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hongyuan.com
海量文库 文档专家
全站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幼儿教育 > 育儿理论经验育儿理论经验

浅谈专业性博物馆的儿童教育

发布时间:2013-09-17 20:41:23  

浅谈专业性博物馆的儿童教育

——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

摘要:

作为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专业博物馆义不容辞地要承担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包括儿童教育。专业性博物馆的特点决定了其儿童教育面临着特定优势和局限。

关键词:专业性博物馆儿童教育教育模式

一、儿童教育是博物馆社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全球现代化的进程,信息产业与知识经济的高速发展,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在社会职能方面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革。博物馆学研究的重心已从“物”的研究转移到“人”的研究上来。2001年,国际博物馆协会将博物馆的定义重新修订为“博物馆是一个以研究、教育、欣赏为目的而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和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证的、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大众开放的、非营利的永久性(固定性)机构。”博物馆开始由“藏品中心”向“公众中心”转化,由学术研究机构向公众活动中心转化,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更加突出。

博物馆教育作为一种面向全社会的,广泛的社会教育,其中儿童教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曾昭燏和李济先生在《博物馆》一书中说“向儿童讲解科学原理,一机械构造,或一地方之形势,父母师

长谆谆千言,不能望其必晓,惟率之到博物馆,使其一见实物或模型,则可立时了然。如见历史陈列室,则可想见当时生活之情形。”博物馆给参观者呈现了直观、真实的知识载体,参观者则以一种轻松活泼式的方式获取知识,是非常适合儿童教育的。

博物馆儿童教育不仅仅是对儿童知识的教育,还包括在儿童道德、情感教育上和儿童公共意识教育。儿童在参观文物的过程中,不仅仅了解了相关历史知识,潜移默化中还受到了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民族精神的激励和鼓舞,会对儿童的价值观念、思想境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博物馆作为一个公共场所,儿童参观者在参观的过程中也会潜移默化的接受公共意识教育,对其公共意识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

二、博物馆在儿童教育方面具有天然优势

儿童认知的特点要求对儿童的教育要遵循一定的规律,在教育内容,教育方法上体现出适当性。按照皮亚杰的儿童认知发展阶段理论,主体和客体的相互作用受个体主观能动性的调节,心理发展过程是主体自我选择、自我调节的主动建构过程。同时,皮亚杰把认知发展视为认知结构的发展过程,以认知结构为依据区分心理发展阶段。他把认知发展分为感知运动阶段(0—2)岁左右、前运算阶段(2—6、7岁)、具体运算阶段 Concrete Operations Stage(6、7岁一1 1、12岁) 和形式运算阶段(1 1、12岁及以后)。其中前三个阶段儿童在认知方面都倾向于易于认识直观、具像的内容。约在11、12岁及以后,儿童思维才发展到抽象逻辑推理水平。思维形式摆脱思维内容,可以对

假言命题作出逻辑的和富有创造性的反映。

因此,针对儿童教育,首先应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皮亚杰的“图式”理论或其建构主义,从本质上阐释了学生的知识形成过程及其思维发展过程。作为主体的学生,在与外部环境(或者说是教育环境)不断地相互作用过程中,增进了知识和思维的发展。在这种相互作用中,学生构成了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活动的主体。所以在儿童教育中应充分调动学生的各种感官,鼓励学生多动口、多动手、多动脑。要让学生在活动中,在解决问题中进行学习,提供情景,材料、工具和设备,让孩子自由操作、摆弄、试验、观察和思考,自己认识事物、发现问题、得出答案。

其次,在儿童教育的过程中,应提供充分的直观材料,因为大多数儿童(0-12岁)处于形式运算阶段之前,抽象思维能力相对较差,相反的,直观思维能力比较发达,感觉敏锐,想象力丰富。

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天然符合儿童教育的原则,主要表现在: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观众在接受博物馆教育的时候,是处于一定情境中,以站立与行走相交替、视觉上接收信息与大脑进行思考相结合的过程来完成的。观众可以自主选择感兴趣的内容,是一种自主、自愿、自动的学习过程。这符合儿童教育中“主动性原则”。

