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学教育 > 小学作文小学作文

春之声广播稿

发布时间:2013-12-09 14:33:45  

劳一平: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劳店镇第一小学春之声广播站现在开始了。

张新悦:今天是 12月 9 日,星期 一 ,农历 11月7 日。

刘畅:我是五年级一班的刘畅。

张新悦:我是五年级一班的张新悦。

刘畅:美文欣赏

劳怡平:天气预报:

滨州:( )~( )度

张新悦:劳店镇第一小学春之声广播站到此结束。

信 念

张新悦: 为找到生命之树,我毅然上路,记不得走了多久,只记得走得很累,很累,最后昏倒在一颗树下??

刘畅 :幸运的是,那就是生命之树。我慢慢的站起来,拖着身上的尘土,眼睛却在这棵神奇的树上打量开了。生命之树与其它树唯一不同的便是它的叶子,每片叶子都与众不同。比如金黄色的财富之叶,粉红色的美貌之叶,蓝色的知识之叶。我一边赞叹着,一边绕着树欣赏,生命之树的叶子象征着人们的一切,多神奇的树啊!

劳怡平:突然,生命之树开口道:“年轻人,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生命之树的声音苍老但不失浑厚,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道:“我想来寻问支持生命的到底是什么?”“就是这些叶子啊!”生命之树说道,“但你能找到最不可少见的一片吗?”生命之树看我的眼光在美貌、财富、健康中寻找时,叹了一口气,将一片碧绿的小叶子探到我眼前说:“就是它啦!”可我实在看不懂这不起眼的叶子有何威力,生命之树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刘畅 :可正在这时,穿着黑袍的死神手执镰刀,驾着涂着鲜血的战车,嘶鸣着杀了过来,我落荒而逃。在远处,我看见死神的火焰几乎将生命之树的叶子燃尽,但火焰中始终闪着点点绿光。突然,绿光发出耀眼的光芒,死神战车震碎,死神抱着镰刀嚎叫着逃走了。

劳怡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呆了,我赶紧跑过去,发现生命之树在那绿叶的光芒下依然显得精神抖擞。

张新悦:“刚才为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相信,这片叶子居然威力如此巨大。

刘畅 :生命之树说道:“这片叶子便是信念之叶,美貌之叶会被时间之火染尽,财富之叶会被奢华之火燃尽,健康之叶会被疾病之火燃尽,就连生命之叶也会被死亡之火化为灰烬。可是惟独信念之叶,连死神都无法与其抗衡,它之所以威力巨大,是因为它的顽强。摩西的信念使大海分开,贞德的信念使三千法兰西士兵击退一万英军,愚公的信念使大山也为之震撼,年轻人,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心中一定要有信念??”

张新悦: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

劳怡平:我揣着手中的绿叶,再次踏上征途??

天 窗

劳怡平:乡下的房子只有前面一排木板窗。暖和的晴天,木板窗扇扇开直,光线和空气都有了。碰着大风大雨,或者北风虎虎地叫的冬天,木板窗只好关起来,屋子就黑的地洞里似的。

张新悦:于是乡下人在屋上面开一个小方洞,装一块玻璃,叫做天窗。

刘畅 : 夏天阵雨来了时,孩子们顶喜欢在雨里跑跳,仰着脸看闪电,然而大人们偏就不许,“到屋里来呀!”孩子们跟着木板窗的关闭也就被关在地洞似的屋里了;这时候,小小的天窗是唯一的慰籍。 劳怡平:从那小小的玻璃,你会看见雨脚在那里卜落卜落跳,你会看见带子似的闪电一瞥;你想象到这雨,这风,这雷,这电,怎样猛厉地扫荡了这世界,你想象它们的威力比你在露天真实感到的要大这么十倍百倍。小小的天窗会使你的想象锐利起来。

刘畅 :晚上,当你被逼着上床去“休息”的时候,也许你还忘不了月光下的草地河滩,你偷偷地从帐子里伸出头来,你仰起了脸,这时候,小小的天窗又是你唯一的慰籍!

劳怡平:你会从那小玻璃上面的一粒星,一朵云,想象到无数闪闪烁烁可爱的星,无数像山似的,马似的,巨人似的,奇幻的云彩;你会从那小玻璃上面掠过一条黑影想象到这也许是灰色的蝙蝠,也许是会唱的夜莺,也许是恶霸似的猫头鹰,——总之,美丽的神奇的夜的世界的一切,立刻会在你的想象中展开。

刘畅 :啊唷唷!这小小一方的空白是神奇的!它会使你看见了若不是有了它你就想不起来秘密;它会使你想到了若不是有了它你就永远不会联想到的种种事件!

发明这“天窗”的大人们,是应该感谢的。因为活泼会想的孩子们会知道怎样从“无”中看出“有”,从“虚”中看出“实”,比任凭他看到的更真切,更阔达,更复杂,更确实!

明月夜

张新悦:很晚了,她才和母亲从台北回来。车子开上了乡间那条小路的时候,月亮正从木麻黄的树梢后升了起来,路很暗,一辆车也没有,路两旁的木麻黄因而显得更加高大茂密。

一直沉默着的母亲忽然问她:

刘畅 :“你大概不会记得了吧?那时候,你还太小,我们住在四川乡下,家在一个山坡上,种着很多的松树,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就像今天晚上这样??”

张新悦:那么,妈妈,那多年来的幻象竟然是真实的了?

张新悦:她怎么会不记得呢?心里总有着一轮满月冉冉升起,映着坡前的树影又黑又浓密。记得很清楚的是一个山坡,有月亮,有树,却一直想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一直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张新悦:“你大概不会记得了,你那时候应该只有两三岁,还老是要我抱的年纪。”

那么,妈妈,那必定是在一个满月的夜晚了,在家门前的山坡上,年轻的妇人抱着幼儿,静静地站立着。

劳怡平:那夜,一轮皓月正从松树后面冉冉升起,山风拂过树林,拂过妇人清凉圆润的臂膀。在她怀中,孩子正睁大着眼睛注视着夜空,在小小漆黑的双眸里,反映着如水的月光。

原来,就是那样的一种月色,从此深植进她的心中,每人月圆的晚上,总会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给她一种恍惚的乡愁。在她的画里,也因此而反复出现的一轮极圆极满的皓月,高高地挂在天上,在画面下方,总会添上一丛又一丛浓密的树影。

劳怡平:妈妈,生命应该就是这样了吧?在每一个时刻里都会有一种埋伏,却要等待几十年之后才能得到答案,要在不经意的回顾里才会恍然,恍然于生命中种种曲折的路途,种种美丽的牵绊。

张新悦:到家了,她把车门打开,母亲吃力地支着拐杖走出车外,月光下,母亲满头的白发特别耀眼。

张新悦:月色却依然如水,晚风依旧清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