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罗织经

发布时间:2013-12-31 10:01:32  

1、罗织经

《罗织经》是唐朝酷吏来俊臣,万国俊所著。 请君入瓮的典故就是出自来俊臣。整人专家酷吏周兴临死之际,看过此书,自叹弗如,竟甘愿受死;一代人杰宰本 狄仁杰阅罢些书,冷汗直冒,却不敢喊冤;雄才女皇武则天面对此书,叹道: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杀机遂生。

《罗织经》是一部专讲罗织罪名,角谋斗智的书籍,

原文:

阅人卷一

人之情多矫,世之俗多伪,岂可信乎?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 耻之,丘亦耻之。"耻其匿怨而友人也。

人者多欲,其性尚私。成事享其功,败事委其过。且圣人不能逾者,概人之 本然也。多欲则贪,尚私则枉,其罪遂生。民之畏惩,吏之惧祸,或以敛行;但 有机变,孰难料也。

为害常因不察,致祸归于不忍。桓公溺臣身死实哀;夫差存越,终丧其吴。 亲无过父子,然广逆恒有;恩莫逾君臣,则莽奸弗绝。是以人心多诈,不可视其 表;世事寡情,善者终无功。信人莫若信己,防人勿存幸念。此道不修,夫庸为 智者乎?

【译文】

人的情绪通常是造作,世上的习俗多是虚伪,岂能全部相信?子曰:“巧妙的言语,花 哨的表情,毕恭毕敬,左丘明以此为耻,孔丘也以此为耻”。可耻的是他们藏匿着怨恨却装出与人友好的样子。

人性中有很多欲望和自私。当事情成功时要分享功劳,事情失败时推委过失。圣人也不能走出这个限制 ,因为这就是人的本性。欲望多就会贪婪,自私就会做假,罪业因此而生。

庶民害怕惩罚,官吏害怕祸患,有的会收敛行为;但只要有投机的可能,就难以预料了。

受到伤害常因为对人不察觉,遭致祸患常归因于不忍对人下手。桓公宠信身边的弄臣, 自己死得十分悲惨;夫差留下越国,最终丧失了他的吴国。亲情莫过于父子之间,但类似杨 广的叛逆经常出现;恩情莫过于君臣,但王莽这样的奸臣从来不会断绝。所以人心多欺诈, 不能只看表面;世上之事很少有感情,做善事是没有好处的。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提防别人不要心存侥幸的念头。如果不修行这个道理,怎么能成为聪明人呢?

事上卷二

为上者疑,为下者惧。上下背德,祸必兴焉。

上者骄,安其心以顺。上者忧,去其患以忠。顺不避媚,忠不忌曲,虽为人 诟亦不可少为也。上所予,自可取,生死于人,安可逆乎?是以智者善窥上意, 愚者固执己见,福祸相异,咸于此耳。

人主莫喜强臣,臣下戒怀妄念。臣强则死,念妄则亡。周公尚畏焉,况他人乎? 上无不智,臣无至贤。功归上,罪归己。戒惕弗弃,智勇弗显。虽至亲亦忍 绝,纵为恶亦不让。诚如是也,非徒上宠,而又宠无衰矣。

【译文】

在统治地位的人疑心很重;做臣下的人惧怕心重。上下心意相互背离,必然生出很多祸事。

君主骄傲,要用顺从来安定他的心。君主忧患,要用尽忠而消除他的担忧。顺从难免谄媚,尽忠难免改变自己的本意,即使被他人所诟骂,也不能避免这些做法。 君主所给,自然可以接受;生死尚且掌握在别人手里,怎么能够违逆呢?所以聪明人善于观察君主的意思,愚蠢的人固执己见,祸福命运不同,区别就在于此。 君主不喜欢臣子势力强大,臣下切忌不能心怀不守本份的念头。臣下权势过大则必遭死亡,怀有非分的想法也会死亡。周公尚且畏惧,何况他人?

君主没有愚蠢的,臣下没有无上贤能。功劳给君主,罪过归自己。戒备警惕之心不要丢 失,智勇才能不能显露。即使是至亲也要忍心断绝关系,即使做恶也不能推辞。如果能做到这样,那么就不只是得到宠幸,而且还是持久的宠幸。

治下卷三

甘居人下者鲜,御之失谋,非犯,则篡耳。上无威,下生乱。威成于礼,恃以刑, 失之纵。私勿与人,谋必辟。幸非一人,专固害。机心信隐,交接靡密,庶下者 知威而畏也。

下附上以成志,上恃下以成名。下有所求,其心必进,迁之宜缓,速则满矣。上 有所欲,其神若亲,礼下勿辞,拒者无助矣。

人有所好,以好诱之无不取,人有所惧,以惧迫之无不纳。才可用者,非大害而 隐忍。其不可制,果大材而亦诛。赏勿吝,以坠其志。罚适时,以警其心。恩威 同施,才德相较,苟无功,得无天耶。

【译文】

很少有人甘愿在别人管治之下。上级对下级如果管制失策,那么不是下级触逆上级,就 是下级篡夺上级的权力。官长不立威严,下属就会闹出祸乱。威严通过礼仪而形成,依仗刑 罚而使人遵从,而会因为放任而使之丧失。

自己的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参与密谋的人一定要清除。宠信不要固定给一个人,让一个人专权一定会带来祸害。机谋心计一定要隐藏,与人交往不能过分亲密。下属会由此感知上 司的威严而产生敬畏。

下属依附上司才能成就志向,上司依靠下属才能取得功名。下属有所贪求,其用心必然 激进,那么提升他就要缓慢,太快就满足了他的心意。上司要是想做什么事,就要表现出亲 切的神态,不要吝啬对下属以礼相待,否则就没有人帮助做事了。

人都有喜好的东西,用喜好的东西引诱,没有不收的。人都有惧怕的东西,用惧怕的东 西逼迫,没有不接受的。有才能可以使用的人,如果没有大的危害要暂时容忍。如果其人不 能驯服,即使是才能出众的也要诛杀。赏赐不要吝啬,来消磨他们的意志。惩罚要适合时宜, 来警戒他们的用心。恩惠和威力一起施行,才能和品德共同权衡,如果这样做还没有成效, 那只能说是天意吧?

控权卷四

权者,人莫离也。取之非易,守之犹艰;智不足弗得,谋有失竟患,死生事 也。 假天用事,名之顺也。自绝于天,敌之罪也。民有其愚,权有其智。德之不 昭,人所难附焉。

乱世用能,平则去患。盛世惟忠,庸则自从。名可易,实必争;名实悖之, 权之丧矣。嗜权逾命者,莫敢不为;权之弗让也,其求必极。 机为要,无机自毁;事可绝,人伦亦灭。利禄为羁,去其实害;赏以虚名, 收其本心。

若此为之,权无不得,亦无失也。

【译文】

权力,是不可或缺的。获取权利不容易,而保住权力尤为艰难。智慧欠缺得不到,谋略不当的人还会招来祸患,这是关系生死的大事。

借用天意行事,这是让名义符合正道。逆天而行,这是给敌人的罪名。百姓有容易被愚弄的一面,掌权者也有其聪明之处。如果不想办法把恩惠昭示出来,就很难让人心依从了。

混乱动荡的时代要使用有能力的人,而在太平的年代要铲除他们以绝后患。大治时期只使用忠于自己的人,平庸无才的人最易掌握和归顺。

名义可以改变,实权必须力争;如果把这二者的关系做了相反的处理,权力就丧失了。

酷好权力超过他性命的人,没有什么不敢做;权力没有主动让给别人的,所以争夺权力的方法无所不用。

时机十分重要,时机不当就会自取灭亡;事情可以做绝,人伦亲情也可以抹杀。用钱财 爵禄来约束他们,以消除他们可能造成的实际危害;用虚假的名位来赏赐他们,以收买他们的人心。

如果这样行事,什么权力都可获得,也不会失去。

制敌卷五

人皆有敌也。敌者,利害相冲,死生弗容;未察之无以辨友,非制之无以成 业。此大害也,必绝之。

君子敌小人,亦小人也。小人友君子,亦君子也。名为虚,智者不计毁誉; 利为上,愚者惟求良善。

众之敌,未可谓吾敌;上之敌,虽吾友亦敌也;亲之故,不可道吾亲;刑之 故,向吾亲亦弃也。惑敌于不觉,待时也。制敌于未动,先机也。构敌于为乱, 不赦也。害敌于淫邪,不耻也。敌之大,无过不知;祸之烈,友敌为甚。使视人 若寇,待亲如疏,接友逾仇,纵人之恶余,而避其害,何损焉?

【译文】

人都有敌人。所谓敌人,就是有利害冲突,生死不能相容的人。不能认清敌人就无法分辨朋友,不能制伏敌人就不能成就事业。这是最大的祸害,一定要根除它。 君子和小人为敌,也就变成小人了;小人和君子友善,也就变成君子了。名声是虚的,有智慧的人不会计较别人的毁谤和称赞;利益是无上的,愚笨的人才会只只去追求善良之名。

人们共同的敌人,未必一定是我的敌人;上司的敌人,虽然是我的朋友也要与他为敌。

对他示以亲近,不能说他是我的朋友;对他加以刑罪,即使是我一向亲近的人也要舍弃。

在不知不觉中迷惑敌人,以等待时机。在敌人没有行动的时候制伏他,这就是抢先占有 有利的时机。以犯上作乱为罪名构陷敌人,这是不能赦免的罪名。在淫秽邪恶主事上加害敌人,这最能让人鄙视他。

最大的敌人,某过于不知道谁是敌人;最深的祸患,以和敌人友善最为严重。假如把天 下人看得想强盗一样,对待亲人像陌生人一样,交接朋友超过了对仇人的态度,纵然人们厌恶我,却能躲避祸害,又有什么损失呢?

