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作文小学作文

掀起你的盖头来

发布时间:2013-09-18 15:44:28  

“掀起你的盖头来”

——语文定位的嬗变

贵州省遵义市第五中学 韩忠彧

“语文究竟是什么?”长期聚讼纷纭,至今莫衷一是。尽管叶圣陶先生、张志功先生曾多次为“语文”正名,也一再解释“什么叫语文”的问题,但直到现在,理论界仍有种种不同的理解。随着时代的发展、研讨的深入,“语文”的內涵愈加丰富、复杂。旧说尚未辨清,新解不断涌出,使语文本来就朦胧的概念变得更加模糊不清了。

回溯一下中国语文教育的历程,披沙拣金,探幽发微,在鉴古的基础上观今,实属必要。 我国的语文教育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从其主流看,大致经历了一个“传道”—-“启智”——“育人”的演变过程。习惯上,一般将处在萌芽时期的、原始社会的语文教育称为“言、文”教育或潜语文教育;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语文教育称为“古文”教育或前语文教育;1840年至1949年的语文教育称为近代语文教育;1949年至今则称为当代语文教育。语文教育从古代至近代初期是传道手段;近代中期到而今为启智工具;现今以后则是一种人本教育。

1. 传道手段

传道手段是指语文教育以教化为立足点。在语文教育尚未独立设科的古代,教育包括文史哲的教育。语文教育的存在,是以教化为基石,是建立在政治思想教育的基础之上的。一部中国教育史,就是一部中国语文教育史。先秦最为典型。《学记》中说:“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君子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化民成俗”成为语文教育的基础和首要目的。古代儒家一贯主张:“诗书教化,所以明人伦也。”“明人伦”就是进行伦理道德教育。但“明人伦”仅是教化的一个方面。中国古代,教化的内容是很广泛的,将诸多经典名言整合起来,套用今天话语,主要就是“培养爱国主义思想,安贫乐道思想,除暴安良思想,不畏强暴、见义勇为思想,学无止境、精益求精思想,精兵简政、为政清廉思想,自强不息、人定胜天的思想??”

1.1 为了实现教化的目标,中国古人将儒家经典著作选为教材。《四书》、《五经》是官方所定的蒙学之后的主要课本。《大学》是十分典型的一套自成体系的道德教育教材。它以“内圣外王”为中轴搭建出 “三纲”、“八目”的教育理论架构。“三纲”即“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八目”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明明德”讲修身,“亲民”讲爱民,“至善”则指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都是讲提高自身修养;“齐家”,“治国”,“平天下”则属于治人的范围,涉及到道德的各个方面。《诗经》本是一部诗歌总集。虽然孔子说过“不学诗,无以言”的话,意思是要学会说话,就要学“诗”。但他仍然主要是将其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课本。他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鸟兽草木之名。”“诗”有七大作用:一是感发兴趣,二是考见得失,三是团结和睦,四是怨而不怒,五是孝敬父母,六是效忠君王,七是多识鸟兽草木之名。七大作用中,没有一条真正涉及语言文字教育,除第七条外,都是有关伦理思想、政治教育的。可见,在古人的心目中,《诗经》是进行全面教化的生动教材。即便是在近代初期,中国人仍然认为:“中小学堂注重读经以存圣教”,“中国之经书,即是中国之宗教”,“若学者不读经书,则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之道,所谓三纲五常者尽行废绝,中国必不能立国矣。” 将读经教育的重要性提高到了能否立国的高度,教化意味呼之欲出。

