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作文小学作文

我那一段算卦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3-09-20 10:47:41  

HUACHANG-HK.COM HNJXLIUSUANBEI.COM TXTINCAN.COM STSHSH.COM CN-ZHONGXUN.COM

我那一段算卦的故事

给大家讲一段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这可不是说书人的杜撰——真人真事。话说1963年上级有关部门不让我们说传统书目都得改说新书,叫做“说新”、“唱新”。我自然也不例外了,当年的我以说传统书见长,我和我老伴都是搞曲艺的(她本工西河大鼓)。

这一年的秋天单位把我们派到营口去,地点是“红星茶社”,接待我们的掌柜(负责人)姓杨。我清楚记得到营口说的书是“平原枪声”,由于人地两生,又是“新玩意”生意很是清淡,一场下来也就卖几十来张票。据杨掌柜说我这还算不错的呢,有的演员也就卖个十几张票还有几张票的……这总情况是我“登台”以后没有过的。我的经验总结大多数观众一般都喜爱热闹非凡的武侠体裁,明知是虚构的、假的也爱听。什么高来高去,陆地飞腾,走高楼跃大厦如履平地等侠、剑客出没的短刀书,新评书当然不存在这些。说书人口中的道具——宝刀、宝剑、转换成手枪和手榴弹……

冷不丁改说新书给我的感觉很别扭,有劲儿使不上。打个比方,我说《小五义》时白眉大侠徐良和细脖大头鬼房书安只要他们任意一个的出现,“包袱”哇哇的满堂彩,听众乐得前仰后合!我完全有把握调动现场的气氛,叫听众随着书中人物一起的“喜怒哀乐”。眼下不行啊,主人公树不起来,我的手脚没地方放,没包袱(笑料)可抖,听众顶多一呲牙就算乐了,完全没有互动效果。

有人说:“这儿听书的多数是实在没地方去了,买张票到这里闲坐消磨时光。”我说呢无论我在台上怎么“蹦跶”也调不起观众的胃口,因此我很上火,很伤脑筋。

ZHONG-ZHU.COM fjyhhy.cn HTGJGS.COM TTTVOD.COM AUTO-DIE.COM folks-sh.cn

在我说到第五、六天的时候来了位失目的盲人,有个小孩扶着到书台旁边就坐。等我说完书散场了,茶社的杨经理给我介绍道:“这位是营口的名人也姓杨,你就叫杨先生吧。”我和这位盲人握了握手,我问杨先生在哪行发财?茶社掌柜的背地里告诉我:“他是?金?买卖。”

我会意的点点头。“金”是我们行里的行话,意思是算命、算卦的。杨掌柜还说这个杨先生在解放前很有名气号称“北圣人”!现在不行了,政府破除迷信他也改了行,现在街道居委会糊纸盒(安全火柴)一天挣一元钱。初见杨先生给我的印象是别看是位盲人,年轻时定是个俊品人物。上中等的个头,五官端正人偏瘦,穿着很普通,但气度不凡,言谈举止很斯文!

别的听众是流水坐(不是天天来),唯有这位杨先生“雷打不动”。说书散场后我们也一同闲聊谈天说地,不久就混的很熟成了朋友。杨先生说:“我就爱听你说书,新书也爱听。我家在西大街离茶馆挺远呢,一天不来就难受闹心。”

在营口待了一个月后,由于业务不理想,单位调我回鞍待命。书不能往下进行了,杨先生知道后感到很突然很遗憾连连说没处够!是啊,人都是有感情的,通过一个多月的相处要分开了,心里难免热乎乎地难舍难离。杨先生叹道:“老弟,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还能相见,通过一阶段的相处感觉你们夫妻人很好,没瞧不起我这个双眼瞎,还抬举着我——以兄弟相称。无奈你这哥哥太穷了没什么送给你们的,临别时奉送一卦吧,不知赏不赏哥哥这个脸?”

