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作文小学作文

我的老父亲

发布时间:2014-05-12 13:13:36  

我的老父亲

——致全天下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

(一)我朴实无华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民,也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工人,把他放在来去匆匆的人流里,一定很难第一眼就能将他认出来,因为他并不是那么耀眼,而是那么的普通。

他集中了所有劳动人民朴素、忠厚、老实,勤劳、节俭的品质,但是在我的心中,他永远是伟大的。是他,我最爱的父亲,给了我最有厚度、最有深度的爱。天下父母不都是一样的吗,他们是平凡的,可在子女心中,他们都是伟大的,把世间最好的、最美的都留给了子女,自己却一个人默默地忍受心酸、忍受劳累。在这里,我想衷心地说声:“爸,谢谢您,谢谢您的养育之恩。”

我找不出华美的词语来描写我的父亲,我也不想用一些富丽堂皇的言语来描写我的父亲,我怕驾驭不住文字而曲解了父亲对我们深深的爱,我也怕驾驭不住文字而偏离了父亲对我们这个家庭深深的关怀,我想守住父亲朴实无华的美。

父亲初中毕业,身材高高的,有高高的额头,宽大的肩膀,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积满老茧厚实的手。

父亲,他把所有的青春都耗在了我们的身上,病魔缠身的母亲,上学用钱的我们,偌大的开销全落在了父亲并不结实的肩头。父亲,家里家外,四处奔走,为了母亲的病,为了我们多受点儿教育,慢慢地,他忘记了什么才叫辛苦,也忘记了什么才叫快乐。

初中文化,在当下,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呢?不能,只能干点苦力活,只能卖力气,什么都只能靠双手。这是一个多么艰辛的岁月,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扛过来的。我的父亲种过田,挖过煤,背过矿……每一件都是苦力活,没有力气干得了吗?不能。

想童年,我们家很幸福,母亲准备饭菜,父亲领着我们玩游戏,家里也还宽裕,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初中我还没毕业,哥哥刚上了高中,家里开始变化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母亲生病了,慢慢地越来越严重,父亲不得不为了我们的学费和母亲的医药费外出找工作。

我不知道,这么多年父亲是怎么走过来的,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啊!

(二)父亲为我们耗尽了青春年华

时间总不会在中途搁浅,正如一首歌所唱: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无论生活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坚强地生活,坚强地走下去。

时间真快,我们慢慢升学,母亲越来越意识不清,而父亲却在外工作慢慢衰老。就这样,父亲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每次回家都是聚少离多。常年在外不顾风雨,还得牵挂着家里的情况,还得心系着母亲的病情。慢慢地一路苦撑了下来,父亲对我们只剩下苦涩的笑了,一切竟在不言中。

转眼间,我们大学了,要供三个大学生上大学,那得需要多大的决心和财力啊,而对于父亲来说,学费、生活费已经让他绞尽脑汁了,虽然我们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可是要供我们大学的开销,那是多么的不容易。更何况弟弟还需要不少的学费,以及母亲的病情日益恶化,住院手续费高的惊人,不是亲朋好友相助,怎谈得上住院呢。父亲含着感谢的泪珠一个个道谢亲朋好友。

父亲,耗尽了大半辈子的青春为我们这个家操劳,为我们操劳,一个六口之家,得需多大的勇气和多么宽厚有力的双肩才能承担起这么一个偌大的家庭,承担这一份沉重的责任。要为妈妈的病日夜难眠,要为我们的学业四处奔波,如此巨大的家庭开支,会彻彻底底地逼疯一个人,精神上的折磨要比体力上的摧残更让人衰老得快。如若压在我微弱的双肩上,说不定我会疯的。我不得不敬佩起父亲的刚强与不屈。

父亲对我们是严苛的,他给不了像小时候母亲那样的为我们穿衣叠被的爱,他每次都告诫我们要好好学习,不要像他们一样干苦力活,但我知道在父亲的心里他永远是爱我们的。

有一天,父亲对语重心长地我们说,“老爸我没有多少力气了,现在矿厂的工人就数老爸的年纪最大了,再过两年,年纪大了老板也就不再要我去干活了。你们要争气啊,要有出息。”当听到老爸是厂里年纪最大的工人时,我的心被刺痛了,我努力地忍住了泪水。事后,我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偷偷地抹着眼泪,心里发疯地想着: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应该好好在家休息,享受几年的清闲生活啊。可是父亲却,却还要为我们那样卖力地干活。