1.2 教化思想还体现在教与学的方法上。古代中国人很讲究“化”,怎样“化”?所谓“春风风人”,“夏雨雨人”,是“化”的方法。就是在和风细雨中潜移默化。“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要象春风那样亲切、温柔,象夏雨那样滋润心田,使受教育者在不知不觉之中受到感染,受到教育:将教化的内容“化”入内心,“化”进脑髓。从学的方面说,就是要得意忘言。言是获意的手段,获意后,言则可忘。在这里,“意”指思想内容,是语文教育的最终目标。这一点,柳宗元的论述较为典型。他将语文教育的目的定为“文以明道”。指出:“学者务求诸道而遗其辞”,“道假辞而明,辞假书而传,要之之道已耳。”很明显,道在文之上,学文的目的在于“明道”,在于接受思想教育。“辞”只是“道”的载体。“明道”之后,自然就可以弃“辞”。根本不是学习运用语言文字,更象是在接受政治思想教育。

1.3 中国历史上语文教育的终极目的,是由中国社会的泛道德主义决定的。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伦理道德渗透于社会的一切方面,任何个人的言论或行为都严格地受道德价值的制约与牵制。整个社会,非常重视伦理道德,强调以道德标准来衡量事物或行为的好坏。而且,那一套伦理价值观念深入人心,能为一般社会成员普遍接受。伦理价值观君临一切,独占鳌头,统治者自然就十分重视在学校教育中,特别是语文教育中强调渗透伦理道德思想教育,这是语言的特点决定的。因为,“文”总是要载“道”的,故而,“教化”成了代“文”弃“辞”的本体。

2. 启智工具

近代中国,国门大开,一批“睁眼看世界”的先进中国人,有感于西方的坚船利炮,认识到开启民智的重要性,纷纷写文章作演说出书报,呼吁开发民众智力,教育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于是,“语文”独立设科,开辟了我国语文教育的新时代。独立设科后的语文教育,开初,虽然还在一定程度上将“诗书教化”作为追求的主要目标,但社会的发展对人的才智的要求愈益迫切,渐渐地,以“教化”为主旨的语文教育,让位于以启智为本体的语言文字教育。所谓启智教育就是指以培养语文能力、开发大脑智力为根本进行的语文教育。

2.1 1912年中华民国教育部颁布《中学校令施行规则》,对语文教育在智能上提出了要求:“国文要旨在通解普通语言文字,能自由发表思想,并使之略解高深文字,涵养文学兴趣,兼以启发智德。”将“智”提高到了空前的高度,且位居“德”之前。这是在传道教育上的一个革命性的飞跃,表明人们对语文教育的认识在不断加深,意味着语文教育以教化为本体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1923年,由叶圣陶起草的《新学制课程标准纲要》在突出智能这一点上旗帜更鲜明。规定中学语文教学的目的:①使学生自由发表思想;②使学生能看平易的古书;③使学生能作文法通顺的文字;④使学生发生研究中国文学的兴趣。简单地说,就是会说,会读,会写,有兴趣。很明显,语文能力的培养已经占据了语文教育的主导地位。

2.2 建国后,强调进行“双基”教学”。1952年,教育部颁布的《中学暂行规程(草案)》中提出中学的教育目标之一是使学生获得“现代科学的基础知识和技能”。“双基”理论的提出,在语文教育领域产生了巨大反响,广大语文教师以给学生扎实的语文基础知识和熟练的运用语言文字的技能为主要目的,提高了教学的效率。

