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笑话故事-方言惹的祸

发布时间:2014-02-24 16:09:55  

笑话故事-方言惹的祸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

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打劫! ”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沸腾起来。

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两眼放光,兴奋地望向声音的源头。

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 半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