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第2章 儿童临床访谈的策略

发布时间:2014-03-31 09:02:18  

第二章 儿童临床访谈的策略

如第一章所示,大部分的专家同意儿童访谈是多种方法临床评估中的必不可少的部分(如,Merrell,2001,2003;Sattler,1998;Hughes & Baker,1990)。本章论述的是进行儿童临床访谈时使用的策略,主要强调的是半结构访谈。访谈者可以使用半结构问题讨论多种话题,但提问要适合儿童发展水平和交往风格。访谈者也可以使用具体行为问题来评估儿童对特殊问题前因后果的理解,或者使用问题解决问题来探索儿童对可能干预方式的观点。

临床访谈的目的

?

?

?

?

?

在多种方法评估的背景下,儿童临床访谈特别适用于以下的目的: 在访谈者和儿童之间建立良好关系和相互尊重。 了解儿童对他/她能力的看法。 识别儿童当前的问题是什么,合适的可能的干预目标是什么。 评估儿童对不同干预方式选择的看法。 直接观察儿童的行为、情感和交往风格。

尽管临床访谈与其他谈话不同,你仍然可以使用一些策略来使访谈看起来更像谈话,让受访者更舒服。例如,你可以通过提问鼓励来访者表达他们观点和感受,不用害怕来自他们的消极反应或挑战。你也可以放慢提问和回答的速度,鼓励受访者更多讲话。访谈儿童时这些策略都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儿童当他们感到被审问或被教育时就会停止讲话。如果儿童听的时候比说的多,访谈会让他们感到是机械反复的或只是查明事实的调查,他们会对访谈失去兴趣。使用职业用语也会阻碍临床访谈,因为儿童不能理解它们。

好的临床访谈需要关注问题的关键地方,同时也要对访谈过程中受访者的反应保持敏感。正如Sattler(1998)所说,“临床评估访谈??比其他评估技术??对个人技能更有帮助,例如访谈可以使你更有效的交流,更有能力建立一个有意义的人际关系”(p.3)。首先,临床访谈看起来更像艺术而不是技能。如Merrell(2003)所指出的,大众媒体和公众信仰很早就对临床访谈的作用有扭曲的印象。Merrell经常举的例子是陌生人总会怀疑,当他们进行一些简单的谈话时,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学家是在分析他们或者读他们的心理。尽管临床访谈并不是像Merrell说的那样是“通往受访者内心世界的神秘通道”,但你仍可以使用多种访谈策略来推动好的互动和评估。

本章的指导方针一方面来自其他的作者,他们曾经讨论过有关访谈儿童的一些技术(Garbarino & Scott,1989;Hughes & baker,1990;La Greca,1990;Merrell,2001,2003;Sattler,1998);另一方面来自我自己的工作(McConaughy,2000a,2000b,2003;McConaughy & Achenbach,1994,2001)。第一部分的主要内容是关于环境设置、访谈者外表和保密性等基本问题。下一部分论述的是在三维发展水平下访谈儿童需要考虑的事项和提问策略。尽管深度讨论儿童的认知和社交情绪的发展超出了本书的范围,但这些部分强调的重点问题与进行发展性敏感的临床访谈有密切关系。剩下的部分是包括访谈的伦理和文化的思考、交叉使用言语和非言语交流方式、如何处理访谈中的撒谎以及如何结束访谈。

环境设置和访谈者外表

儿童临床访谈应该在一个保密的地方,除非有特殊原因需要第三个人在场,此外应只有

儿童和访谈者。对于没有个人办公室的访谈者来说,找一个合适的场所有时是一个挑战。尽管如此,坚持为访谈提供一个保密的地方还是很重要的。

在访谈小儿童或者过度活跃、攻击性的儿童之前,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确保房间里没有危害儿童的东西,要清理那些访谈用不着的已经松动的桌椅,以及可能有危险的东西,如开信刀,剪刀和电动铅笔刀。访谈需要的玩具或小道具应该放在受访者的视线或接触以外的地方,等到需要的时候再使用。此外,访谈者的家庭照片和个人纪念品也需要移走,因为儿童可能对访谈者的个人生活非常感兴趣,这会分散儿童的注意力。

如果可能的话,房间应该有放松的、中性的氛围,要有舒服的桌椅。6岁以下的儿童如果和访谈者一起,坐在地板上的垫子或小席子上会感到更舒服。大点的儿童通常坐在适合他们的舒服的椅子上,同时访谈者也坐在类似的椅子上。规则之一是要避免坐在儿童对面的桌子后面,因为这样会创设了一个测验的氛围,使访谈者看起来更像一个权威的角色。你可以改坐在儿童附近桌子的对角线位置。这种位置可以让你更容易记录,而又不会在你和儿童之间造成障碍。而且儿童也可以用桌子写字或画画,如果偶尔需要的话也可以离开椅子。访谈青少年也应该在一个放松、中性的设置中进行,最好不是孩子气的格调。无论如何尽可能的避免在一个有权威色彩的办公室里进行儿童临床访谈,比如在拘留所或休息间。

