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一个先天畸形儿母亲的困惑

发布时间:2014-02-10 16:56:01  

引标:胎儿畸形筛查正常 她却生下了畸形儿

主标:一个先天畸形儿母亲的困惑

本报记者 徐立群

18个月大的秦若兰摇摇晃晃地往前挪动着,左脚、右脚,右脚、左脚……还没挪出几步,眼看就要摔倒。守在一旁的李珊连忙伸出手,紧紧抱住女儿。

与同龄的小朋友不同,小若兰无法在走路时掌握平衡,原因在于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畸形。李珊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孕期检查时胎儿一切正常,生出来的孩子却是先天畸形?除了这个不幸的家庭,医院是否应该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多次孕检正常 生出畸形儿

对很多家庭来说,孩子的降生是一种幸福。但对李珊来说,女儿的到来却是十足的灾难。“曾经的美好都因一个不健全孩子的出生幻灭了!”

2011年4月1日,怀孕11周的李珊来到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医附院”),做了第一次孕期检查。彩色超声提示为“宫内早孕”,也就是正常怀孕的早期,没有任何问题。

2011年6月16日,李珊再次来到医附院,做了系统超声检查,即胎儿畸形筛查。超声提示为“宫内单活胎中孕,胎儿大小相当于22周3天”,意思是她怀的是单胞胎,胎儿发育正常。

此后,李珊又在医附院和桂林市人民医院城北院区进行了胎儿常规超声检查,并于2011年10月17日顺产生下了小若兰。让李珊和家人震惊的是,小若兰是一个“左足内翻、臀部肿物、脊髓有膜膨出”的先天畸形儿。

家属:医院漏诊 理应负责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孕期检查一切正常,生出来的却是一个畸形儿?

2011年11月9日,李珊带着小若兰和满腹疑惑,远赴北京做手术,她已不再信任桂林的医院。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小若兰被进一步诊断为“脊髓栓系综合征、椎管内脂肪瘤、先天性脊柱裂、脊膜膨出”。

李珊翻看此前在桂林两家医院做的孕期检查报告单,却发现上面无一例外地写着“胎儿脊柱:脊柱双光带平行排列,整齐连续,四肢部分切面可见”。

李珊认为,这两家医院显然存在过错,遗漏了胎儿脊柱畸形的诊断,应当为此承担医疗事故责任。“如果当初医院检查出胎儿是畸形的,那我肯定会把孩子打掉。否则既是对孩子不负责任,也是对整个家庭不负责任。”

“孩子都养这么大了,谁都不忍心放弃给她治病。”小若兰的奶奶叹了口气,“看她现在聪明可爱的样子,如果是健全的,这个家庭该有多幸福啊!”

医院:技术局限 诊断困难

在医院看来,小若兰的遭遇固然不幸,但却是难以避免的。

“医学是在不断完善的,以现在的科学技术力量,无法诊断出所有的疾病。”医附院医务部主任袁晟光说,“医生和家属一样,都希望生下来的宝宝是健全的。但由于目前超声技术的局限性,还不能百分百地查出小若兰这样的先天畸形。”

袁晟光解释,先天性脊柱裂分为开放性、闭合性、囊性三种情况,根据玉泉医院的手术记录描述,可以判断小若兰患的是闭合性脊柱裂,以当前的超声技术是很难检查出来的。

这一说法得到了第三方专家的支持。2012年11月,李珊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桂林医学会出具的鉴定书认为“超声检查存在一定局限”,“患儿的不良后果与两家医院的诊疗行为

均无因果关系”。

2013年5月,李珊再次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广西医学会的鉴定意见为:“患儿所患的脊柱裂属于闭合性脊柱裂,产前超声难以诊断,也不在要求诊断范围之内。”两次鉴定的结论一致为“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

争议:检查结果是否可信?

医院的解释和专家的鉴定并没有让李珊和家人信服,她们又向法院申请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认为两家医院的行为虽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存在医疗过错。

据了解,超声检查是目前胎儿畸形最主要的产前诊断方法,一般分为三级。李珊在孕期所做的多次检查,只有2011年6月16日做的那次检查是三级检查,以检查胎儿畸形为目的。其余检查都是一级检查,不进行胎儿畸形的筛查或诊断。

这次检查是专家进行医疗事故鉴定最关键的依据,而李珊却对检查结果有着诸多怀疑。 首先,她怀疑检查结果并不可靠,整个检查过程并非由在报告单上签字确认的医生亲自操作,操作医生可能不具备相关资质,漏看了胎儿脊柱;其次,她怀疑院方有篡改原始检查影像资料的行为。

有人向她透露,只有通过患者检查申请单上的序列号才能查询出对应的超声影像。但院方却说原始申请单没有保存,在取证时直接输入她的姓名就调取出了影像资料。

袁晟光表示,医院的影像数据库很早就可以通过姓名直接查询。至于检查过程,虽然不是由签字医生亲自操作,但最终结果由她进行把关和负责。

2013年6月7日,李珊夫妇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递交材料,举报投诉医附院“篡改、伪造、变造超声影象数据资料,危害公共生安全”。同时,她们向法院申请暂缓进行医疗过错鉴定,要求等这些资料的真实性得到权威机构证实后再行鉴定。

到目前为止,事情还没有最终的定论。到今年10月份,小若兰就要满两岁了。届时李珊夫妇将带她去北京寻求再次手术的可能,“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愿意放弃”。

袁晟光则表示:“发生这样不幸的事,谁都不想。如果法院判决医院有过失,我们一定会承担相应责任。”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