固荣卷六

荣宠有初,鲜有终者;吉凶无常,智者少祸。荣宠非命,谋之而后善;吉凶择人, 慎之方消衍。

君命无违,荣之本也。智者舍身亦存续。后不乏人,荣之方久,贤者自苦亦惠嗣。 官无定主,百变以悦其君。君有幸臣,无由亦须接纳。人孰无亲,罪人慎察其宗。 人有贤愚,任人勿求过己。

荣所众羡,亦引众怨。示上以足,示下以惠,怨自削减。大仇必去,小人勿轻, 祸不可伏。喜怒无踪,慎思追远,人所难图焉。

【译文】

显达和宠幸能开始,却很少能保持到最后;吉利和凶险没有不变的,有智慧的人才能减 少祸事。显达和宠荣不是命里就有的,先有谋划后才有所成;吉利和凶险都是会选择人的,谨慎小心才能消灾免祸。

君主的命令不要违抗,这是显达的根本。有智慧的人宁肯牺牲自己有要让显达延续下去。

后代不缺乏人才,显达才可以持久,贤明的人情愿自己吃苦也要惠及后人。官位没有固定不 变的主人,用机智多变取悦他的君主。君主都有宠幸的臣子,没有什么原由也必须和他们结 交来往。人谁都有三亲六戚,惩罚人的时候一定要仔细审查他的家族。人有贤明和愚蠢之别,任用人不要求他们的才能高过自己。 显达为众人羡慕,也能引发众人的怨恨。对上司要表示心满意足,对手下要施以恩惠,怨恨自然就会减少了。大的仇人,一定要铲除,无耻小人不要轻视,祸患不能让它隐藏保留。

高兴和愤怒的心情不露踪迹,谨慎思考放眼远处,人们就很难图谋他了。

保身卷七

世之道,人不自害而人害也;人之道,人不恕己而自恕也。

君子惜名,小人爱身。好名羁行,重利无亏。名德不昭,毁谤无损其身;义仁莫名,奸邪不以为患。阳以赞人,置其难堪而不觉;阴以行私,攻其讳处而自存。 庶人莫与官争,贵人不结人怨。弱则保命,不可作强;强则敛翼,休求尽善。罪 己宜苛,人怜不致大害。责人勿厉,小惠或有大得。

恶无定议,莫以恶为恶者显;善无定评,勿以善为善者安。自怜人怜,自弃人弃。 心无滞碍,害不侵矣。

【译文】

世间的道理,人们不伤害自己却遭到别人的伤害;做人的道理,别人不原谅自己而自己却能原谅。

君子爱惜名誉,小人爱护自己。喜好名誉就会束缚人的行为,重视利益就不会吃亏。名 望和德行不显示,诽谤就不能损害他本身的清誉;义气和仁德不占有,奸诈邪恶的人就不会把他视为祸患。

表面上赞美别人,让他难以忍受却不知真意;背地里为达私利,攻击他最忌讳的地方而保存自己。

老百姓不要和官府争斗,富贵的人不要轻易和人结下怨仇。身为弱者要保全性命,不 能逞强显能;身为强者要收敛羽翼,不可求取完美无缺。责备自己应该苛刻,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责罚别人不要过于严厉,小的恩惠有的能带来大的收获。

恶没有固定的说法,不把恶当作恶的人显达,善没有固定的评判,不把善视为善的人 平安。自己怜惜自己别人才会怜惜,自己厌弃自己别人自会厌弃。思想没

有停滞阻碍,祸害就无法侵犯了。

察奸卷八

奸不自招,忠不自辩;奸者祸国,忠者祸身。无智无以成奸,其智阴也;有善无 以为奸,其知存也。

智不逾奸,伐之莫胜;知不至大,奸者难拒。

忠奸堪易也。上所用者,奸亦为忠;上所弃者,忠亦为奸。势变而人非,时迁而 奸异,其名难恃,惟上堪恃耳。

好恶生奸也。人之敌,非奸亦奸;人之友,其奸亦忠。道同方获其利,道异惟受 其害。

奸有益,人皆可为奸;忠致祸,人难以为忠。奸众而忠寡,世之实也;言忠而恶奸,世之表也。 惟上惟己,去表求实,奸者自见矣。

【译文】

奸臣不会自己招认,忠臣没办法让别人认为自己是忠臣。奸臣给国家带来灾祸,忠臣会 给自身带来灾祸。没有智谋不能成为奸臣,他的智谋是阴险的;心存善良不会成为奸臣,他们的良知没有丧失。

如果智谋不超过奸臣,讨伐他就不能获胜;良知不达到至高至大的程度,就无法抗拒奸臣的侵犯。

忠臣和奸臣可以变换。君主任用信任的人,虽然是奸臣也要当作是忠臣;君主抛弃不用 的人,即使是忠臣也被视为是奸臣。时势变了人就不同,时间变了奸臣就有分别,忠奸的名称难以依赖,只有君主才可作为依仗。

喜欢和厌恶产生奸臣。人们的敌人,不是奸臣也被视为奸臣;人们的朋友,是奸臣的也被说成是忠臣。行事和志趣相同才能获得利益,行事和志趣不同只有得到灾害。

当奸臣能获得利益,人们都可以成为奸臣;当忠臣招致祸患,人们就很难做忠臣了。

奸臣多而忠臣少,这是世间真实的状况。说自己是忠臣而厌恶奸臣,这是世间表面的现象。

只献媚君主就是为了自己,去除表面探求实质,奸臣自然就会显现出来了。

谋划卷九

上不谋臣,下或不治;下不谋上,其身难晋;臣不谋僚,敌者勿去。官无恒友,祸存斯须,势之所然,智者弗怠焉。

料敌以远,须谋于今;去贼以尽,其谋无忌。欺君为大,加诸罪无可免;枉法不容,纵其为祸方惩。

上谋臣以势,势不济者以术。下谋上以术,术有穷者以力。臣谋以智,智无及者 以害。事贵密焉,不密祸己;行贵速焉,缓则人先。其功反罪,弥消其根;其言设谬,益增人厌。行之不辍,不亦无敌乎?

【译文】

君主不用计谋统御臣子,下属就有可能无法治理;下属不用计谋对君主,他们自身的官 职就难以晋升;官员不用计谋对付同僚,他的敌人不能铲除。官场上没有永恒的朋友,祸患常在片刻之间,这是形势的必然,有智慧的人对此不能松懈。 预料敌人能达到远处,必须要在今天谋划;铲除贼人要达到全歼,他的谋划就不能有 所忌讳。欺骗君主是大罪,把这个罪名强加在别人身上他就不能幸免;破

坏法律不能宽容,放纵他以致产生祸乱才加以惩罚。

君主凭借威势来谋划臣子,威势不足的时候要依靠策略手段。下属依靠策略手段谋划君主,策略穷尽的时候就凭借实力。臣子用智计谋划同僚,智计达不到的时候就要伤害。

事情贵在保守秘密,不能保守秘密,就祸及自身;行动贵在迅速快捷,缓慢拖拉就让别 人占了先机。把人的功劳反而说成是罪过,这最能消除他的根本;设定一个荒谬的说法诬指是他说的,这最能增加人们的厌恶。

谋划行为不停止,不是没有敌手吗?

问罪卷十

法之善恶,莫以文也,乃其行焉;刑之本哉,非罚罪也,乃明罪焉。

人皆可罪,罪人须定其人。罪不自招,密而举之则显。上不容罪,无谕则待,有 谕则逮。人辩乃常,审之勿悯,刑之非轻,无不招也。或以拒死,畏罪释耳。人无不党,罪一人可举其众;供必不缺,善修之毋违其真。事至此也,罪可定矣。 人异而心异,择其弱者以攻之,其神必溃。身同而惧同,以其至畏而刑之,其人固屈。怜不可存,怜人者无证其忠。友宜重惩,援友者惟招其害。

罪人或免人罪,难为亦为也。

【译文】

法律中的好与坏,不在于法律条文,而在于执行;刑罚的根本,不在于处罚犯罪,而在于如何确定犯罪。

人都可以定罪,给人定罪需要确定对定罪的对象。罪行不会自动承认,密告 检举就会让罪行显现。君主不会容忍犯罪,没有谕旨就耐心等待,有谕旨就马上 逮捕。人为自己分辩是很正常的,审讯他们不要心存怜悯,对他们加以刑罚不要 出手轻微,这样就没有不招认的了。有人因不认罪而被责打致死,用畏罪自杀来 解释即可。犯罪没有不拉帮结派的,给以人定罪就可以揭发出它的同伙;供状必 须没有破绽,仔细修撰被告的供状使之不要违反真实。事情做到这样,就可以定罪了。

人不同他们的思想就有差异,选择他们的薄弱之处加以攻击,他们的精神就会崩溃。 人的身体相同,他们害怕的责罚也相同,用他最畏惧的东西给他动刑,他就一定会屈服。不 可以存有怜惜,怜惜别人的人并不能以此证明他的忠正。朋友应该从重惩处,帮助朋友的人只能给他自己招来祸害。

加罪于人或许能避免被人加罪,此事虽不容易也要勉为其难了。

刑罚卷十一

致人于死,莫逾构其反也;诱人以服,非刑之无得焉。刑有术,罚尚变,无所不施,人皆授首矣。

智者畏祸,愚者惧刑;言以诛人,刑之极也。明者识时,顽者辩理;势以待人,罚之肇也。

死之能受,痛之难忍,刑人取其不堪。士不耐辱,人患株亲,罚人伐其不甘。人 不言罪,加其罪逾彼;证不可得,伪其证率真。刑有不及,陷无不至;不患罪无 名,患上不疑也。 人刑者非刑也,罚人者非罚也。非人乃贱,非罚乃贵。贱则鱼肉,贵则生死。人之取舍,无乃得此乎?