访谈者需要注意不要让自己的个人外表影响与儿童的良好关系。规则之一是要穿与当前环境相协调的职业装。穿的太随便会让人产生错误印象,以为访谈是一个游戏或者非正式的谈话。另一方面,如果你穿的太正式了,太商业化了,儿童会觉得你不容易接触或太严肃。在临床设置中,你应该避免穿白色大衣或其他让你看起来像个医生的服装,因为这会让儿童害怕。如果你的头衔使用“医生”这个词眼,告诉小儿童你是一个“谈话医生”,你不会给他们注射。一些建议认为匹配访谈者和儿童的性别有利于访谈进行,尤其是涉及一些敏感的问题时,比如性虐待或性取向等。

与儿童讨论访谈的目的和保密性

在个人介绍后,访谈者应该解释访谈的目的和保密性。一个比较好的开端的方法是问儿童他们认为自己为什么会被访谈。小的儿童可能被告知他们将去玩游戏。其他的儿童可能认为他们将被测验。一些大的儿童可能认为他们被访谈是因为某些大人认为他们疯了或傻了。其他的可能会认为他们来是因为做错事而受惩罚。在访谈之前,弄清楚这些错误理解是很重要的。

之后,要用适合儿童发展水平的语言,简明扼要的解释访谈的保密性。下面的举例是SCICA使用的标准化的介绍(McConaughy & Achenbach,2001):

“我们将要一起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这样我可以了解你,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是一个私人谈话,我不会告诉你的父母或老师你都说了什么,除非你愿意。只有当你说你要伤害你自己,伤害他人或者其他人伤害你的时候,我才会告诉他们。”

SCICA的介绍使用大多数儿童能理解的语言,清楚的表达了保密的限定原则。特殊情况下,当你怀疑儿童可能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威胁时,或者你怀疑儿童被虐待或处在危险中时,保密将会被打破。在这样一个介绍之后,你可以问儿童是否他们理解了你的话,还有问题么。你也应该告知儿童其他可能会限制保密的情况。比如,告诉儿童访谈之后还会访谈他们的家长和教师,或根据访谈信息撰写报告。为了减轻儿童对报告的担忧,你可以告诉他们在访谈 的最后,你会和他们一起讨论如何对别人说。例如,你可以说:

“在我们今天谈话之后,我将会写一个报告。改天我也会见见你的父母和老师,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在谈话结束时,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我要说什么或如何说。你明白么?”

有时你想对访谈录音。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说“我们将要录下我们今天的谈话以帮助

我们记住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录音带应该保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你写完报告后,或者完成与某个儿童的临床访谈后,要将洗去录音带的内容。所有的介绍的语言,包括有关访谈保密的问题,都要尽可能的通俗易懂、简明扼要。在访谈的最后,你可以总结一些关键问题,讨论一下哪些是可以对别人说的。下面的部分将分别论述这些内容。

儿童访谈的发展性考虑

好的儿童临床访谈要对童的交流技能及其认知和社交情绪发展水平有一定的灵敏性。尽管很多访谈话题可能适合各个年龄阶段的儿童,访谈者还是需要调整他们的提问风格以适合儿童的发展水平。表2.1呈现的是访谈时的基本考虑,包括对3-5岁儿童(儿童早期),6-11岁儿童(儿童中期),12-18岁儿童(青少年)。这些年龄基本上涵盖了宽泛的发展水平。同时也需要对儿童进行恰当的判断,看他们的认知水平是在正常之上还是之下。表2.1强调的是认知功能、社交情绪功能和同伴交往等方面,对每个阶段发展水平的儿童设计问题和解释反应时,都需要考虑这些方面。

表2.2强调的是在访谈每个发展阶段儿童时“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内容。表2.2按照等级排列,适合上一个发展水平的访谈策略也适合下一个更高的发展水平。例如,开放性的问题可使用于早期、中期和青少年阶段的儿童。在访谈中以儿童为中心是对所有的年龄都适合的好的策略。下一部分论述的是对这些发展性的考虑和具体的访谈策略。

表2.1 访谈不同发展阶段儿童需要的考虑

注:摘自Mell(2003).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版权2003。经授权。

表2.2 不同发展阶段的访谈策略

注:摘自McConaughy和Achenbach(1994)。S.H.McConaughy 和T.M.Achenbach版权1994。经授权。

儿童早期的发展特点

因为受到言语和认知技能的限,小的儿童比较难以访谈,如表2.1中第二栏的总结。皮亚杰(1983)和其他发展心理学家将儿童早期描述为“前运算阶段”,因为5岁的儿童没有下一阶段才具有的逻辑运算能力。处于前运算阶段的儿童只能关注物体或情境的一个方面,很容易被外表和真实之间的区别所混淆。玩具和卡通可以帮助促进小儿童的访谈。例如,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对她的爸爸说:“把小海狸放在手上,他就会讲话。”然而她和小海狸进行了一次生动的对话。因为小儿童的记忆力有限,他们在准确回忆特定信息方面有困难,可能会提供不准确的过去事件。在保持长时间的谈话方面也有困难。

根据表2.1第三栏总结的社交情绪功能,3-5岁儿童比较自我中心,因为他们理解他人观点或在他人立场上看问题的能力不足。自我中心主义是孤独症儿童的典型特征。因为他们不能理解其他人的看法,所以让小的儿童去想其他人的在问题情境中的感受或者他们可能会有什么想法是没用的。这时,最好是问他们更具体的问题,比如发生了什么,他们自己的感受怎么样。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意识到,尽管小的儿童经历了一系列的情绪,但他们用言语描述感受却比较困难,尤其是有很多维度的情绪,比如高兴、悲伤和疯狂。

