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北京儿童医院旁就医者群租像:阳台厨房里都住人

发布时间:2013-10-09 08:01:19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北京儿童医院旁就医者群租像:阳台厨房里都住人

“这家行吗?”妻子张爽问老公李胜。李胜刚刚从北京南礼士路三条一栋居民楼走出来,“不太行,还是有点乱,比刚才那家好点,要不凑合住了吧。”不远处,他俩三岁半的女儿小洁正在无忧无虑地玩耍,张爽无奈地朝李胜点了点头。这对小两口,从湖南常德老家带着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问诊。因为负担不起星级宾馆的住宿费用,而不得已选择医院附近的“家庭旅馆”。这些所谓“家庭旅馆”,其实就是群租屋。

群租屋并不是新名词,大学生“蚁族”、外来务工者等都是群租屋的客源。在很多知名医院周围,也大量存在面向就医者的群租屋。

这些群租屋混杂在普通居民楼内,给外来就医家庭提供了便利,并已逐渐形成规模。但群租屋的租客流动性大、屋内结构随意性强、安全隐患较多,给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和安全带来了隐患。记者今日走访了北京儿童医院周围。

小卖部水果摊上招租

短短一个小时之内

摊主三次带人看房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儿科医院。

“孩子的病,老家的医院也看了,但是没效果,只能来北京试试。”张爽告诉记者,其实在来北京之前,他们还去天津看过病。

小洁是个挺清秀的小姑娘,爱动,但不爱说话。天气很热,她却一直戴着帽子,汗水浸湿了帽檐。“小女孩家,没有头发,她都不太好意思去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真是愁死人了。”

小洁的帽檐下,看不见鬓角,眉毛也很淡。

从常德坐火车一路北上,终点是北京儿童医院,小洁终于得到了准确的诊断,接下来就是治疗,孩子期盼着能早日脱掉帽子,回家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

不过,一家三口先得在北京城里找个安身之所。小洁的病还没有到住院的程度,张爽和李胜,这对80后小夫妻,当务之急是找房子住下,陪着孩子治疗。

找房子的过程很艰辛。一家三口刚踏出儿童医院西门,就有“热心肠”凑了上来,直截了当地问,“租房吗?家庭旅馆,50块一张床位。”

初来乍到的张爽不敢轻信,抱着孩子拉着老公赶紧走开,她想找个正规旅店。可惜,沿着南礼士路走了一个来回,没有合适的目标。星级宾馆,住宿环境好,但价格承担不起;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普通旅店,费用倒是不高,但环境却不尽如人意。

“毕竟是大城市啊,跟我们小地方不能比,我们那里一百块钱,能住到不错的旅馆。” 一家人又往儿童医院走,刚才的“热心肠”已经不知去向,但随处可见的小广告,让他们可以很快找到“热心肠”所说的“家庭旅馆”。

儿童医院西门附近,简易租房广告随处可见。

有流动的,就像“热心肠”那样,手里拿着一张写着“住宿”的纸板,四处找人搭讪。有“热心肠”告诉记者“诀窍”,“只要一听外地口音,手里拿着病历,药,背着包,带着孩子,肯定是外地来看病的,八九不离十。”

还有比较固定的广告位。在儿童医院西南侧的南礼士路三条,这里的水果摊就挂着租房广告。摊主不但卖水果,还兼职打广告、领人看房。

记者在附近探访时发现,水果摊摊主在短短约一个小时时间内三次扔下摊位,摇身一变成为租房“中介”,带人去附近的居民楼看房。

其实不光是水果摊,在南礼士路三条,这里的小卖部、家政门市、装修公司门口,都挂着各式自制的广告牌,内容都只有一个:“租房”。

阳台厨房里都住人

也担心住在这里

孩子染上别的病

经这些租房广告的指引,张爽很快就找到了几间房,她自己带着孩子,让老公李胜进去仔细看看。但每次李胜看完房都是摇摇头,对屋内环境很不满意。

“环境就不说了,很一般。关键是人太多,很杂。说是给我们两张床,但我们那个屋子里摆着三张床,剩下的那张床是谁的,给谁住,也不告诉我们。我们哪敢跟陌生人住在一间屋子里啊。”李胜说。

