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小楼旧事

发布时间:2014-04-28 09:04:19  

小楼旧事

经济论坛编辑部 孙琴

在我的记忆深处,蜿蜒着一条热闹拥挤的大街,大街两旁散落着一些陈旧的居民楼,或高或矮。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方矮矮的房屋,有着盘旋的木质楼梯和斑驳的红艳油漆,是我儿时最温暖的地方。

夏日,聒噪的知了在粗壮的梧桐枝桠上烦躁地叫嚣着,肮脏的下水道也不时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热闹的大街上却依旧车水马龙,充斥着摩托车尾气声、自行车的铃铃声和汽车疾驰声。毒辣的太阳不依不饶地炙烤着那些穿行在车流里行人的后背,白衬衫上被汗水沁透的地方在阳光下格外显眼。

那时,我喜欢搬一个小板凳,端坐在小屋的堂屋,笨拙地摇着鹅毛扇,或慢悠悠地啃着一块西瓜,呆呆地盯着大街上行人的一举一动。偶尔路过一两个熟悉的老爷爷或老奶奶,和爷爷奶奶打声招呼后,笑眯眯地迈着晃悠悠的步子走开了。由于天气热的缘故,有时他们便干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然后扯几句家常,那时我就会竖着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他们和爷爷奶奶聊天。

有时,我还会欢欢喜喜地穿越那条大街,和小吃摊的爷爷打个招呼后,就窜到对街的小楼里。然后,一边摸着红色的木扶手飞快地爬着楼梯,一边喊着小伙伴的名字。她总是在楼梯口探出一个小脑袋,操着一口方言嚷着说,“你来了啊”,就静静地在楼梯口等着我。我喜欢拉着她黑黝黝的小手,跻着拖鞋和她一起下楼梯。有时会调皮地在楼梯上使劲跺脚,听到楼梯轻微的咯吱咯吱响,会得意地哈哈大笑。

或许我们一起曾顶着毒辣的太阳,手拉着手穿过街道到对面的小摊去吃冰棍。也或许我们曾一起蹲在梧桐树下看蚂蚁搬运食物,我们进行小破坏。还或者我们在树干上耐心地找蝉翼,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摘下来,放在手心研究??我不记得当时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只知道那是段很开心的回忆。

奶奶回忆说,她听不懂那个女孩说些什么,可我听得懂,还会像模像样地说她们那的家乡话。

到了晚上,汉口的夜景很美。但对于我来说,霓虹灯和高楼大厦,都没有一碗热滚滚的汤圆让人醉心。奶奶要守夜到很晚,我会忍着瞌睡陪奶奶一起守。每天晚上到了十点,奶奶会让我到对面小摊吃碗热汤圆或其他的小吃。我总是揉揉

惺忪的眼睛,就笑着跑到小吃摊去。小吃摊的爷爷很和蔼,会格外给我加点量。记得第一次吃豆沙汤圆,我舀了一个汤圆,吹了几口后便迫不及待塞到嘴里,不过马上吐了出来,嚷着里面有砂子。奶奶看着我咬开的豆沙馅,哭笑不得,只得吃了一个,哄着我说没有砂子,我才欢欢喜喜地吃完了,然后乖乖地回到小楼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对武汉热干面仍然有股特殊的感情,无论吃了多少次,都不觉得腻。我总记得那时候吃热干面的瓷碗,厚实而有质感,碗的周身黑亮黑亮的,人影在碗边荡。里面是渐变的土黄色和黑色,如果是一碗热腾腾的拉面,汤的颜色会格外透亮,与碗里面的颜色相得益彰。

冬天,卖豆腐脑的爷爷会一边挑着担子一边高声吆喝,我总是早早地在门口等着买豆腐脑的爷爷路过小楼。每每喝到热乎乎的豆腐脑,会格外开心。还有油条小摊,总是摆在小楼前,奶奶有时也会买几根金黄金黄的油条,一边喝着粥,一边吃着油香油香的油条。

冬天的时候,奶奶会把我锁在屋子里,为此我闹过几次。印象中最深的一次,早上醒来,发现爷爷奶奶都不在,我在屋里找了又找,便急冲冲地跑到大门那里,透过窄窄地门缝向外张望,一边哭,一边大声地喊着奶奶,手还不停扯着锁链。直到看到爷爷奶奶,便又没心没肺地笑了。

或许是因为天寒,我不愿动,对于冬天的记忆多是模糊的??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