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安徒生童话中的魔法变形_王晓辉

发布时间:2014-01-19 13:01:58  

第20卷第3期

鄂州大学学报

Vol.20No.3JournalofEzhouUniversity

2013年5月May.2013

安徒生童话中的魔法变形

王晓辉,邹韵勤,黄泓亮

(《鄂州大学学报》编辑部,湖北鄂州436099)

要:该文论述了安徒生五篇童话中的魔法变形,用儿童心理学解读其表层意蕴:奇幻的形式中洋溢着快乐、温情和

游戏精神,能指引孩子成长;用异化观点探讨其深层意蕴:批判社会矛盾和人世不平。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魔法变形中图分类号:I106.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004(2013)03-0037-03

童话“植根于现实生活。在现实生活这一基础上,通过幻想,用假想的或象征性的形象来表现事物和现象的‘超自然’力量。”[1]“超自然”力量表现为情节设置中的魔法变形。魔法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中世纪口述童话的代名词。倘若故事中没有宝物,没有魔法,人们就不会认为它是童话。魔法是巫术创造奇迹的凭借。

魔法故事在童话世界有永不衰竭的魅力,受古今中外童话作家偏爱,原因有两点:第一,它创造的奇幻境界、超凡意象适应了儿童的接受能力;第二,童话脱胎于神话,尤其是超人体童话、英雄的神话,神话中有很多巫术和魔法变形的描写。安徒生童话沿袭了这种传统。

特别是安徒生的五篇童话(《海的女儿》、《冰姑娘》、《野天鹅》、《拇指姑娘》、《打火匣》),下文将论述其中的魔法变形,运用儿童心理学和异化观点解读其表层和深层意蕴。

一、魔法变形

从源头上看,童话与巫术有不解之缘。马林诺夫斯基曾说:“任何民族,无论多么原始,都不能没有宗教和巫术。”[2]在文学长河中童话经历了由巫术童话———艺术童话———现代童话的转变,在中世纪的民间口述童话中,巫术成为人类把握世界的一种方式,成为超自然力量的一部分,是创造奇迹的根源之一。在艺术童话中,……巫术童话的结构因素转化成童话素。

[3]

中。魔法“是人在大自然面前幻想克服自己的软弱性,并对其建立起臆想中的统治的一种尝试。”[4]魔法表现为有魔力的神奇道具。如《打火匣》中的“打火匣”,《打火匣》中兵士在巫婆指点下,进到树底走廊中房间里拿到了钱财和一个神奇的打火匣,可是他不知如何使用打火匣。一次停电后,他无意中在火石上触动了打火匣,一只有茶杯大的眼睛的狗出现了,听从其命令,背着熟睡的公主与他幽会,国王知道真相后,决定处死兵士。兵士拔动了三下打火匣,出来三只魔力无穷的大狗把国王扔到空中。

变形则是“变为他者”,变形故事有两类:一类是人类为某种原因被迫变异为其他物体的形体,如《拇指姑娘》中女巫创造的不及拇指一半大的美丽可爱的小拇指姑娘、《野天鹅》中被继母用魔法变成野天鹅的11位可爱王子。另一类是神类(精灵或妖魔)按照自身的意愿变为人形或其他物体的形状。如《海的女儿》中吃了女巫的药后变为人形的美丽善良的人鱼,《冰姑娘》中冰女王处心积虑地设置陷阱或利用美貌诱惑洛狄,她幻化为妖冶女子,在冰天雪地里乞求与洛狄同行,妄图独占洛狄的残忍心态让人不寒而栗。

二、魔法变形的双层意蕴

安徒生的魔法变形童话为读者带来快乐时,又能启人深思。我们会惊叹安徒生轻灵飞动的构思,在诗意、浪漫的表层有哲理和现实的深度。笔者将运用儿童心理学和异化观点解读魔法变形的

魔法变形常浑融于安徒生童话的某些篇章

收稿日期:2013-03-01

作者简介:王晓辉(1981-),女,《鄂州大学学报》编辑部讲师,文学硕士,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学。

38

表层和深层意蕴。

鄂州大学学报第20卷

童崇拜和惊叹。借助魔法变形故事,童话潜移默化地在儿童幼小心灵中播洒并培养各种美好情感(同情、博爱、纯真、执着和无私等)。

童话中人物的传奇经历会使儿童欢呼雀跃。如《冰姑娘》中勇敢善良的孤儿小洛狄,他从小掉进冰窟窿,但从死神手中逃脱。代表邪恶的冰女王和代表正义、自由的阳光女神、洛狄的亲友、动物(猫、老鹰)等两派力量为争取他而互相较量:一方时刻想害死他,将他封在冰河底下;另一方保护他,希望他快乐成长,成家立业。洛狄克服重重艰险的成长经历深深吸引着儿童。