南礼士路社区里的居民楼,从上世纪80年代落成的老房子到新世纪建好的新楼都有。而群租屋在新旧不一的居民楼内都大量存在。

记者通过一家打广告的租房中介,走进了几处群租屋。

房子的面积有大有小,但利用率都出奇的高。一个长约3米,宽约1.5米的阳台,面积也就4平方米,就可以摆下一张床。

阳台、厨房、客厅都可以变成卧室。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这样的群租屋,根本看不出房屋的原先设计结构。门窗和墙壁可以随意增减,一间五六十平方米的小单元,通过各种隔断,分隔出七八个单间是很平常的事。而且,有的床位还是上下铺,利用率会加倍增长。

高利用率将房东的利益最大化,也使得租客面临更不堪的境地。

拥挤的空间,让群租屋只能保证基本的配置,近期北京的最高气温已经屡屡突破30摄氏度。但在拥挤的空间内,只能依靠风扇降温。

记者在一个群租屋内看到一家三口。他们租下一间相对独立的单间面积也只能容下一张双人床。由于太热,他们只能打开自己的房门,以便空气流通。丈夫赤着上身,疲惫地靠在门边,妻子坐在床沿上,抱着一身是汗的孩子,屋子里空气浑浊。

“我闻着这些屋子都觉着有味。很多都是像我们这样带着孩子来看病的。空气不流通,孩子再被传染上什么别的病怎么办?”李胜顾虑很多。

据记者了解,群租屋的大门钥匙,有若干复制版本,分配给每个租客。有些隔间也有自己的小门钥匙,但这样的隔间因为相对独立,价钱也贵一点,一天80元左右。那些三人间、四人间,因为没有私密空间,价钱会便宜一些,约50元一天。

对于那些带着孩子、千里迢迢来北京就医的人们来说,为了一个可以承受的居住成本,他们需要付出拥挤、安全隐患、健康隐患等代价。

一切二房东说了算

手里握数套房源

二房东雇人生财

记者探访的绝大多数群租屋,都对房屋结构做了调整,拆墙的情况也大量存在。 小徐就住在南礼士路三条,和群租屋比邻而居。虽然从未到这些邻居家串过门,但小徐说,他听到过拆墙的声音。“其实,他们怎么挣钱,我们也管不着。但我觉得,如果对房屋结构做改动,对整栋楼都有影响,这就危害到大家的利益了。而且,这些群租屋的租客都是短期的,流动性太大了,对治安管理也不利。”

探访过程中,记者曾问过那些本职工作各异的“中介”,“这房子是你的吗?” “中介”多数笑笑说,“不是,帮朋友看着的。”

记者后来从南礼士路社区居委会了解到,这些群租屋的出现,可能与二房东有关。这些二房东敏锐地发现了儿童医院的商机,针对外地就医者的住房需求,“开发”出了这种主要针对短期租客的群租房。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二房东将租来的房子,进行改造,变成群租屋,然后再雇佣附近做小买卖的如卖水果、卖烟酒等给他们打广告。

南礼士路社区正联合管片民警、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对社区内群租屋的情况进行调查。据社区工作人员介绍,二房东的身份比较复杂,有的就是附近的居民,有的是中介公司,手里握有大量房源;还有的是家政公司,对社区情况很了解。有些二房东,手里握有数套群租房,且雇下不少人为其兼职打广告、做中介。

二房东的所作所为,房东究竟知不知道?

