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学科竞赛学科竞赛

复仇

发布时间:2014-07-09 09:18:31  

复 仇

引子

慷慨的自然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贪欲,人们只会向自然不停的索取。终有一天,自然会向人们宣战,她也会复仇。

第一章

雪,还在下着。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山脚下,有一座被写覆盖的木屋,在这片纯洁的天地中显得那么孤独无力。昏暗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来,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那是位年轻的猎人,和许多人一样,来天山寻找传说中的九尾狐。和他同来的伙伴们都因恶劣的天气而退缩,只有他坚持到了现在。大雪封山,已有半月。但是,随着食物与水的减少,他的热情与希望便如油灯微弱的光亮,在一点一点的熄灭。

第二章

雪终于停了。他推开门,抖抖身上沾着的雪花,伸了个懒腰。他叫旭,是一位年轻有为的猎手。也许是多年孤身一人的缘故,和年纪相仿的人相比,他的脸上多了一点成熟,少了一点稚气。棕色的头发,健硕的体魄,深邃的眼眸充满了旭日一样的活力与自信。雪下了半个月,终于在今天早晨停了。旭决定去打几只野兔回来,为自己日后的生活做好准备。背上枪,他上路了,步伐坚定。

第三章

雪很深,很厚,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困难。太阳也出来了,阳光映在雪上,刺得人眼睛疼。旭小心翼翼地走在路上,时不时吹来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在太阳的印衬下闪着金光,令他无法睁开眼睛。“嗖”的一声,一个黑影从他身边蹿过。虽说不能张开眼睛,但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旭听出来那是一只野兔。他端好枪,眯着眼,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砰”,枪响了。刚才还蹦跶的野兔现在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血染红了雪地。他背好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挪动脚步去捡拾他的战利品。突然,他的脚踩空了,雪随着他的身子滑落,他滚下了山崖。

也不知过了多久,旭醒了过来。他抬头看看四周,一个陌生而神圣的环境。他很小心地伸了伸自己的腿,能动,没事。真该好好感谢这厚厚的积雪。风依旧在刮,扬起的雪花覆盖了旭滚下来的轨迹。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旭是位经验丰富的猎手,他知道此时每走一步都是在和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拾起插在雪里的枪和散落在周围的子弹,抖抖身上的雪,开始寻找回家的路。

他看看表,正好十二点,他看不见太阳,他判断自己在天山的北面。正当他为回家而发愁时,他突然之间听见了一声兽鸣。声音尖利嘹亮,有着划破天际的力量。凭自己的经验,旭听出来这是一只狐狸。“狐狸?”旭的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

第四章

旭朝着声音的来源搜寻,在他后面的山石上,立着一只雪狐,皮毛如雪般洁白,眼睛却

1 / 4

如山石般乌黑发亮。它用深邃的眼神看着猎手,猎手也看着它。旭坚信,这不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这就有可能是他寻找的九尾狐。

多漂亮的狐狸啊。它朝旭轻轻地叫了一声,像一个清纯的少女对情郎的呼唤那样。旭的心颤动了一下,可能吧,这只狐狸已经渐渐软化猎人坚硬的心。

狐狸又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掉头走了,旭跟了上去,是出自本能,也是出自于自己内心的那股奇妙的力量,但是,冷酷的猎人哪里知道,这种奇妙的力量,叫爱。这种力量,可能是嗜杀成性的猎手一辈子都难以理解的。

那只雪狐在山石与树木之间灵活地跳跃,每过一会儿,都会停在山石上等着猎手。就这样,走走停停,傍晚时分,在转过一个岔路口后,那只狐狸突然不见了。旭刚刚准备嘲笑自己的傻,竟然跟着一个畜生走了。可是,他一回头,在下面发现了自己的小木屋。他震惊了,但他只把这一切归结于巧合。回到木屋,点上灯,回想今天所有不寻常的事情,他凌乱了。突然,他觉得胸口好闷,透不过起来。他打开窗子,让冷风吹进来,嗯,他觉得好多了。

这时他听到了门在响,好像有什么动物在外面用爪子在挠门,这声音让他头疼。他打开门,但并没发现什么。旭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低头一看,在地上发现了两只野兔,血染红了周围的雪地,显然,这两只野兔刚死不久。他拎起来,仔细看了看,发现兔子的致命伤在喉咙。那里有两排牙印。“这像是狐狸或狼咬死的??”旭自言自语。等会儿,狐狸,旭的心里又是猛地一颤。他意识地向四周看了看,在前面的山头上看见了一个黑影,在月亮的映衬下更显得灵动与神秘。黑影好像是发现了旭在看着它,回头钻进了树林。虽说没看到黑影的真面目,但旭坚信,那个黑影,就是白天那只狐狸。旭猛拍了自己的脸两下,转身回了木屋。屋内,昏暗的灯光摇曳着,屋里氤氲着烤肉的香气。胡乱地吃了一点,旭躺在床上,仔细盘点这一天,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只狐狸。虽说不是很有把握,到他知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莫非??”旭想到。