小的儿童对错和对的观点通常是以他们的行动为基础,科尔伯格(1976)将其称之为“前道德”推理水平。例如,“推人或打人是不对的,因为你该归还休息凳了。”也就是说,一个行动如果受到了惩罚或指责它就是错的。在社交交往中,大多数3-5岁的儿童能在一个较短的时间里坚持游戏。他们已经超越了平行游戏,能够参与到互惠游戏中,与其他儿童相互妥协。

表2.1最后一栏总结了儿童早期典型的同伴交往(根据Bireman & Welsh的评论,1997)。记住这些发展特点非常重要,特别是在访谈有关儿童的同伴关系和友谊时是,详见第三章。3-5岁的儿童通常喜欢分享游戏和想像游戏。他们的游戏经常是对成人活动的模拟(如,办家家,办学校)或使用玩具进行想像游戏(如,汽车和卡车等玩具),或一起进行的身体游戏(如,骑自行车,玩沙,跑步或雕刻)。因为小的儿童刚刚开始学习控制社交行为,同伴交往持续的时间比较短,经常会有争吵,友谊不能长久。混战游戏是典型的,尤其是对男孩来说,这可能导致争吵。经常攻击的儿童通常不被喜欢,然而,能分享、有积极的情感和有合作能力通常是受欢迎的。

儿童早期的提问策略

访谈可以通过多种方法来适合小的儿童的发展水平,如表2.2最上面部分列举的“访谈可以做的”。正如前面所指出的,和儿童坐在同样的高度可以帮助儿童在临床访谈中感觉更舒服。为了促进交流,你应该限制你的问题和论述的长度和复杂性。使用短的、简单的、没有深的句子和词语的问题。Garbarino和Scott(1989)建议使用只有三到五个词的限制性的问题,而不是比儿童通常使用句子还要长的问题。这条规则适合所有年龄的儿童访谈,尤其是小的儿童。也就是说要尽可能的减少“访谈谈话”的量,增加“儿童谈话”的量。

另一个规则是,尽可能使用开放性问题,而不是只能“是”“否”回答的问题。以小的儿童为例,开放性的问题可以关注具体的、熟悉的活动和场景——例如“在幼儿园你最喜欢什么啊?”;“在幼儿园你最不喜欢什么?”。在使用语言描述的同时,使用道具、玩具和小模型(尤其是木偶)可以给儿童提供具体的方法来示范行为或感受,或者在场景中付诸行动。使用儿童自己的词语和短语和人的名字(不是代词)可以使访谈问题更合适儿童的理解水平。

例如使用儿童的身体词汇,朋友和家庭成员的名字,家中惩罚和规定的用语。经常使用的如(哦,啊,好的,和我明白了)可以让儿童知道你理解他们,因此鼓励他们交流。避免混合了短语和子句的长句子。不要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因为这样会让访谈看上去像一个测验或审问。要能忍受沉默或暂停,给儿童时间去思考他们想要说什么。成人经常会在儿童停止讲话的时候提出更多的问题或评论,这样会让他们更容易停止讲话。

儿童中期的发展特点

当儿童进入儿童中期时,他们的交往能力,认知技能和社交情绪功能有显著提高。这些进步能很大程度上提高他们参与儿童临床访谈的能力。从认知功能方面来看(表2.1第二栏),儿童在6-7岁时进入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的“具体运算”阶段,一直持续到11-12岁。在具体运算阶段,儿童能应用简单逻辑解决一系列的实际问题。发展心理学家已经描述了很多种新的逻辑技能。例如,6-11岁儿童能同时关注事物的多个属性,如长度和宽度。他们理解改变一系列物体的外表,并不意味会有本质的改变(转化)。他们对于简单运算的相反关系有具体化的理解,比如加法(2+2=4)和减法(4-2=2)(可逆性)。小学教师通常使用小模型利用这些具体推理技能来教一些抽象概念。例如,使用有规律的彩色石头数学概念。儿童中期也是言语能力和人际交流能力快速增长的时期。

从社交情绪功能来看(表2.1,第三栏),儿童中期是大多数儿童掌握“递归思维”的时期。这种认知类型包括想像他人在思考什么的能力(我喜欢他并且他也喜欢我)。这是一种很重要社交认知技能,因为它可以让儿童在社交交往中考虑到他人的观点,也就是站在他人的立场思考问题。这个阶段的儿童不仅能理解和回答他们在某种特定场合下是如何思考和感受的,也能理解和回答其他人是如何思考和感受的。

6-11岁儿童对是非的观点通常是以规定和社交传统为基础的,科尔伯格称之为“道德推理水平”。例如,“在操场上打架是不对的,因为这违反了学校规定。”处在这种道德推理水平的儿童通常对规定有着“非黑即白”的看法,认为原则是绝对的没有例外。这种绝对化的观点会导致儿童与同伴和权威人物的争论,如这些规定是否能被破坏,或者特定的规定需要应用在哪些特定场合。儿童对规定的理解和遵从是他们参与结构游戏和运动的前提条件。