“这个问题很难说。有些房东,我们了解的情况,他们是不知道的。但有些好像也知道。”南礼士路社区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有些房东可能也知道自己的房子被转租出去做群租屋,但是因为收到二房东给予的经济补偿,而采取放任的态度。

截至目前,南礼士路社区登记在案的群租房在20套以上。不过,这些群租房二房东究竟有多少,会对他们进行怎样的处理,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据《北京日报》今年4月报道,由于对周围邻居生活影响较大的群租房在目前的房屋租赁市场较为多见,《北京市房屋建筑使用安全管理办法》规定,一旦发现擅自变动建筑主体和承载结构的、经鉴定为危险房屋未治理的,都会被记录在安全档案里。市住建委副主任张农科介绍:“群租房私自打隔断,增加了房屋结构的荷载,属于违法行为。除了业主和承租人可以申请进行安全鉴定外,邻居一旦发现,也可以向当地的房屋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投诉,主管部门会出面制止,要求其恢复原貌,并且最高可处以5万元的罚款。”

病人都是远道而来

如果取缔了

他们住哪儿

张爽最终还是决定,在一间相对较宽敞、整洁的群租屋入住,“毕竟,给孩子看病才是头等大事,我们希望她能很快好转,早点离开。”

记者通过某旅游预订热线电话了解到,在儿童医院周边,标间价格在200元/天以下、星级标准建造的宾馆,直线距离最近的是一公里。

附近的正规中介公司告诉记者,他们很难接受短租的客户,租期为一个季度的都非常罕见。记者曾遇到一位来自长沙的母亲,因为孩子治疗期较长,而租下了一套一居室。为此,她花费了12000元,月租3000元,“押一付三”。

在南礼士路三条,记者看到很多和张爽一家相似的家庭,有的甚至还带着老人,祖孙三代同行。他们远道而来,预算有限,只能在群租屋将就。

虽然群租屋问题颇多,但对如张爽这样远道而来的就医家庭来说,可解燃眉之急。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如果真的都不让租了,我们孩子如果需要再来的话,真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地方住了。”

“這傢行嗎?”妻子張爽問老公李勝。李勝剛剛從北京南禮士路三條一棟居民樓走出來,“不太行,還是有點亂,比剛才那傢好點,要不湊合住瞭吧。”不遠處,他倆三歲半的女兒小潔正在無憂無慮地玩耍,張爽無奈地朝李勝點瞭點頭。這對小兩口,從湖南常德老傢帶著女兒到北京兒童醫院問診。因為負擔不起星級賓館的住宿費用,而不得已選擇醫院附近的“傢庭旅館”。這些所謂“傢庭旅館”,其實就是群租屋。

群租屋並不是新名詞,大學生“蟻族”、外來務工者等都是群租屋的客源。在很多知名醫院周圍,也大量存在面向就醫者的群租屋。

這些群租屋混雜在普通居民樓內,給外來就醫傢庭提供瞭便利,並已逐漸形成規模。但群租屋的租客流動性大、屋內結構隨意性強、安全隱患較多,給周邊居民的生活環境和安全帶來瞭隱患。記者今日走訪瞭北京兒童醫院周圍。

小賣部水果攤上招租

短短一個小時之內

攤主三次帶人看房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是我國目前規模最大的綜合性兒科醫院。

“孩子的病,老傢的醫院也看瞭,但是沒效果,隻能來北京試試。”張爽告訴記者,其實在來北京之前,他們還去天津看過病。

小潔是個挺清秀的小姑娘,愛動,但不愛說話。天氣很熱,她卻一直戴著帽子,汗水浸濕瞭帽簷。“小女孩傢,沒有頭發,她都不太好意思去和別的小朋友一起玩,真是愁死人瞭。”

小潔的帽簷下,看不見鬢角,眉毛也很淡。

從常德坐火車一路北上,終點是北京兒童醫院,小潔終於得到瞭準確的診斷,接下來就是治療,孩子期盼著能早日脫掉帽子,回傢和小夥伴們一起玩耍。

不過,一傢三口先得在北京城裡找個安身之所。小潔的病還沒有到住院的程度,張爽和李勝,這對80後小夫妻,當務之急是找房子住下,陪著孩子治療。

找房子的過程很艱辛。一傢三口剛踏出兒童醫院西門,就有“熱心腸”湊瞭上來,直截瞭當地問,“租房嗎?傢庭旅館,50塊一張床位。”

