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作文小学作文

当下语文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3-10-28 08:01:29  

当下语文是“无情感教学” 培养出自私麻木的一代

网友评论(0)2013.10.21 第5期 对话人:越众 采访者:于一爽

导语:北京2016年起高考英语降至100分,语文提至180分。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总策划越众认为,虽然分值的变化表明了教育部对语文教学的重视,但语文教育如果仍继续“无情感教学”的现状,将培养出冷漠、自私、麻木的一代。而教师在其中应当承担“纵火者”的角色。

语文教育目前的问题是“无情感教学”

凤凰网文化:今天新出来的新闻是高考语文升到180,英语降到100分,我希望知道你们的理解?

越众:没有一个国家把英语放在一个终身学习的位置上,日本的国际化也很明显,但也没有搞全民学外语。英语应将其社会化考试,类似于计算机考试。当然,这个调整完全是在降低英文教育水平,但并不能提高语文教育水平,教育部对语文教育越来越重视了,这是件好事。但还是要看本质的教育内容有没有改进,从分值来讲,学生必定要在语文上多花心思了,但怎样能让学生真正从这门学科中学到有价值的知识,可能光靠分值的设定还不行。

凤凰网文化:那如何量化,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分值目前为止还是最公平的。

越众:语文教育目前的问题不是分值,是系统化和体制化以稀奇古怪的读音、解释、写法、段落分析,解剖和无情感教学。李庆明曾说,现在我们的课堂就是学生拿着小剃刀在摆弄课文,培养出来的人怎能不是冷漠、自私、麻木的一代。好像现在越来越喜欢数字化设限了,比如500条上限转发。这种简单又麻木的处理方式,只能让处理事情的人越来越缺乏思考。

英语学习的重点是听说 语文学习的重点是读写

凤凰网文化:而且取消的是听力测试,作出这样判断的人肯定没有学过外语?

越众:何克抗教授有一篇文章说的是孩子到了五岁左右,只要不聋不哑有正常智商,在那个语言环境,他都能熟练掌握本民族语言,那实际上对这个音跟意都有很强的基础,汉族文化来说,尤其是北方的孩子,他已经掌握了三千多口头词汇,心理学家做过统计的。口头已经熟练了,所以母语教学绝对应该重点放在阅读跟写作上面。

而外语,首先得解决口语交际问题,才能够进一步去深入,但是我们往往都得笼统的强调,语言综合运用能力,你听说读写四个方面,那就没有重点了。所以对语言教学本质的认识没有到位,没有一个科学的认识,它就不可能有科学的教育方法,我觉得这是导致我们国家多年来,语言教学花的时间比较多,效果不理想的最根本的原因。另外,新加坡教育部从2007年开始,在全国的华文教学中采用了何克抗的跨越式教学方法。效果听说不错。

中国教育和现实社会脱节太大

凤凰网文化:看叶开老师的微博上,有一位家长的留言很有意思,他说他更要抓紧孩子的英语教育,过些年就能远远强过只按考试标准来学习的孩子,形成差别化?

越众:现在教育和现实社会脱节太大,当孩子们走出校园时,他可以说完全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他在这样的生活中需要什么样的技能,这其实比考试的分数重要多了。我在日本读书时,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都非常重视职业教育,每个学期学校都会腾出一两天时间让学生和教师去身边的各种行业体验生活。在中国是什么样呢,就是

在大学的专业设置上开始下功夫,每年都有最好就业的专业趋势研究,学生为了好就业或者被父母逼迫选择"有用"的专业,而不去思考自己擅长的和热爱的。这本身就偏离"职业"对人发展产生的价值。又从何去说对一个职业的理解和对它的忠诚。

教师不是卖矿泉水的 教师应该是“纵火者”

凤凰网文化:看了你们之前在凤凰卫视热播的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这是一部记录中国当代教育困境与希望的纪录片,通过对所有嘉宾的走访,是否可以找到这个症结并且表达出来,你们理解的根本困境和希望的可能性是什么?

越众:希望教育能重新回归人文和理性,语文和历史能给孩子传播更多真实的东西。我小时候老师还有体罚的习惯,那时候觉得如果不留堂就不是上学,希望我们当下的教育能善待孩子。教育的问题不是复杂的问题,症结人人都清楚,钱理群说:现在所有的教育问题都归结到教育之外了。在我们的拍摄中,杭州独立语文教师郭初阳说过:教师不是一个卖矿泉水的,教师应该是一个纵火者。

凤凰网文化:当下教育最稀缺的地方在于?

越众:我给片子贴了三个标签:人文精神,普世价值,现代公民。都是我们当下教育最稀缺的东西。比如人文精神,人文是人本身应该生长的东西,社会的形成先是由人的需要,才组建社会,现在我们教育提倡的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将人的存在弱化,所有的思想政治课变成一个灌输的工具,其实人的迷失才是最可怕的,因为我们不再以人的自由、人的平等为价值取向,这是身为人的悲哀。

不好的教育令我们失去成为更好自己的机会

凤凰网文化:这其中最难改变的地方在于?

越众:就像我们给片子写的简介的一句话:在教育改革之前,首先需要改变“教育难以改革”的绝望。在拍摄过程中,遇到很多可爱的小孩子,他们或是留守乡村的孩童,或是在田野翻滚的小孩,或是大声哭泣的幼童,都曾触动我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们的主人公反复表达的一个意思是:因为不好的教育,我们失去了成为更好自己的机会,但是,我们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得到这个机会。这也是我们拍摄这个片子的意图。

教育部服务的是国家而不是学生

凤凰网文化:你们怎么理解教育部的功能?

越众:哪个国家的教育部都有同样的问题,因为他服务的是国家,而不是学生,但是有无能与他对抗的东西存在,工作于他之下的人有无良心,教育环境取决于这个。

其实目前在教育领域,也已经有很多人做尝试,真正培养人,而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钱理群语),如李庆明在中央教科所南山附属学校从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教育孩子,编写文明细节,让孩子们养成好的习惯;江浙的一线教师给语文课本挑错,探索现代公民理念的语文教育;李英强在乡村办立人图书馆,取《论语》中“己欲立而立人”之意,“恢复人的尊严,发扬人的价值,帮助人成为健康的人”。

越众:十集大型中国教育改革调查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总策划。《盗火者》是一部记录中国当代教育困境与希望的纪录片,是中国教育改革现状的一项田野调查。调查走访了近30所中国大中小学,采访50多位中国一线教师。它将关注焦点投向中国当代教育现状,以不动声色的镜头传递了对当代教育理念的思考。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