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孩子的脆弱,折射“家庭教育”缺失

发布时间:2014-06-02 23:58:55  

孩子的脆弱,折射“家庭教育”缺失

青岛日报2013年11月11日14版

现在的学生很脆弱,抗挫折能力差,动辄出现极端行为。一旦孩子出现问题,我们经常是指责学校、社会,而不是反思自己。当我们控诉应试教育的时候,我们是否反思自己也是一个积极的推动者?是否逼迫孩子报了很多的辅导班?当我们指责社会无序时,我们是否给孩子做出了表率?

本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老师、家长、学生,发现孩子出现问题的背后折射出家庭教育的缺失。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最重要的老师,但目前中国家长在这方面是严重缺失的。家教是什么?是家长对孩子的言传身教,往往体现在非智力因素方面。比如感恩、尊重别人、遵守基本的规矩等等,其实就是让孩子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首先取决于父母。 但遗憾的是,家长们对此几乎没有太多的重视,更谈不上正确的教育理念、人才观念。一谈到家教,就变成了花钱请老师教文化课,而不是家长的身体力行。从世界角度来说,对于培养一个优秀的人,理念、做法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比如付出,比如严格的规范与要求,待人友善、懂得感恩等等。家长到位,正确的理念到位,中国的教育问题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今天的父母比以往更需要学习

极端事件发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就成都10岁男孩的遭遇来说,

有相关人称老师要求男孩就其所犯错误写1000字检查,如果写不到就去跳楼。该说法真实性尚难证实。如果是真的,那么老师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因为一者不满10岁的孩子没有行为能力,对于老师要求他不知如何处理;再者男孩读写能力的发展比女孩晚,写1000字检查对他来说确实很困难。这都反映出,大人对孩子的心理及生理发展了解不足。

当然,事件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孩子是非常怕犯错误的。比如小孩把碗砸了,会本能地说“不是我”,其实他想表达的是 “我不想这样做,只是不小心”。这说明孩子不知道怎样面对错误。而很多家长也不懂得教孩子正确面对错误,而是简单地责备孩子。

家长需要告诉孩子,犯错并不可怕,主动承认、积极改正,还是好孩子。家长要与孩子一起分析为何会犯错、这样做的后果、如何弥补等,让孩子知道,每个人都是在错误中学习成长的。这有利于孩子情商和抗逆力的培养。

今天的父母比任何时代的父母更需要学习,因为今天的孩子非常复杂。处在信息化时代,孩子有时候比父母懂得还多,他们有独特的见解,这都给家庭教育带来挑战。家长要多学习,跟上时代,这样才能和孩子对话。

孙建国(青岛市教育局安全处处长):

让家庭教育满足孩子的需求

孩子的极端行为背后总有着深层次、长期积累的问题,外部刺激往往只是引爆矛盾的导火索。老师的一次处罚、家长的一顿责备相当

于导火索,而教育不符合孩子成长发展规律则属于深层次问题。 教育应该满足 “受教者”的发展需求,比如兴趣需求、交往需求、解决问题的需求等。然而在现实当中,教育满足的往往是“施教者”的需求。比较常见的是家长为孩子制定生活目标、发展方向等。当孩子无法按照家长期望的方向去发展,而自身又没有生活目标和方向时,就会感到悲观,甚至绝望。

让教育满足孩子的需求,这是一个大课题,值得家长在内的“施教者”用心研究学习。

马勇军(青岛大学小学教育学前教育学院副院长、青大附中校外兼职校长):

家长包办剥夺孩子受挫折锻炼

极端事件的发生让很多家长感到出乎意料,孩子平时学习都很优秀,经常受到夸奖,只因为老师要求写检查或罚站就轻生,让人觉得难以理解。其实这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师对学生的处罚虽然有不当之处,但只是最后那一根稻草。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此前压在骆驼身上的麻袋。

多年来,社会倾向赏识教育,挫折教育不足,这导致孩子心理比较脆弱,遇事容易钻牛角尖。特别是独生子女家庭,对孩子的事包办太多,孩子遇到问题和困难,家长常常代为处理,这就剥夺了孩子经受挫折与锻炼的机会。

虽然已经有不少家长意识到挫折教育的重要性,并且有意识地放手让孩子去吃点苦头、受点磨炼,但还是有很多家长没有这个观念。

事实上,怎样恰当开展挫折教育、怎样权衡赏识教育与挫折教育之间的关系,这些技术性、方法性的东西学起来并不难,难的是让某些家长转变观念。

薛先生(初二女生家长):

家长“高期望”焦虑症有待缓解

我认为孩子行为过激多半是家长的责任,现在的家长总是习惯鼓励孩子,告诉孩子“你是最优秀的”,对孩子寄予了太高期望,一旦孩子受到一点打击就会出现极端行为。其实孩子需要“挫折教育”,家长应该让他知道“你只是个普通人,受到批评、遇到挫折很正常。”

女儿在班里一直是中等生,在学习上我从不会给她太大压力,家长会也很少过问孩子的成绩和排名,我们关注的是她健康的成长和习惯的养成,而不是要把她培养成一个“尖子生”,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家长并无过人之处,孩子也是普通人,既然家长做不到优秀和拔尖,为什么要强求孩子出类拔萃呢?