【译文】

让人达到死亡的境地,没有比构陷他谋反更能奏效的事了;诱导人们做到服从,

不刑 罚他们就达不到目的。刑讯是讲究方法的,责罚贵在有所变化,手段没有限制,人们就都会伏法认罪了。

有智能的人畏惧祸事,愚笨的人害怕刑罚;用言语来杀人,这是刑罚中最高明的。聪 明的人能认清当前的客观形势,愚顽的人却一味辩说有理与无理;按照形势的要求对待他人,这是责罚人的出发点。

死亡可以接受,痛苦难以忍耐,给人动刑要选取他们所不能忍受的手段读书人忍耐不了屈辱,人们都担心株连自己的亲人,惩罚人要进攻他们最不能接受的方面。人们不承认有罪, 就此加在他头上的罪名比原来的罪名还大;证据不能得到,就伪造足以乱真的证据。刑罚有 做不到的地方,诬陷却什么都可以做到;不要担心给人加罪没有名义,只需要小心让君主没有猜疑之心。

被人用刑的人会受到非人的待遇,惩罚别人的人自己也会避免惩罚。遭受非人的待遇就 低贱,不受惩罚就高贵。低贱的人就任人宰割,高贵的人就主宰别人的生死命运。人们的选择态度和行为,恐怕是源于此吧?

瓜蔓卷十二

事不至大,无以惊人;案不及众,功之匪显。上以求安,下以邀宠,其冤固有,未可免也。

荣以荣人者荣,祸以祸人者祸。荣非己莫恃,祸惟他勿纵。罪无实者,他罪可代;恶无彰者,人恶以附。心之患者,置敌一党;情之怨者,陷其奸邪。

官之友,民之敌;亲之友,仇之敌,敌者无常也。荣之友,败之敌;贱之友,贵 之敌,友者有时也。是以权不可废,废则失本,情不可滥,滥则人忌;人不可密, 密则疑生;心不可托,托则祸伏。智者不招己害,能者寻隙求功。饵之以逮,事无悖矣。

【译文】

事情如果不是大到极至,就不能让人震惊;案件不是牵扯众多人物,功劳就不能显现。

君主用它来求取安定,臣子用它来邀功取宠,一定会存在冤情,却是不可能避免的。

真正显达是能让他人也显达,真正的祸患是能使他人也致祸。不是自己挣来的显达不 要倚仗,只要是他人的祸患就不要放过。罪名没有实证,用其它的罪名来替代;恶行没有显 露,用他人的恶行来作为附带。心腹的祸害,把他诬指为是敌人的同伙;情感上怨恨的人,陷害他是奸诈邪恶的小人。

官吏的朋友,在以官吏为敌的百姓眼里便是帮凶;亲人的朋友,在和亲人有仇的仇人 眼中也成了敌人,所以说敌人是变化不定的。显达时的朋友,败落时就是敌人;贫贱时的朋友,富贵时就是敌人,所以说朋友是暂时的。

因此说权力是不可废弃的,废弃了就失掉了根本;同情心是不能随便施予的,太随便 了就会招人忌恨;与人交往不能过于亲密,太亲密就会产生疑虑;心里话不能说出来,毫无 保留就潜藏着祸患。有智能的人不会为自己招来祸害,有能力的人总是寻找别人的漏洞以求取功劳。引诱他们上钩再据此把他们逮捕,事情就不会出差错了。

2、权谋残卷

概况

权谋残卷是明代张居正所作的一部权谋类著作。

智察卷一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事虽殊,其理一也。惟善察者能见微知着。 不察,何以烛情照奸?察然后知真伪,辨虚实。夫察而后明,明而断之、伐之,事方可图。察之不明,举之不显。 听其言而观其行,观其色而究其实。

察者智,不察者迷。明察,进可以全国;退可以保身。君子宜惕然。 察不明则奸佞生,奸佞生则贤人去,贤人去则国不举,国不举,必殆,殆则危矣。 筹谋卷二

君子谋国,而小人谋身。谋国者,先忧天下;谋己者,先利自身。盖智者所图者远,所谋者深。惟其深远,方能顺天应人。 守之伐之,不如以德伏之。宜远图而近取。见先机,善筹划。 圣王之举事,考之于蓍(shi)龟,不如谛之于谋虑;炫之以武,不如伐之以义。察而后谋,谋而后动,深思远虑,计无不中。故为其诤,不如为其谋;为其死,不如助其生。羽翼既丰,何虑不翱翔千里。察人性,顺人情,然后可趁,其必有谐。所谋在势,势之变也,我强则敌弱,敌弱则我强。倾举国之兵而伐之,不如令其自伐。勇者搏之,不如智者谋之。以力取之,不如以计图之 。攻而伐之,不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或雷霆万钧,令人闻风丧胆,而后图之。

实以虚之,虚以实之,以其昏昏,独我昭昭。人皆知金帛为贵,而不知更有远甚于金帛者。谋之不深,而行之不远,人取小,我取大;人视近,我视远。未雨绸缪,智者所为也。

用人卷三

为政之道,在于辨善恶,明赏罚。倘法明而令审,不卜而吉;劳养功贵,不祝而福。贤者立而国兴;小人立而邦危。有国者宜详审之。故小人宜务去,而君子宜务进。 大德容下,大道容众。盖趋利而避害,此人心之常也,宜恕以安人心。故与其为渊驱鱼,不如施之以德,市之以恩。而诱之以赏,策之以罚,感之以恩。取大节,宥小过,而士无不肯用命矣。赏不患寡而患不公,罚不患严而患不平。赏以兴德,罚以禁奸。使下畏罚而利赏,下也;好德而恩进,上也。天下无不可用之材,唯在于所用。

事上卷四

事上宜以诚,诚则无隙,故宁忤而不欺。不以小过而损大节,忠也,智也。不欺上,亦不辱君,勉主以体恤,谕主以长策,不使主超然立乎显荣之外,天下称孝焉。荣辱与共,进退以俱,上下一心,事方可济。骄上欺下,岂可长久?攻城易,攻心难。故示之以礼,树之以威,上也。上怨报之以德,上毁报之以誉,上疑报之以诚。隙嫌不生,自无虞。事君以忠,不涓细流。待人以诚,不留小隙。为上计,不以小惠,而以长策。小惠人人可为,长策非贤者不能为之。故事之以谀,不如进之以忠。助之喜,不如为之忧。思上之所思,而虑其无所思;为君谋利,不如为君求安。思之深,而虑之远。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避祸卷五

廓然怀天下之志,而宜韬之晦。牙坚而先失,舌柔而后存。柔克刚,而弱胜强。人心有所叵测,知人机者,危矣。故知微者宜善藏之。考祸福之原,察盛衰之始,防事之未萌,避难于无形,此为上智。祸之于人,避之而不及。惟智者可以识其兆,以其昭昭,而示人昏昏,然后可以全身。君臣各安其位,上下各守其分。居安思危,临渊止步。故易曰潜龙勿用,而亢龙有悔。

夫利器者,人所欲取。故身怀利器者危。宜示之以无而去其疑,方无咎。不矜才,不伐功,不忘本。为人以谦,为政以和,守其常也。有隙则明示之,令其谗不得入;大用而谕之小用,令其毁无以生。不折大节,不弃小惠。进退有据,循天理

而存人情,此所以为全身之术也。必欲图之,勿以小惠,以大德;不以图近,而谋远。恃于人者不如自恃。自恃者寿,自足者福。顺天应人,故常在。自爱者重。危房不可近,危邦不可入。明珠必待识者,宝剑只酬壮士。以贤臣而事昏主,危矣。故明主则谏,昏君则去。不去而隐于朝,宜也。知其雄,守其雌。事不可为而身退,此为明哲保身之道也。

度势卷六

势者,适也。适之则生,逆之则危;得之则强,失之则弱。事有缓急,急不宜缓,缓不宜急。因时度势,各得所安。避其锐,解其纷;寻其隙,乘其弊,不劳而天下定。势可乘,亦可造。致虚守静,因势利导。敌不知我而我知敌,或守如处子,或劲如脱兔。善度势者乘敌之隙,不善度势者示敌以隙。知其心,度其情,察其微,则见其势矣。观其变而待其势,知其雄而守其雌,疲之扰之,然后可图。势可乘乎?势不可乘乎?智者睹未明,况己著乎,惟在断矣。智无识不立,无胆不行。为谋,所重者胆,所贵者智;胆智兼备,势则可为。见宜远而识宜大,谋宜深而胆宜壮。军无威无以立,令无罚无以行。威慑之,智取之,胆胜之,则何敌不克,何坚不攻?正胜邪,直胜曲。浩然正气,而奸佞折。