儿童中期是儿童在多个领域发展一个更清晰的自我能力感的时期,包括学术技能,体育和同伴交往。控制情绪的能力,尤其是对兴奋和愤怒的控制能力在儿童中期得到改善,因此促进儿童参与竞争游戏和活动。尽管一些人所持有的政治或宗教信仰回避竞争,很重要的是要理解渴望竞争和优越感是儿童中期和青少年发展的正常特征。

儿童中期的同伴交往(表2.1,第四栏)反映儿童在认知和社交情绪技能方面的成长。结构性游戏、小组游戏和有复杂规则的团队运动都是这个阶段儿童经常与同伴进行的活动。当儿童协商游戏和运动的规则或试图理解它们时,可能会引发争吵。不能遵守规则是同伴经常向其家长和老师抱怨的事情。这个事情儿童更倾向于求助权威人物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他们自己。儿童中期的友谊比早期时候更加稳定。好朋友通常是在同性之间的,尽管有时也有例外。和儿童早期一样,攻击性儿童和社交退缩儿童通常都不受同伴的欢迎。那些友好的、爱帮助别人和支持性的儿童通常最受欢迎。被同伴群体接受在儿童中期越来越重要。同伴群体通常是班级同学,邻居,和结构性社交活动(如女侦查员,男侦查员,运动员)。第三章主要论述在特殊访谈问题背景下的同伴关系和友谊。

儿童中期的提问策略

因为言语技能的改善,6-11岁儿童比起更小的儿童能更好的回答访谈问题(见表2.2)。然而,在访谈初期,花时间建立良好的关系还是最重要的。最好的方法之一是询问儿童他们喜欢的活动和兴趣。例如,SCICA草案通常开始的时候问儿童“你在课余时间喜欢做什么,

比如你不在学校里的时间。”大多数儿童很容易谈论他们喜欢做什么。这不仅建立信任感和帮助他们感觉舒服,而且可以让他们感受到他们的观点是被接受的。第三章呈现了其他的“热身”问题。

另一个重要策略是不带任何评判的倾听儿童的回答。对很多儿童来说,临床访谈是一个特殊的情境:跟一个不试图教育他们或塑造他们行为或态度的成人进行一对一的谈话。很多儿童,尤其是那些有情绪和行为问题的儿童,可能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因此,如果他们警惕和沉默,不愿意分享他们的感受和观点,这并不为奇。当你不带评判的倾听时,你在告诉儿童你是真的对他们的观点感兴趣。不带评判的倾听包括避免任何积极的和消极的评价语言。当儿童听到太多积极的语言或表扬太多时(如“你喜欢阅读,这太棒了!”或“我真的非常喜欢你的画。”),他们可能会开始用迎合成人喜好的方式来回答。在临床访谈中,你的目的不是帮助儿童感觉更好,或许这是心理咨询的目的,而是帮助他们感觉舒服从而愿意分享他们对重要问题的看法。如果儿童听到带有消极暗示的评论(如,“我打赌这样会让你妈妈发疯”),他们会感到有威胁,不再回答问题,或者变得很防御和争辩。那么,你可以通过重述或解释儿童表达的想法和感受来表现你的共感。如果合适的话,你可以针对其回答问一些更具体的问题(如,“听起来似乎每当你弟弟进入你的房间时,你就感到抓狂。能多说点么?”)。对那些小的儿童,你也可以使用语气词(“啊”“恩”“好的”)表现你已经理解了。

在访谈中以儿童为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策略。这意味着允许儿童控制话题的先后顺序,容忍有时是在聊天,以及他们说话的非逻辑性。使用写好的话题或问题草案,如SCICA草案(McConaughy & Achenbach,2001),可以帮助你记录哪些已经谈论了,哪些还没有谈论。SCICA草案是按照一定的标准组织问题,敏感性低的话题放在前面(如,活动和兴趣),更具体的、敏感性高的话题放在后面(如,学校,同伴关系,家庭关系,感受)。访谈者可以根据儿童回答调整话题的先后顺序。对小的儿童,最好开始的时候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如,“在学校最喜欢做什么?”),然后根据这些回答问一些更具体的问题,鼓励儿童具体表达他们的想法和感受(如,“你不喜欢数学,你不喜欢数学的什么呢?”)。当儿童不能具体回答时,你可以提供多重选择(如,“有时儿童不喜欢数学是因为它太难了,或者他们不能理解,或者它太枯燥了,你对数学的感觉呢?”)。

尽管他们的言语技能有所改善,这个阶段的很多儿童还是不习惯和成人深入谈话。家长工作时间和儿童自己在外玩的时间之余,亲子之间几乎没有时间进行谈话。表2.2列举了促进这个时期儿童交流的可以做的:谈论熟悉的环境和活动;提供背景线索,如照片或例子;当儿童不能理解或简化回答时,重复和简化问题。表2.2也列举了一些访谈不能做的:避免长时间的眼神接触,这样会让儿童不舒服;避免太多的事实性问题;避免提问抽象概念;避免有明显对或错答案的问题。

