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照亮邯郸现代工业发展的曙光20090511

发布时间:2014-01-27 11:01:44  

上世纪五十年代最初几年的中国,充满了“创世纪”的色彩,改造整个世界,几乎是很多人的普遍想法,年轻的共和国和她的人民,拥举着许多光荣与梦想。地处华北大平原上的邯郸,自然没有例外。
  1952年5月21日的前后几天,邯郸城东南滏阳河畔,忽然聚集起了三四万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大多只有十几岁模样,他们的面孔都一样稚嫩,他们心头的激情和梦想都一样灿烂,就像是五月里风和阳光一同打理过的白杨小树,枝青叶满,哗哗作响。
  这是邯郸棉纺厂(后称邯郸棉纺一厂)招工的日子,邯郸以及周边地区的青年踊跃报名争先恐后。当时尚在邯郸城边的棉纺厂,比城内的街巷不知要热闹多少,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人欢马叫,即便连续使用这样一连串的成语,也是十分贴切的形容。今年83岁的一厂老工人杜海兴还清楚地记得,那些天里,厂子周边的路旁地头,一到晚上便躺满了露宿的人们,几万人集中报名应录,邯郸那时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旅舍。这是邯郸棉纺厂在建厂初期三次大招工中的第二次,那次一共招收了2109名工人。
  邯郸棉纺厂是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政府在全国最早兴建的五个大型棉纺织厂之一,整个过程历时两年多。1950年下半年开始筹备,1951年5月动工兴建,1952年6月开始安装机器设备,8月开始边安装边试车生产,1953年2月10日开齐全部设备,建厂完成,全面投入生产。
  在现存的邯郸早期资料中,关于棉纺厂的建厂历史,记载了这样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魏殿臣。
  1950年,正值建国后的经济恢复时期,当时的邯郸镇政府接到了上级“机关生产要抓工业”的指示,时任镇工业科副科长的魏殿臣,是个学过纺织工业的干部,他根据邯郸盛产棉花的自然条件和镇里拥有资金的额度,提出邯郸可以兴建一个小型纺织厂的建议。地委和镇政府都认为这是一个好意见,就随即派遣魏殿臣赶赴省城向省工业厅汇报。
  此后,一个接一个的不谋而合,开始在这段历史中出现。省厅十分赞同邯郸办厂的想法,并提出可以由省、地、镇共同投资,建设一个较大的棉纺厂。这样的好消息,足可以让邯郸摩拳擦掌。可是当这个规划汇报到国家纺织工业部时,他们又得知中央有一个部署,出于当时战略和经济布局的需要,拟在祖国内地的产棉区,兴建几个大型的纺织厂;纺织部领导当面表示,“邯郸是产棉区,又有积极性,在邯建厂不用地方资金,可由国家投资。”魏殿臣他们喜出望外,邯郸遭遇激情。
  所谓“一见钟情”和“情投意合”,看

起来并不局限于描述爱情,办工厂这样的大事,有时偏偏和婚恋相仿。如果真的把这比作一场婚恋,那么,注定一切不会顺水顺风。
  有一天,邯郸得到一个消息,纺织部计划司打算把厂址规划在河南的安阳,排除了邯郸。闻听此讯,邯郸地委和镇的领导便直奔了一趟北京,魏殿臣当然跑的次数最多。周折的详情,今天已经难以查证,事情的结果是,“官司”最后放到了时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陈云的案头,陈云同志批示:“建在邯、安均可,我意邯是老区,建在邯郸为宜。”当这一批示送达纺织工业部,钱之光副部长说:“好,武装老区,建在邯郸。”
  “建在邯郸”———邯郸与安阳的厂址之争,由此板上钉钉尘埃落定。或许这个最终的选择,其实也是一个必然:据1950年的统计资料,河北省是我国产棉最高省份之一,而邯郸地区的棉花产量在河北居第一位,占全国十六分之一。
  从1951年的春天开始,滏阳河西岸近49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汇集了外地和本地的一支支建设大军,他们满怀激情地在建设一座全部由我国自己设计、自行装备的现代化纺织厂。
  在查阅当时的土地征购资料时,我发现最初的现代工业和最原始的物物交换形式,可以关联得自然而又妥帖。一亩白地的征购价格是800斤小米,而一亩麦地要根据麦苗的长势,兑现小米从830斤到860斤不等,一眼水井可以得到1000斤小米的补偿,移墓的费用则是200斤小米……那个岁月的小米,成色比今天要显得更金黄。
  这间有51760枚纱锭、1012台布机,年产38885件纱和2548万米布的纺织厂,若论及当时企业规模之大,国家重视程度之高,我们仅从它的隶属关系和干部委任上窥见一斑。建厂时期各类事项由国家纺织工业部委托华北纺管局主管,建厂委员会直属华北纺管局领导,第一任厂长由邯郸镇镇长马昭兼任。
  邯郸棉纺厂的建设,是照亮邯郸现代工业发展的第一缕曙光,此后的邯郸工业才有了曾属于自己的辉煌。它数十年给国家贡献的棉纱和布匹已是一个天文数字,也给这座古老的城市添加了现代社会和现代人文的色彩。
  邯郸棉纺厂除了纱锭、布机和产品,其实无法忽视的还有它与生俱来的使命。越是熟悉了那段历史,这种使命感就越发强烈。正是在一次次的重新触摸和理解之后,让我不得不再一次向新中国的一代企业和几代艰苦创业的工作者致敬!
  1952年迈进细纱车间便投入试生产的王秀兰,这年才十五岁,体重不足40公斤。进工厂前的体检,她是和同伴们一起坐火车去安阳

进行的。她说那时的女孩子能“当上纺织工人真知足!”工作和吃住全在厂里,连洗澡理发都不要钱。她回忆说那时的女工“一个比一个积极”,加班加点,谁都没有“说法儿”的概念。每周六都打扫卫生,工厂“到处都是明晃晃的”。
  据《邯棉一厂志》记载,建厂时厂区内共栽下了3000株白杨。半个多世纪过去,我走在一厂生活区里试图看到它们。的确还有为数并不算多的白杨,上岁数的老人们,已说不清这些树究竟换的是第几茬了。这种生长迅速,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树冠有一种昂扬之势,这是杨树的因而得名吗?春日风紧,杨树叶在风中哗哗响成一片。这响声我曾经是那么熟悉,今天听来却又有些陌生……
  本报记者 张榕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