安徒生用“鸟语兽言”的移情手法创作魔法变形童话,让孩童进入“一个可以突破空间、时间和客观规律制约的童话世界。”一方面,新奇的时空和奇幻的意象为儿童展开一个身心愉悦的世界,传达生活的常情和真理,洗涤、提升儿童的人格境界。另一方面,童话中英雄情结让弱小无助的儿童在幻想情境中达成心理的满足和补偿,弥补在现实中被压抑的愿望,宣泄了在成人主导社会中的无所适从、无能为力感,忧伤变淡,生命中增添五颜六色的光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恒定结局疏导了儿童天性中的一些暴力、自私本能,抑制“恶”的冲动,培养儿童对真、善、美的追求。

(二)深层意蕴:表现人的外形或心灵被异化的主题,批判了社会矛盾和人世不平

笔者用“异化”观点揭示魔法变形的深层意蕴。异化即形体和精神两方面“变为他者”。异化论有两种观点。

一种是马克思对异化本质深刻正确地阐述。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是工人异化的根源。私有制下人创造的东西成为反过来压迫人的异己力量的观点深刻地揭示了异化的本质。马克思指出:“不是神也不是自然界,只有人本身才能成为统治人的异己力量。”人自己创造出的各种社会组织、政权机构,也可能成为反过来压迫人的“异己力量”和异化力量。

[6]

(一)表层意蕴:奇幻的形式洋溢着快乐、温情、游戏精神,受到小读者的喜爱,寓教于乐,指引孩子成长

童话是“写给小孩子看的故事,不过这故事并不是普通的故事,也不是真的故事。这故事是想出来的最可爱的故事。这故事把天底下所有的东西都当作人来看待,让所有的东西互相交朋友,让好的愿望都实现,让一切有趣的事情都能发生。”[5]

可爱有趣的童话为儿童创造了快乐,变化莫测的魔法变形对孩童而言正是一枚其乐无穷的开心果。它赋予平凡的人或事物神性和趣味性,契合了儿童的万物有灵意识和自我中心意识,展示了与儿童感知觉相通的世界,满足儿童探索新奇神秘世界的愿望。

孩童觉得童话世界中的精灵和意象很亲切,阅读童话的过程也是身临其境地与精灵一起漂泊历险的过程。如孩童神往《拇指姑娘》中拇指姑娘的来历和经历:她出生在花盆里一粒麦穗绽开的花朵上,睡在核桃壳上,盖着玫瑰花瓣的被子,不幸被癞蛤蟆刁走,即将成为小癞蛤蟆的妻子,水里的鱼儿同情她,咬断了荷叶的茎,让她顺水飘流。为了生存,她与田鼠住在一起,不愿嫁给喜欢黑暗的鼹鼠先生,最终让自己救活的燕子带着她飞到自由的国度里,拇指姑娘是追求光明、自由的形象,受到儿童喜爱。

童话人物的成长故事不仅为儿童储备乐观美好的信念,更寄予丰富的寓意:弱小者通过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爱情、亲情和友情能破解邪恶的魔法;善良能战胜邪恶、智慧能击败愚蠢。如《野天鹅》中公主为救被变成野天鹅的哥哥,忍受着荨麻的刺痛和一年不能说话的痛苦,在即将面对烧死的惩罚前赶织成了11件荨麻披甲,使哥哥恢复原形,自己也获得幸福。又如《美人鱼》中执着美丽的人鱼为了追求爱情,忍受着身体的巨大痛苦和失去嗓音的代价,变为人形。但心爱的王子却背叛了她,如果她亲手杀死负心人,就能回到从前,可她却丢掉匕首,跳入海中变成泡沫,为所爱的人牺牲自己。人鱼的奉献牺牲精神让孩童的心灵受到震撼。

人鱼的个性博爱无私、品格坚毅执着、心灵高尚纯洁,人类所有的美好品质都能集于一身,让儿

另一种是西方存在主义的异化观点,认为变形与人的异化有关,“异化”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东西。它永不会消亡,是特定历史条件下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现象,是一种普遍的人类生存状况。