2.3 随着时代的发展,“智力开发”成为全世界关注的重大课题。特别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人类知识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在学校掌握的知识,形成的技能,能够终身管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反映在语文教育上,就是教学改革风起云涌,有教材的改革,有教法的改革,在全国形成了许多流派。如魏书生的自学能力培养,刘腓的作文三级训练体系,陆继椿的双分体系等。这些改革,都紧紧围绕培养能力,开发智力这一核心。改革者们以敢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一改传统的以“灌”为主的方式方法,代之以“导”,以“练”,以学生智能的开发与培养为宗旨,将语文教育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2.4 启智教育,还体现在建国后颁布的几个教学大纲中。1956年的《初级中学汉语文教学大纲》提出:“教给学生有关汉语的基本的科学知识,提高学生理解汉语和运用汉语的能力。”还提出了一些思想教育的要求。1963年的《全日制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草案)》提出:“中学语文教学的目的,是教学生能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文字,使他们具有现代语文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具有初步阅读文言文的能力。”1978年的《全日制十年制学校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试行草案)》明确指出:“中学语文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指导学生学习课文和必要的语文知识,进行严格的读写训练,使学生能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具有现代语文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具有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1980年的《全日制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把教学目的规定为:“中学语文教学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让学生学好课文和必要的语文基础知识,进行严格的语文基本训练,使学生热爱祖国语言,能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具有现代语文的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和听说能力,具有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1992年的《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教学大纲(试用)》将教学目的表述为:“在小学语文教学的基础上,指导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使他们具有基本的阅读、写作、听话、说话的能力,养成学习语文的良好习惯。”五个大纲,都有一条“能力”红线贯穿其中。特别需要强调的是,1992年的大纲和1996年大纲,单独提出了智力开发问题。

2.5 启智教育是对传道教育的一个突破,使语文教育凸现出它本身的特点。在中国语文教育史上,这是第一次真正以培养学生的语文能力为主要目标的变革,为充分发现语文在其它学科乃至在社会生活中的工具性作用,奠定了基础,使语文教育趋向本位。然而,启智教育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它至少有两点不足:第一,只关注语文作为外在工具的一面,忽视了蕴含于其中的人文因素,使语文教学变成了纯技术的实践,语文课堂只见技巧不见人,变得冷面无情;第二,它无视人的丰富的个性,视学生为接受知识的容器,有待开动的机器。课堂上,我讲,你听;我导,你练;我考,你背。使本来应该丰富生动的课堂,变得单调无味。有鉴于此,语文教育界有识之士大声疾呼:要重新给语文教育定位。其一,语文教育的发展历程足以证明,从本世纪初的“国文教授法”到八十年代的“语文教育学”,其间经历了由“教授法”发展为“教学法”和“教材教法”的阶段。在长期探索中,人们愈益深刻地认识到,教学法或教材教法,思路单一,只研究如何教,忽视了如何学,如何育,难以满足语文教育全面育人的需求,也发挥不了语文教育全面育人的功能。因而,“语文教育学”应

运而生,它更加重视人在智能、道德、情感等多方面发展的需求,全面开掘语文教育的育人功能,“人”的地位日益显露。

3. 育人活动

人本教育是将语文教育定位于人之上,以人的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为根本支点。斯普朗格认为人的本体结构的生成、定向、定格,关键是教育,“教育绝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之为教育,正是在于它是一种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教育的核心所在。

3.1 陈仲梁在1996年第9期《语文学习》上撰文提出《期待:语文教育的第三次转变》,明确地将未来语文教育定位于人之上。语文教育,作为整个学校教育大厦的一个主体部分,理所当然,将自身固定于人的个性、人的理智、人的道德、人的情感之上,应当是很自然的,很必然的。此说一出,彩声四起。惠风和畅,吹皱一池春水。

3.2 这场悄悄的变革至2003年4月,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颁布算是为此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界定:“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高中语文课程应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

语文教育要“充分发挥语文课程的育人功能,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及整体素质。注重语文应用、审美与探究能力的培养,促进学生均衡而有个性地发展。”至此,语文的“人本教育”性质从语文工作者的共识上升成了国家意志。

传道手段———启智工具———育人活动的发展轨迹,显示出语文教育本体的演变是一个不断扬弃的过程,每一次演变都是一次飞跃,一次提升。启智教育,虽然吸收了传道教育重视教化的合理因素,但摒弃了唯教化思想,吸收了在蒙学阶段重视读写训练的经验,从时代的要求出发,使语文教育在能力训练、智力开发的基础上迅速发展。以育人为宗旨的人本教育力图避免启智教育的片面性,致力于促进人的全面和谐主动发展,是对语文教育真正科学的定位。

上一篇:小学校本培训制1
下一篇:秋天到了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