敬地鞠了一躬,把书塞进帆布袋, 背起来便走出书店的门。

“哦!您,您就是——”我结结巴巴的,欢 喜得快要跳起来。一定是!不会错,一定是! 那个名字在我的心里乱蹦,我向四周望了望, 可没有蹦出来。

阿累,原名朱凡

1909年出生,毕业于上海艺术大学。 1931年参加反帝同盟。 老年阿累 1932年参加“左翼剧联”。 1932年8月考进上海英商公共汽车公司当售票员,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因参加工人罢工被捕判刑。 1935年经人保释出狱,参加马来西亚共产党活动,后被迫令出境。 1936年复返上海,从事写作和翻译。 1937年,抗战开始,参加新四军,在部队和地方做文教和行政工作。 1949年后,历任湖南革命大学副校长、湖南大学校长等职。

在这四年里,我历尽艰苦,受尽非人的虐 待,但我却咬紧了牙,哼都不哼一声。
? 当 我被捕入狱, 时,我总是 对自己说: “鲁迅先生是同我们一起的。” ? 当 我四处流浪, 时,我总是 对自己说: “鲁迅先生是同我们一起的。” ? 当 时,我总是 对自己说: “鲁迅先生是同我们一起的。”

? 作业: 1、下课后到组长处读课文。 2、完成《方法指导丛书》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