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发布时间:2014-06-22 12:03:39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读音:zhí zǐ zhī shǒu,yǔ zǐ xié lǎo

)源于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经》“邶风”里的《击鼓》篇,原句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本篇是「诗中经王,经中之王」。王候去打仗殉职,公主在举办葬礼,庆幸有找到尸体,不用人殉,而且亡者将会成仙成佛。

全文不翻译

死:对著地上尸体哀悼。

生:土地萌芽。

契:刻划印记。

阔:脱离人间获得自由。

亡后在另一个世界重生曰「阔」。引申为自由、重生、宽广。

与:给予。

子:尸体。

成:收戈结束兵刀劫。

引申为「满足」。

说:祝颂成神。

「说」是指男人,即「兄」,故知亡者是男人,其实於起始已经谈到。

执:扣住双手。

执是强制命令,左边是皇室马车的专用黄金手铐,右边是双手,只能运送贵族尸体。 子:尸体。

之:裸行。

手:手。

与:给予。

子:尸体。

偕:同行奔往太阳得到永生。

「偕」的本字是「皆」,乃是没有结合的一种巨大遗憾,祈愿能够结合。上面是两人,下面是太阳神,而不是曰,在甲骨文十分清楚。为了识别才创立「偕」。

「交」或「色」才是结合。「色」指男女活人;「交」常用於人类和神鬼之间,引申为「易」,即相互接替。

老:成神。

老年成神是先秦时期的重要思想,在古老般若经有破斥这个思想,曰:「无寿者相」。

「老」字的甲骨文,上面是荷鲁斯之眼(太阳神)荷鲁斯之眼的一横是赋予一道神旨,下面是人,总体相连起来,代表接引而去。

最后一句「不我信兮」说明一下:

不:持戈攻击。

我:持戈怒喊,呐喊。

《诗经·江有汜》:「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信:「申」、「伸」、「神」,即雷神、天神。

兮:向上苍的呼喊声音。

最后,公主向上天呐喊:天神啊!(永别了,指亡者)

你们看不懂甲骨文,如不然本诗是一个十分凄美的动态电影。《诗经·国风·邶风·击鼓》乃经中之王,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夫妻情深,三千年来并未产生重大流变,一直是个人最喜欢的其中一首诗。

注释

[1] 镗:tāng,击鼓的声音,象声词。踊跃:跳跃刺杀的样子。兵:兵器,刀剑。

[2] 土、城:名词作动词,垒土砌墙和修筑城池的意思。国、漕:“国”的本义是城邑,后来既指城市也指国家,这里指国都或大城市,指国家也说得通;“漕”是当时卫国的一个地名,小城邑,在今河南北边的滑县境内。

[3] 从:跟随。孙子仲:当时将军的名字。平:调和。

[4] 不我以归:“不以我归”的倒装,不让我回家的意思;“以”通“与”(yǔ),动词,给予,授以,予以。注意古代汉语语法中,“否定副词+动宾词组”,动词的宾语一律前置以示强调,如“时不待我”当作“时不我待”,以次类推。

[5] 爰:yuán,“于何”的合音,在哪里的意思。一说,乃、于是。 居:停留。处:住宿。丧:丢失。

[6] 于以:于何,在哪里的意思,表疑问。

[7] 契阔:聚散、离合的意思。契,聚合;阔,离散。成说:订立誓约。

[8] 于嗟:吁嗟,叹词。不我活:不和我相聚。活:通“佸”,相聚。

[9] 洵:远,遥远。一说孤独。 信:守约,指不能自己信守“与子偕老”的誓言。

[10]信:一说古伸字,志不得伸。一说誓约有信。

[11]爰居爰处?爰丧其马:有不还者,有亡其马者。

[12]成说:成言也。

[13]土国:或役土功于国。

译文

诗经——《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敲鼓声音响镗镗, 鼓舞士兵上战场。 人留国内筑漕城, 唯独我却奔南方。

跟从将军孙子仲, 要去调停陈和宋。 长期不许我回家, 使人愁苦心忡忡。

安营扎寨有了家, 系马不牢走失马。 叫我何处去寻找? 原来马在树林下。

无论聚散与死活, 我曾发誓对你说。 拉着你手紧紧握, 白头到老与你过。

叹息与你久离别, 再难与你来会面。 叹息相隔太遥远, 不能实现那誓约。

这段解释有问题,原文的含义是两个一起当兵赴死,(古语里,老相当于死去的意思),此中翻译太过夸张了,与全文大为不符,建议重新查阅修改

诗文赏析

本诗描写兵士久戍不得回家的心情,表达渴望归家与亲人团聚的强烈愿望。诗从出征南行写起,再写了战后未归的痛苦,又写了当初与亲人执手别离相约的回忆,一直到最后发出强烈的控诉,次第写来,脉络分明,而情感依次递进。叙事中推进着情感的表达,抒情中

又紧连着情节的发展,相得益彰,而自然天成。

诗句评价

《击鼓》讲的是战争,不管是穷兵黩武的四处征战,还是保家卫国的战斗,士兵面对的都将是与亲人的别离,这个别离也许很短,也许很长,长于一生。战争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着各种各样的含义,对于一个个体而言,若不从大处去讲,那更多的是“我独南行”的不忍,“不我以归”的忧心,无居无所得飘零,和兵失去战马的凄凉。“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和爱人的一别竟会成为永恒,那曾经的誓言要如何兑现。

“契阔”二字,《毛诗》训成“勤勉”,从下一句的“于嗟阔兮,不我活兮”来看,这个两个阔字应意思相同,是别离的意思,契为聚合之意。活,是“佸”的借用,相会之意。“于嗟洵兮,不我信兮。”感慨相隔遥遥,无法兑现自己的誓言。这个誓言是给心爱的袍泽许下的白头偕老的信。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一句,毛《传》训“契阔”为“勤苦”,郑(郑玄)《笺》则发挥其意,谓“从军之士,与其伍约:?死也、生也,相与处勤苦之中,我与子成相说爱之恩?(沙场上军士之间相互勉励约定相互救助的盟约。不管遇到什么危难,我们都不要独自跑掉而不顾对方)。”钱锺书在《管锥编》中评价说:“《笺》甚迂谬”,又指责其“穿穴密微”,并很幽默的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等句,比较《水浒传》第八回林冲刺配沧州临行云“生死存亡未保,爱人在家,小人身去不稳”语,断为“情境略近”。

击鼓进军,是古代的一种常见的生活方式,战争在那时候占据着生活太大的空间,歌颂战争的神圣,悲叹战争的哀怜,在诗歌中频见不鲜。《击鼓》只是一个士兵小小的心声,无关乎国家社稷,只因为心中的情节,人最本能的思念,远离的是亲人和爱人,走不上的是回家的路。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