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狡黠莫如狐?

发布时间:2014-01-20 11:03:06  

狡黠莫如狐?

在童话当中,狐大概是最喜闻乐见的一种动物。它们浑身透着一股狡猾、奸诈劲,但又不像豺狼虎豹那样攻击力太强,加之长得一张讨喜的脸,因此关于狐狸的故事,常常透着一股幽默劲,甚至是几分温馨。

在中国,有狐假虎威,有《聊斋志异》中的仙风道骨的狐仙与妖媚的狐狸精;在欧洲,有善于欺骗的列那狐的故事。《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记载了一个因纽特故事,或许没有哪个有关狐狸的童话能比这一个柔软:“(想要一个孩子的)卡枯阿舒克也没有在路上找到一个小孩,但她还是继续往前走。晚上,有利爪山精来撕她的肉,又有一个鞭山精用活海豹抽她的胸和大腿根儿。终于,她再也走不动路了,只好躺下来等死。突然,一只小狐狸来到她身边,对她说:‘我会救你的,妈妈。跟着我就行了。’说完狐狸就牵起她的手,领她走出到处是洞穴的迷宫,回到地球另一边的阳光里。卡枯阿舒克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啊呀,真是一点也不记得。但是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躺在家里,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 除却生活在北极圈内的因纽特人,大部分文化中涉及的狐狸,往往都是赤狐(Vulpes vulpes)。它们是所谓的“真狐(也就是Vulpes属)”当中个头最大的一种,也是分布得最广泛的一种,整个北半球,基本都能找到它们的踪影。从某种意义上说,赤狐也是最成功的狐狸。

童话里的赤狐,通常会用智谋取胜。但自然界当中,这份聪慧不一定有用。在面对比它们个头小的肉食动物时,赤狐的个头颇具威力。这些分布最广的“真狐”,与其他的狐狸生存的环境常常有重合的区域,但除了北美的灰狐,自然状态下再没哪种狐狸是赤狐的对手。例如,在北方,赤狐常常能碰到北极狐,面对这些白色的远亲,赤狐常常会大开杀戒。至于个头更小的黄鼠狼等鼬类的,赤狐若有机会也不会放过。

但若是遇到了比它们更强大的动物,速度和狡黠就有用了。曾有人记录过,非洲的赤狐胆敢招惹强大的斑鬣狗,敢于从这种有着陆生哺乳动物最强咬力的掠食者身边抢食物,如果斑鬣狗生气了,赤狐就会靠着自己的轻盈和大长腿,以50km/h的速度逃开。面对比它们强悍的郊狼、狼,赤狐至少懂得避让。 不过,它们也并非总是运气这么好。当面对那些凶猛的大猫时,赤狐就力不从心了,狮虎豹都能对它们造成致命的威胁。而在北方,在那些冬季积雪较深的区域,赤狐又会被猞猁欺负。赤狐的脚掌太窄,大长腿在此时也不够长,于是会被雪给束缚住。猞猁就不一样了,它们多毛又宽大的脚掌天生就是雪地靴,可以让它们站在雪面上。在这样的环境里,赤狐再聪明都没有用。

对于人类来说,牲畜被赤狐骚扰是一件特别可恨的事情。但若是说到恨赤狐,没有哪儿比得过澳大利亚。

人类不是最笨的动物,但人类的聪慧,经常会放大自己的愚蠢,制造出任何生物都比不上的傻事儿。澳洲的狐狸之灾,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继承了英国人的猎狐传统,澳大利亚早期的欧洲移民也想打狐狸。可是,澳洲是有袋类的王国,没有狐狸或是像狐狸的动物。为了在新领地上重建猎狐这项古老的“贵族运动”,欧洲人于19世纪40年代就开始往澳大利亚引入狐狸。他们释放了很多次赤狐,希望能建立野生种群,但这帮人类屡败屡战了30年。究其原因,有可能是因为用于消灭澳洲野犬(Canis lupus dingo)的措施太完善,

野外满地都是毒饵,猎人和猎犬又过于强力。

直到1874年,事儿才做成了,富豪Chirnside家族终于在自己的庄园内,成功放养了一批赤狐。白人终于可以在澳大利亚猎狐了!

但在随后的几十年间,赤狐展开了对人类的报复。它们先天的素质太好,迅速的扩散到野外,整个澳洲南部成为了它们的领地。在这块大陆上,原有的有袋类掠食者早已灭绝。原住民在数千或一万年多前带来的狗,野化成为了一个新亚种澳洲野犬,成为了新的澳大利亚顶级掠食者。但靠畜牧业发财的白人,将澳洲野犬视为眼中钉,疯狂捕杀,使得顶级掠食者的王冠空了出来。被人类引入的赤狐站了出来,接受了人类的加冕。至今,整个澳大利亚有720万只赤狐。它们制造了数起物种灭绝事件,攻击未受保护的羊群,成为了澳大利亚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外来入侵物种,挤入了IUCN发布的“全球100种最恶劣的入侵物种”名录当中。在澳大利亚,就连家猫这般恐怖的入侵生物,都得在它们面前低头。

为了减少赤狐的危害,澳大利亚人想出4招:1 使用毒饵。有种名为“1080”的毒药是人类的利器,它对于赤狐来说是致命的,但对澳洲本土的动物毒性不大,因此能筛掉赤狐。但这种方法有个副作用:野化的家猫不太容易中招,它们危害更大,没有在澳洲翻起大浪的一大原因就是竞争不过赤狐,如果只消灭赤狐,猫失去控制会更可怕。2 建造围栏。这种方法的能控制赤狐扩散,但成本太高,还需要时常维修。3 养殖守护犬。这些忠诚的卫士会保证赤狐没法骚扰牲畜。

而最后一招,看起来副作用最小:把澳洲曾经的顶级掠食者请回来。这里说的“顶级掠食者”,其一是澳洲野犬。原住民管这种动物叫“Dingo”,听起来非常可爱;它们的外形有几分像中国的土狗和日本的秋田犬,是澳大利亚的一种本土象征。这货曾经也是入侵物种,澳洲大陆上的袋狼,很可能就是因它们而灭绝的,当然它们制造的血债不止如此。但在白人抵达澳洲之前,澳洲野犬的地位已经稳固了,成为当地生态当中重要的一环。这种掠食者有个特性:它们排除其他入侵掠食者的能力非常强,杀死赤狐和猫似乎是它们的本能,并且这种本能不是为了果腹;但它们捕猎本地物种的能力又比较弱,对本土生物的危害较小。或许,这可以称作“占着茅坑不拉屎”。另外一种顶级掠食者,是狂暴又凶残的袋獾。这种动物本来在大陆上也有分布,但后来灭绝了。曾有过一些混蛋,故意把赤狐引入塔斯马尼亚岛,但在这片有塔斯马尼亚恶魔镇守的土地上,赤狐很难形成种群。因此,袋獾或许也能帮上忙。

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消灭赤狐是比消灭兔子更难的战争。澳洲人打得越艰难,越能说明赤狐这个物种的强悍。

上一篇:熊猫宝宝歌词
下一篇:容易读错的字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