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回忆首次登台说书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3-09-20 11:23:44  

CSYS88.COM CQHTYB.COM fjdonghuistone.cn HTYUFEN.COM FZCHUANTONG.COM

回忆首次登台说书的故事

众家媒体不止一次对我专访——我初次登台(说书)的经历。其实面对访者哪次我都没有说全过——只说了一半儿(后面的),前面的根本没提过,原因是感觉太丢人说不出口!今天敞开心扉给大家讲一讲我头一次说书的故事,弯弓射箭——

(咱)照直崩!

(图注:单田芳老师青年时期照片;图片由单田芳老师提供。)

1954年我刚满20岁。那时已辍学在家百无聊赖,当时也拜师了,我的师父名叫李庆海。人非常好心地良善,书说得也不错,以说三侠剑和三侠五义的武侠评书见长。他本是我父母的挚友、同行,又是家里的座上客,从我记事起一直管他叫李叔,真正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变故都瞒不过他。

拜门后师父郑重的给我起艺名“田芳”,我这辈范“田”字;我上边是“庆”字;我下面是“祥”。如拜“腕”之后无论你走到哪,对方一听你的名字就知道你出自哪个门户。

闲言少叙,师徒关系确立后称呼也改了,以前一口一个“李叔”叫了十几年,现在成了师父!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适应,不好意思。费好大劲叫声师父,之后脸得红半天。这些他老也看出来了,说:“是呀,冷不丁改口是挺别扭。但,你这么腼腆今后怎么上台说书?脸皮薄是吃不了张口饭的!这么着吧,营口那边接我说《三侠五义》,过些天我就到营口上地(行话——既说书),正好你也跟着去适应适应。”

SAEMILIM.NET MH0718.COM dongliangcn.cn ftekj.cn HUALONG-JIXIE.COM

那年月说书的茶馆还不讲卖票,演员一般演出时间为两小时,也就是得说两个小时的书,也有说两个半小时的,半小时一敛钱(收账)(我看跟电视剧中间插广告大同小异)。敛钱时演员先停下不说,也好趁这时喘口气,有的听众上厕所方便方便。演员在台上居高临下喝着茶水,一看钱敛的差不多了再往下进行。师父在台上说书,敛钱的差事自然就落到我的头上,我端个笸箩跟要小钱似的。不爱干也得干,学徒都得从杂活做起,为师父效劳那是义不容辞的。 我是带艺学徒(拜个门户)的,家里就是干这个的,本身有半仙之体,只是不好意思在台上面对着观众比比划划……一想到这些心就胆怯“咚咚”跳。 师父说书时我除了敛钱之外还关注他的台风儿(说书的风格,每个演员都是不同的),从一招一式到他对书中人物的运用和处理,我都牢记在心,必要时用本记。老师看弟子如此专心哪能不高兴?

我们爷俩都爱泡热水澡,在那儿也离不开谈论业务。只要见观众减少,某人没来?我们都寻思琢磨:是否书没说好?扣子没栓紧?包袱典(笑料)处理的不当?趁此研究一下怎么处理和运用能让观众接受?能调起胃口?叫他们欲罢不能……师父说我到底是这里的虫,一说话就搭边。

时间长了,开茶社的掌柜看我整天晃来晃去,就对我师父说:“有一工地(场子)闲着,何不叫您这徒弟上去练练胆?”师父看看我,问:“敢不敢比划,小子?”其实我早有此心。暗地里,趁没人时也没少下功夫,从上场诗到正题我都背过。我家“明英烈”拿手,我又喜爱明史;“隋唐演义”我妈也说了一辈子,要说这两套书之其一我是有把握的。还是那句话,没登过台张不开嘴呀,尽管说书的道理都懂,也是不行的,那得实践。在台下再夸夸其谈、口吐莲花也是纸上谈兵,无济于事!哎呦,太怵了! 简短截说,掌柜的经我的同意后海报(宣传)贴出去了,我是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了,师父不住的安慰和鼓励我——没什么,上了台就不怕了,即便再难这一关必须得过;我又自我鼓劲——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说不好,还说不坏呀?练练胆子也是好的,机会难得,这对我也是一个考验!自我说服后,胆子还真的大了许多,登台的时间一天天临近我是又怕又盼。

1954年,岁末年底这天我终于登台亮相。由于事先做了宣传台下有十几个观众,师父怕我紧张害怕躲到别的屋子里偷听。我只感觉忽忽悠悠上的台,警告自己要镇定再镇定!上了台也学着拍一下惊堂木,按规矩上场诗吟罢开说正书!

CSYS88.COM CQHTYB.COM fjdonghuistone.cn HTYUFEN.COM FZCHUANTONG.COM

大家一定要问我说的到底咋样?都紧张成那样了能说好吗?事后我的感触颇多!曾写下心得:看似三尺书台容易上,轮到自己是千难万险,见人家在台上不慌不忙落落大方,轮到自己满不是那么回事……眼高手低,不服高人有罪啊! 头一天说住了十几个观众。(散场后,师父指出我说的太快,交待人物时不丰满等);第二天观众不到十个;第三天好像五六个,连开茶馆的掌柜都算上。说了一会儿我自觉没劲下了台不说了,掌柜的不解问道:“还没到时间你怎么下来了?其实你说的挺好。”

我红着脸说:“好什么好,越说人越少!”

我曾心灰意冷,摇摆不定,也下过决心退出“武林”,永不跟说书搭边。感觉说书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谈把它说好说精?!

这段往事对我来说刻骨铭心,我把它称作我从艺生涯中的“两天半”,本打算在记忆中把它抹去,但怎么可能?在任何场合我都不愿提及……时过境迁,一晃过去快六十年了,现在想起仍很纠结!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