初來乍到的張爽不敢輕信,抱著孩子拉著老公趕緊走開,她想找個正規旅店。可惜,沿著南禮士路走瞭一個來回,沒有合適的目標。星級賓館,住宿環境好,但價格承擔不起;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普通旅店,費用倒是不高,但環境卻不盡如人意。

“畢竟是大城市啊,跟我們小地方不能比,我們那裡一百塊錢,能住到不錯的旅館。” 一傢人又往兒童醫院走,剛才的“熱心腸”已經不知去向,但隨處可見的小廣告,讓他們可以很快找到“熱心腸”所說的“傢庭旅館”。

兒童醫院西門附近,簡易租房廣告隨處可見。

有流動的,就像“熱心腸”那樣,手裡拿著一張寫著“住宿”的紙板,四處找人搭訕。有“熱心腸”告訴記者“訣竅”,“隻要一聽外地口音,手裡拿著病歷,藥,背著包,帶著孩子,肯定是外地來看病的,八九不離十。”

還有比較固定的廣告位。在兒童醫院西南側的南禮士路三條,這裡的水果攤就掛著租房廣告。攤主不但賣水果,還兼職打廣告、領人看房。

記者在附近探訪時發現,水果攤攤主在短短約一個小時時間內三次扔下攤位,搖身一變成為租房“中介”,帶人去附近的居民樓看房。

其實不光是水果攤,在南禮士路三條,這裡的小賣部、傢政門市、裝修公司門口,都掛著各式自制的廣告牌,內容都隻有一個:“租房”。

陽臺廚房裡都住人

也擔心住在這裡

孩子染上別的病

經這些租房廣告的指引,張爽很快就找到瞭幾間房,她自己帶著孩子,讓老公李勝進去仔細看看。但每次李勝看完房都是搖搖頭,對屋內環境很不滿意。

“環境就不說瞭,很一般。關鍵是人太多,很雜。說是給我們兩張床,但我們那個屋子裡擺著三張床,剩下的那張床是誰的,給誰住,也不告訴我們。我們哪敢跟陌生人住在一間屋子裡啊。”李勝說。

南禮士路社區裡的居民樓,從上世紀80年代落成的老房子到新世紀建好的新樓都有。而群租屋在新舊不一的居民樓內都大量存在。

記者通過一傢打廣告的租房中介,走進瞭幾處群租屋。

房子的面積有大有小,但利用率都出奇的高。一個長約3米,寬約1.5米的陽臺,面積也就4平方米,就可以擺下一張床。

陽臺、廚房、客廳都可以變成臥室。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這樣的群租屋,根本看不出房屋的原先設計結構。門窗和墻壁可以隨意增減,一間五六十平方米的小單元,通過各種隔斷,分隔出七八個單間是很平常的事。而且,有的床位還是上下鋪,利用率會加倍增長。

高利用率將房東的利益最大化,也使得租客面臨更不堪的境地。

擁擠的空間,讓群租屋隻能保證基本的配置,近期北京的最高氣溫已經屢屢突破30攝氏度。但在擁擠的空間內,隻能依靠風扇降溫。

記者在一個群租屋內看到一傢三口。他們租下一間相對獨立的單間面積也隻能容下一張雙人床。由於太熱,他們隻能打開自己的房門,以便空氣流通。丈夫赤著上身,疲憊地靠在門邊,妻子坐在床沿上,抱著一身是汗的孩子,屋子裡空氣渾濁。

“我聞著這些屋子都覺著有味。很多都是像我們這樣帶著孩子來看病的。空氣不流通,孩子再被傳染上什麼別的病怎麼辦?”李勝顧慮很多。

據記者瞭解,群租屋的大門鑰匙,有若幹復制版本,分配給每個租客。有些隔間也有自己的小門鑰匙,但這樣的隔間因為相對獨立,價錢也貴一點,一天80元左右。那些三人間、四人間,因為沒有私密空間,價錢會便宜一些,約50元一天。