每次过年回家,父亲都会给我们买新衣服,却不舍得为自己买一件新衣服,买一双新鞋子,买一条新裤子,他的衣服都是姑妈们送给他的,每次为父亲洗衣服,那都已经破了,边洗边想心里不是个滋味。母亲已经好多年没有碰针线活了,只能自己帮父亲稀里糊涂的缝缝补补。每次想起,心里都暖融融的,父亲是多么的爱我们啊,他是多么的爱这个家啊;可是心里也凉凉的,心里总呼喊着:爸爸,你要好好对自己啊,把苦分点儿给我们吧。

妈妈生病之后,眼睛恍恍惚惚,好像不认识我们似的,父亲压力太大,心力交瘁,一天比一天衰老,精神上的痛处更能折磨一个人,父亲苍老了很多。妈妈再也不会帮我们买衣服了,再要能吃到妈妈做的一餐饭都成了一种遥远的奢望。有一次,老爸给我买衣服,可买来却不合身,爸爸只能尴尬的笑笑,毕竟买衣服都倾向于母亲,老爸不得已担当了妈妈的角色。虽然不合身,但是穿在身上却是多么的暖和,连同心里也暖暖的。虽然父亲一直表现得都很严肃,可是他不擅长表达对我们的爱,他的心是细腻的,我知道他是多么的爱我们。

时间过得真快,我都大三了,眼瞅着就快毕业了。可每次回家见到父亲心里的苦楚就要多一分,于是我渐渐地害怕回家。每次回家,父亲脸上的皱纹就要多一些,银发也渐渐地增多了,可是是我们让他不消停地继续辛苦下去。

现在,父亲将近半百的人了,还依然为了我们常年在外打拼。我的心在滴血,老爸这么大的年纪了,早些年就该在院子里坐在靠椅上摇着蒲扇品着清茶享受清福了,可是还依然在外牵挂着家庭,我忽然憎恨自己是多么的无用,还需要父亲为我们不停地付出,于心不忍而我又能做什么呢?我无比憎恨自己没能力,自己想不到办法只能在大学的校园里一天接着一天念着书。心里憋着难受得紧。

我一千倍一万倍不想父亲那么辛苦,我渐渐地学会了独立,利用空余时间找些事情做,假期也没有回家就在外面赚点钱减轻一下父亲的负担。很多次当我们在外面工作没有回家时,父亲总是打电话来让我们回家:“外面天冷了,回来吧,爸还能再撑几年,好好学习才最要紧,现在别想其他的……”我在电话的一端心里暖暖的,眼睛湿润湿润的;我想说:爸,别担心我们,好好照顾自己,我爱您,可是话到口边,喉咙哽咽得说不出口,只能在电话这端一个劲地点头。

我不想浪费父亲给我们的生活费,我都省吃俭用,到学期结束想给爸爸妈妈买件衣服什么的,可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还是要自己挣的钱买给他们来的畅快,一想想心里就惬意别提多高兴。于是假期里我很多次没有回家,我都拼命地工作,回家的时候,为爸爸妈妈买件贴心的衣物,父亲看到了嘴上总“骂”:你这孩子,又乱花钱。不过看到爸妈眼里噙着泪水,我心里暖融融的。我在心底暗暗发誓,等我成器了,我要好好地孝敬他们,让他们开心幸福,安享晚年,不要他们的脸上再有一丝丝的忧愁。

(三)我的心隐隐作痛

父亲是个坚强的男子汉,我们没有看到他哭过,没看到他流泪过。可是那次我却惹父亲痛哭流涕,那时不懂事,如今仍在留给我彻骨铭心的痛。

那年,哥和我高中毕业了,要上大学了,本该喜悦好好庆祝一番的,可是再没了任何多余的心思。母亲病情严重,在亲戚朋友们的帮助下,把母亲送去了医院。妈妈的病情打击下,老爸已然憔悴了很多,大晚上的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我们热了饭,父亲吃不下,为妈妈的事,他已经没有心思和力气吃饭了。可是父亲还牵挂着我和哥哥上大学,他把我和哥哥叫来商量事情,他让我们去打印申请表,向村里边申请一点助学金上大学,哥哥没说话。然后,我说,那个表格什么的,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弄啊,都没钱去学那个。