说心里话我不信这个,当着面不好驳人家。可我老伴儿信得要命,人家刚吐口要“奉送一卦”她就抢先接话:“太好了杨大哥!早听说您在营口有一号,算得可准了!我早有意找您?金?一下,只是抹不开张嘴,哈哈!”

当晚,我将这事对开茶社的杨掌柜说了,我们的关系很好无话不谈。杨掌柜听了不住地点头面带严肃,然后很神秘的小声对我说:“杨先生在伪满时期曾叱咤风云红极一时啊!当时的达官显贵都开着车找他算,算得都是大流运卦!甚至用车把他接到府上。我们这原本有南北?二圣?,杨是北圣人有名的神瞎子。今天是遇上了你,投缘,换个旁人他还不算呢”。

我和杨先生约好第二天他到我的住处。翌日,杨先生果然准时到来,我早已把茶沏好恭候。寒暄已毕小炕桌摆上,我们盘着腿对面坐好。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我嘱咐我老伴儿别嘴太快说出去,我老伴会意。杨先生很认真说:“兄弟,我早看出来了你不是一般的人。为了给你算我是格外小心加谨慎,今天可以说是给你吃小灶了!”

我问杨先生,还需我准备点什么?杨说他都带来了。只见他从上衣兜内拿出个小红布包,内里包着几枚铜钱。我和老伴儿屏息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杨先生果然是老江湖,手头干净利索有条不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拿了仨铜钱,要不就是六个。桌上铺的纸,杨叫我先报的生辰八字(我只知道生日),为了表示虔诚事先叫我洗了洗手,然后的一切听从杨先生安排——交给我几枚铜钱叫我在手中摇晃再放下,看看是正面朝上还是背面朝上。我也很认真

HUACHANG-HK.COM HNJXLIUSUANBEI.COM TXTINCAN.COM STSHSH.COM CN-ZHONGXUN.COM 的摇晃,放一次杨记一次,一共摇晃了六次,杨记了六次。我偷眼看看他写的是啥,看不懂!杨先生示意我停下,只见他翻着白眼仁,口中念念有词。很长一段工夫他都没说话,我老伴是个急性子几次欲问,杨有感觉以手制止。

杨先生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首先长出了口气。我老伴急问:“大哥,卦相是不是不太好?”杨摇摇头说:“从卦相上看是个吉卦。不过,我兄弟选行(职业)选错了,不应该说书,应当在兵戎界上混差事,少说也能是个师长和旅长,好一好就是将军和司令,那前途是无可限量啊!”

又云……我过了三十七岁时命运可时来运转,事业必飞黄腾达……当时(1963年)我虚岁三十,这是我在营口时遇到的一位外行朋友的故事,分开后我们各忙各的。

命运就这么捉弄人,时间到了“文革”我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70年我被戴了一顶“现反”的帽子全家被遣送下乡接受劳动改造,受的那些罪一言难尽,时年我正是三十七岁!

有意思的是,在农村接受改造时我不止一次的回想杨先生“奉送”我的那一卦:当时的情景犹在眼前。我“吧嗒吧嗒”滋味玩味着觉得无地自容—— 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也能轻信这个?无稽之谈,简直太丢人了!明摆着他把这“卦”整个给算反了吗?我想,有朝一日再见到杨我非得好好的骂骂他,以泄心中的怒火!

1978年我被落实政策,昭雪平了反,恢复公职又回到了阔别的舞台继续说我的书。“杨先生”之事我还在念念不忘,曾向营口的朋友打听他的近况?得到的回答是杨先生在几年前就作古了。

其实,我这个人长着一脸抹不开的肉,即便杨先生还健在,见到他我也不会责怪他,更不会骂他的。只是觉得他给我说的反差太大,背道而驰,不能接受而已,哈哈!亲爱的读者朋友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段真实经历,写出来让大家看看可笑不?

上一篇:可爱的老师
下一篇:一场风波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