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安徒生之_死_论童话_卖火柴的小女孩_和_影子_的象征内涵_陈剑

发布时间:2014-01-19 13:02:08  

国文学研究

安徒生之“死”

——论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影子》的象征内涵

○陈 剑

摘  要:安徒生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忍受着冷遇和热情带来的双重误解,这同样表现在《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影子》这两篇童话的象征内涵上。小女孩反复擦亮火柴最后冻死在美丽幻觉中的故事象征着安徒生不被赏识和理解的冷遇,也表达出他对文学创作的沉醉坚持以及富有信心的自我爱恋。而学者被自己的影子所谋害的故事则象征着安徒生被世俗人心被庸俗热情所误解和扭曲的尴尬处境,同时也展现出他内心更深的孤寂。关键词:安徒生  象征  童话  自恋  误杀

很难想象,在今天誉满全球、无人匹及的童话大师安徒生生前的创作之路却是异常艰难。从最初的诗歌创作起,他就由于出身、外貌、品性、才情等原因长期招致来自各方面的攻击责难,童话创作的道路尤为曲折。起初几乎没有人认为安徒生有写童话的天赋,有些朋友索性劝他放弃。丹麦评论界起初对他的童话置之不理,后来又总是横加指责、肆意讽刺。即便当“安徒生的知名度高了,外国评论界给他的作品以高度评价了,可是国内评论界对他的作品仍不屑一顾。”[1](P3)

在安徒生生活的那个社会,“那些有严重偏见的、占据着重要位置的、满脑子宗派思想的学院派作家” [1](P3)并不能轻易接纳这个相貌丑陋却文笔新奇、妄想做丹麦文学太阳的安徒生进入他们的文学圈子,他因此所受的伤害和冷遇是可想而知的。

安徒生出身贫寒,又极度渴望被人赏识,出人头地。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中说道:“我的名字开始熠熠生辉,这也是我活着的惟一理由。我觊觎声名和荣耀,与守财奴觊觎金子如出一辙。”[2]可见,他之所以走上文学之路乃至从事后来的童话创作,都与梦想出名、渴望荣耀密不可分。一个追求真善美又极度在意名声的艺术家无法获得理解和应得的光荣,反而忍受长期的误解和冷遇。这种因为天才导致的痛苦以及对被理解的渴望在安徒生的心中的烙印是永难磨灭的。

一、《卖火柴的小女孩》中的自我投影

安徒生在创作初期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他遭受着各种压力和歧视,甚至连发表的诗歌都不能属上自己真实的名字。那时的安徒生正如《丑小鸭》中描述的那只丑陋的小天鹅,在农场上遭受着亲人和同伴的歧视和欺压,然后流离失所,四处流浪,依然饱受各种冷漠苦难。

安徒生成就的被承认也是一个艰难漫长的过程。虽然在1842后,“关于他的童话的好的舆论传遍了他的祖国,他的成

时,曾深有感触地说:“……如果我才是丹麦真正的诗人,那么国内谁也没有注意培养我。当人们常常在温室里细心修整他们认为可能多少有点价值的小叶片时,有谁照料过我?人们都千方百计地阻止我成长……” [1](P107)基于这种心态的认识,我们很自然地也可以从他1845年创作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中找到他对于昔日不幸自爱自怜的身影。而正是这一年,安徒生就因为“再次遭受哥本哈根某些人的嘲笑和攻击”[3](P266)再度出国旅行,这篇童话正是途中的作品。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安徒生最著名的童话之一: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圣诞节的晚上赤脚走在大街上,她的火柴一根也没卖掉。为了暖暖手,她坐在角落里擦燃了一根根火柴,看见了一幕幕美丽的景色:火炉、烤鹅、圣诞树和慈祥的外祖母。最后她擦亮了所有的火柴跟着外祖母飞向了没有饥寒和忧愁的天堂去了。第二天清晨,人们看见墙角里冻死的小女孩,可谁也不知道她曾经看见过多么美丽的东西,又多么光荣地和外祖母一起走到了新年的幸福里去。

在文本表层看来,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小女孩的不幸,表达了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和对黑暗社会的强烈控诉,这也是以往的研究者所给出的文本阐释。但如若我们细细留心文本并联系安徒生的上述背景,便会发现童话中还隐藏着另一层投射作者自我形象的象征寓意。