后来说着说着激动了,我说,表哥就会那个,他经常进网吧学到的东西多,姑妈姑爹们有钱,你又不让我们玩,只给我们那点钱,又没钱进网吧学习知识什么的。我故意说气话气他。父亲低着头,慢慢地冒出几个字,“你不就是说我没能力吗?是,我是没能力,我没能力为你们买电器,没能力让你们学知识看新闻,我没能够让你们过幸福快乐的生活,你们怎么就不想想我的不容易呢……”父亲越说越激动,哽咽着,那些话如刀子般顿时切碎了我的心,我想他那时一定痛如刀绞。半个小时候,相继静默无言,时间滴答滴答地走着,夜里静的可怕,窗外的风呼呼地刮着。后来,哥哥开口劝慰父亲让父亲先去歇息。

父亲拖着好像不是他的身体的身体慢慢地挪出了我们的卧室走向隔壁房间。我的心一直不得安灵。哥哥们都睡下了,我却听到了父亲抽泣的声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凄厉,一声一声地鞭打着我的心,鞭打着我的每一寸肌肤,鞭打着我无地可藏的灵魂。我慢慢地和衣探

起身走向父亲的卧室,外面上玄月悲凉地悬在半空,仿佛要坠落了似的,麦田里的蛙声一阵一阵地吵嚷着,好似要撕裂我的心,撕裂我的身体。我悄悄地走进父亲的卧室,心悬在半空轻轻地问他,“爸,您哪儿不舒服,我去端水拿药来给您吃。”爸父亲不说话,只顾着一个劲地抽泣,一个劲地哭。我知道爸爸这么嚎啕大哭是为什么,是我彻彻底底伤了他的心,我顷刻间觉得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此。

哥哥也闻声赶来了,问我,爸怎么了,我默默地呆靠在床边不说话。父亲的哭声抽打着我,我再也受不了那一阵阵嘲讽似的蛙鸣,我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向父亲道歉:“爸,我错了,我不该说那么重的话惹你伤心欲绝,我不该不考虑您的感受。妈已经那样了,你已经全身无力了还要为我们操心。爸,对不起……”父亲已然在床上躺着身体抽搐着一个人哭泣。我只能默默地退了出去,留哥哥在那儿安慰父亲。倚在门上,蛙声不断,天空阴凉阴凉的,月亮也悲凉地挂在那儿,连同我的心也哽咽着,在这风声呼呼的夜里,在这蛙声不断的夜里,渐渐地快到五更了,父亲的悲泣声终于慢慢地平息了下去。哥哥和我默默地去睡了……

第二天早晨,我怀着忐忑的心准备早饭,父亲和我们在无声无息中吃完了早饭。后来,父亲用沙哑的嗓音透露着丹淡淡的忧伤对我们说:你妈她医药费就花了不少,家里条件更紧张了。你们也不知道忧愁,也不好好想想家里的情况,怎么能和其他人家比呢。父亲悠悠地说,我有想死的心,也想一了百了,可是还要顾着你妈和你们,到马路上吧,被辆车撞吧,也不知道你们能够得到多少钱,又怕撞的是没钱的,我死后你们得不到多少补偿。

听着,听着,我们的心快跳出来了,仿佛被人狠狠地在心窝上捅了一刀。父亲接着又说,“或者,我想来想去就这个最可靠了。”他吸了口气像做出艰难的决定似的,又好像故意赌气似的说“我跟工厂老板签订终身合同好了,让他出个20万给你们吧,我就跟人家老板做一辈子苦活,直到死亡。你们就先将就用着这20万念完大学,你妈的病你们有出息了再好好治治。应该老板会这么做的。我吧,到时候,你们成器之后,有心呢就来工厂看看我,不想来也没关系。可能到时你们把我忘了也不一定。”

一个字、一个字的痛在我们的心里,扎在我们心间,我和哥哥争着说:“爸,那我们读书还有什么用,不还是为了毕业之后找份好工作好好孝敬妈妈和您吗?如果到时您都没了,那我们读书还有什么用。我们不读了,回来找份工作赚钱照顾妈妈和您好了。”我们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后来,父亲的心里终于不再装着那些可怕的想法了。如今,当我慢慢回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心仍会悬在半空不得降落,仍然会有种声嘶力竭的痛。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