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闲着也是闲着

发布时间:2014-03-30 13:11:32  

你闲著的时候会做什么?看书、上网、喝酒、聊天?如果你在等车、在走路,或在短暂的工作闲暇,你会做什么?反正闲著也是闲著,我来教你几个闲著的时候“观照自己”的小游戏吧。

1、转头游戏。极其缓慢地转动头部,比灵魂移动的速度还要慢的那种慢,从右到左再从左到右大约两分钟一个回合,做五个回合,可座可站,共10分钟。配合深呼吸,目视前方没有焦点(就是看著前方,什么都在视线内又什么都没去看的意思)。一边呼吸,一边转动,一边放松身体,一边觉察念头。对身体和心智的任何反应都不反应,只是看著、看著。如果旁边有人说你“神经病”也不用理会。

2、丹田游戏。丹田是身体重心,也是内在能量的中心,闲著的时候练练丹田对开发身体能量、平衡身心很有益处。站著做,方法很简单,就是Michael Jackson的经典动作:第一步后提臀部,第二步前提丹田。前提吸气后提吐气,目视前方没有焦点。不会做的看看他的Video就会了。节奏可慢可快,随喜就好,每趟世间几分钟到十几分钟,也是随喜就好。

3、移步游戏。站著,目视前方没有焦点,全身放松、深呼吸,先前极其缓慢迈步,30妙移动一步,走到约3米前倒著走回来,关键是慢!也可以接和第一个游戏一起做,也就是转头一个回合移动4步。

4、走路游戏。适于走路的时候做。方法:走路的时候配合呼吸(你也许会说“走路的时候当然要呼吸了,废话”。但你平时走路真的有感觉到自己在“有意识的呼吸”吗?),留意身体哪里是紧绷的,让那里放松下来。同时把注意力放在踏下的每一步上,留意脚跟著地到整个脚板全部著地的感觉变化。在脚跟著地时观想大地的能量向上流入的身体直到头顶,而整个脚板著地时能量由你的头顶向下流回大地。对,让能量流动起来。

这些游戏不需要说话、不需要听音乐、不需要表情(唯第四个游戏可以有些自然轻松喜悦的表情)、不需要头脑参与,都是身体在做,头脑的任务是观察。

我不是在教你做游戏,而是教你觉知。反正闲著也是闲著。

听完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突然感觉能量多了不少,于是想写点啥。2008来了,许多人最关心的大概是:怎样活出喜悦的这一年?如果问我,答案很简单:活在当下!

活在当下并不难,具体的说,只要做到以下几点就行了:

1. 每天至少大便一次。对啊,没有任何方法比这方法排毒效果更好!记住,拉屎的时候必须专注而且放松,不许在马桶上看书报、听音乐、想事情。一定要把大便当成一件重要、严谨、轻松、快乐、享受的事情来做。大便的过程也是修行。

2. 不困的时候别睡,困了就马上睡。不要用头脑来睡觉,要用身体来睡觉。

3. 不饿的时候别吃,饿了就马上吃。就像不要用头脑来做爱一样,不要用头脑来吃饭,要用身体来吃饭。

4. 留意你的身体。好好照顾它、爱它、为它充电。充电的方法包括运动、休息、学习和接触大自然。休息的最好方法是自我催眠,运动的最简易方法是走路,学习的最好方法是实践和自悟,接触大自然的时候一定要投入她的怀抱。

5. 你必须赚钱,但不要为了赚钱而赚钱,要把赚钱像拉屎那样当做好玩和享受的事去做。换句话说,拉不出屎也没关系,只要你每天记得去蹲,总有一天能拉出来。

6. 要知道头脑(思维)是一切痛苦的元凶,它阻隔了你和你自己、你和大自然、你和真我(本体的联系。千万不要认同自己的思维。

7.要知道时间是一种幻觉,(过去和未来)是迷涣剂,只有当下(现在)是真实的。只有真实的才永恒,只有永恒的才喜悦。

以上7条,合并成一句话就是:活在当下。以下再说说活在当下的小窍门:

1. 一有机会就自我催眠,哪怕只有十分钟。实践证明,催眠是最有效、最易行的修行方式。进入催眠状态,你就离开了自己的头脑(思维),完全和真实的自己在一起。

2.走路时留意自己的脚步,甚至可以留意每一步你的脚板的感觉,甚至可以一边走一边数数,从1到10循环数。

3.躺或坐著的时候,留意自己的呼吸,感觉一下空气是怎样通过你的鼻孔进进出出的。也可以留意一下你的躯干、手、腿、脚的姿势和感觉,彷佛自己是一面镜子,或者想象自己是一个观察者。

4.时常问问自己“现在几点钟?”,这可以提醒你回到当下。

以上7条加4条,合并成一个词就是:觉知。

现在就开始练习保持觉知,几天后告诉我,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几年后,告诉你自己,你的生命有什么变化。

我平时的工作是催眠治疗和讲催眠训练课,天天都引导人们放松身体,这一点和那些在忙碌商业社会中身心紧绷的人们的状态有点矛盾。许多心理治疗师都会在治疗过程中适当的时机让个案的身体放松。身体放松真有这么重要吗?身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身体,大概是表示我们还“活著”的一个最显著的证据了。也许未来某一天,哦,也许就是明天,当你的身体不在呼吸,慢慢变凉,你就死了。死亡是非常真实的东西,于是也是永恒的。

身体,总是和真实的东西有关。你能告诉我,人的一生中都有哪些是真实的吗?刚才说了,死亡是真实的,还有呢?过去是真实的吗?未来是真实的吗?这两者都不是,因为这两者代表时间,而时间是人们的大脑编出来骗自己的东西,所以不是真实的。那么,除了死亡,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还有一样,就是时间以外的东西。多数人认为时间是由过去、现在、未来构成。错了!时间只由过去和未来构成,现在不在时间之内。换句话说,此刻不是时间的一部份,所以,此刻是真实的。流行的说法,叫“当下”。

当你坐在某处发呆、忘记了头脑的存在;当你静坐冥想、自我催眠,感觉自己和周围一切合一,自我消失;当你用那个“永恒的眼”向内看,看得很深很深,仿佛看见自己的灵魂;当你站立树下、入神花前,内在有个若隐若现的声音在说话;当你鱼水交欢、双双进入全然忘我境地、心跳加快、呼吸猛烈、时空凝固......等等,你正在当下呢!

于是,真实有二:死亡和当下。这也是人们最害怕面对的东西。

要进入真实,从身体进入最容易,因为身体不会说话,也就不会说谎。此外,身体是根基,如果说头脑是一棵树伸向天空的枝叶、心是那树干,那么身体就是根植在大地的存在。心理治疗中,个案的问题通常都是大脑制造的,而那是伸向天空的枝叶,太高,于是我们常常到树根里去看看,可能不必修枝剪叶,这棵树就能恢复健康。

古往今来的修行,通常也从身体著手。修行法门万千,其根本都是放松。如果一个人先让头脑放松再用头脑指挥身体放松,就有点本末倒置,因为头脑是个抗拒高手,也是个大独裁,它才不会听你的呢。所以,通常是让自己的身体先放松,第二步是头脑放松(即念头、思维、想象),第三步是心灵的放松(即情绪、感受),然后才到第四步,即瞥见神性(这个境界是极少人能到达的)。

关于身体,还有好多值得一说的,以后有空再聊。

现在,你就可以闭上眼睛,观照你自由的呼吸,让自己透过呼吸进入身体,透过身体进入当下,体验那渐渐呈现的天人合一的感觉

我们只可能害怕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我们心里所有那些我们还不理解的东西。如果我认为你可能觉得我这人很闷,比如,那会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我还没质疑那念头。所以,不是他人让我害怕,是我让我害怕。在我自己调查那恐惧之前,令我害怕是我的任务。有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情况,是我认为你对我的看法正是我对我的看法。所以,说来说去都是我和我自己的看法。

所有的恐惧都像这样,不多不少,它由相信你的想法引起,它永远是一个将来的故事。如果你有意想要体验恐惧,定个计划吧。当你质疑了你的思想,你不可能再有恐惧,只有当心把过去的故事投射到将来时,你才可能感到恐惧。让我们能够投射将来的,是过去的故事。如果我们不执着于过去的故事,我们的将来那么灿烂、那么自由,我们都懒得去投射时间。我们注意到我们已经活在将来,它一直就是现在。