功心卷七

城可摧而心不可折,帅可取而志不可夺。所难者惟在一心。攻其心,折其志,不战而屈之,谋之上也。攻心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示之以义,服之以威。君子好德,小人好利。辨之羞之,耻之,驱之于德。移花接木,假凤虚凰,谋略之道,唯在一心。乱其志,折其铎,不战自胜。 治不以暴而以道,胜不以勇而以仁。故彼以暴,我以道;彼以勇,我以仁;然后胜负之数分矣。攻心之术多矣。如武穆用兵,在乎一心。乱之扰之,激之困之,俟之以变,然后图之。欲得之,先弃之;欲扬之,先抑之。畏之危之,其心必折,计然后可用。虚予而实取之。示之以害,其必为我所用。欲得其心,莫若投其所好。君喜则我喜,君憎则我憎,我与君同心,则君不为我异。

权奇卷八

善察者明,慎思者智。诱之以计,待之以隙。不治狱而明判,不用兵而夺城,非智者谁为?夫欲行一事,辄以他事掩之,不使疑生,不使衅兴。此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事有不可拒者,勿拒。拖之缓之,消其势也,而后徐图。假神鬼以立威,而人莫辨真伪。伪称天命,其徒必广。将计就计,就势骑驴,诡之异之,以伏其心。此消彼涨,此涨彼消,其理一也,不诡于敌而诡于己,己之气盛,敌气必衰。意欲取之,必先纵之;意欲除之,必先骄之。然后乘其势矣。敌强则弱之,敌实则虚之。弱之虚之,不我害也。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妙手空空,弥祸患于无形。釜底抽薪,上楼撤梯,虽曰巧智,岂无大谋?人构我,我亦构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反客为主,后发制人。必欲使人为某事,威逼之,刑罚之,利诱之。由远及近,从小至大,循序渐进,然后可用。

谬数卷九

知其诡而不察,察而不示,导之以谬。攻子之盾,必持子之矛也。智无常法,因时因势而已。即以其智,还伐其智;即以其谋,还制其谋。 间者隙也,有间则隙生。以子之伎,反施于子,拨草寻蛇,顺手牵羊。彼阴察之,我明示之。敌之耳目,为我喉舌。借彼之口,扬我之威。

机变卷十

身之存亡,系于一旦;国之安危,决于一夕。唯智者见微知著,临机而断。因势而起,待机而变。机不由我而变在我。故智无常局,唯在一心而已。

机者变也。惟知机者善变。变则安,不变则危。物必先腐而蠹生,事必有隙而谗起。察其由,辨其伪,除其隙,谗自止矣。知机者明;善断者智。势可度而机可恃,然后计可行矣。处变不惊,临危不乱。见机行事,以计取之,此大将之风也。将错就错,以讹传讹,移花接木,巧取豪夺。敌快我慢,以智缓之;敌强我弱,以计疲之。釜底抽薪,此消彼长。敌缓则我速,敌弱则我强。此亦机变也。危在我,而施于人。故我危则人危,人不欲危,则必出我于厄难。

讽谏卷十一

讽,所以言不可言之言,谏不可谏之谏。谏不可拂其意,而宜恤其情。谏人者宜为人谋,不为己虑。或激之勉之,以证其不可行也。谏不宜急而宜缓,言不宜直而宜曲。嬉笑之中蕴乎理,诙谐之中寓乎道。见君之过失而不谏,是轻君之危亡也。夫轻君之危亡者,忠臣不忍为也。

中伤卷十二

天下之至毒莫过于谗。谗犹利器,一言之巧,犹胜万马千军。谗者,小人之故伎。口变淄素,权移马鹿。逞口舌之利剑,毁万世之基业。或诬之以虚,加之以实,置其于不义;或构之以实,诱之以过,陷其于不忠。宜乎不着痕迹,欲抑而先扬,似褒而实贬。随口毁誉,浮石沈木。奸邪相抑,以直为曲。故人主之患在于信谗,信谗则制于人,宜明察之。然此事虽君子亦不免也。苟存江山社稷于心,而行小人之事,可乎?小人之智,亦可谋国。尽忠事上,虽谗犹可。然君子行小人之事,亦近小人,宜慎之。

美色卷十三

乱德则贤人去,失政而小人兴。国则殆矣。美色置于前而心不动者,情必矫也。然好色不如尊贤。近色而远贤臣,智者所不为也。孰谓妇人柔弱?一颦一笑,犹胜百万甲兵。智者借色伐人,愚者以色伐己。色必有宠,宠必进谗,谗进必危国。然天下之失,非由美色,实由美色之好也。

借美以藏其奸,市色而成其谋,千载之下,绵绵不绝。人主宜详审之。 圣贤事业,非大志者何为?故色贤之分,知其所取舍。是以齐桓晋文,犹为霸主;汉武唐宗,不失明君。

3、守弱学 (西晋)杜预

卷一 敬强篇

世之强弱,天之常焉。

强者为尊,不敬则殃,生之大道,乃自知也。

君子不惧死,而畏无礼。小人可欺天,而避实祸。

非敬,爱己矣。智不代力,贤者不显其智。弱须待时,明者毋掩其弱。奉强损之,以其自乱也。示弱愚之,以其自谬焉。

卷二 保愚篇

人不知者多矣。知之幸也,不知未咎。

智以智取,智不及则乖。愚以愚胜,愚有余则逮。

智或难为,余则克之,得无人者皆愚乎?

上不忌愚,忌异志也。 下不容诈,容有诚也。上明而下愚,危亦安。下聪而上昏,运必尽。

言智者莫畏,畏言愚也。

卷三 安贫篇

贫无所依,不争惟大,困有心贼,抑之无恙。

不恶窘者,知天也。惰以致贫,羞也。廉以不富,荣也。

蹇以无货,嗟也。贵生败儿,贱出公卿。达无直友,难存管鲍。 勿失仁者终富,天酬焉。莫道苦者终盛,人敬矣。

卷四 抑尊篇

智尊者未必强,名实弗契也。霸者存其弱,胜败无常焉。 弱不称尊,称必害。强勿逾礼,逾则寇。

不罪于下,祸寡也。目无贵贱,君子也。心系名利,小人也。君子尊而泽人,小人贵而害众。

至善无迹,然惠存也。至尊无威,然心慑耳。

卷五 守卑篇

智人卑莫僭,赢马勿驰。草木同衰,威存其荣。 君不正臣谲,君之过也。上无私下谠,上之功也。

功过由人,尊卑守序,卑不弄权,轻焉。

宠不树敌,绝焉。陋不论道,暴焉。堪亲者非贵,远之不辱也。毋失者乃节,恃之者必成矣。

卷六 示缺篇

天非尽善,人无尽美。不理之璞,其真乃存。求人休言吾能。

悦上故彰己丑。治下不夺其功。君子示其短,不示其长。小人用其智,不用其拙。

不测之人,高士也。内不避害,害止于内焉。外不就祸,祸拒于外哉。

卷七 忍辱篇

智至辱非辱,乃自害也。至忍非忍,乃自谅也。君子不怨人,怨天也。小人不畏君子,畏罚也。君子小人,辱之可鉴焉。强而无仁,天辱之。弱而不振,人辱之。辱不灭人,灭于纵怒。大辱加于智者,寡焉。大难止于忍者,息焉。 第八卷 恕人篇

天威贵德,非罚也。人望贵量,非显也。恕人恕己,愈蹙(cù)愈为君子可恕,其心善焉。小人可恕,其情殆焉。不恕者惟事也。富而怜贫,莫损其富。贫而助人,堪脱其贫。人不恕吾,非人过也。吾不恕人,乃吾罪矣。

第九卷 弱胜篇

名弱者,实大用也。致胜者,未必优也。弱而人怜,怜则助。劣而人恕,恕则幸。庸而人纳,纳则遇。以贱为耻,其人方奋。以拙为憾,其人乃进。无依者自强,势所迫焉。贤以义胜,义不容恶也。忠以诚归,诚不输奸也。

4、止学文中子 王通智

卷一智极则愚也。圣人不患智寡,患德之有失焉。才高非智,智者弗显也。位尊实危,智者不就也。大智知止,小智惟谋,智有穷而道无尽哉。谋人者成于智,亦丧于智也。谋身者恃其智,亦舍其智也。智有所缺,深存其敌,慎之少祸焉。