避免使用修辞色彩的问题是另一个访谈要注意的重要策略。有修辞色彩的问题暗含了答案或在提问之初就有命令含义(如,“你喜欢??”)。因为他们处在具体推理水平,11-12岁以下的儿童很容易误解这类有明确要求的问题。当儿童选择不遵守这些要求时,你会让自己陷入一个两难境地:是继续说服儿童改变他们的想法,还是收回你的要求。这样的情境很快就会为与期望相反的行为创造条件,也会降低信任感。为了避免这个问题,你可以给予直接的要求或有礼貌的“命令”来转移到新的话题或活动上。例子有:“告诉我有关你朋友的事,你的好朋友都是谁?”;“现在给我讲一下你的家庭??”;“能描述一下你们一家人一起做事情的情形么?”这样的要求明确表达了访谈者的期望,可以用温暖和友好的方式来询问。

避免或减少使用“为什么”的问题也是一个不错的策略。语言老师经常会指导儿童问一些“wh”的问题:“谁,什么,什么时间,为什么”。有时还包括“怎么办”。尽管小学儿童通常会问“为什么”问题,但是他们在回答这些时会有困难,尤其是关注点是他们自己的行为或其他人的行为时。行为动机是一个抽象概念,对于6-11岁的儿童来说很难理解和描述,

因为他们不能以第三人的立场来解释人际交往。他们倾向于更多的关注行为和事件结果,而不是行为背后的动机。例如,在我的一个有关儿童总结短故事的能力的研究中,5年级的儿童倾向于强调行为结果,或“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人物的动机,或“为什么发生”(McConaughy,Fitzhenry-Coor,& Howell,1983)。这并不意味着不能理解动机。然而,因为动机是一个很难的概念,临床访谈中问“为什么”的问题,常常会得到“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

即使是有能力关注动机的青少年,当他们将问题看作是一种指控,威胁或测验时,他们有时也不会回答“为什么”的问题。这些反应在那些与权威人物有冲突的儿童身上表现更明显。此时,你可以选择使用反射技术来代替“为什么”,如重复儿童的话,之后使用礼貌的温柔的命令,如“给我多讲点”。也可以问“那么做让你感觉如何?”或“你对那样有什么想法?”或“当那个发生时,你会怎么做?”

青少年的发展特点

青少年通常包括12-18岁,一般是从身体发展来看,而不考虑智力能力。如很多家长和教师所知道的,青少年期的前几年是不稳定的,儿童正经历荷尔蒙的变化,逐渐向成人发展。到了11-12岁,儿童通常进入皮亚杰所说的认知发展的“形式运算”阶段(表2.1,第二栏)。这个阶段的儿童有能力抽象推理和应用逻辑规则来解决多个领域的问题。正常发展的青少年在这个阶段可以更系统的解决学业问题和社交问题。他们喜欢用新的推理能力假设情境。你可以将这描述为“如果怎么样”的发展阶段,因为这是青少年经常与成人和同伴谈论的问题。这个新增长的假设推理能力让青少年看起来好辩论。同时,你也不应该假设每一个青少年都达到了形式运算阶段。尤其是那些低于正常智力或心理发展能力的青少年,不太可能掌握抽象逻辑思维。因此,访谈者需要懂有关青少年认知能力的知识。词汇和语言能力也是智力的一个好的指示,除了那些有语言学习障碍的个体。

从社交情绪功能上看(表2.1,第三栏),很多青少年能站在第三方立场思考他们和其他人的想法(如,对想法的思考)。这称之为“元认知思维”,因为它允许个体同时想像社交交往的两边。就是说,他们能理解自己和他人的观点,也能从第三者立场来看待(如,“她认为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尽管元认知思维代表了社交推理能力的进步,它也会到导致尴尬复杂的情形,尤其是在亲密关系中。一些经历了情绪和行为问题的青少年可能没有这种思维能力,这可能是导致他们较少与同伴或成人交往的主要因素。

青少年期到达了科尔伯格的“后道德推理水平”,尽管对于有些人来说要到17或18岁才发展这种能力。在这个水平,对对和错的判断是依据个体的良心准则或宗教或哲学思想的(如,“暴力是不对的,因为暴力违犯了社交安全和公平原则”;“偷东西是错的,因为偷违犯了个人财产权利”;“说谎是不对的,因为它违犯了信任”)。当青少年学着根据道德原则来推理时,他们也可能会伴随一些不同的想法和价值观,这可能导致与家庭和同伴的冲突。很多青少年与关系到自我意识的同一性问题相斗争,他们经常感到情绪的变化。随着他们越来越强的社交意识,青少年将同伴群体作为社交认可的表现,对他们而言极其重要。

青少年之间的同伴交往(表2.1,第四栏)通常包括“出去玩”和朋友之间的交流,如在一个群体里谈话,发短信,打电话,近来还可以使用email或网络聊天的方式。对很多青少年来说,控制好打电话和上网的时间是个挑战。除了分享游戏,隐秘的自我暴露也是友谊的特征,尤其是对女生而言。这个阶段的争吵通常发生在关系问题上,比如流言、秘密被泄露、忠诚被转移。这也是产生浪漫关系的时期,目前11-12岁就会出现。一些青少年会经历性别认同的压力,如果被家庭或同伴排斥的话将会非常有害。在阶段的早期,攻击性和反社交的同伴通常不受欢迎,尽管这些青少年在一些不正常的同伴群体中可能很受欢迎。社交退缩的个体或举止奇怪和异常的行为也会遭到拒绝和排斥。那些合作的、爱帮助人的、有吸引

