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男童坠30米深机井 接力营救8小时未能留住孩子

发布时间:2013-10-02 10:59:40  

男童坠30米深机井 接力营救8小时未能留住孩子

2013年09月07日07:26

[导读]9月6日上午,郑州金水区一2岁男童不慎坠入30米深机井,村民与消防队员接力营救8小时,未能留住孩子。事发机井无井盖,周边也未设任何警示标志。村民称男童系三代单传。

营救现场

消防战士正争分夺秒地营救坠井男童

1

孩子被营救出来,在水里的时间过长已经死亡

“爷爷,你给我伸个棍儿……”昨晚7时25分,经过消防队员的全力营救,坠井近8小时的小艺然,由于溺水,永远离开了我们。而夺走小艺然2岁生命的,是一口未加盖的机井。

据附近村民说,施工方扒掉了机井房,没有加井盖,也没有设立警示牌。而施工方称,是村民扒掉了机井房。吞噬人命的机井,在初秋凉夜中,“见证”了现场所有人的悲痛。

“郑州金水区鸿宝路有个小孩掉井里了!井深30米,小孩情况现在还不清楚!”昨日上午11点54分,大河报记者接到群众反映,迅速驱车赶往现场。

12点19分,在郑州金水区鸿宝路与东平路交叉口向西200米,干柴李村北侧一施工工地,大河报作为首家赶到现场的媒体,见到了小孩跌落的机井。机井直径约30厘米,深约30米。孩子落井前手里拿的小国旗掉在井口一侧。此时,现场已有近30名消防队员在营救。

“孩子就在井里,井太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郑东新区消防大队教导员郑鹏说,现场已赶来两个消防大队,正在制订救援方案。

“我中午11点半出的门,带着小孙子出来转转,他说要来看工地上的钻孔机。”孩子的爷爷张春元瘫坐在一旁,在他身旁不远处,孩子的母亲已哭得瘫软在地。

孩子艺然,两岁多。到十一月初十就满3岁了,当时小艺然手里拿着小国旗,在工地上跑着玩,嘴上还喊着“欢迎、欢迎”,张春元跟在后面,不断提醒孩子跑慢点。 “正在这时,孩子突然绊了一下,转眼间看不到人了,我赶快跑过去一看,已掉入机井中!”张春元说,他趴下去看的时候,还能听到小艺然在井里喊:“爷爷!爷爷!给我伸个棍儿!给我伸个棍儿!”

“井口直径就30厘米宽,我要是能下去,就是摔个半死,也要把我孙子救上来!”张春元说,没过多久,就听见井里有“噗噗”声,那应该是孩子呛水的声音。

干柴李村党支部书记张合声说,当时小孩爷爷吓傻了,是工地巡逻的人看见后报的警。“这口机井已经有七八年,附近还有两个一样的机井。”出事的机井并未加盖,周边也没找到警示牌。

八小时生死时速

救援总动员

小艺然跌入机井后,附近村民见状立刻前来帮忙。张春元说:“有几个村民赶到附近工地,央求挖掘机手过来帮忙挖开机井。”得知情况迅速赶来的工地挖掘机开始在井口西侧作业。

救援过程

2

12:10

郑东新区消防大队与特勤消防大队赶到现场。

“现场最瘦的消防队员都钻不进井里,只能采取挖掘的方法救人!”消防大队一负责人宋云晖说。现场开始布置警戒线,消防大队负责人开始制订救援方案。

13:14

现场救援的消防官兵向井下伸入一台探测仪,确定井内情况。

通过录取的视频发现,井下10米处仍未看到孩子的身影,井内也无任何动静。现场消防队员判断,小艺然应在10米以下。消防队员开始缓缓放入氧气罐,在现场等候急救的金水区总医院姚桥急救站的医生说,一般直径约30厘米的机井内,距地表6米以下,氧气含量就很低了。

13:40

第二台挖掘机赶到现场,随时待命。

附近工地运来了槽钢和方木,消防队员迅速将槽钢抬进机井附近的坑里,第一台挖掘机顶住槽钢固定机井管,第二台挖掘机开挖机井口周边的土石。

14:15

消防队员开始徒手挖掘机井口周边的土石。

消防队员一把一把地向外扔,以确保不落入井内,对小艺然造成二次伤害。

15:16

为防止机井附近塌陷,挖掘机暂停作业。

3名消防队员开始用工兵铲挖掘,消防队员将井内第2瓶氧气罐拉出,换入第3瓶,6名消防战士将第一节机井管抬离。

16:06

消防队员发现,距地表4米处,已接近土壤含水层,现场挖掘暂时停滞。

6名消防战士开始徒手挖掘,随后第一节机井管抬离。随着第二节机井管顺利被挖出时,仍然看不到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的人群开始担心。