第五章

雪,还在下,而它正在天山之巅的洞穴里舔舐伤口,就是今天为了救那个猎人,它第一次受伤。但毕竟狐狸还是狐狸,不能像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它知道,它无法忘记这个年轻帅气有为的猎手。可是,谁让它是一只九尾狐呢,它的职责就是保护天山之巅的圣洁。几百年过去了,它从未像今天一样快乐与满足。毕竟它还不知道人类的情感,什么是爱,它也不懂。

外面,月光如水一样皎洁。它走出洞口,站在山尖的石头上,看着月亮,脑子里浮现出那张英俊的脸庞。它对自己的举动感觉莫名其妙,毕竟,几百年来,它第一次有这种奇妙的感觉。“也许,这就是人类常说的爱吧。”它自言自语。夜已深,它回头看了看山脚下的小木屋,里面的火光早已经熄灭。它转身进了山洞,伏在草堆上,望着岩缝中透过来的月光,眼前又出现了他如月亮一样的眸子。但是,它不知道,在山下的小木屋里,今夜,同样是无人入眠。小木屋里,旭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望望窗外的月光,仿佛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影子。“嗯,是它,没错。”旭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刚毅的神情。

第六章

天亮了,阳光是那么的好,仿佛昨天什么都没发生。地上的雪闪着明亮的金光,刺得人眼睛生疼。旭背上枪,戴上防风镜,沿着昨天的路再次出发。他要去找昨天的那只狐狸,因为他相信,那只狐狸就是九尾狐。把昨天那些看似不寻常的事与它联系在一起,一切都显得那么合情合理。传说九尾狐生性残忍冷酷,从不与人亲近,但是,血气方刚的旭不信这个传说,他认为这全是人们编出来哄小孩子的鬼东西。在旭的胸膛里,一颗年轻的心在跳动,充

2 / 4

满了野心与欲望。这时的旭,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这笑容,不免让人害怕。旭与生俱来的自信让他认为自己会成为猎杀九尾狐的英雄,接受着鲜花与赞美。此时的旭,眼里只有名利,忘了九尾狐对他的救助,明亮的眸子渐渐被黑暗所充斥。

天山,雪又纷纷扬扬落下,一切是那么安静,静的可怕。

第七章

还是那个山头,还是那片熟悉的雪,但已经没有了以前的人。旭故伎重演,想再次滚落山崖来引诱九尾狐出来,伺机将锋利的匕首插进它的心脏。他幻想着自己成名后富庶奢华的生活,不免露出了笑容。冰冷邪恶的笑容,让人不免胆战心惊。

找好位置,旭佯装跌落山崖,在雪地上滚出好远,他心里期待着九尾狐的出现。不出他所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树丛中窜出,跑下山崖。“它好美!”旭在心里赞叹着。它轻盈地在雪地上奔跑,洁白的皮毛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是那么的迷人。扬起的雪花覆盖在它来时的脚印上,不留一丝痕迹。它来到旭的身边,绕着他转圈,用舌头轻轻拭去他头发上的雪花。就在它转身离开时,旭看见了它的尾巴。“九条,没错。”旭几乎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不一会儿,它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只野兔。它来到旭的身边,放下野兔,呆呆地看着旭。就在这时,旭伸出早已藏好的匕首,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九尾狐的心脏。

血,一滴,两滴??雪,一片,两片??九尾狐看着旭,渐渐变得混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异与失望。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它和他四眼对望着,血从心脏的创口汩汩流出,染红它的皮毛,染红了旭的衣衫,也染红了周围的雪。

雪花纷纷落下,仿佛是天山在为自己冷酷但单纯的守护者祭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九尾狐流泪了。几百年来,一直以冷若冰霜自居的九尾狐,从不相信自己会流泪。但在这一刻,它流泪了,不是出自于疼痛,也不是出自于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出自于对人性的失望,出自于内心的伤痛。

九尾狐终于死了。它伏在旭的身上,带着一颗破碎的心??