力的和有能力的通常受欢迎。在青少年期,同伴地位通常是由同伴标准来定义的。作为一名青少年,Karl Bryant在访谈中说“你知道在这个学校大家都是不同的类型,有吸毒的,酗酒的,未成熟的,运动员,小朋友,还有滑稽的人。”(Karl的同伴关系将在第三章讨论)。

青少年的提问策略

当儿童在12岁左右进入青少年期时,他们的推理和语言能力都有所改善,参加临床访谈对他们来说更容易些。但是,如Merrell(2003)提醒大家,你不应该假设访谈青少年和访谈成人一样。在儿童中期讨论过一些访谈中可以做的和不可以做的也适用于青少年访谈。此外访谈青少年还有一些特殊的挑战。他们日益增长的社交意识和自我意识,与同一性身份的不确定,使得在访谈早期建立信任和良好的关系更加困难。因此要尽可能的表达尊重,对他们独特的观点有开放性。当青少年感到他们不被尊重时,他们很快就停止讲话,变得抗拒和好斗。同时,清楚的解释保密的局限性也是很重要的,这样以后将报告给其他人看时,青少年不会感到被背叛。有时,当青少年听到访谈信息可能会和其他人分享时,他们不愿意暴露某些种类的信息。这是对所有临床访谈有可能出现的危机。清楚的讨论哪些可以报告,哪些不可以报告可以减少这些担忧的发生。第四章将更具体的讨论与青少年有关的保密问题。

在访谈青少年的时候,对他们的想法和感受不要进行任何评价,这点非常重要。一些青少年可能享受访谈的过程,愿意自由分享他们的观点。其他人,尤其是那些经常与权威人物有冲突或有访谈涉及的悲痛经历的青少年,如有关虐待和离家出走的,可能会抗拒访谈。要对情绪的变化和压力的信号做好准备。如Merrell(2003)指出,青少年的特点常被描述为“急风暴雨”。因而在访谈中常常可以看到,一个青少年在临床访谈开始的时候很高兴,愿意参与,但当访谈者涉及一些敏感性话题时,立刻变得激惹和愤怒。第三章和第四章将论述的Karl的访谈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访谈的不同时刻,青少年可能看上去有些焦虑或抑郁。承认这些情绪的变化是重要的,可以通过提问来进一步探索这些情绪,与此同时,还要尊重青少年的隐私和他们对探索或揭露悲伤经历的防御。在访谈进行到问题情境时,你可以问青少年他们对原因和动机的看法,也应该询问他们问题解决的方法。这种关于问题解决策略的问题对评估青少年的社交和道德推理水平非常有用。

青少年比小的儿童有更高的自杀风险(Reynolds & Mazza,1994)。因此,问一些有关自杀风险的隐蔽问题和追踪任何有自杀想法或企图的迹象是非常重要的。当受访者提出暗示了自杀的问题时,访谈者应该直接问自杀的想法和企图,如,是否他们已经有了一些计划或接近一些方法,如药片或武器。第八章将详细论述如何评估自杀风险。

除了表2.2列举的对儿童中期的儿童进行访谈时可以做的和不可以做的以外,在与青少年访谈时,你还需要注意避免使用心理学名词,(如,精神,自卑情结),即使他们理解这些词。避免这些学术名词可以降低青少年的恐惧,他们觉得自己被访谈是因为他们疯了或有些人认为他们需要收缩。尽可能多的使用一些日常用语可以帮助青少年理解人类行为和情绪的正常过程。

当应用临床诊断时你应该格外注意青少年的发展水平。缺少诊断的标准常模是DSM-IV和其先驱的一个缺点。尽管一些成人的DSM-IV的诊断标准也适合青少年,但是你在应用这些标准时还是要格外注意。例如,仅仅是因为一个青少年在临床访谈中呈现了情绪不稳定性,你是不能假设这种不稳定性是其心境障碍的一个重要证据,因为这也可能是抑郁或边缘障碍。如果你在访谈的同时还使用标准化的自我报告和家长教师等级量表,那么你在进行临床诊断时会比单纯依靠访谈信息要有根据的多。例如,青少年症状问卷-4(ASI-4;Gadow & Sprafkin,1998)和青少年问卷-4(YI-4;Gadow & Sprafkin,1999)提供了判断异常水平的常模,与DSM-IV的症状相一致,在家长和教师报告以及青少年自我报告中使用。ASEBA和BASC-2也提供了判断异常水平的常模,第七章会有论述。

访谈中的伦理和文化

在一个2000人口的调查中,美国人口统计局(2003)报告在美国全部的平民中,有13.3%(37.4百万)是西班牙或拉丁血统;13%(36百万)是黑人或非洲美国人;4.4%(12.5百万)是亚洲或太平洋岛人。2000年的人口统计也显示美国人口中的11.5%(32.5百万)是外国人(如,不是美国本土的),有18%的人在家中的主要语言不是英语。这些数据突出了在我们国家伦理和文化背景的多样性。在记住这些多样性的同时,除了考虑到受访者的发展水平,访谈者还需要对他们行为的伦理和文化期望方面的潜在区别特别敏感。伦理和文化方面的考虑与判断儿童是否呈现情绪或行为问题有关。例如,一些文化可能认为儿童内向或谨慎的行为是其自重和自我控制的表现。其他文化可能强调交往的外向性和表达性。