从形式和手段来讲,博物馆以展示藏品,通过“物”进行教育。博物馆陈列艺术展示设计形式,也达到一种视觉、听觉、感觉、触觉、甚至是味觉的效果,再现自然或人文的环境,给观众营造出一种深临其境真实感受。观众是以一种欣赏,轻松活泼式的方式,获取知识。

这符合儿童教育的“直观性原则”。

三、专业性博物馆在儿童教育方面资源和限制

建国以来,我国博物馆的类型划分主要有三种:综合性、纪念性和专业性(也称专题性)三类。国家统计机关和国家文物局一直使用的分类方法对博物馆进行分类统计。其中专业性博物馆指得是在博物馆的陈列展示中,只有人文,或历史,或宗教,或艺术等某一学科,或以其学科中的某一类内容进行展示的,向社会公众提供文化产品服务的社会公益组织。

专业性博物馆最重要特征在于其研究、展示的藏品、展品内容集中单一。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苏州碑刻博物馆是专门搜集、保存、研究、复制、陈列古代碑刻的专业性博物馆。尽管馆内陈列分为“大成殿孔子陈列”“明伦堂科举陈列”“四大宋碑陈列”“古代书法碑廊陈列”“现代书法碑廊陈列”“明清工商经济碑刻陈列”,但所有这些陈列都围绕着“碑刻”这一主题。单一的主题决定了碑刻展陈方式也相对单一,特别是展示的对象均是一些又大又重的石头。就苏州碑刻博物馆目前的展陈方式来看,主要是将展品嵌入墙中或者立于室内、并配合一定版面展示。这种相对单一的展陈方式是由其单一的主题决定的,不仅仅苏州碑刻博物如此,众多以碑刻为主题的专业性博物馆均如此,如碑刻博物馆的龙头西安碑林博物馆,著名的千唐志斋墓志铭博物馆,其展陈方式也以单一的将展品嵌入墙中或者立于室内为主。

专业性博物馆是我国众多博物馆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分类,义不容

辞得承担着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包括儿童教育功能。在儿童教育方面,专业性博物馆有独特的资源。因其研究、收藏、展陈的内容一般针对某一特殊领域或主题,承载着在某一特殊领域系统性、专业性的知识。能够使儿童在某一特殊领域有相对系统的认识。

不过,专业性博物馆因其特殊的“专业性”导致展陈内容、展陈方式相对单一,在儿童教育方面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以苏州州碑刻博物馆为例,尽管馆藏的古代碑刻和展示的古代碑刻内容丰富,既能体现中国传统的碑刻文化,又涉及了诸多历史知识,是传统文化的宝库。但是,由于碑刻上的文字为繁体字、竖排且无句读,对于没有传统文字功底的普通观众来说相对晦涩难懂,对于识字尚少的儿童观众来说则更加晦涩。加上单一的展陈方式,使整个参观过程对于儿童观众的吸引力大打折扣。

因此,专业性博物馆必须正视自身的优势资源和在儿童教育方面的局限,积极开拓思路,努力更好的发挥博物馆的儿童教育功能。

四、专业性博物馆的儿童教育模式探究

鉴于以上关于博物馆儿童教育以及专业性博物馆在儿童教育中的独特资源和限制的分析,笔者试着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对专业性博物馆的儿童教育,提出一定的可行性教育方式。

(1) 设计以儿童观众为中心的参观线路,加强针对儿童观众的讲 解工作。

展陈内容和展陈方式是相对固定的,但是参观线路和讲解方式却可以是灵活的。只要博物馆充分挖掘相关资源,充分了解儿童观众的特点和相关知识背景。就能设计出针对性强的、适合儿童观众的参观路线和讲解内容、讲解方式。