第八章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一片一片地落在了刚才的雪地上,覆盖了被鲜血染红的雪地,也落在了九尾狐的身上,仿佛是为它的死做最后的悼念。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惊呆了,就算他自己动作敏捷,但九尾狐毫不避让的举动着实让他吃惊。他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知是紧张还是劳累,雪花混着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冷冷地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雪还在下,一切是那么的安静,静的可怕。

雪停了,又是一片洁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旭低头看了看伏在自己身上的九尾狐,流血的地方已经结了一层暗红色的痂,如月亮一样的眸子还是那么干净,只是已经失去了光泽。他推开九尾狐,幻想着自己成名后无尽奢华的生活,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充满了阴险的光。旭变了,变得冷酷无情,不再充满朝气。是贪念让他杀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为别的,就只为了更舒适的生活。雪,代表了纯洁,同时,也代表了一个生命的完结。

旭将九尾狐的尸体摆好,取出自己随身的刀,要剥下它整张的狐皮。就在他举起刀欲刺向九尾狐时,他愣住了,举刀的手停在半空中。这时,他蓦地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捂着自己的心脏,感觉它好像在滴血,像极了九尾狐临死前的样子。莫非,这就是人天生的怜悯之心?亦或是,爱?他拍拍自己的脸,想起了父亲临去世前对他说的话:“孩子,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猎手,那你就必须抛弃你的爱。”他看看天,又看看地上的九尾狐,握紧了手里的刀,毫不犹豫地刺了进去。

完整的一张狐皮。旭望着倒在血泊里的九尾狐,不免??不,该死,那种感觉又来了。疼,钻心的疼。不过,旭很快抑制住了这种感觉。他狠狠心,将刀刺进了九尾狐的胸膛。剖

3 / 4

开它的心,旭发现了传说中的宝珠,一颗能给人带来荣华的宝珠,这也是为何诸多猎手前仆后继地猎杀九尾狐的原因。滴着血的宝珠闪着阴森森的光,映衬着旭同样阴森森的脸。

当晚,旭做了一个梦,梦见九尾狐对自己说:“我一心一意为你付出,你却这样对我,十八年后,我会将这一切都讨回来??”旭被惊醒了,想想这只是一个梦,便没有放在心上。

第九章

旭成名了。旭高价卖出了九尾狐的皮,还娶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夫人。第二年,夫人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那颗从九尾狐心里取出的珠子真的为他带来了好运,他的生活越来越好。旭的女儿仿佛对那颗珠子很感兴趣,总是喜欢对着珠子傻傻的发呆。而且,旭的女儿很喜欢下雪的冬天,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月亮,她的眼睛也像这月亮一样皎洁无瑕。

一天,旭对自己的女儿说:“孩子,明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啊?”女儿仰着天真的笑脸对他说:“爸爸,我想要那颗珠子。”女儿的眼睛里闪过亮光。旭看着女儿如月光般闪亮的眸子,心中不免一怔:“这个眼睛感觉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旭努力地回想,终于想起来在天山之巅,一个雪夜,他见过这样明亮的眸子。“是它,十八年了。”旭不免瘫坐在地上。“爸爸,你怎么了?”女儿关切地问。“没什么,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旭尽量避开那双眼睛,刻意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旭躺在床上,想起了十八年前做的那个梦,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想想明天就是女儿的生日,突然感觉自己杀死九尾狐也是在十八年前的明天。这一切是个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切都不得而知。

第二天,女儿穿上了一件白狐狸皮的大衣,是那么的漂亮,但旭的心里,是那么的慌张。晚上,女儿早已经睡去,可旭却怎么也睡不着。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敲过,旭拿起已经十八年不碰的猎枪,来到了女儿的房间。推开门,窗户开着,女儿已不见踪影。地上留着脚印,旭点亮蜡烛一看,顿时懵了。果不出其所料,是狐狸的脚印。旭冲出女儿的房门,看见橱窗里的宝珠也不翼而飞。“是它,它回来了,它回来复仇了。”旭绝望了,一下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叹道:“十八年了,我一直生活在愧疚当中,每天都在做善事以洗清自己的罪恶,可你为什么要夺走我唯一的女儿?你要复仇就来找我啊,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女儿?”旭冲出家门,雪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一片,一片,跟十八年前毫无差别。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旭来到了十八年前的小木屋,一切如旧。旭推门进去,发现自己的女儿躺在床上,还穿着那件白狐狸皮大衣,不过已经失去了心,旁边还有狐狸的脚印。旭跪在地上,痛哭不止。

这时,他听见了熟悉的狐狸叫声。旭冲出屋外,看见了熟悉的黑影,沐浴着月光,站在那块熟悉的山石上。又是那双如月色般皎洁的眼睛,又是十八年前的四目对视。旭举起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高呼:“是你的,我现在还给你。”枪响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猎手倒下了,倒在了自己曾经伤害过那只狐狸的地方。

雪,还在下,一片,一片,掩盖了旭的身体,掩盖了被血染红的大地,掩盖了十八年前的小木屋,也掩盖了十八年的恩怨情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一片,一片??

后记

请珍惜自然,爱护自然,别让自己的贪念毁了自己的一生。社会还在发展,九尾狐的传说也还在继续??

4 / 4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