表2.3总结了重要的行为特征和交往模式,与“美国主流文化”相比,这些适合于不同文化的儿童(Nuttall,Li,Sanchez,Nuttall,和Mathisen,2003)。这些行为可能也是儿童父母的特征。如Nuttal提醒的,你不要假设表2.3概况的适合于来自其描述的不同文化的每一个人。但是,这些是适合近期移民的儿童和仍旧对原来文化忠诚的移民。Rhodes,Ochoa,和Ortiz(2005)为不同儿童的文化和语言评估提供了广泛的实践指导。

表2.3 跨文化的行为特征和交流模式

注:摘自Nuttall,Li,Sanchez,Nuttall,和Mathisen(2003),ERO-ED版权2003,经授权。

交叉言语和非言语交流

太多的直接提问会使不同年龄的儿童觉得临床访谈单调乏味、没有意思。为了避免这个一种方法是交叉使用言语和非言语的交流方式。这是评估认知能力的测验中是常用的策略。将非言语技术插入临床访谈中有很多方式。最常用的是家庭动力图(KFD,Burns,1982)技术,“儿童被要求画一幅全家一起做事情的图画”。KFD经常用于6-11岁儿童,12-18岁儿童选用。在儿童完成画画后,你可以询问其家庭成员和关系。第四章详细论述了KFD的程序,并列举了一些例子和访谈摘要。

“思维泡沫”是另一个引发儿童想法和感受的方法,常用于6-11岁可以思考不同人观点的儿童(Hughes & Baker,1990)。这种技术是在一个问题情境中画一个简单的描述两个或更多人物的卡通图。然后在每个人物是的头上画一个空的思维泡沫,让儿童来思考这些人物的想法和感受,填入这些泡沫中。如果儿童不能写字或不愿意写,你可以将他们的回答写上去。大一点的儿童可以自己完成。然后让儿童再多说点这些人物的想法和感受,以及接下去可能发生什么。思维泡沫是个很好的技术,可以用来探索儿童社交认知发展水平和他们对想法、感受和行为之间因果关系的理解。但是,你不能假设儿童在思维泡沫中所说的就一定代表了他们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你可以改为直接问他们如何在类似的情境中他们的想法和感受是什么。

不完整句子是另一个技术,适用于那些能理解不同想法的儿童。这个技术是呈现一个有关特殊的人或感受情境的句子主干,然后让儿童完成这个句子。例如,“我的母亲认为我 ”;“我的老师认为我 ”;“我感到伤心是因为 ”。第四章将详细讨论这些和其他不完整句子的例子。

游戏材料适用于3-5岁的儿童以及那些不愿意谈话的儿童。如果可能的话,临床访谈中有效的游戏材料最好包括木块,家庭玩具模型和其他成人和儿童模型,玩具屋里家具,和玩具屋。当儿童在玩的时候,你可以问一些和游戏有关的开放性的问题。和思维泡沫一样,你不能假设儿童的游戏就反映了他们自己的生活经历。例如,一个儿童描绘玩偶们正在打架,你可能会说“在那个家庭中会经常打架。那么在你家会发生什么?告诉我在你家人们都做什么?”问这些问题是很重要的,这样可以知道是否玩具打架代表了儿童自己真实的生活经历或一些不安的暴力的幻想。毕竟,儿童可以从很多来源知道暴力,如校园和电视,电影或同学和邻居,而不只是他们的家庭生活。其他作者(如,Garbarino & Scott,1989;Greenspan,1981;Hughes & Baker,1990)提供了很多关于游戏访谈和其他非言语技术的论述,如使用道具或玩具,感受温度计,情绪闪光呈现卡片和社交问题解决小插图。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你可以在临床访谈中言语提问的间隙,混合使用简明成就测验或 精细动作和粗重动作。与直接提问不同,这些任务可以提供观察儿童对结构的类似学校任务和运动的反应。例如,SCICA草案包括阅读和数学的简明成就测验,一个写作样本和 gross motor screeningGSM(如单脚跳,捉迷藏)等作为6-11岁儿童的选做任务。这类任务完成时间应该在15-20分钟以内,这样才能保证是访谈而不是测验。一些儿童可能在成就测验中比在开放性提问中表现出更高的焦虑和报告出更多的学校问题。其他人可能更加防御,不安静或控制性。也有一些人表现的自信和积极,在测验中搞笑或扮小丑。这些行为上的不同为临床访谈提供了在完成不同任务时儿童的功能方面信息。