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苏州碑刻博物馆曾经接待过一批学龄前的儿童,这些儿童活泼好动、初识汉字,按照常规的参观路线和讲解方式显然不合时宜的。因此,苏州碑刻博物馆为这批学龄前儿童特别设计了参观路线,以参观“四大宋碑”和“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为主,配合观看汉字故事动画片和馆内喂鱼活动。“四大宋碑”图文并茂,配合合适的讲解,学龄前儿童完全可以根据图了解一些相关知识。“碑刻技艺展示体验中心”则给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动手的机会,孩子们可以亲手去摸一摸碑,摸一摸碑上的字,亲手拿一拿拓包、鬃刷,甚至倒上墨感受将碑上的字拓印到纸上的过程。汉字故事动画片和馆内喂鱼活动则进一步调动了孩子的积极性,使得整个参观过程既能学到知识又趣味盎然。

在讲解过程中,一是坚持直观性原则,“四大宋碑”均有图有文,讲解员在讲解过程中重点介绍孩子们看得懂直观的图的部分,比如《平江图》中的河流、城墙、山丘,《天文图》中的星星。同时在讲解中使用直观性、简单的叙述方式。二是坚持儿童为主体原则,充分研究儿童观众本身的背景知识,借助必要的道具设计简单有趣的问题,引导儿童观众主动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比如在《平江图》的讲解中,借助手绘卡通地图,引导儿童观众寻找苏州碑刻博物馆所在的位置

(2) 组织亲子儿童教育主题活动。

亲子教育是二十世纪末期开始在美国、日本和我国台湾等地兴起的一种新型教育模式,亲子教育既不同于以家长为中心的“家庭教育”也不同于以儿童为中心的“儿童教育”,强调的是父母与其子女在平

等地位上相互尊重、共同受教育、共同成长。强调父母与子女在受教育过程中的沟通与交流,增加相互间的亲密度、信任度和理解度。

博物馆因其丰富的馆藏资源和良好的环境,拥有开展亲子教育活动的教育资源和环境优势。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苏州碑刻博物馆丰富的碑刻资源为亲子教育提供了良好素材,同时,父母和子女共同参与、共同学习的过程部分弥补了儿童观众与专业碑刻之间的距离,因为父母作为孩子的亲密关系者,往往最能够了解孩子的知识背景,能够以其易于理解的方式向其介绍相关知识。其次,博物馆亲子活动对于儿童情感教育和公共意识教育效果更加显著。在活动过程中,父母和孩子收获的不仅仅是相关知识,更是难得的情感体验和潜移默化的公共意识教育。

(3)与学校或培训机构合作,借助第三方力量实现博物馆儿童教育功能。以苏州碑刻博物馆为例,由于碑刻知识、碑刻技艺相关知识和儿童观众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仅仅依靠博物馆期望儿童观众系统了解碑刻知识似乎不太可能。因此,第三方力量的介入是非常必要的。苏州碑刻博物馆最近与苏州市实验小学书法班的合作可以作为一个范例进行分析。由于碑刻与书法具有一定联系,苏州碑刻博物馆和苏州市实验小学合作,将碑刻技艺之传拓技艺植入到学生的书法课程中去。作为书法课程的一个子课程,分16个课时系统的学习传拓技法。苏州碑刻博物馆派专业技术人员作为授课教师到市实小授课。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书法班的学生们系统学习了传拓技法,一方面,潜移默化地接受传统文化教育,另一方面,也进一步促进了其对书法的理解,收到了良好的教育效果。

五、结语

儿童教育是博物馆社会教育的重要内容,专业性博物馆作为博物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必须承担起儿童教育功能。由于专业性博物馆的特点,儿童教育功能的发挥具有特殊的优势和局限。专业性博物馆必须充分认识专业性博物馆儿童教育的意义,积极发掘自己的独特资源,积极探索儿童教育模式,真正承担博物馆起儿童教育的责任。

参考文献:

[1]国际博物馆章程,2001年修订.

[2]曾昭燏、李济,《博物馆》,重庆正中书局,1943.7.

[3]侯天丽,《博物馆学习的再发现》[J].博物馆学季刊,2009.

[4]车文博,《西方心理学史》[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

[5]柯维,《杰出青少年的七个习惯》[M],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

[6] 孙章存,《家庭教育万事通》[M],南海出版公司,2004.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海文库
copyright ©right 2010-201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6@126.com