智不及而谋大者毁,智无竭而谋远者逆。智者言智,愚者言愚,以愚饰智,以智止智,智也。用势卷二势无常也,仁者勿恃。势伏凶也,智者不矜。势莫加君子,德休与小人。君子势不于力也,力尽而势亡焉。小人势不惠人也,趋之必祸焉。众成其势,一人堪毁。强者凌弱,人怨乃弃。势极无让者疑,位尊弗恭者忌。势或失之,名或谤之,少怨者再得也。势固灭之,人固死之,无骄者惠嗣焉。利卷三惑人者无逾利也。利无求弗获,德无施不积。众逐利而富寡,贤让功而名高。利大伤身,利小惠人,择之宜慎也。天贵于时,人贵于明,动之有戒也。众见其利者,非利也。众见其害者,或利也。君子重义轻利,小人嗜利远信,利御小人而莫御君子矣。利无尽处,命有尽时,不怠可焉。利无独据,远有兴衰,存畏警焉。辩卷四物朴乃存,器功招损。言拙意隐,辞尽锋出。识不逾人者,莫言断也。势不及人者,休言讳也。力不胜人者,勿言强也。王者不辩,辩则少威焉。智者讷言,讷则惑敌也焉。勇者无语,语则怯行焉。忠臣不表其功,窃功者必奸也。君子堪隐人恶,谤贤者固小人矣。誉卷五好誉者多辱也。誉满主惊,名高众之所忌焉。誉存其伪,谄者以誉欺人。名不由己,明者不自赞。贪巧之功,天不佑也。赏名勿轻,轻则誉贱,誉贱则无功也。受誉知辞,辞则得显,显则释疑也。上下无争,誉之不废焉。人无誉堪存,誉非正当灭。求誉不得,或为福也。情卷六情滥无行,欲多失矩。其色如一,鬼神莫测。上无度失威,下无忍莫立。上下知离,其位自安。君臣殊密,其臣自殃。小人之荣,情不可攀也。情存疏也,近不过已,智者无痴焉。情难追也,逝者不返,明者无悔焉。多情者多艰,寡情者少艰。情之不敛,运无幸耳。蹇卷七人困乃正,命顺乃奇。以正化奇,止为枢也。事变非智勿晓,事本非止勿存。天灾示警,逆之必亡;人祸告诫,省之固益。躁生百端,困出妄念,非止阻害之蔓焉。视己勿重者重,视人为轻者轻。患以心生,以蹇为乐,蹇不为蹇矣。穷不言富,贱不趋贵。忍辱为重,不怒为尊。蹇非敌也,敌乃乱焉。释怨卷八世之不公,人怨难止。穷富为仇,祢祸不消。君子不念旧恶,旧恶害德也。小人存隙必报,必报自毁也。和而弗争,谋之首也。名不正而谤兴,正名者必自屈也焉。惑不解而恨重,释惑者固自罪焉。私念不生,仇怨不结焉。宽不足以悦人,严堪补也。敬无助于劝善,诤堪教矣。心卷九欲无止也,其心堪制。惑无尽也,其行乃解。不求于人,其尊弗伤。无嗜之病,其身靡失。自弃者人莫救也。、苦乐无形,成于心焉。荣辱存异,贤者同焉。事之未济,志之非达,心无怨而忧患弗加矣。仁者好礼,不欺其心也。

智者示愚,不显其心哉。修身卷十 服人者德也。德之不修,其才必曲,其人非善矣。 纳言无失,不辍亡废。小处容疵,大节堪毁。 敬人敬心,德之厚也。 诚非致虚,君子不行诡道。祸由己生,小人难于胜己。谤言无惧,强者不纵,堪验其德焉。 不察其德,非识人也。识而勿用,非大德也。

一部湮没久远的关于胜败荣辱的绝学,凡是按《止学》要旨去做的人,均获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止学》系古藉专家马先生有关传统谋略学中最有价值的整理,它不仅是传统文化关于“止”之思想集大成者,而且具有极强的实用价值。凡按本书要旨去做的人,均取得了令人侧目的成就。最著名的例子当属为政的曾国藩和为商的李嘉诚。清人曾国藩少时就深爱《止学》一书,他一生的作为和成就,处处都有“止”的烙印。而今人李嘉诚更是按《止学》的要义身体力行,甚至将“知止”二字高悬于办公室的醒目之处,终使其成为一代商界至尊。他们均是“知止”的范和“止学”的受益者,这从一个侧面告诉人们:

《止学》的影响是深远的,任何人都不该忽视,成大事都尤其如此。 1 智极则愚也。圣人不患智寡,患德之有失焉。

【译文】过於聪明就是愚蠢了。圣人不担心自己的智谋少,而担心自己的品德有缺失。根本和枝叶的关系

才高非智,智者弗显也。位尊实危,智者不就也。大智知止,小智惟谋,智有穷而道无尽哉。

【译文】才能出众不是智慧,有智慧的人并不显露自己。地位尊崇其实充满危险,有智慧的人不恋权位。大智慧的人知道适可而止,小聪明的人只是不停地谋划,智计有穷尽的时候而天道却没有尽头。

谋人者成於智,亦丧於智也。谋身者恃其智,亦舍其智也。智有所缺,深存其敌,慎之少祸焉。

【译文】谋划别人的人成功在其智计上,也会失败在其智计上。谋划保全自身的人依靠其智计,也要舍其智计。智计有它缺欠的地方,谋略存有他的敌手,谨慎使用才能减少祸患。 矛盾,阴阳

智不及而谋大者毁,智无歇而谋远者逆。智者言智,愚者言愚,以愚饰智,以智止智,智也。

【译文】智慧不够却谋划大事的人只能失败,智计不知停止却谋求长远的人很难如愿。对有智慧的人说智慧,对愚蠢的人说愚蠢,用愚蠢来掩饰智慧,用智慧来停止智计,这是真正的智慧。

2 势无常也,仁者勿恃。势伏凶也,智者不矜。什么是可以依靠的?

【译文】势力没有永恒的,仁德的人不会依靠它。势力埋伏著凶险,有智慧的人不会夸耀它。

势莫及君子,德休与小人。君子势不於力也,力尽而势亡焉。小人势不惠人也,趋之必祸焉。

【译文】势力不要施加给君子,仁德不能给予小人。君子的势力不表现在权势上,以权势为势力的人一旦权势丧失势力也就消亡了。小人的势力不会给人带来好处,趋附它一定会招致祸害啊。

众成其势,一人堪毁。强者凌弱,人怨乃弃。势极无让者疑,位尊弗恭者忌。

【译文】众多的人才能成就势力,一个人却可以毁掉它。有势力的人欺凌弱小的人,人们怨恨他就会离弃他。势力达到顶点而不知退让的人让人猜疑,地位尊贵而不谦恭的人使人嫉恨。势的构成势或失之,名或谤之,少怨者再得也。势固灭之,人固死之,无骄者惠嗣焉。

【译文】势力有时会失去,名声有时会遭诽谤,少发怨言的人能失而复得。势力一定会消失的,人终会死亡的,不骄纵的人才能惠及子孙。

3 惑人者无逾利也。利无求弗获,德无施不积。

【译文】迷惑人的东西没有超过利益的了。利益不追求它就不能获得,仁德不施舍就不能积累。

众逐利而富寡,贤让功而名高。利大伤身,利小惠人,择之宜慎也。天贵於明,动之有戒也。

【译文】追逐利益的人众多但富贵的人却很少,贤明的人出让功劳但他的名望却有增高。利益大的容易伤害自身,利益小的能给自己带来实惠,选择它们应该慎重。天道贵在有其规律,人贵在明智有节,行动要遵守戒规。

众见其利者,非利也。众见其害者,或利也。君子重义轻利,小人嗜利远信,利御小人而莫御君子矣。

【译文】许多人都能看见的利益,就不是利益了。许多人都视为有害的东西,有的却是有利益的。君子重视道义而轻视利益,小人贪恋利益而远离信用,利益可

以驱使小人而不能驱使君子。

利无尽处,命有尽时,不怠可焉。利无独据,远有兴衰,存畏警焉。

【译文】利益没有穷尽的地方,生命却有终了的时候,不懈怠就可以了。利益不能独自占据,运气有好有坏,心存畏惧就能警醒了。

4 物朴乃存,器工招损。言拙意隐,辞尽锋出。

【译文】事物朴实无华纔能得以保存,器具精巧华美纔招致损伤。拙於言辞纔能隐藏真意,话语说尽锋芒就显露了。

识不逾人者,莫言断也。势不及人者,休言讳也。力不胜人者,勿言强也。

【译文】见识不能超过别人的人,不要说判断的话。势力弱於别人的人,不要说忌讳的话。力量不如别人的人,不要说勉强的话。

王者不辨,辨则少威焉。智者讷言,讷则惑敌焉。勇者无语,语则怯行焉。

【译文】称王的人不和人争辩,争辩会减少他的威严。有智慧的人话语迟钝,话语迟钝可以迷惑敌人。勇敢的人并不多言,多言会使行动犹豫。

忠臣不表其功,窃功者必奸也。君子堪隐人恶,谤贤者固小人矣。

【译文】忠臣不会表白他的功劳,偷取他人功劳的人一定是奸臣。君子可以替人隐瞒缺点,诽谤贤德之士的人一定是小人。

5 好誉者多辱也。誉满主惊,名高众之所忌焉。

【译文】喜好名誉的人多数会遭受侮辱。赞誉太多君主就会惊恐,名声太高就会招来众人嫉恨。

誉存其伪,谄者以誉欺人。名不由己,明者言不自赞。贪巧之功,天不佑也。

【译文】名誉有虚假的,谄媚的人用它来欺骗他人。名望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明智的人不会自我赞扬。贪婪和巧取所得的功名,上天不会保佑他。

赏誉勿轻,轻者誉贱,贱则无功也。受誉知辞,辞则德显,显则释疑也。上下无争,誉之不废焉。

【译文】赏给他人名誉不要随便,太随便了名誉就不贵重了,不贵重就失去了它的功效。接受荣誉要懂得辞让,辞让就能显现美德,显现美德就可以解除猜疑了。上司和下属没有争斗,他们的名誉就不会被废弃了。