17:45

消防队员探察发现,井口距离井内水面仍不下六米。

此时,消防指挥决定改变方案,消防队员临时找来一根长竹竿,在竹竿一头用胶带绑上“十字架”形状的木钩,放入机井中,但因竹竿太短无法接触到孩子;随后又找到另外一根长竹竿,将两根竹竿绑在一起,伸入井中,试图将孩子救出。

19:25

消防队员终于将孩子救出井外,此时,距孩子坠井已近8小时。

大家最担心的结果还是出现了。医护人员表示:经过抢救,小艺然无任何生命迹象,确定溺水身亡。

速写

【爷爷】

我想孙子了,才看了不到1周

张春元说,他家住在中牟万滩镇,为给外甥女养狗来到干柴李村,已5个多月,“我真是想我的小孙子了,让他妈抱过来让我看几天,这才来不到一个星期……”张春元哽咽地说,他并不清楚事发地点有机井,当时没看到机井旁有任何警示标志。

“十一月初十,俺这孙儿就三岁了,这我以后可怎么活啊!”孩子的爷爷张春元自言自语地说。“我只是想问问施工方,为什么不把机井口盖上。”

【爸爸】

我接到电话,当时就瘫软了

“11点40分左右,我正在家里吃饭。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快来吧!你孩子掉井里了!”张小强是小艺然的父亲,家住中牟万滩镇。“我接到电话,当时就瘫软了。”张小强说,他 3

疯狂地开车赶到干柴李村,时间定格在12点1刻。看到正在救援的现场后,张小强一言不发,再次瘫软。

【妈妈】

我的孩儿,我的孩儿……

事发时,小艺然的母亲在附近一家食品厂上班。整个救援过程,她一言不发,除了跪在地上哭泣,就是靠在亲人的怀里。当小艺然被确认死亡后,一直守候在外的孩子母亲,一下子瘫倒在人群中,放声大哭,口中一直喊着“我的孩儿,我的孩儿……” 【村民】

三代单传,怎么接受得了

据干柴李村村民刘广林说:“张小强家就这一个儿子,老头也就这一个孙儿,算是三代单传,这下子,肯定让人接受不了。”

追问

谁挖掉了机井房?为何没有警示牌!谁是机井的管理方?

采访时,记者从现场多位村民处获悉,因附近有多个鱼塘,该机井原是鱼塘的抽水井。目前,机井所处的位置为“郑徐铁路客运专线”一施工工地。原来,该机井处有一个机井房,就在两三天前,被推倒。推倒后,也未设任何警示标志。干柴李村支书张合声表示,目前,该机井归属于施工工地,施工方在拆除机井房时,并未告知他们。

随后,记者一行来到工地对面写有“郑徐铁路客运专线一分部”的项目部,试图询问有关情况。但还未走进院中,就被一群人阻拦在外,还不断推搡,并称:“领导都不在,我们啥都不知道,你们也别问也别拍。”其间,多次试图抢夺相机等设备。

昨晚8时许,自称“郑徐高铁项目部负责人”的肖先生表示,他们对下午的行为道歉,并表示机井不属于项目部管理。肖先生说:“这块地还是干柴李村的,我们已经赔付过钱了,但是还未交付。机井房是村民拆的,他们还拿走了里面的水泵。”此外,肖先生说:“该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会承担。”

有网友祈祷 有网友出主意

从昨天下午1时45分开始,“@大河报”开始第一时间对此次事件进行网络直播,直到晚7时30分许,孩子被救出为止。此次网络直播,不仅有众多网友的参与、评论,还得到全国不少媒体官博争相关注、转发。在网友的评论中,除了不少网友在为小孩祈祷,还有不少网友在争相出主意。

@邰家大小姐:别一出了事就对社会不满。作为家长就没有看护未成年人的责任和义务吗?保护未成年人的安全,不仅是社会的责任。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援助中心:普法教育刻不容缓,我们是法治国家,但是还有很多公民不懂法,不会用法,这种现象有待改善。

@li_youjie:窨井是城市的“伤痛”,机井是农村的“伤痛”。窨井盖缺失与管理有关,废弃机井与谁有关?

4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