對於那些帶著孩子、千裡迢迢來北京就醫的人們來說,為瞭一個可以承受的居住成本,他們需要付出擁擠、安全隱患、健康隱患等代價。

一切二房東說瞭算

手裡握數套房源

二房東雇人生財

記者探訪的絕大多數群租屋,都對房屋結構做瞭調整,拆墻的情況也大量存在。 小徐就住在南禮士路三條,和群租屋比鄰而居。雖然從未到這些鄰居傢串過門,但小徐說,他聽到過拆墻的聲音。“其實,他們怎麼掙錢,我們也管不著。但我覺得,如果對房屋結構做改動,對整棟樓都有影響,這就危害到大傢的利益瞭。而且,這些群租屋的租客都是短期的,流動性太大瞭,對治安管理也不利。”

探訪過程中,記者曾問過那些本職工作各異的“中介”,“這房子是你的嗎?” “中介”多數笑笑說,“不是,幫朋友看著的。”

記者後來從南禮士路社區居委會瞭解到,這些群租屋的出現,可能與二房東有關。這些二房東敏銳地發現瞭兒童醫院的商機,針對外地就醫者的住房需求,“開發”出瞭這種主要針對短期租客的群租房。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二房東將租來的房子,進行改造,變成群租屋,然後再雇傭附近做小買賣的如賣水果、賣煙酒等給他們打廣告。

南禮士路社區正聯合管片民警、流動人口管理辦公室,對社區內群租屋的情況進行調查。據社區工作人員介紹,二房東的身份比較復雜,有的就是附近的居民,有的是中介公司,手裡握有大量房源;還有的是傢政公司,對社區情況很瞭解。有些二房東,手裡握有數套群租房,且雇下不少人為其兼職打廣告、做中介。

二房東的所作所為,房東究竟知不知道?

“這個問題很難說。有些房東,我們瞭解的情況,他們是不知道的。但有些好像也知道。”南禮士路社區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有些房東可能也知道自己的房子被轉租出去做群租屋,但是因為收到二房東給予的經濟補償,而采取放任的態度。

截至目前,南禮士路社區登記在案的群租房在20套以上。不過,這些群租房二房東究竟有多少,會對他們進行怎樣的處理,暫時還沒有明確的說法。

據《北京日報》今年4月報道,由於對周圍鄰居生活影響較大的群租房在目前的房屋租賃市場較為多見,《北京市房屋建築使用安全管理辦法》規定,一旦發現擅自變動建築主體和承載結構的、經鑒定為危險房屋未治理的,都會被記錄在安全檔案裡。市住建委副主任張農科介紹:“群租房私自打隔斷,增加瞭房屋結構的荷載,屬於違法行為。除瞭業主和承租人可以申請進行安全鑒定外,鄰居一旦發現,也可以向當地的房屋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投訴,主管部門會出面制止,要求其恢復原貌,並且最高可處以5萬元的罰款。”

病人都是遠道而來

如果取締瞭

他們住哪兒

張爽最終還是決定,在一間相對較寬敞、整潔的群租屋入住,“畢竟,給孩子看病才是頭等大事,我們希望她能很快好轉,早點離開。”

記者通過某旅遊預訂熱線電話瞭解到,在兒童醫院周邊,標間價格在200元/天以下、星級標準建造的賓館,直線距離最近的是一公裡。

附近的正規中介公司告訴記者,他們很難接受短租的客戶,租期為一個季度的都非常罕見。記者曾遇到一位來自長沙的母親,因為孩子治療期較長,而租下瞭一套一居室。為此,她花費瞭12000元,月租3000元,“押一付三”。

在南禮士路三條,記者看到很多和張爽一傢相似的傢庭,有的甚至還帶著老人,祖孫三代同行。他們遠道而來,預算有限,隻能在群租屋將就。

雖然群租屋問題頗多,但對如張爽這樣遠道而來的就醫傢庭來說,可解燃眉之急。

尖锐湿疣 WWW.HUSHI360.COM DD

“如果真的都不讓租瞭,我們孩子如果需要再來的話,真不知道找什麼樣的地方住瞭。”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