人无誉堪存,誉非正当灭。求誉不得,或为福也。

【译文】人没有名誉可以存活,不是正道得来的名誉却能让人毁灭。求取名誉而得不到,这也许就是福气。

情滥无行,欲多失矩。其色如一,神鬼莫测。

【译文】情感过度就没有品行,欲望太多就会失去法则。神色保持不变,就无人能猜测出他的心思。

上无度失威,下无忍莫立。上下知离,其位自安。君臣殊密,其臣反殃。小人之荣,情不可攀也。

译文】上司没有度量容人就会失去威信,下属不能忍受屈辱就不会成就事业。上司和下属都懂得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的地位自然会保全。君主和臣子过於亲密,做臣子的反而会招来祸殃。小人的荣达,不可以和他们攀附交情。

情存疏也,近不过己,智者无痴焉。情难追也,逝者不返,明者无悔焉。

【译文】情感有疏远的时候,最亲近的人不会超过自己,有智慧的人不会对他人痴迷。情感难以追寻,过去的一去不回,明智的人不会懊悔不已。 多情者多艰,寡情者少难。情之不敛,运无幸耳。

【译文】注重情感的人艰辛多,缺乏情义的人磨难少。情感不加收敛,命运就不会有好结果了。

7 人困乃正,命顺乃奇。以正化奇,止为枢也。

【译文】人处困厄是正常的,命运顺利是出人意料的。把逆境转化为顺境,有所不为是关键。

事变非智勿晓,事本非止勿存。天灾示警,逆之必亡;人祸告诫,省之固益。躁生百端,困出妄念,非止莫阻害之蔓焉。

【译文】事情的变化不是有智慧的人就不能掌握,事情的根本不知停止就无法保存。天降灾难表示警告,违逆它一定会灭亡;人生祸乱让人警戒,反省它必有益处。躁进产生无穷祸患,困境容易生出邪恶的念头,不停止就不能阻止此中害处的蔓延了。

视己勿重者重,视人为轻者轻。患以心生,以蹇为乐,蹇不为蹇矣。

【译文】看视自己并不重要的人为人所重视,看视别人十分轻视的人被人轻贱。祸患从思想引发,如果把困境视为乐事,那麼困境就不是困境了。 穷不言富,贱不趋贵。忍辱为大,不怒为尊。蹇非敌也,敌乃乱焉。

【译文】穷困不可以说富贵的事,贫贱不要去攀附富贵的人。忍受屈辱是最重要的,不发怨怒是最宝贵的。困境不是敌人,真正的敌人是放纵胡为。 世之不公,人怨难止。穷富为仇,弥祸不消。

【译文】世道不公平,人们的怨恨就难以停止。穷人与富人互相仇视,遍布的祸患就无法消除。

君子不念旧恶,旧恶害德也。小人存隙必报,必报自毁也。和而弗争,谋之首也。

【译文】君子不计较以往的恩怨,计较以往的恩怨会损害君子的品行。小人心有隙怨一定要报复,这样只能让我毁灭。讲和而不争斗,这是谋略首先要考虑的。

名不正而谤兴,正名者必自屈焉。惑不解而恨重,释惑者固自罪焉。私念不生,仇怨无结焉。

【译文】没有适当的名义就会惹来非议,让名义归正就一定要委屈自己了。疑惑不能解除仇恨就会加重,想消融疑惑的人一定要自我谴责了。自私的念头不产生,仇怨就不会结下了。

宽不足以悦人,严堪补也。敬无助於劝善,诤堪教矣。

【译文】宽厚并不能讨好所有的人,严厉可以作为它的补充。恭敬对劝人改过没有帮助,诤谏就可以教导他了。

9 欲无止也,其心堪制。惑无尽也,其行乃解。

【译文】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思想可以制伏他。疑惑是没有尽头的,践行就能解除它。

不求於人,其尊弗伤。无嗜之病,其身靡失。自弃者人莫救也。

【译文】不向他人求助,尊严就不能受到伤害。没有特殊爱好的毛病,自身就不会迷失。自我放弃的人人们无法拯救他。

苦乐无形,成於心焉。荣辱存异,贤者同焉。事之未济,志之非达,心无怨而懮患弗加矣。

【译文】苦与乐没有一定的形态,它的形成取决於人们的思想。荣与辱存有差异,贤明的人却同等对待它们。事情没有成功,志向不能达到,思想上没有抱怨就不会增加人的懮虑和祸患了。

仁者好礼,不欺其心也。智者示愚,不显其心哉。

【译文】仁德的人喜好礼仪,是不愿欺骗他的思想。有智慧的人显现愚钝,

是不想暴露他的思想。

服人者德也。德之不修,其纔必曲,其人非善矣。

【译文】让人信服的是一个人的品行。不培养品行,人的纔能就会用於偏邪,他的下场便不是善终了。

纳言无失,不辍亡废。小处容庇,大节堪毁。敬人敬,德之厚也。

【译文】采纳他人的建议就没有缺失,不中途停止就不会前功尽弃。小的地方存有缺点,大的节操就可以被葬送掉。尊敬他人就要尊重他人的思想,这是提高品德的关键处。

诚非虚致,君子不行诡道。祸由己生,小人难於胜己。谤言无惧,强者不纵,堪险其德焉。

【译文】真诚不能靠虚假得来,所以君子不使用诡诈之术。祸患由於自身而产生,小人很难战胜自己。对诽谤的话不惧怕,对势大的人不放纵,以此可以验证一个人的品德了。

不察其德,非识人也。识而勿用,非大德也。

【译文】看不出人的品行,就算不上会识别人。能识人却不能任用他,就不能说是德高者了

5、度心第一

吏者,能也,治之非易焉。

仁者,鲜也,御之弗厚焉。

志大不朝,欲寡眷野。

才高不羁,德薄善诈。

民之所畏,吏无惧矣。

狡吏恃智,其勇必缺,迫之可也。

悍吏少谋,其行多疏,挟之可也。

廉吏固傲,其心系名,誉之可也。

治吏治心,明主不弃背己之人也。

知人知欲,智者善使败德之人焉。

御心第二

民所求者,生也;君所畏者,乱也。

无生则乱,仁厚则安。

民心所向,善用者王也。

人忌吏贪,示廉者智也。

众怨不积,惩恶勿纵。

不礼于士,国之害也,治国固厚士焉。

士子娇纵,非民之福,有国者患之。

士不怨上,民心堪定矣。

严刑峻法,秦之亡也,三代盛典,德之化也。

权重勿恃,名高勿寄,树威以信也。

擒心第三

德不悦上,上赏其才也。

才不服下,下敬其恕也。

才高不堪贱用,贱则失之。

能傲莫付权贵,贵则毁己。

才大无忠者,用之祸烈也。

人不乏其能,贤者不拒小智。 智或存其失,明者或弃大谋。 不患无才,患无用焉。

技显莫敌禄厚,堕志也。

情坚无及义重,败心矣。

欺心第四

愚人难教,欺而有功也。

智者亦俗,敬而增益也。

自知者明,人莫说之。

身危者骇,人勿责之。

无信者疑,人休蔽之。

诡不惑圣,其心静焉。

正不屈敌,其意谲(jue)焉。 诚不悦人,其神媚焉。

自欺少忧,醒而愁剧也。

人欺不怒,忿而再失矣。

纵心第五

国盛势衰,纵其强损焉。

人贵势弱,骄其志折焉。

功高者抑其权,不抑其位。 名显者重其德,不重其名。 败寇者纵之远,不纵之近。 君子勿拘,其心无拘也。

小人纵欲,其心惟欲也。

利己纵之,利人束之,莫以情易耳。 心可纵,言勿滥也。

行可偏,名固正也。

构心第六

富贵乃争,人相构也。

生死乃命,心相忌也。

构人以短,莫毁其长。

伤人于窘,勿击其强。

敌之不觉,吾必隐真矣。

贬之非贬,君子之谋也。

誉之非誉,小人之术也。

主臣相疑,其后谤成焉。

人害者众,弃利者免患也。 无妒者稀,容人者释忿哉。 逆心第七

利厚生逆,善者亦为也。

势大起异,慎者亦趋焉。

主暴而臣诤,逆之为忠。

主昏而臣媚,顺之为逆。

忠奸莫以言辩,善恶无以智分。

谋逆先谋信也,信成则逆就。 制逆先制心也,心服则逆止。 主明奸匿,上莫怠焉。 成不足喜,尊者人的也。 败不足虞,庸者人恕耳。 夺心第八

众心异,王者一。

慑其魄,神鬼服。

君子难不丧志,释其难改之。 小人贵则气盛,举其污泄之。 穷堪固守,凶危不待也。 察伪言真,恶不敢为。 神褫(chi)之伤,愈明愈痛。 苛法无功,情柔堪毕焉。 治人者必人治也,治非善哉。 屈人者亦人屈也,屈弗耻矣。 警心第九

知世而后存焉。

识人而后幸焉。

天警人者,示以灾也。 神警人者,示以祸也。 人警人者,示以怨也。 畏惩勿诫,语不足矣。 有悔莫罚,责于心乎。 势强自威,人弱自惭耳。 变不可测,小戒大安也。 意可曲之,言虚实利也。 诛心第十

诛人者死,诛心者生。 征国易,征心难焉。 不知其恩,无以讨之。 不知其情,无以降之。 其欲弗逞,其人殆矣。 敌强不可言强,避其强也。 敌弱不可言弱,攻其弱也。 不吝虚位,人自拘也。