首先我们要注意,卖火柴的小女孩虽然是以第三人称出场,却寄予着作者深深的怜爱,无论从故事到抒情,都感觉有着第一人称的展露与亲昵。在故事上,外貌、语言、心理和细节描写都使读者与小女孩加近了距离。如“她又饿又冷,哆嗦着向前走。”“啊!请把我带走吧!”等语句都让读者在情节中遭遇并感受小女孩的真切感受。在抒情上,作者从头到尾一直在抒发对小女孩的直接感触,如“可怜的小姑娘!”“唉!哪怕一根小火柴对她也是有好处的。”这些感触关怀备至,让读者与那位笼罩在作者爱意暖流中的小女孩零距离接触;其次,作者刻意营造并赋

84

就已得到公认” [1](P3),但粗野的攻击并未终止,昔日的印记仍铭刻于心。1846年,当他创作自传《我的一生的童话》

XIANDAI YUWEN

2007.01

国文学研究

予小女孩仙女或精灵的外表和精神:“雪花落到她金黄的长头发上——它卷曲地铺散在她的肩上,看上去非常美丽”,“她们两人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既没有寒冷,也没有饥饿,也没有忧愁的那个地方棗她们是跟上帝在一起”;最后,作者在结局中安排对小女孩美丽幻觉一无所知的大人出场,又亲口讲述谁也不知道小女孩曾经看见了多么美丽的东西,并亲口证实小女孩光荣地走进了新年的幸福里去。这让我们觉得大人们毫无光彩,而比起现实世界中丑陋、凡俗的人们,小女孩更像一个不落凡尘的仙女。安徒生贴合小女孩的心灵渲染她的美,连死都那么美丽,令人间黯然失色。但如果只是批判社会的等级制度和贫富悬殊,难道不是把小女孩的遭遇说得越悲惨越现实越好吗?为什么又要我们在结尾的时候对她产生了一丝丝如对仙女般的艳羡与崇敬?

透过自传和生平,我们还可以发现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安徒生之间关键的两点相似。安徒生在自传中是这样描写童年时过圣诞节的情景的:“我们家什么也没有,没有圣诞树,没有烤苹果,没有甜饭,更别提烤鹅了……我的手简直快冻僵了,我一边搓着手哈着暖气,一边透过有钱人家的窗户羡慕地向里头探头张望,我看见屋子里明亮的烛光快乐地跳跃着,漂漂亮亮的圣诞树被装点得五光十色,闪闪发光……我幻想那只静静地趴在餐盘里的烤鹅突然站了起来,一蹦一跳地从桌子上跳下来,又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径直走到街上,来到我的面前。”[2](P19-20)——这些不正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中所描绘的情景吗?小女孩的所遇所感居然都和安徒生的亲身经历完全吻合。至于最后出现的那位祖母:光明、温柔、和蔼,她的怀抱像是幸福的天堂,这不也像是安徒生对自己那位早已去世的祖母的挚诚怀念吗?

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安徒生在感受上如此契合,更为相仿的是,他们同时身处冰天雪地,只是前者是肉体的,后者则是精神的。因此,我们有理由把小女孩视为在文学道路上失意潦倒的安徒生。不被认可的他在孤单的旅途中感觉就像回到了童年时饥寒交迫的圣诞节,感觉就像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没有人买她的一根火柴。

由此看来,《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现实批判意义之外,还具有自传性的象征内涵。它反映了安徒生在愁苦无助时对美好世界的向往,在艺术道路上,这又体现出不被欣赏理解的安徒生对文学创作的沉醉坚持和富有信心的自恋情结。

小女孩在冰天雪地里可怜巴巴也卖着火柴,谁也不理她,不给她一个铜板,这正是安徒生在得不到理解和支持的文学创作中坚持展露自我、渴望认同的写照。卖火柴,很简单的意象,指的是艺术家的作品被社会接纳和认同的自身努力。可一根也没卖掉,说的是艺术品难以被真正地接受。

在孤单愁苦的创作途中,安徒生感受的寒冷正是小女孩在黑夜里所感受的。但出于对自身价值的坚信,他们都自信是美丽的。这是一种无需他人评定的自我爱恋,激励他们在凄寒中擦亮一根根温暖小手的火柴。

一道道光芒出现了,梦幻的美景出现了,这和辉煌的艺

术创作多么相似。凭着幻想与信念,安徒生在创作里看到了现实所无法给予的灿烂风光、梦的奇迹。但这一切倏忽而逝,四周只有冰冷静寂的黑夜。为了逃脱黑夜追随光明,安徒生像小女孩那样擦亮了生命中所有的火柴,深深陶醉在艺术的创造里,和慈祥的外祖母站在一起。

