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幼儿读物幼儿读物

我眼中的求是故事——浙大西迁

发布时间:2013-09-22 19:32:36  

我眼中的求是故事——西迁过程中的求是往事

社科1111班团支部

大海浩瀚而不自满,所以能容纳千江万河。大学学问广阔无际,延伸到整个宇宙天地。百余年前在中国东南的浙水之滨,有一所一求是为宗旨的国立大学,便是今日的浙大。浙大在百年间由在国难中诞生的求是书院,发展到今日拥有五个校区,理工农医文经法俱全的综合性大学,经历了无数代校友的努力,其中最可歌可泣的就是抗日战争中的西迁办学,由于条件所限,我们无法大规模地走访西迁办学点,只能限于杭州市内,我们社科1111班团支部于十月底举行了校区游,并且在玉泉校区临时随机采访了许多七十年代回访母校的老校友,并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了许多有关浙大的往事。

谈起浙大,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我们的竺可桢校长,当年由于日寇的侵略,浙江大学在竺可桢校长的率领下,举校西迁,坚持办学。我们都知道,浙大在当年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不但没有衰落,反而从中崛起,成长为中国最有名的大学,实力强劲,我们从老校友口中了解到,如今的复旦数学部全国闻名,就是当年的老浙大分出去的,可见当时浙大的实力之强,甚至有了“东方剑桥”的美誉。如今在浙大,随处可见的便是“求是”二字,我们可知道,这种精神是何时正式成为我们学校的校训的吗?正是在西迁办学的时候进一步形成并加强的,在艰苦的条件下,“求是”精神反而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根据老校友回忆,七十年代的时候,杭州冬天比现在还要格外寒冷,并且没有像北方一样的暖气等保暖措施,那时他们即使手指冻得像萝卜一样臃肿,也坚持在老校舍里自习,想必这也是浙大的学术一直维持在中国领先水平的一个重要原因。所谓求是,顾名思义,就是脚踏实地的探求真理,不浮躁,不浮夸,专心搞学术的风气,当年西迁形成的求是精神,想必对之后的浙大学风影响十分巨大,才能让老校友们有这样的感叹和体悟。直至今日,我们浙大也以脚踏实地,活跃爱质疑的学风著名,放眼课堂,总会有充满思辨色彩的提问,放眼自习室,无论酷暑严寒,总是座无虚席,相信一个好的学风,好的校训,更能对一个学生的一生产生巨大的影响。刚踏入浙大伊始,我们便是求是学院的学生,园衫上也印着“求是”的水墨大字,作为丹青人,更是秉承着由“求是”发展出来的“自信负责大气有为”的园训,可见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求是”二字已经深深刻在每一个浙大人的心中。

那么西迁过程中,“求是”精神的发展具体体现在哪里呢?这就是奋斗精神、牺牲精神、革命精神和科学精神。当年战火连篇的时代,老浙大的全校师生力行求是,不畏艰险,追求真理,创造了我国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其间形成的西迁文化,也成为了浙大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回顾西迁历程,1937年浙大初迁,分三批前往浙江建德,各种办学仪器也随学生转移,分散在寺庙教会小学等地,一边搬迁一边求学,其间由于大部分时间是借寺办学,远离杭州市区,竺可桢校长发现了这样的好处——教师和学生朝夕相处,不仅上课方便,而且也有利于养成良好的习惯,让学生从老师身上学到更多好东西,所以竺可桢校长便提出了“导师制”的想法,这一想法一直延续到今天,李政道等大师都是导师制的受益者,如今的浙江大学之江校区,也自2007年实行了“教授治院”,成为较为独立的深造好地方。随着日寇的攻击,杭州陷落后,随即前往江西,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的转移显得更加熟练和井井有条,学生们兵分几路,由导师带领,其中可歌可泣的便是竺可桢先生的夫人张侠魂女士,在停居泰和时身染痢疾,当时学校条件艰苦,夫人也得不到好的医疗救治,找不到医生,也不能吃到好的补品和药品,最终在泰和离开了人事,随之而去的还有竺可桢校长的二儿子,也是因为同样的疾病,这接二连三的灾难,给竺老先生的精神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师生看见校长哀痛憔悴的脸,都不禁心中一动,流下了悲悯的泪水,即使如此,竺可桢老校长也没有放弃,依旧把全部的心力放在浙大的老师和学生身上,为了维持住浙大鞠躬尽瘁,这便是浙大历史上

令人悲叹的“泰和遗恨”。还是由于战事的影响,一年之后浙大的西迁队伍终于在泰和也无法站立住脚,竺校长亲自勘察,决定向南往广西行进,我们都知道,广西身处低纬,地形复杂多丘陵,空气又潮湿,当年我们的浙大师生到达广西时首先就由于水土不服和当地疾病染上了疟疾,生活非常非常艰苦,即使是维持日常吃穿用度也已经十分困难。但正如当年的长征队伍一样,我们昔日的“学长学姐”依旧发挥了以苦为乐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保持着十分高昂的情绪和斗志,老师们也更加用心的教学,希望用自己的热情感染学生,能够支持着他们面对当前的困难,而且面对国仇家难,表现出了坚定的立场,活跃地参加了许多抗日宣传活动。在广西,我们浙大还组建了“求是篮球队”,还在比赛中获得了优胜。在广西宜山的时候,我们浙大师生竟成为了日寇进攻的目标,日寇出动十八架敌机,疯狂地投下炸弹数百枚,大部分校舍均被摧毁,除了百余名学生之外,浙大已一无所有。面对这样惨烈的现实,我们浙大的教师身先士卒,拿出自己的相当部分用度分给学生,此时,师生是一体的。也正是此事之后,根据竺可桢校长的建议,浙大的校务会议正式确定了求是的校训,并且请马一浮先生写下了我们耳熟能详的校歌,也就是开学前印在我们录取通知书上的句子:“大不自多,海纳江河,为学无际,际于天地。”最后我们浙大转战贵州,到达过遵义,湄潭。1946年,抗战基本结束,浙大迁离遵义,回返杭州,这才结束了漫长而苦痛的西迁历程。

今日的玉泉校区,校门对面就有一个印有“求是精神”和竺可桢校长等教职工的铜像的纪念墙,这不仅仅是一个纪念物,更记载着一大段可歌可泣的浙大历史,感人至深的求是故事,通过这次走访校区和老校友,我们对浙大的历史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对我们的学校也多了一份热爱。相信每一位团员都受到了激励和感动,必将不辜负前辈们的希望,将求是精神以实际行动传递下去。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