行伪于谶(chen),谋大有名焉。 指忠为奸,害人无忌哉。

6、《韬晦术》---杨慎

隐晦卷一

东坡曰:“古之圣人将有为也,必先处晦而观明,处静而观动,则万物之情,必

陈于前。”

夫藏木于林,人皆视而不见,何则?以其与众同也。藏人于群,而令其与众同,人亦将视而不见,其理一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拔乎众,祸必及之,此古今不变之理也。

是故德高者愈益偃伏,才俊者尤忌表露,可以藏身远祸也。

荣利之惑于人大矣,其所难居。

上焉者守之以道,虽处亢龙之势而无悔。

中焉者,守之以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仅保无过而已。

下焉者率性而行,不诛即废,鲜有能保其身者。

人皆知富贵为荣,却不知富贵如霜刀;人皆知贫贱为辱,却不知贫贱乃养身之德。 倘知贫贱之德,诵之不辍,始可履富贵之地矣。

处晦卷二

夫阳无阴不生,刚无柔不利,明无晦则亡,是故二者不可偏废。

合则收相生相济之美,离则均为无源之水,虽盛不长。

晦者如崖,易处而难守,惟以无事为美,无过为功,斯可以免祸全身矣。 势在两难,则以诚心处之,坦然荡然若无事然,勿存机心,勿施巧诈。方得事势之正。

物非苟得则有患得患失之心,而患得当先患失,患失之谋密,始可得而无患,得而不失。

音大者无声,谋大者无形,以无形之谋谛有形之功,举天下之重犹为轻。 事之晦者或幽远难见,惟有识者鉴而明之,从容谛谋,收奇效于久远。 祸福无常,惟人自招,祸由己作,当由己承,嫁祸于人,君子不为也。

福无妄至,无妄之福常随有无妄之祸,得福反受祸,拒祸当辞福,福祸之得失尤宜用心焉。

养晦卷三

夫明晦有时,天道之常也,拟于人事则珠难形辩。

或曰:“‘君子以自强不息’何用晦为?”此言虽佳,然失之于偏。

天有阴晴,世有治乱,事有可为不可为。知其理而为之谓之明智,反之则为愚蠢。 晦非恒有,须养而后成。善养者其利久远,不善养者祸在目前。

晦亦非难养也,琴书小技,典故经传,善用之则俱为利器。

醇酒醉乡,山水烟霞,尤为养晦之炉鼎。

人所欲者,顺其情而与之;我所欲者,匿而掩之,然后始可遂我所欲。 君子养晦,用发其光;小人养晦,冀逞凶顽。晦虽为一,秉心不同。 至若美人遭嫉,英雄多难,非养晦何以存身?

愚者人嗤,我则悦安,心非悦愚,悦其晦也。

愚如不足,则加以颠。既愚且颠,谁谓我贤?养晦之功妙到毫颠。

谋晦卷四

若夫天时突变,人事猝兴,养晦则难奏肤功,斯即谋晦之时也。

晦以谋成,益见功用,随匪由正道,却不失于正,以其用心正也。

谋晦当能忍,能忍人所不能忍。始成人所不能成之晦,而成人所不能成之功。 夫事有不可行而又势在必行,则假借行之势以明不可行之理,是行而不行矣。 破敌谋、挫敌锋,勇武猛鸷成不如晦之为用。

至若万马奔腾、千军围攻,我困孤城,勇既不敌,力不相侔,惟谋惟晦,可以全功。

晦者忌名也,以名近明,有亢上有悔之虞。

负君子之重名,偶行小人之事,斯亦谋晦之道也。

己所不欲,拂逆则伤人之情,不若引人入晦,同晦则同欲,无逆意之患矣。 人欲不厌,拒之则害生,从之则损己,姑且损己从人,继而尽攘为己有。 居众所必争之地,谋晦以全身,谋晦以建功,此又谋晦之大者也。

诈晦卷五

诈虽恶名,亦属奇谋。

孙子曰:“兵不厌诈。”施之于常时,人亦难防。

运诈得理,可以成晦焉。

直道长而难行,歧路多而忧亡羊,妙心辩识,曲径方可通幽。

诈以求生,晦以图存。非不由直道,直道难行也。

操以诈而兴,莽以诈得名,诈之为术亦大矣,随贤人有所不免。

厌诈而行实,固君子之本色;昧诈而堕谋,亦取讥于当世。

是以君子不喜诈谋,亦不可不识诈之为谋。

人皆喜功而诿过,我则揽过而推功,此亦诈也,卒得功而无过。

君臣之间,夫妇之际,尽心焉常有不欢,小诈焉愈更亲密,此理甚微,识之者鲜。 诈以非易为也,术不精则败,反受其害,心不忍不成,徒成笑柄。

避晦卷六

易曰:“趋吉避凶。”

夫祸患之来,入洪水猛兽,走而避之则吉,逆而迎之则亡。

是故兵法三十六,走为最上策。

避非只走也,其道多焉。最善者莫过于晦也。扰敌、惑敌,使敌失觉,我无患焉。 察敌之情,谋我之势,中敌所不欲,则彼无所措手亦。

居上位者常疑下位者不忠,人之情不欲居人下也,遭上疑则危,释之之道谨忠而已。

如若避无可避,则束身归命,轻则伤身,不可不深究其理也。

古来避害者往往避世,苟能割舍嗜欲,方外亦别有乐天也。

避之道在坚,避须避全,勿因小缓而喜,勿因小利而动,当执定深、远、坚三字。 心晦卷七

心生万物,万物唯心。时世方艰,心焉如晦。

鼎革之余,天下荒残,如人患赢疾,不堪繁剧,以晦徐徐调养方可。

至若天下扰攘,局促一隅,举事则力不足,自保则尚有余,以晦为心,静观时变,坐胜之道也。

夫士莫不以出处为重,详审而后决。出难处易,以处之心居出之地,可变难为易。 廊庙枢机,自古为四战之地,跻身难,存身尤难。

惟不以富贵为心者,得长居焉。

古人云:“我不忧富贵,而忧富贵逼我。”人非恶富贵也,惧富贵之不义也。 兴利不如除弊,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无事。无事者近乎天道矣。 用晦卷八

制器画谋,资之为用也,苟无用,虽器精谋善何益也。

沉晦已久,人不我识,虽知己者莫辩其本心。用晦在时,时如驹逝,稍纵即逝之矣。

欲择时当察其几先,先机而动,先发制人,始可见晦之功。

惟夫几不易察,幽微常忽,待其壮大可识,机已逝于九天,杳不可寻矣。

是故用晦在乎择时,择时在乎识几,识几而待,择机而动,其惟智者乎

7、处世悬镜 南北朝 傅昭

识之卷一

天地载道,道存则万物生,道失则万物天。 天道之数,至则反,盛则衰。炎炎之火,天期近矣。 自知者智,自胜者勇,自暴者贱,自强者成。 不矜细行,终毁大德。 夫用人之道,疑则生怨,信则共举。 有胆无识,匹夫之勇;有识无胆,述而无功;有胆有识,大业可成。 柔舌存而坚齿亡,何也?以柔制胜。 见一落叶,而知秋临;睹洼中之冰,而晓天寒。 用人者,取人之长,辟人之短;教人者,成人之长,去人之短也。 岁寒乃见松柏本色,事险方显朋友伪贤。

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草木春秋,亦枯亦荣。 智莫难于知人,痛莫苦于去私。 君子之生于世也,为其所可为,不为其所不可为。 胆劲心方,虽弱亦强。 以势友者,势倾则断;以利友者,利穷则散。 谄(chan)谀逢迎之辈,君子鄙之。何以货利而少舛(chuan)?上之需也。 纲举目张,执本末从。 天下皆知取之为取,而莫知与之为取。 金玉满堂,久而不知其贵;兰蕙满庭,久而不闻其香。

故,鲜生喜,熟生厌也,君子戒之。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伐矜好专,举事之祸也。 一贵一贱,乃知世态;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纵欲者,众恶之本;寡欲者,众善之基。

行之卷二

欲成事必先自信,欲胜人必先胜己。 君子受言以明智,骄横孤行祸必自生。 孟子曰:“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时者,机遇也。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故君子得道,小人求利。 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非知之实难;惟行之,艰也。 令行生威,威而有信,信则服众。 蓄不久则著不盛,积不深则发不茂。 学贵有恒,勤能补拙。 宁忍胯下之辱,不失丈夫之志。 当断不断,必有祸乱;当断则断,不留祸患。 精于理者,其言易而明,粗于事者,其言浮而狂。故,言浮者亲行之,其形可见矣。 五岳之外,尚有山尊;至人之上,亦有圣人。 止之卷三

大怒不怒,大喜不喜,可以养心;靡俗不交,恶党不入,可以立身;小利不争,小忿不发,可以和众。 见色而忘义,处富贵而失伦,谓之逆道。逆道者,患之将至。 恩不可过,过施则不继,不继则怨生;情不可密,密交则难久,中断则有疏薄之嫌。 不贪权,敝户无险;不贪杯,心静身安。 直木先伐,全璧受疑;知止能退,平静其心。 养心莫善于寡欲,养廉莫善于止贪。 高飞之鸟,死于美食;深潭之鱼,忘于芳饵。 外贵而骄,败之端也;处富而奢,衰之始也。去骄戒奢,惟恭惟俭。 钱字拆开,乃两戈争金,世人应晓其险也。 廉于小者易,廉于大者难;廉于始者易,廉于终者难。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盈则必亏。 改过宜勇,迁善宜速。迷途知返,得道未远。