划亮火柴正是艺术创造的象征,幻景正是创造中诞生的辉煌。小女孩虽然被冷落,却坐在角落里反复地擦亮火柴,所以她看见了普通人看不到的光彩。艺术家虽然怀才不遇、生不逢时,但只要坚持创作,同样也能看到梦幻的无限辉光。任何真正的作家首先是为自己、为心灵写作。安徒生虽然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仍然孜孜不倦地创作,他沉醉在创作的美感中,这本身就是他生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安徒生晚年被授予荣誉市民致词时说:“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最美丽的童话。”[1](P146)这样一种童话般生活的恩赐正是他不断努力坚持创作所赢来的。

当然,安徒生也和小女孩一样渴求世间的温暖,希望幻想变成现实,即使最终冻死,也不会放弃心灵的追求。因为在这追求中,慈祥的外祖母会来到他身旁,他们可以光荣地站在一起飞到光明和快乐里去,飞到真正的幸福里去。那是人生最终的意义,只有坚持追求过梦想和美的人才能真正拥有。

小女孩在清晨冻死了,她暗喻一个不被周围世界理解的、被冷落的永远的安徒生。人们说:“她想把自己暖和一下。”这句话里充满同情(这当然是安徒生的自我安慰),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样一个作家这样一个小女孩是多么痛苦又幸福地生活过,他们心中藏着多么瑰丽的景色,多么耀眼的光环。这道光环虽然自恋,却无比的美好。

二、被《影子》所扭曲的灵魂

幸运的是,安徒生并非一个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作家,他的声名远播,“丹麦国内与他为敌的评论界,压制、打击他的一切行径最终都失败了。”[1](P3)而在此之前,国外早已对他盛赞有加。安徒生在1945年的长途旅行中就受宠若惊般地受到各国的盛情款待。“王公贵族们争先恐后地宴请他,并央求他朗诵‘一篇哪怕是短短的童话’;商店的橱窗装饰着他的照片,素不相识的人寄来大量贺信,舒曼和门得尔松都成了他的朋友。”[3](P268)在这种难以想象的礼遇中,安徒生却觉得失落,他与周围世界的格格不入感仍不能消除:“他感到‘时髦诗人’这个词儿是那样空洞而无聊”[3](P269),同时还因为一种无休止的节日气氛过分劳累。最令他恼火的是那些庸俗的阿谀奉承之词。“他十分清楚那些恭维话的实质。那位‘崇拜安徒生先生天才的女人’,从来没有读过安徒生的作品。即使是一些读过他作品的人,也常常带着一副讨好的神情,说些庸俗不堪的话。”[3](P272)安徒生感到自己不过成为了时髦的标志,就像一个新奇的玩具一样被世人摆弄。

除了精神的不适外,安徒生还由于不适应罗马炎热的天气,患上了严重的热伤风。怀着这种病痛,他在前往那不勒斯的途中构思了一篇色调忧伤的童话《影子》:一个从寒带

odern chineseXIANDAI YUWEN

来的学者在热带的国度里丢失了自己的影子,过了很多年,

85

2007.01

国文学研究

这个影子变成社会上一个有地位的人,又重新回来拜访学者。而学者却因为追求真善美贫困潦倒并生了病,影子于是以出外旅行的建议篡夺了主人的位置,并让主人当上了自己的影子,最后还以此骗取了一位公主的芳心。当学者决定告发影子的罪行时,影子一声不响地处决掉了他,并成功地与公主举行婚礼。

在文本上,《影子》大致揭露了真善美成为阴险邪恶的牺牲品的残酷现实。但透过创作背景,我们发现它讲述的还是安徒生。

安徒生从寒冷的丹麦来到酷热的国外,头顶着令人昏昏欲睡的火炉般的烈日,这正是《影子》中一开始对学者的描述,这也反映出安徒生从在国内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般的冰冷困境中来到国外各种庸俗热情里的转变。安徒生和学者都已经筋疲力尽。而学者后来也像构思他的安徒生一样得上了无力的病,做着漫长的旅行。可见,安徒生是按自己的形象塑造学者的。

一个研究真善美的学者的灵魂可以算是安徒生的灵魂了,这一个灵魂曾经藏在安徒生童话里来到了热带的国家,因此也顺道留下一个影子,留下了童话在国外的流传与影响。在许多年之后,这个影响日益成长壮大,当安徒生再次来到这些热带国家时,它便敲响了安徒生的房门。影子在这里象征着世俗人心中的安徒生。

安徒生首先为这个影子能成长为独立的上等人感到欣喜。是的,谁不为自己不曾努力却轻易收获的荣誉和影响感到高兴呢?然而,这个影子似乎与学者不大一样。学者所说的真善美并没有人愿意听,而影子所揭露的罪恶却让人们因害怕他而喜欢他。安徒生童话所说的正是真善美,但堕落的凡人从中看到的是不是只有自身的罪恶呢?在巨大的反差面前,隐匿潜在的恐惧声称自己喜爱美好的事物,喜爱安徒生童话,这是不是旨在标榜自己虚假的纯洁和智慧呢?