如何处理说谎

如何处理说谎

正如在本章一开始所说的,儿童临床访谈的一个目的就是了解儿童自己对他们能力的看法。但是,一些访谈者可能担心儿童会撒谎或者在访谈中夸大事实。ASEBA收集到的数据可以很好的表明不同的受访者报告的儿童撒谎的频率是多少(在ASEBA表中,撒谎或欺骗合并在一个问题中)。表2.4显示了在ASEBA中标准化的非参照的样本和临床参照的样本中,有多少百分比的儿童是撒谎的,他们背面会写上“有时是真的”或“经常是真的”(Achenbach & Rescorla,2001)。你可以从表2.4中看到,11-18岁非参照组的儿童中,有24-29%在YSR上报告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他们有时撒谎或欺骗。类似的,在CBCL中,有22-31%的6-18岁非参照组儿童的父母报告他们的孩子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有撒谎或欺骗。在TRFzhogn,2-13%的非参照儿童的老师报告儿童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有撒谎和欺骗。这些发现表明,即使那些被看作是“正常”的儿童(没有严重的问题)有时也会撒谎和欺骗。

表2.4 表明了参照组中需要心理健康或特殊教育服务的儿童比非参照组的儿童有更高的撒谎或欺骗的比率。43-52%的11-18岁的儿童报告他们曾经撒谎或欺骗,66-71%的父母和32-43%的老师保护儿童曾经撒谎或欺骗。数据分析揭示了在撒谎和欺骗方面,需要求助的儿童显著高于不需要的儿童。父母和老师的报告也表明,小儿童撒谎和欺骗显著多于大儿童,男生撒谎和欺骗显著多于女生。

注:数据来自Achenbach和Rescorla(2001)。YSR,儿童自我报告;CBCL/6-18,6-18岁儿童行为检查表;TRF,教师报告表。 a时间框=过去六个月。 b时间框=过去两个月。

结束临床访谈

像访谈开始那样,访谈者也需要有一个标准的草案来结束与儿童的临床访谈。为了结束访谈,你首先要感谢儿童参与和分享他们的想法和感受。然后回顾有关保密性的论述,以及讨论访谈信息如何与他人分享,比如家长或老师。如果接下来有讨论访谈的见面会,告诉儿童你会与他的家长和老师谈论你在访谈中了解的内容。(如前面所述,你应该在访谈开始的时候就告诉儿童有这样的会面。)简单解释你会和其他人分享什么样的信息,以及你如何分享。你可以问儿童他是否有想要分享的内容。如果你准备写一个报告,给儿童解释访谈信息是如何总结成一个报告的。这些的分享对于青少年来说格外重要,因为他们对隐私的敏感程度高于小的儿童。

结束的话必须是简明扼要、适合儿童发展水平的,采取和开始访谈时一样的表达方式。一个好的策略是总结你从访谈中了解到的关键方面,然后告诉儿童你想与其父母和老师或其它重要他人分享的特殊问题。大多数的儿童对这种方式感到舒服,尤其是你解释了与其他人讨论这些重要的问题可以帮助每一个人弄清楚如何去解决已辨认出的问题。下面是一个与7岁儿童讨论结束的例子:

I:“好了,这是一个相当长的谈话,包括很多不同的内容——学校,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什么让你开心、伤心、疯狂,什么是你的问题。对于你的分享我十分感激。你还记得

我在开始这个保密谈话之前所说的么?”

C:“是的,你说你不会告诉我的妈妈。”

I:“没错。现在,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和你的妹妹打架,你会感到非常内疚。我想与你妈妈讨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要一起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来解决它。你可以么?”

C:“嗯,好的。但是不要告诉妈妈我叫辛迪怪人”

I:“好,我不会告诉妈妈有关怪人这部分。我只是告诉她打架和你的内疚。”

C:“好的。”

I:“我也会告诉你妈妈和老师你在学校完成功课有问题,你希望得到额外的帮助。” C:“好的,我现在可以走了么?”(McConaughy,2000a,p.184)

一些儿童,尤其是青少年,可能希望得到有关他们访谈隐私的更具体的保证。当儿童担心保密问题时,你要向他们保证,你不会引用他们在访谈中的真话或详细的话语,像上述举例一样,你可以举例说明你会说什么。你也许要避免在报告或会面中直接报告儿童以及其他受访者的访谈话语。你可以涉及这些受访者担心的重要方面,讲在儿童访谈中讨论的类似的问题。

当有理由怀疑儿童可能会对自己或他人造成威胁时,或者儿童正处于虐待中时,你有法律责任向其他人报告这些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提醒儿童在访谈开始时陈述的有关保密的局限性。(如前所述,你应该清楚的介绍,如果有理由怀疑“你会伤害自己或他人,或他人伤害你时”,信息就不能保密了。)然后你要和儿童讨论在报告过程时的步骤。第四章论述有关儿童虐待的保密性和报告责任。第八章和第九章论述了关于对自我和他人造成威胁时的保密性和报告问题。

小结

儿童临床访谈提供了丰富的机会来了解儿童对其自身能力和问题的看法,以及直接观察儿童的行为、情感和交往模式。为了促进不同发展阶段的访谈,本章论述了访谈三个发展水平的儿童需要的访谈策略:儿童早期(3-5岁);儿童中期(6-11岁);青少年期(12-18岁)。每个发展水平主要讨论了认知能力、社交情绪能力和同伴交往三个重要方面。本章也论述了在儿童行为和交流模式方面存在的可能的伦理和文化差异,以及非言语的访谈技巧,如何处理撒谎和有关保密的问题。

上一篇:幼园早操的创编
下一篇:蜡笔画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