藏之卷四

有大而能谦者豫;有才而恃显者辱。 山以高移,谷以卑安,恭则物服,骄则必挫。 蝼蚁之穴,能毁千里之堤;三寸之舌,可害身家性命。 德行昭著而守以恭者荣,功高不骄而严以正者安。 聪明过露者德薄,才华太盛这福浅。 自高者处危,自大者势孤,自满者必溢。 人情警于抑而放于顺,肆于誉而敕于毁。 君子宁抑而济,毋顺而溺;宁毁而周,毋誉而缺。 觉人之诈,不形于言;受人之侮,不动于色。此中有无穷意味。 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不显。 持盈履满,

君子兢兢,住不宜显,过显则危。 柔之戒,弱也;刚之戒,强也。

忍之卷五

和者无仇,恕者无怨,忍者无辱,仁者无敌。 忍一言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心有忍,其乃有济;有容,德乃大。 千尺之松,不蔽其根者,独立无辅也;百里之林,鸟兽群聚者,众木威济也。故,贤者聚众而成事,恕众而收心。 宁让人,勿使人让我;宁容人,勿使人容我;宁亏己,勿使我亏人。此君子之为也。与人当宽,自处当严。 不制怒,无以纳谏,不从善,无以改过。 不期而遇,时也,无利而助,诚也,助而无怨,是为君子之德。 容人者人容,治人者人治。 狭路行人,让一步为高,酒至酣处,留三分最妙。

信之卷六

宽则得众,恭者宜人,信则信人,敏者功成。 厚德可载物,拙诚可信人。 忠信谨慎,此德义之基也;虚无诡谲(jue),此乱道之根也。 践行其言而人不信者有矣,未有不践言而人信之者。 巧伪似虹霓,易聚易散;拙诚似厚土,地久天长。 自谋不诚,则欺心而弃已;与人不诚,则丧德而增怨。 修学不以诚,则学浅;务事不以诚,则事败。 友者,温不增华,寒不改叶,富不忘旧,历夷险而益固。 坚石碎身,其性不易,君子素诚,其色不改。 夫信天地之诚,四时生焉,春华秋实;夫信人之诚,同尔趋之,霸业兴焉。 君子不失信于人,不失色于人。 君子行法,公而忘私;小人行贪,囊私弃公。

曲之卷七

水曲流长,路曲通天,人曲顺达。 豪夺不如智取,己争不如借力。 山势崇峻,则草木不茂;水势湍急,则鱼鳖不生。观山水可以观人矣。 屈己者和众,宽人者得人。 自重者生威,自畏者免祸。 用心而志大,智圆而行方,才显而练达,成事之基。 渊深鱼聚,林茂鸟栖。 处大事贵乎明尔能新,处难事贵乎通而能变。 择路宜直,助人宜曲;谋事宜秘,处人宜宽。 圣人不能为时,而能以事适时,事适于时者其功大。 山,水绕之;林,鸟栖之,曲径可通幽也。

处君子宜淡,处小人当隙,处贼徒当方圆并用。

厚之卷八

兵不厌诈,击敌无情。 在上者,患下之骄;在下者,患上之疑,故,下骄,上必削之;上疑,下必惧之。 人心叵测,私欲惑尔,去私则仁生。 糜情羁足,疑事无功。 毒来毒往,毒可见矣。 蜂虿之毒,可伤肌肤;人心之黑,可弥日月。 无欲则生仁,欲盛则怀毒。 君子怀德养人,小人趋利害人。怀德者德彰,趋利者利显。 行事审己,旨在利弊。 有奇思方有奇行,有奇举必有奇事。成大事者,鲜有循规蹈矩之行。

舍之卷九

伐欲以炼情,绝欲以达志。 大勇无惧,命之不惜,何足惧哉? 穷思变,思变则通;贵处尊,处尊则怠。 逐利而行多怨,割爱适众身安。 将欲扬之,必先抑之;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君子不为轩冕失节,不为穷约趋俗。 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 富贵生淫欲,沉溺致愚疾。 溺财伤身,散财聚人。 退以求进,舍以求得。

9、荣枯鉴

圆通卷一

善恶有名,智者不拘也。天理有常,明者不弃也。道之靡通,易者无虞也。 惜名者伤其名,惜身者全其身。名利无咎,逐之非罪,过乃人也。

君子非贵,小人非贱,贵贱莫以名世。君子无得,小人无失,得失无由心也。 名者皆虚,利者惑人,人所难拒哉。

荣或为君子,枯必为小人。君子无及,小人乃众,众不可敌矣。名可易事难易也,心可易命难易也,人不患君子,何患小人焉?

闻达卷二

仕不计善恶,迁无论奸小。悦上者荣,悦下者蹇。君子悦下,上不惑名。小人悦上,下不惩恶。下以直为美,上以媚为忠。直而无媚,上疑也;媚而无直,下弃也。上疑祸本,下弃毁誉,荣者皆有小人之谓,盖固本而舍末也。?? 富贵有常,其道乃实。福祸非命,其道乃察。实不为虚名所羁,察不以奸行为耻。 无羁无耻,荣之义也。

求名者莫仕,位非名也。求官者莫名,德非荣也。君子言心,小人攻心,其道不同,其效自异哉。

解厄卷三

无忧则患烈也。忧国者失身,忧己者安命。祸之人拒,然亦人纳;祸之人怨,然亦人遇。君子非恶,患事无休;小人不贤,佘庆弗绝。

上不离心,非小人难为;下不结怨,非君子勿论。祸于上,无辩自罪者全。祸于下,争而罪人者免。

君子不党,其祸无援也。小人利交,其利人助也。道义失之无惩,祸无解处必困,君子莫能改之,小人或可谅矣。

交结卷四

智不拒贤,明不远恶,善恶咸用也。顺则为友,逆则为敌,敌友常易也。 贵以识人者贵,贱以养奸者贱。贵不自贵,贱不自贱,贵贱易焉。贵不贱人,贱不贵人,贵贱久焉。

人冀人愚而自明,示人以愚,其谋乃大。人忌人明而自愚,智无潜藏,其害无止。明不接愚,愚者勿长其明。智不结怨,仇者无惧其智。

君子仁交,惟忧仁不尽善。小人阴结,惟患阴不制的。君子弗胜小人,殆于此也。

节仪卷五

外君子而内小人者,真小人也。外小人而内君子者,真君子也。德高者不矜,义重者轻害。

人慕君子,行则小人,君子难为也。人怨小人,实则忘义,小人无羁也。难为获寡,无羁利丰,是以人皆小人也。

位高节低,人贱义薄。君子不堪辱其志,小人不堪坏其身。君子避于乱也,小人达于朝堂。

节不抵金,人困难为君子。义不抵命,势危难拒小人。不畏人言,惟计利害,此非节义之道,然生之道焉。

明鉴卷六

福不察非福,祸不预必祸。福祸先知,事尽济耳。

施小信而大诈逞,窥小处而大谋定。事不可绝,言不能尽,至亲亦戒也。佯惧实忍,外恭内忌,奸人亦惑也。知戒近福,惑人远祸,俟变则存矣。

私人惟用,其利致远。天恩难测,惟财可恃。以奸治奸,奸灭自安。伏恶勿善,其患不生。

计非金者莫施,人非智者弗谋,愚者当戒哉。

谤言卷七

人微不诤,才庸不荐。攻其人忌,人难容也。陷其窘地人自污,谤之易也。善其仇者人莫识,谤之奇也。究其末事人未察,谤之实也。设其恶言人弗辩,谤之成也。

谤而不辩,其事自明,人恶稍减也。谤而强辩,其事反浊,人怨益增也。

失之上者,下必毁之;失之下者,上必疑之。假天责人掩私,假民言事见信,人者尽惑焉。

示伪卷八

无伪则无真也。真不忌伪,伪不代真,忌其莫辩。

伪不足自祸,真无忌人恶。顺其上者,伪非过焉。逆其上者,真亦罪焉。求忌直也,曲之乃得。拒忌明也,婉之无失。

忠主仁也,君子仁不弃旧。仁主行也,小人行弗怀恩。君子困不惑人,小人达则背主,伪之故,非困达也。

俗礼不拘者非伪,事恶守诺者非信,物异而情易矣。

降心卷九

以智治人,智穷人背也。伏人慑心,其志无改矣。

上宠者弗明贵,上怨者休暗结。术不显则功成,谋暗用则致胜。君子制于亲,亲为质自从也。小人畏于烈,奸恒施自败也。

理不直言,谏非善辩,无嫌乃及焉。情非彰示,事不昭显,顺变乃就焉。 仁堪诛君子,义不灭小人,仁义戒滥也。恩莫弃贤者,威亦施奸恶,恩威戒偏也。

揣知卷十

善察者知人,善思者知心。知人不惧,知心堪御。

知不示人,示人者祸也。密而测之,人忌处解矣。君子惑于微,不惑于大。小人虑于近,不虑于远。

设疑而惑,真伪可鉴焉。附贵而缘,殃祸可避焉。结左右以观情,无不知也。 置险难以绝念,无不破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