几年前的一天,我无意中走上了一条私家车道,就在我注意到这路没出口时,几只大狗咆哮着向我冲来。我的念头是,“不知它们此刻会不会咬我”。我无法投射它们会,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它们冲到

我面前,咆哮着,露出它们的牙齿,然后它们不叫了,开始在我身上嗅来嗅去。我等着、看着,我注意到,到目前为止,生活依然非常美妙。后来,它们护送我回到车道的进口,它们很高兴,我也很高兴…那是次非常愉快的团聚。

“但,凯蒂”,有人可能会说,“恐惧不是生理的吗?它不是应急反应的必要因素吗?我可以理解不怕一只正在咆哮的狗,但假如你在一架就要坠落的飞机上呢,你不会感到十分恐惧吗?”我的回答是:“当你看到一条绳子横在你前面的路上时,你的身体会产生应急反应吗?绝对不会——那简直疯了。只有当你想象那绳子是条蛇时,你的心才开始狂跳。是你的念头吓得你产生了应急反应——不是现实。”当然,我无法知道在一个假设的情况下,我会怎么想或有什么感觉,我只能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害怕过了,而我曾遇到过一些非常有趣的情况。

当你质疑了你的念头,你自然活得无所畏惧。人们问我,那样的活法,今天看起来是什么样的?有时,我会讲我外孙女玛莉出生时的故事。罗克珊开始生时,我们都在产房——我、斯蒂芬、我女婿史考特和史考特的父母。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胎儿突然卡在了产道里,她开始缩回子宫,她的心跳出现异常。那家医院很小,那天晚上,在凌晨3点,医院里人手不够。主治医师没有合格的助手,房间里弥漫着恐慌。他决定要做剖腹产,粗率地让我们离开,就将罗克珊推进手术室。罗克珊在尖叫,没人愿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她和她的婴儿都遇到了严重麻烦。接着尖叫停止了,我们能听到大厅那头愤怒或惊慌的指令。一名急救室的助手跑向我,要我打一个号码,叫那接电话的人马上到医院来,然后没做任何解释,就又匆匆跑掉了。打完电话,我走向史考特的父母。他们看见我,说:“凯蒂,你愿和我们一起祈祷吗?”那问题让我惊讶,我不知道要祈祷什么。看着他们热切、疲惫、充满恐惧的眼睛,我想,我不需要请求任何东西,我要老天要的。当然,我加入了他们,他们拉着我的手,闭上眼睛开始祷告。我和他们站在一起,爱着他们,明白想要某个特定结果有可能会多么痛苦。

整个事件中,我内心没有任何抗拒和恐惧。对我而言,现实就是老天,我永远可以信任这点,我不必猜测老天的意愿。不管发生什么、无论我的小孩和外孙女是生是死,都是老天的意愿,因此也是我的意愿。所以,我的祷告已被回应。我全心全意地爱着罗克珊,为救她,我非常乐意献出我的生命。但那没被需要,剖腹产碰巧很顺利,罗克珊和玛莉,母女平安。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我相信了这样的念头:“对罗克珊,活着比死了更好”,“我的外孙女应该出生”,或“那医生应该准备得更充分些”,我会很生气;我可能会闯入急救室,给医生护士造成更多的困难;我可能会感到愤怒、沮丧和恐惧;我可能会祈祷(那种企图操控不可被操控之事的祈祷)。这些是当我们相信我们的想法时,有可能产生的几种反应,是与现实对抗时通常出现的情况,它不仅不理智,还是无望并十分痛苦的。但当你质疑了你的思想,念头流进流出,不会引起任何压力,因为你并不相信它们,并且你立刻意识到,它们的相反面可能同样真实。在那内心的宁静里,现实让你看到,根本就没有问题,只有解决方案。你毫不怀疑地坚信,无论发生什么,那都应该发生。如果我失去我的外孙女或我女儿,我失去的原本就不属于我。那是件好事,要不然,老天就是个虐待狂,可那不是我的体验。

我不指挥老天,我不假定我知道对我或我爱的人,生或死哪个更好,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我只知道老天是一切,老天是仁慈的。这是我的故事,我坚持我的故事。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