文学作品常借助变形故事表现人的“异化”。如卡夫卡的《变形记》中格里高尔在家庭负担重压

第3期王晓辉,等:安徒生童话中的魔法变形

39

下变形为甲虫,身体越来越差,最终被亲人抛弃,亲人对他的死无动于衷,还决定去郊游。小说控诉了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冷酷。

安徒生的童话何尝不是如此呢?在清浅活跃的语言和烂漫天真的小儿思想背后,闪耀着指向社会矛盾、人性黑暗、人间不平的批判锋芒。他把人的生存感受(对不可知和无法预料的命运的恐惧)、人被物(社会利益或阶级地位)奴役、驱使、胁迫和统治而不能自主,失去人的本性,被异化为非人的生活现象进行了艺术加工,用魔法变形的故事进行象征性表现。如《野天鹅》中11位王子被继母用巫术变成11只野天鹅,白天不停地在大海上飞翔,一旦太阳落山,就得提前在大海上找到一块能栖息的礁石,否则就会变成人形坠入海洋中丧身。又如《拇指姑娘》中的拇指姑娘不能自主把握自己的形体和漂泊的方向,一只青蛙、金龟子、田鼠都能左右其命运,她只能孤苦伶仃、身不由己地漂泊,直到遇到那只等待她救活的冻僵的燕子为止。

安徒生的魔法变形童话揭示了一种特殊的异化现象:人成为某种欲望的奴隶,灵魂发生扭曲,如:《冰姑娘》中身手矫健的猎人洛狄对爱过于奢求和泛滥,忘记了亲友的告诫和未婚妻的等待,轻易地与冰姑娘幻化的妖冶女子偷情,造成自己的悲剧。在新婚仪式后,他为了满足新娘推船靠岸的愿望而跳进湖里,再也没起来。凡人禁不住恶神的诱惑,落入其魔爪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神灵凭借变形的魔法,能将被追求者据为己有。这和古希腊罗马神话里的变形情节如出一辙,批判了恶神的卑鄙和无情。

异化是一种普遍的人类生存状况,社会的很多领域,包括私有制经济、宗教和政权、传统观念、社会组织和政权机构也可能成为压迫人的“异己力量”和异化力量,当然,在人与人之间尚未取得和谐关系的世界里,一切不幸的人变形后不再被原来的社会承认和接纳,失去作为人的价值的“自我”,成为“非人”的形态。

如《海的女儿》借爱情悲剧批判人性的阴暗面。美丽的人鱼为了与心爱的王子朝夕相伴,忍受了肉体的痛苦和失去了嗓音的代价,吃了魔药变为人形,王子起初对她信誓旦旦,后来误以为邻国公主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并选择了这位门当户对的公主。人鱼虽然救过王子,但她却无法向王子告白。

人鱼的爱情幻灭后,海洋和人类社会都不是她完美的栖息地,她不再被海洋接纳,面临失去亲情的危险。如果她要回到以前无忧无虑的生活,唯——爱情,选择杀死移一补救的办法是毁掉梦想—

情别恋的王子。但是执着的人鱼牺牲了自己,扔掉了匕首,跳进海里化为泡沫,最后又化为美丽的天使。可见无论在人鱼变形之前,还是之后,她的世界里爱情和亲情互相割裂。在这个爱情悲剧里,社会规范、阶级地位是强大的异化力量,使王子变成喜新厌旧的负心汉。

尽管如此,异化的事实改变不了人们对纯真、温情、博爱、自由和幸福的追求。童话中的主角不以焦躁、迷惘、恐惧、绝望的情绪对待生活,而是以一种积极、向上、努力的精神来走出苦难。如《拇指姑娘》中的娇嫩弱小的拇指姑娘凭借自己的博爱和善良,最终过上幸福生活。

综上所述,童话中魔法变形的故事为孩童带来快乐,奇幻的形式下洋溢着快乐、温情、游戏精神,受到小读者的喜爱,指引孩子成长。成人阅读后,能读出其深层的意蕴:魔法变形故事表现了人的外形或心灵被异化的主题,批判了社会矛盾和人世不平。参考文献:

[1]陈伯吹.儿童文学简论[M].武汉:长江文艺出版

社,1982:156-157.

[2]李静.民族心理学教程[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545-575.

[3]马力.论儿童文学与巫术的关系[J].昆明师范高

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2):6.

[4](罗)亚·泰纳谢.文化与宗教[M].张伟达,译.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16.

[5]洪汛涛.童话学[M].合肥: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1986:24-25.

[6]肖明翰.文学中的异化感与保守主义[J].外国文

学评论,1994(1):64-65.

(责任编校:李青云)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