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阅读,伴孩子成长

发布时间:2014-05-31 23:44:12  

开启心智 传承理念 明辨是非

阅读,伴孩子成长(国际视野)

《 人民日报 》( 2014年05月31日 05 版)

儿童读物是一类特殊的出版物,儿童也是一类特殊的读者。随着时代的变迁,世界各地的儿童读物出现体裁和载体的变化。但不管怎样改变,其中传递出的真善美的价值观,培养孩子们勇敢、真诚、责任、爱国的理念从未改变。在国际儿童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和本报驻外记者一道,感受驻在国儿童的阅读生活

经典读物最美、最富有生命力

今年10岁的达尼埃拉正在马德里上小学4年级,小姑娘平时喜欢唱歌,是学校合唱团的一员,还喜欢读书。她告诉本报记者,自己最近在看一本名叫《橄榄树旁的一口深井》的书,是西班牙的一个作家写的,讲的是15世纪末犹太人被西班牙驱逐的历史。“其实这本书是我哥哥的,我偷偷看。”达尼埃拉悄悄告诉记者。在她最喜爱的书单上,有《小王子》《巴黎圣母院》《变形记》以及《十万个为什么》这些经典,《小屁孩日记》和《哈利·波特》等畅销书同样名列其中。达尼埃拉的父亲卡洛斯说:“我们每年都会给她买五六本课外书。大部分是她自己挑的,也有一些学校推荐的。我们希望她多读一些经典文学作品,她自己也很喜欢。”

与大多数国家类似,儿童图书是西班牙图书市场的一个支柱,每年的销量大约占西班牙图书总销量的12%至17%。每年西班牙出版界大约会出版1.5万本新儿童图书,而每本的平均销量在数千本。“这些图书中,经典读物仍然占据着重要地位”,西班牙青少年读物之友协会主席何塞·玛利亚·吉铁雷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研究显示,与二三十年前相比,西班牙儿童读物市场一个突出的变化是插图本读物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明显的增长,越来越多经典读物也在其儿童版中配上精美的插图;另一个重要变化是大量外国经典儿童读物被引入西班牙,比如瑞典、德国、中国和日本的读物,这些读物一般都是译自原文,而不是由英语版本翻译过来的。“这些非传统的外国经典读物目前很受欢迎,它们增添了经典的魅力。”西班牙青少年读物研究协会主席布兰卡·罗格说。

事实证明,经典读物无论何时都不会过时,比如安徒生和格林兄弟的作品,比如佩罗的《小红帽》和《穿靴子的猫》等等。西班牙也有一些出色的儿童读物作家,其杰出代表是20世纪初的卡列哈·费尔南德斯,他的《卡列哈故事》已经成为西班牙几代人儿时必读的作品。罗格指出,西班牙的教育界一直非常提倡青少年多阅读文学作品,因为这有利于培养其想象力,也希望青少年能够从文学作品中学习一些做人的基本原则和优秀品德。目前西班牙

青少年阅读最多的作品中,有大量经典读物,这些读物一般都是学校推荐阅读的。从题材上来讲,那些提倡友谊、反对暴力、强调对话及融合的作品是最受欢迎的。

英国文化和出版业发达,英国也是儿童读物出版、发行和普及的大国。在当今不少国家包括儿童读物在内的图书市场面临挑战的情况下,英国的儿童图书却不断保持增长的势头。据英国《书商》杂志公布的数据,2013年,英国儿童读物销量旺势增长,其中小说类读物和非小说类读物的市场分别增长了2%和1.5%,各种迹象显示,今年儿童图书依然“前景乐观”。

英国“诗与画出版社”经理克里斯蒂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英国儿童读物发展很快,读物的变化本身就是时代留下的“印痕”。现在,英国儿童读物在经过长期的演变之后,似乎在向经典和传统回归,比如英国教育部要求在中小学的课文中增加有关莎士比亚、狄更斯等经典作家作品的内容,就是一个例证,这也是英国政府注重民族文化教育、着眼于普及和传承民族文化菁华的结果。

基于这种认识,克里斯蒂娜创建了“诗与画出版社”,先后推出了《花园里的快乐飞虫》等系列幼儿读物,主要针对4岁到7岁的孩子,“通过阅读我们推出的系列读物,可以开发幼儿智商、增强自信心、扩大知识面和帮助识字等,这是我们出版社成立的初衷和宗旨”。在内容上,他们特别注重故事性和可读性,通过一个个动人、曲折的故事,引导儿童产生强烈的阅读兴趣。克里斯蒂娜说,“这也是回归经典的一个表现,因为经典是最美、最耐读、最有价值和最富有生命力的。”

儿童文学不仅能激发想象力,而且是美的熏陶

英国媒体分析认为,英国儿童读物和图书市场持续上扬的态势难能可贵,它从一个侧面折射出英国时代的发展和变迁。英国《太阳报》评论称,英国人是“欧洲最不舍得告别童年的民族”,其中,儿童读物一直红火就是明显的佐证。事实上,英国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个

产生自觉和自成系统少儿文学的国家”,而且长期以来,英国每年创作的儿童文学品种和数量都远远多于其他国家。

早在1730年,英国出版商特尔曼就开始专门出版儿童读物,诞生于18世纪初的《为儿童的小书》是第一本从儿童而非成人的眼光谈教育的图书。不过,当时的儿童读物以干巴巴的道德说教为主,内容也比较单一、浅薄和乏味。直到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摄影学家和小说家刘易斯·卡罗尔创作出《爱丽丝梦游仙境》,这一状况才彻底得到改观。《爱丽丝梦游仙境》是一本被认为“开辟了英国儿童文学黄金时代的图书”。接着,王尔德的《快乐王子》、巴里的《彼得·潘》等,把英国儿童读物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内容也不断丰富,不再是生硬、刻板的说教,也不再是简单的故事演绎,而变得具象、丰满、深刻,有人物,有情节,有性格刻画,有环境烘托和景物描写,使儿童读物真正成为了精妙的文学,从而很好地激发儿童的想象力,并使他们受到美的熏陶和教育。