因为害怕安徒生童话而喜欢它,这件事像是天方夜谭,但安徒生在忍受那些庸俗的恭维话时却应该这么想。那些把安徒生当作偶像的人散发着令其厌恶的虚伪恶臭的气味,他们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传播真善美的童话?声称崇拜安徒生的人,不过是追赶时髦或者自我标榜。安徒生渐渐发觉他在读者和阿谀者心中的形象原来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投机取巧、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影子。

影子最初和学者的关系还算友好,但后来影子越来越变本加厉,甚至凌驾于学者之上。这表明安徒生和读者、阿谀者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对立了。人们用迎合自身畸形心理的安徒生代替了研究真善美的安徒生,这正是安徒生在旅行中最大的精神痛苦。

可没办法,安徒生不得不在旅途上和影子同行,人们依然用盲目的热情欢迎安徒生的到来,虽然实际上他们只是欢迎安徒生的影子。

接着,影子利用学者回答了公主的难题赢得她的芳心,最后娶到公主。这表示在世俗人心中的安徒生是功成名就、人生美满的。当然,这只是附庸影子的成功,而这依靠的还

XIANDAI YUWEN

智慧,也不可能有成长为人的影子。

在影子和公主大团圆的喜庆气氛中,礼炮轰鸣作响,群众高声欢呼,但真正的学者却已经被处决,这个结局表明安徒生在虚伪的荣誉中深感窒息的极端困境。当人们争先恐后地为他举行庆祝活动时,当各种庸俗的阿谀奉承在他耳边萦绕不绝时,安徒生什么也听不到看不见了,喜气洋洋名利双收的只是安徒生在世俗人心中的影子,真正的安徒生早已被人们的误解和狂热心态所杀害。安徒生自己也说过:“我创造了我的身影,但是我的身影把我害了。童话是我写的,但是童话把我淹没了”,[4](P39)这在更直白阐明的同时证明了《影子》讲述的道理。而这一点现在是否也一样呢?那些称颂安徒生的崇拜者,那些过于盛大的庆典真正理解安徒生了吗?当人们在读安徒生童话时是否又出于愚蠢的见解而将他再度误杀呢?我想,这并非危言耸听。“对安徒生在中国受到某些误解的不安”[5](P47)是很多研究者所共有的。林桦说过:“在近一百年的时间里,在各个政治时期,中国各界,与对待其他若名异邦人一样,用不同的态度对待安徒生,用不同的认识解释他,用不同的需要演绎他。”[6](P47)李叶红也说过:“安徒生的无上的声名淹没了属于他也属于全人类的荣光。”[7](P15)

回想安徒生1845年的长途旅行,我不禁感到悲哀。在那段旅途中,他一定心事满怀,因过去或现在的遭际而思绪万千。想当初他千方百计希望被认可,却屡屡遭受打击。而如今当声名鹊起、各种荣誉纷至沓来时,他却感到无比窒息。在回顾一生冷遇时,他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中而化身为童话里一个冻死的小女孩。在遭遇无法忍耐的热情后,他又转变为一个在赞美欢呼声中被杀害的学者。前者只是得不到理解的孤独,后者却是被所有人误解扭曲的孤僻。想必安徒生是宁愿“冻死”也不愿“热死”吧。而如果他亲眼看见自己两百年诞辰的无限风光时,不知又会做何感想呢?注释:

[1] 何茂正编著:《安徒生》[M].沈阳:辽海出版社,1998年,10月

[2] 黛安娜?弗兰克、杰弗里?弗兰克著,康慨、张婷译:《忧郁的丹麦人——一个真实的安徒生》[N]?《中华读书报》,2004年7月6日

[3](苏)伊?穆拉维约娃著,马昌仪译:《安徒生传》[M].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年5月,第1版

[4] (丹)安徒生著,流帆译:《真爱让我如此幸福》[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2年,7月

[5]《呼吁“不要炒作安徒生”的人》[J].《出版参考》,2005年,4月

[6] 林桦:《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我们误解委屈过不少的异邦人》[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年,3月

[7] 李红叶:《我们懂了安徒生么?》[J].《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年,2月

(陈 剑,湖南城市学院中文系)

86

是安徒生的力量,安徒生终究是研究真善美的,没有真正的

2007.01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