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鲁二十文学沙龙之三 一个以婉约抵达伤感的诗人

发布时间:2013-09-24 14:00:52  

官场小说 WWW.GUANM.COM DD

鲁二十文学沙龙之三 一个以婉约抵达伤感的诗人

5月31日,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届高研班文学沙龙集中探讨了学员青年诗人包苞的诗歌。包苞来自甘肃礼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2007年诗刊社第二十三届斋堂青春诗会。已出版诗集《有一只鸟的名字叫火》《汗水在金子上歌唱》《田野上的枝型烛台》《低处的光阴》等四部。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届高研班学员和学院领导、老师共30多名参加了此次研讨会,他们发挥鲁院高研班的批评传统,对包苞的诗歌作品展开研讨,及时帮他总结创作经验,找出创作中的不足,这对于包苞今后创作的提升应该大有裨益。

关于诗歌美学。与会师生认为,包苞以一颗善感的心把握世界,他的诗歌是有其独特的美学追求,注重美的呈现与表达,蕴含朴素的人道主义精神。读包苞的现代抒情诗,会发现他诗歌的婉约气质,完全可以跟那些经典的婉约词牌名相媲美,甚至在阅读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恍惚,包苞的现代抒情诗仅仅是他文本的躯壳,骨子里仍然试图用优美的宋词在吟咏,他的精神版图,还是生活在一千多年的宋代。在其诗意里,你会触摸到诗人的纯朴、诚恳与感恩,感受到他的好奇、怜悯与信赖,感悟到冲洗我们黑暗心灵空间的美好和明亮。作为一个成熟的诗人,包苞的诗写水准和诗歌整体质量也相当齐整,此次研讨文本中《修拉斯的水妖》、《星空》、《一台鲜艳的挖掘机来到春天的田野上》、《广场上的流浪狗》,体现诗人对现实的观照和回应,是诗人另一方面的诗学意图。

关于诗意表达。包苞具备面对现实观照时的基本考验和能力,可以说已经通过了诗歌语言和审美的首要考量。他的诗歌没有语言暴力,没有晦涩和崎岖,始终对读者敞开胸怀,放下了一切的功利之意,坚守宽阔纯善的性灵。他能颇具耐心地把目光投注到所见所闻中,拥抱生活,哪怕琐细、庸常的花花草草、虫鸣鸟语,他都不厌其烦,并以冷静文字诠释,试图考虑维持一种自由延展空间的能力。同时,与会师生也认为,诗意的庸常化,让诗人的伤感永远不可能演变成伤口、伤怀,至多是一种疾闪而过的一种基调而已,那是淡淡的、浅浅的、轻轻的,永远无法流泻出血雨腥风的尖利表达。因此包苞在今后写作时必须去艳,意即不能直击生活物质本象,而是要去掉总是被不合适的词语夸张、修饰、改变的部分。向朴素接近,应该去除粮食的发酵过程而直接捧出酒来。诗人经常以无意的闲笔松散了字面意义上的既定节奏,其实只有想象在场,诗美才能呈现,意境才会余味悠长,包苞的诗歌还少了这种可贵的特质。

关于诗性拓展。包苞的内心是极为柔软与细腻,充满着一种对于人间的弱小与卑微的怜悯和同情,因此,他才决绝地摒弃那种单一化地粗暴与专制的写作方式,诗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对于一种人道主义的喜爱,甚至是迷恋,这种倾向与喜好也培养了他的眼光与态度,甚至是评判的道德感。正因此,包苞诗歌的现代性大大减弱焦虑,往往显得唯美有余,大意境不够;温情有余,大气象缺失。与会师生建议,包苞今后诗歌创作应该找准表达的准心,让生活更“浑浊”,寻找痛感和有硬度的意象,把自己拔出来,建构一个自己的世界。注意诗歌艺术性的把握,凝练语言,拓展题材。更重要的是,不能一直处在当代诗歌的共同语境里,必须进行文本的实践、坚持强有力的原创性和审美的陌生化,最终完全建立起个人的语言特质、辨认特征和诗写的独特性,