英国少儿读物契合时代特色,不断进行调整。罗尔德·达尔是J·K·罗琳之前最流行的英国儿童文学作家,自1961年出版第一部童话《詹姆斯和巨桃》,他一共创作了20多本儿童读物,其中大部分是童话,也有小说、诗歌和自传。罗尔德·达尔的儿童读物不回避社会问题,不掩饰矛盾冲突,他把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写进书中,充分相信儿童辨别是非、真假、善恶的能力,他的儿童读物很好地反映了一个特定的时代。直到1997年,J·K·罗琳的哈利·波特魔幻系列小说横空问世,一个新的儿童读物时代由此开启。哈利·波特系列极大地满足了儿童的想象力,虽然是魔幻,但它描写的忠奸、美丑、真伪、善恶等命题,也是真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因此,可以说是客观生活和社会现实的另类投射。

“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转型冲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俄罗斯国立儿童图书馆儿童读物社会学、心理学与教育学研究室主任叶连娜·科洛索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她强调,尤其是苏联解体20多年来,社会文化领域的剧变不可避免地给儿童读物内容带来影响。在新的时代背景、新的技术条件下,不仅出现了一些新的儿童读物体裁,比如科幻类、侦探类

或者惊悚类的读物,而且出现新的阅读载体,许多作品都以电子书形式首先呈现,互联网阅读、手机阅读日益流行。这些都是人类科技文明发展的成果,因为每个时代都需要有创新。 科洛索娃认为,儿童读物内容随时代变化是客观规律,不可能总是《小红帽与狼外婆》《渔夫与金鱼》。内容要创新,形式上也是如此,不过不管怎么样,传递真善美、抵制假恶丑的人类永恒价值观从未改变。

培养儿童的阅读兴趣,家长应作表率

科洛索娃对记者表示,她女儿今年6岁,因为受她影响女儿非常喜欢阅读。她强调,没有不爱阅读的孩子,只有不爱阅读的家庭。培养儿童的阅读兴趣,家长应作表率。孩子阅读内容家长必须严格把关,不能放羊式管理,在孩子长大了有初步判断是非能力时才能让其做出自己的选择。同时她表示,儿童图书馆经常组织孩子们参加各种读书活动,引导培养阅读兴趣。记者进入图书馆时看到一群幼儿园小朋友正在老师的带领下或听诵读,或者自行选择精美的插图本读物。

记者来到莫斯科的一家书店,顾客奥丽佳正在为8岁的儿子挑选图书。记者上前与其攀谈,奥丽佳说,当前人们阅读量减少的趋势是存在的,成人没有从前爱阅读了,儿童也是如此。不过,在儿童读物中传统的东西没有多大变化,比如一些培养孩子思维、想象、情感能力的读物还是占多数的,灌输孩子们勇敢、真诚、责任、爱国的理念作法仍然传承。

“儿童读物是一类特殊的出版物,这些读物在很大程度上与未成年人价值观的形成有重要联系,所以保证儿童读物内容的纯净是极为重要的,这一点无论是出版界还是社会大众都有共识。经过长年的发展,西班牙儿童出版业已经成熟,目前市场上基本不会看到包含不宜内容的儿童读物。”吉铁雷斯表示。“毫无疑问,现在孩子们有非常好的进行阅读的基础,但阅读习惯的培养还是需要进一步鼓励,而最好的鼓励来自大人的身体力行。只有我们自己成为了书籍之友,才能更好地教育孩子。”吉铁雷斯说。

通过儿童读物,让孩子明白一个道理,了解自己传统文化的价值,这或许是每个家长心中都盼望的效果。但德国专家认为,这种情况目前已经在悄然改变。法兰克福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大学青少年图书研究中心主任汉斯—海诺·埃维斯教授对本报记者表示,通常家长希望孩子读的书和孩子们真正在背地里喜欢读的书不一样。“当然有许多儿童书都是在传递传统价值的,但我们发现,真正吸引孩子们的,他们在背地里愿意读的书不是这些。”尽管现在仍有不少人认为,儿童书应该为孩子传递价值,但如果过多地谈论道德,儿童书会遭到孩子们的拒绝。

阅读经典不是拒绝创新。埃维斯说,当今德国的儿童图书中,帮助孩子克服恐惧和发泄情绪的儿童读物,和促进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读物正变得流行。

就像很多成年人喜欢读灾难文学一样——读描述世界毁灭的书可以帮助人们克服对未来的恐惧,带有“恐怖元素”的故事受到德国儿童欢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恐惧是童年和青年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孩子们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惧,比如害怕黑暗不敢入睡。很多儿童书就以黑夜为题材,帮助儿童克服这些恐惧。

“传递价值的任务不仅要儿童图书承担,更多应该由学校、家庭和社会承担。书会指引孩子们做一件正确的事,制定一个标准,但要给孩子们留下讨论的空间。”埃维斯说。 充满瑰丽故事的儿童读物训练儿童无边的想象力,不受现实的限制。孩子们看见眼前的现实世界,同时设想出属于自己的虚拟世界。促进想象力可以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成人与儿童之间的讨论可以让孩子们明辨是非——这样,真善美等人类永恒的美好追求,才能通过儿童读物代代传承下去。

(本报记者丁大伟、黄培昭、张晓东、郑红)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