很多家长谈起教育经都头头是道,但又总是口是心非,口头上说“不要给孩子过高期望”,但是孩子一旦成绩下滑家长就开始焦虑了。心态的焦虑反映出来的是一种家庭教育缺失的焦虑,虽然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研究家庭教育的书籍,但往往众说纷纭,理论性的东西也不适合套用在每个不同的孩子身上。

吕小飞(北师大研究生):

自我评价方式单一加大心理压力

现在的孩子特别敏感,一点小事就会引起很大的情绪波动,一句

否定就会产生对自己的全盘否定,我觉得这可能是自我评价方式的单一造成的。当学生把“品学兼优”作为衡量自己的唯一标准并为之努力,常常一句不经意的批评或否定就会让他崩溃。

我从小一直学习不错,很少违反纪律,是家长和老师眼中的 “乖乖女”,也正因为这样,我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作为自己唯一的目标,一旦成绩略有下降,不用老师和家长找我,我就会先自责、反省,觉得自己连唯一能够做好的事都没有做好,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 父母对我的教育以解压和疏导为主,因为我比较自觉,所以他们也没有特意去关注一些家庭教育的方法。但是我感觉,他们常常嘴上说“成绩不是最重要的,努力了就好”,一旦我成绩真的下降了,他们还是会很紧张。上了大学以后发现,除了学习我还可以做很多事,不再以单一的标准要求自己,心境才开阔了不少。

孙先亮(青岛二中校长):

单一评价标准对孩子容忍度太低

极端事件的发生暴露了评价机制的缺陷。社会评价标准对孩子的期望是学习好、能力强、特长突出等等,当孩子达不到这些标准或是犯了一些错误时,我们对孩子的容忍往往不足。

在整个社会氛围的影响下,有些孩子也要求自己各方面都好,不能容忍自己在某方面出现过失。出事的孩子平时就是众人称赞的 “好孩子”,然而“出错”之后,老师的过当处罚让孩子觉得自己错得十分严重,难以承受。有些孩子离家出走、弃学,也是因为社会评价标准太单一,对他们这些 “不合乎标准”的孩子不能容忍。

改变社会评价标准任重道远,但从家长、老师开始,我们对待孩子的 “错误”,至少要更加包容一些。

于泳(青岛市市南区教育研究指导中心科研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支持系统脆弱让孩子孤立无援

孩子的极端行为,从心理学角度而言,是因为“社会支持系统”的缺失。该系统是指个人在自己的社会关系网络中所能获得的、来自他人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和支持。相比于成人,孩子交往面有限,社会支持系统不完善。孩子遇到了问题,如果觉得谁也帮不上忙,孤立无援,就容易走向极端。

帮助孩子建立并完善社会支持系统,家庭、学校乃至社会都应该为之努力,但相较而言,家庭可以做得多一些,因为家庭是孩子生命的起源,父母是社会支持系统最基础的组成部分。但在极端事件中,孩子正是舍弃了家庭和父母,这值得家长反思。

有些孩子看上去活泼开朗,朋友众多,与父母关系不错,但事实上,孩子有很强的掩饰性,其自我意识究竟建立到了什么程度,有时候家长难以从表面判断。很多家长搞不清孩子在想什么,或是抱怨孩子“在外一个样,在家一个样”,都是这个道理。

如何让孩子对父母的亲密和信任表里如一,如何使孩子的社会支持系统坚固有效,这些都需要家长关注和学习。

林女士(初二男生家长):

摸着石头过河的家教存在滞后性

孩子的极端行为看似突然,其实都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家庭教育不当是孩子过激行为的主要原因,但现在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常常是走一步看一步,比较被动。

我儿子小学时问题较多,经常被老师教育,写反思写得比作文还流畅,我也因为这些骂过他,吼过他。后来上了初中,他好像突然懂事了,学习上主动自觉,也可以在与别人的交往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回想对孩子的教育,我讲不出什么方法,平时了解一些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但是脾气一上来就是一通骂,打完了骂完了才发现方式不对。其实我们家长对于“如何教育孩子”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系统的方法,出了问题也不知道要咨询谁。学校每年家长会的时候会组织一次讲座,探讨孩子的教育问题,但都是“论青春期教育”之类的泛泛而谈,一些细节问题依然得不到解答。当家长发现了问题再去求助于教育书籍和教育专家,恐怕就为时已晚了。所以,非常有必要给刚当了爸爸妈妈的家长进行公益性的系统化家庭教育,不要等出问题了再去找办法。

袁超(大学毕业生):

父母情绪化催生我的过激行为

我在初中时期非常叛逆,逃课、打架,写检讨更是家常便饭,那个时候特别容易情绪激动,老师教育的时候心中不服,明知无理还要争三分,甚至把老师气哭过。

现在想来,一方面是青春期叛逆,另一方面父母对我的影响挺大的。我的父母是比较情绪化的人,有时候他们心情好,我犯了错也会

免于惩罚,有时候他们心情不好,犯一点小错就会劈头盖脸一顿骂,赏罚标准的不确定让我有些困惑,以至于自己对是非对错的分辨也不太明确。

父母往往都不愿承认自己教育的不当,在我犯了错的时候只会一味对我进行批评教育,有时候我觉得他们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沟通,所以只会用不学习、反抗家长和老师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