此次文学沙龙取得圆满成功,不仅包苞本人表示受益匪浅,与会的全体学员也认为,这就是一节富有实践性的写作理论课,生动形象,贴近实际,指导性和实用性强。

官场小说 WWW.GUANM.COM DD

5月31日,魯迅文學院第二十屆高研班文學沙龍集中探討了學員青年詩人包苞的詩歌。包苞來自甘肅禮縣,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參加2007年詩刊社第二十三屆齋堂青春詩會。已出版詩集《有一只鳥的名字叫火》《汗水在金子上歌唱》《田野上的枝型燭臺》《低處的光陰》等四部。魯迅文學院第二十屆高研班學員和學院領導、老師共30多名參加了此次研討會,他們發揮魯院高研班的批評傳統,對包苞的詩歌作品展開研討,及時幫他總結創作經驗,找出創作中的不足,這對於包苞今後創作的提升應該大有裨益。

關於詩歌美學。與會師生認為,包苞以一顆善感的心把握世界,他的詩歌是有其獨特的美學追求,注重美的呈現與表達,蘊含樸素的人道主義精神。讀包苞的現代抒情詩,會發現他詩歌的婉約氣質,完全可以跟那些經典的婉約詞牌名相媲美,甚至在閱讀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恍惚,包苞的現代抒情詩僅僅是他文本的軀殼,骨子裏仍然試圖用優美的宋詞在吟詠,他的精神版圖,還是生活在一千多年的宋代。在其詩意裏,你會觸摸到詩人的純樸、誠懇與感恩,感受到他的好奇、憐憫與信賴,感悟到沖洗我們黑暗心靈空間的美好和明亮。作為一個成熟的詩人,包苞的詩寫水準和詩歌整體品質也相當齊整,此次研討文本中《修拉斯的水妖》、《星空》、《一臺鮮豔的挖掘機來到春天的田野上》、《廣場上的流浪狗》,體現詩人對現實的觀照和回應,是詩人另一方面的詩學意圖。

關於詩意表達。包苞具備面對現實觀照時的基本考驗和能力,可以說已經通過了詩歌語言和審美的首要考量。他的詩歌沒有語言暴力,沒有晦澀和崎嶇,始終對讀者敞開胸懷,放下了一切的功利之意,堅守寬闊純善的性靈。他能頗具耐心地把目光投注到所見所聞中,擁抱生活,哪怕瑣細、庸常的花花草草、蟲鳴鳥語,他都不厭其煩,並以冷靜文字詮釋,試圖考慮維持一種自由延展空間的能力。同時,與會師生也認為,詩意的庸常化,讓詩人的傷感永遠不可能演變成傷口、傷懷,至多是一種疾閃而過的一種基調而已,那是淡淡的、淺淺的、輕輕的,永遠無法流瀉出血雨腥風的尖利表達。因此包苞在今後寫作時必須去豔,意即不能直擊生活物質本象,而是要去掉總是被不合適的詞語誇張、修飾、改變的部分。向樸素接近,應該去除糧食的發酵過程而直接捧出酒來。詩人經常以無意的閑筆鬆散了字面意義上的既定節奏,其實只有想像在場,詩美才能呈現,意境才會餘味悠長,包苞的詩歌還少了這種可貴的特質。

關於詩性拓展。包苞的內心是極為柔軟與細膩,充滿著一種對於人間的弱小與卑微的憐憫和同情,因此,他才決絕地摒棄那種單一化地粗暴與專制的寫作方式,詩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對於一種人道主義的喜愛,甚至是迷戀,這種傾向與喜好也培養了他的眼光與態度,甚至是評判的道德感。正因此,包苞詩歌的現代性大大減弱焦慮,往往顯得唯美有餘,大意境不夠;溫情有餘,大氣象缺失。與會師生建議,包苞今後詩歌創作應該找准表達的准心,讓生活更“渾濁”,尋找痛感和有硬度的意象,把自己拔出來,建構一個自己的世界。注意詩歌藝術性的把握,凝練語言,拓展題材。更重要的是,不能一直處在當代詩歌的共同語境裏,必須進行文本的實踐、堅持強有力的原創性和審美的陌生化,最終完全建立起個人的語言特質、辨認特徵和詩寫的獨特性,

此次文學沙龍取得圓滿成功,不僅包苞本人表示受益匪淺,與會的全體學員也認為,這就是一節富有實踐性的寫作理論課,生動形象,貼近實際,指導性和實用性強。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